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六章 邀请

第八十六章 邀请

  由于聂焰特别的提醒过,所以那具妖狼的尸体被朝廷的猎妖人分解了,带下了山去,细细研究。

  研究出什么,没人知道,但是有一个惊天的消息却传出,这狼妖身上有很多地方是被拳头给生生砸烂的。

  就是说,这个狼妖在身死之前,就受到了很重的伤势,这完全是肉体式的打击,生生造成这样的。

  这个消息一传出,整个猎妖人圈中哗然。

  在古老的修行方式之中,体修算是最冷门的一种,毕竟修体和养生看似一个概念,实际上却差了十万八千里。

  很多修者甚至分不清修体和练武的差别之所在。

  慢慢的,这种本来就冷门的修行方式就没落了,到了那个年代几乎已经被人们给遗忘。

  人们没有想到,惊才绝艳的聂焰还兼修体,并且修到了和大妖对抗的地步,这是什么样的概念?这会让人想起那些远古的大巫,其中有大巫一脉以肉体为修,一步跨越就是数里,一力就能撕裂凶兽....

  那聂焰会是怎么样的存在?那个传说中的夜晚也渐渐被人说了出来,那个坐在狼头之上,全身浴血的身影。

  这只是这一年,聂焰走过脚步的第一步。

  而在其后,越来越多的妖物被聂焰斩杀,而每一只几乎都是受到了肉体的重创,最后被聂焰一剑穿心而死。

  渐渐的,聂焰的冰冷以及无情这个名声就越发的大了,比起少年崛起的时代还要冷血,这就是人们口中的聂焰,好像他的痛恨都发泄在了妖物身上,在他的剑下没有活口。

  剑下无情的——聂焰!

  甚至还有一个传说,被人们时常提起,说是一个猎妖人恰好看见聂焰杀一只妖物的过程,在那一天那只妖物被聂焰生生用拳头打到魂飞魄散,就是这样,聂焰的剑一样的穿过了那只妖物的心脏。

  人们会想,这聂焰到底是有多冷血,如火一般暴虐的去杀掉妖物,却又如冰一般的对待它们。

  有人甚至说,在聂焰眼中,妖物不分好坏,不看有无杀孽,只要是妖,他都杀。

  越是这样的传闻,越发显得聂焰神秘无比,对聂焰崇拜的人也是越多,特别是年轻的猎妖人。

  所以,有人誓死不回头的要跟随聂焰了,除了最初的刘河生,在聂焰的家族里又多了孙勇,庄严,候无畏,季风等几个猎妖人。

  这是最初加入聂焰的几个猎妖人,在日后就成为了聂焰身边最忠心的‘五虎将’,而之后也有很多猎妖人加入聂家,但到底声名就不如这五人了。

  而聂家,这个原本只因为聂焰才存在,没有任何根基的家族,也因为这些猎妖人的加入而开始辉煌起来。

  虽然底蕴和风头比不过水童家,但事实上,有一个很奇怪的点,就在于每一个只要能进入核心的猎妖人,在加入聂家以后,战斗力都会得到极大的提升,这也让人们充满了好奇,却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聂家的猎妖人也好,普通人也罢,是绝对不会说出其中的秘密的。

  总之,聂家崛起了。

  可聂焰还是很孤独,越发的神秘,他很少会有让举家出动的行动,就算这些猎妖人跟随在他身边的时间也不算多。

  了解的都知道,他是不想每一个身边的人涉险,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但越是这样,又越有辉煌的战绩,所跟随他的人就越是崇拜他,恨不得把命都奉献给他。

  聂焰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俨然成了神一般的存在。

  可是今夜的他依旧是独行于深山之中,陪伴的只有一把剑,身前只有一堆火,心中所想只不过是心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来?

  又是一个冬了。

  在这岭南的深山之中同蜀地一样,也是没有雪的冬天,而气温比起蜀地来说,却是温暖了不少。

  但这样,也让聂焰有些想家了。

  他喝了一口水袋中的水,却在今年没有把握,春节的时候是不是能回家,那是一种默认的约定啊。

  想到这个,聂焰心中有些苦涩,但他没有办法放弃眼前正在调查的事情,为何越来越多的大妖会朝着岭南方向聚集?

  从知道了妖物背后的事情以后,聂焰的心就没有一刻平静过。

  明阳门隐世,对世间的风起云涌所知甚少,只是道出了一个关于镇守的秘密,联想起世间的风云,想着莫名其妙出世的饕餮,聂焰把这一切联系在了一起。

  他怕妖族有惊天的阴谋,他怕自己如若放弃了这场追踪,就会错过了唯一能够挽救的机会。

  深山的夜晚安静,不静的是聂焰的心,看着火光的跳跃,聂焰慢慢握紧了手中的剑,嘴角带起了一丝冷笑,放下了自己另外一只手上的水袋。

  是不是自己这心不静,所以今夜的山林也注定不会安静呢?

  聂焰这样想着,猛地的站起了身来,剑已出鞘,所指的方向有一个穿着皂色长袍的身影朝着这边慢慢的走来。

  清冷的月光下,这个人走的不疾不徐,但是微微眯着的眼中却是透着一种冰冷,危险的光芒,他的脸其实很普通,但是不能细看,细看之下,你会觉得这个人长得像某种动物,却又不知道具体是像哪一种动物,总之做为人,这个人给人的感觉不是那么自然,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

  “不愧是聂焰,妖族最痛恨也最头疼的敌人,我这样慢慢的靠近,你竟然也知晓。”说话间,来人已经加快了脚步,靠近聂焰,仿佛有恃无恐。

  聂焰握着手中的剑,神色一片平静,他并不怕对方有恃无恐的样子,就算有什么阴谋,一力破之便是,若置生死于度外,还何惧之有?

  唯一一点,聂焰觉得奇怪的便是,他从来人身上感觉不到熟悉的气息,那种气息是世间万妖的本源之气,就如同虎妖能感觉到本体老虎的感觉,熊妖能看做熊...眼前这人却是陌生的紧,根本不知道他是何物?但身上那飘荡的妖气又岂是骗人的?

  说起来,把聂焰引来岭南的也正是此人,他善躲藏,也善逃跑,就是一路追踪着他,聂焰才发现有很多妖气,特别是大妖的气息在望着岭南汇合。

  也才让聂焰在追丢了的情况,也毅然辨认着妖气的方向,朝着这岭南的深山行来。

  却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妖物如此的大胆,今夜就这样突兀的现身于他的眼前。

  五十米的距离,二十米的距离,这个妖物全然无惧...出于某一种不甘,聂焰忍不住再次调动灵力,灌注在双眼之中,想要看到这妖物的真形,却发现如同隔了一层薄纱,根本就不能看清晰,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扭曲着聂焰的力量,让他看不透这一切。

  在十米的地方,这人忽然停下了脚步,望着聂焰说到:“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不知道堂堂双子聂焰可知道这一说法?”

  “呵,这么说来,你是来使了?谁的来使?”聂焰第一次听闻这种说法,心中微微有些诧异,却也没有急着动手。

  就像眼前这人,或者说这妖,有再多奇怪的地方,但至始至终,他身上没有让聂焰觉得有危险的气息,也就是说他不是聂焰的对手。

  面对聂焰的问题,那个来人却是笑了,那样子分明是想模仿人类的危险,却无论如何都有一种别扭的感觉。

  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件金黄色的薄页,然后微微用力,薄页就朝着聂焰飞来。

  聂焰伸出手来接住,却发现是一个类似于请帖的东西。

  拿着这件儿东西,聂焰没有急着打开,倒是那个人自己开口说到:“少主说了,如果你敢来,自然会留得你一条性命安心的离去。反正天下大势已定,想要完成的事情也进行的很顺利,无所谓你的存在了,就如同蝼蚁一般。但是,他这一生的盛事,如果没有你来,他又觉得会非常遗憾,会在心中留下心魔。所以,他必须邀请你,这是他的一个态度,想要面对你的态度,而你去与不去,则是你的胆色问题了。”

  说完这话,那个来人竟然用一种得意的眼光看着聂焰。

  聂焰只是平静的看了来人一眼,一抖手,收起了手中的剑,然后开始打量起那类似请帖的东西。

  非常奢侈,竟然是用真的黄金打造而成,压缩成了纸一样薄的薄片儿。

  翻开,就看见在上面写着简短的几段话,大意无非就是天下已定,大势已成,做为天下一代新主,却想要在这个时候迎娶一生之中最为看重的女人,所以诚挚的邀请天下众妖观礼。

  非常狂妄的语气,仿佛就已经笃定了天下,笃定了自己是一代天下新主,连这一场婚礼都如同恩赐般的语气,又何谈一生挚爱的女人?而且对邀请之人,也透着一股高高在上。

  再看下去,落款却是石涛,天沐!

  接着是大婚的日期。

  聂焰很想平静,但手却控制不住的一个用力,那薄薄的黄金页瞬间就皱褶了一半。

  抬头,看着那个人的冷笑,聂焰却是冰冷的说出了两个字:“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