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一章 煞星

第九十一章 煞星

  无论黑夜多么的漫长,清晨总是要来的。

  无论时光相距的有多么的遥远,总是会走到那一天。

  昨日下午的一场雨,一直下了一夜,清晨的空气之中还带着雨后那种特有的湿意,伴随着早晨的寒气,形成了淡淡的薄暮。

  但在东边,已经有了一抹金色的云彩,太阳会出来的,今天是一个好天气。

  聂焰早早的就起床了,在房间里叫了一个手艺人来,细细的为他刮了面,梳了发。

  原本俊朗的脸这般收拾之下,终于有了一丝光彩,只是抹不去双眼之中那一缕忧伤。

  在那个时候没有一位叫做纳兰性德的诗人,没有写下‘人生若只如初见’那样的诗词,如果有,在聂焰心中反复沉吟的应该就是这一句吧?

  如果没有在一起,再见总有那么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若是想起初见,那会是怎么样的感慨?

  走出了客栈,街道上已经有了三三两两的人,那是早晨忙碌着生计的人们。

  而阳光已经些微有一些温度,聂焰没有想太多,去那家成衣铺子取了自己的定制的衣服,回到客栈换上。

  聂焰记不得这是自己第几次穿长袍,总是不爱的,因为长期行走于深山野林,长袍何其的碍事?他不是童帝,连战斗都是如此优雅的方式。

  但是,今日么....把缠布的长剑背在背上,聂焰去退了房,朝着城外走去。

  在即将出城的时候,聂焰深深的看了一眼城中的某个方向,那是童家分家所在的地方,很平静的气息,看不出来什么?他们会什么时候行动呢?

  聂焰的表情没有变化,心中已经坚定了某个想法,也无所谓那些人什么时候行动了。

  他转身走出了城门。

  “天沐姐,再擦一些胭脂吧。否则这大红的袍子,更显得你脸色苍白。”小赤柔声的劝着,想要为眼前的天沐再涂上一些胭脂。

  她身为女子,也不得不承认天沐姐真的好美,一声华贵的大红喜袍穿在她的身上不但不显累赘,反而真的穿出了仪态万千的感觉。

  即便眉头的那一丝忧虑始终不下,却多出了一分我见犹怜的意味。

  但这是大喜的日子,不能这样啊。

  妖族的婚礼没有人类那样诸多的讲究,就比如去接新娘啊,始终新娘要带着盖头,不得见诸位宾客啊,妖族没有这样讲究。

  天沐和石涛就在一个庭院之中,大婚开始之际,身为天狐的她拜堂以后,是要见众位宾客的。

  如此苍白的脸色怎么能行?眉头的那一缕忧虑又算什么?小赤为天沐着急,她明白石涛的脾气,对天沐是诸多的容忍,可在婚礼上若是不如了他的意,他还会容忍吗?显然是不会的。

  石涛是一个有怒火绝对要倾泻的人,就算对天沐容忍,但对于狐族,谁说他就不会迁怒?这样的事情发生过,而天沐偶尔的委曲求全,却是为了狐族。

  可在今天,天沐似乎不想委屈求全,这一身大红的喜袍穿在身上就如同在身上彻底的套上了枷锁,以后就算思念一个人也不会自由了吧?因为已是为人妻。

  小赤还在身边说着一些什么?可天沐犹如没有听见。

  铜镜之中,那个稍显模糊的脸庞也掩盖不住那份绝美,但如果可以,还是只想做那个脸上有些脏兮兮,只是清秀的小乞儿。

  那些年...想到这里,天沐的嘴角绽放了一丝笑容,这一笑,如同寒冷的冬都已经远去,就连空气之中都充满了春日时,花儿绽放的甜香。

  这是属于天狐的笑,直入人心,让小赤都沉迷了一下,天沐很少笑,即便在她身边的小赤也抵挡不住这么一笑。

  可下一刻,小赤清醒过来的时候,却是一下子红了眼眶,莫非天沐姐被刺激的疯了不成?她心中到底是有多喜爱那个劳什子聂焰?那个聂焰究竟有什么好的?

  小赤悄悄的抹眼泪,可惜天沐陷入了自己的沉思,好像对一切都视若不见。

  房屋里到处都是红,喜字也张贴在了能够张贴的每一个地方,这重院落之外,那些下人们已经开始忙碌不已,充满了某种喜悦的气息。

  但在这房间之中,除了一丝淡淡的凄凉,哪有半分喜悦?

  在这个时候,一个长相英俊,只是身体单薄,面色有些苍白的男子走入了房间。

  小赤见到他,如同见到救星一般的叫了一句:“舅哥哥。”

  从订婚之日起,天沐从名义上就是石涛的人了,包括小赤,见到天沐的哥哥,小赤只能随着石涛叫一句舅哥哥。

  来人正是天沐的哥哥,他见到小赤通红的眼眶,心中就明白了七八分,在心底叹息了一声,挥挥手,让小赤暂时站到了一边,然后走到了天沐身边。

  天沐犹自还在发呆,嘴角带着一丝笑容,眼睛亮亮的,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往事,如此的快乐?

  “天沐。”毕竟是自己的妹妹,就算与那个人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天沐的哥哥还是为自己的妹妹心疼了几分,但有些事情是必须开口的。

  “哥哥。”对于这个唯一的亲人,天沐心中是爱的,是在意的,她终于回过了神。

  天沐的哥哥从桌上轻轻拿起了胭脂,开始仔细的在天沐脸上涂抹,轻声的说到:“纵然千百不愿,万般不忍。但你身为天狐的那一刻开始,就要明白,你背负的是什么?也就像那一年,我已经支撑只想要休息一息的时间,哪怕只是半息呢?可我不能,因为我背负着你,就算死也不能放下的你,所以我只有坚持。”

  一滴泪水从天沐的眼中滚动,她很快轻轻的擦干,从哥哥手中接过了那一盒胭脂,说到:“哥哥放心,天沐明白。”

  “明白就好。”天沐哥哥点点头,那一声叹息始终压在了喉间,转身走出了天沐的房间。

  这个时候的天沐已经没有泪水了,也不再沉思,而是麻木的开始在脸上涂涂抹抹。

  片刻之后,石涛走入了天沐的房间,看见了他娇艳如花的新娘,大笑着离去,今日,就是今日,天堑一般的距离就会没有了。

  山中的别院开始彻底的热闹了起来。

  从清晨晨光初露时,来贺的客人就络绎不绝,那喜乐的声音从来未听过,那欢乐的言谈之声更是隔了几里地都能听见。

  也有当地的百姓好奇,到底是哪一个大富之家,或者王公贵族结婚?怎么未见接新娘子的队伍?

  但从昨夜开始,这山上就被一群看起来实力不俗的人封锁了,是不容许当地百姓靠近半步的,就算有好奇的百姓走到了这里,也会被客气的请回。

  再说,这里到底和城里隔了十几里地,而百姓嘛,讨生活都不易,这一来一回不是要耽误一天的时间吗?所以,好奇的来人并没有几个,这里如同在完全封闭的进行一场喜事。

  聂焰走到这座山下的时候,天色也不算早了。

  已经快接近中午开喜宴的时间了,他的脚程并非不快,如果他愿意,可以早早的到这里来。

  但聂焰是故意放慢了脚程,颇有一些一路游山玩水慢慢赶来的意思,他是在平复某一种心情,希望自己在碗碗的婚礼上是冷静的。

  山下上山的路上站着两个很壮的汉子,而在其它关键的路口,都有这样的人存在。

  聂焰远远的就望见了,只要灵魂力稍微灌注眼中,就能发现这些壮汉哪里是人,都是那一头头的熊妖。

  想起了曾经的某一件往事,聂焰忍不住会想,当年石涛是端了一窝熊妖吗?

  这样想着,聂焰已经来到了山下,面对这妖气冲天的山峰,聂焰的人味儿是那么的显眼,在这个时分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出现了,就连当地的百姓也没有!就算相对的那一段江面,今日也是被封锁了。

  “真是一个适合流血的地方。”这是聂焰唯一的感觉。

  当他走到山口的时候,他被拦下了,不仅因为那冲天的人味儿,还有那怎么也掩盖不住的,猎妖人的气场。

  “滚。”那只熊妖面目狰狞,看见聂焰开口就是这样一个字眼。

  对于他来说这已经算客气的了,主上大婚,并不愿意见到任何的血腥,否则一个猎妖人到这里来,怎么可能让他活着走出去。

  聂焰的神色平静,这样的熊妖,如果他愿意,一剑就能斩杀了。

  不过,不是大婚吗?戏永远不能在这一刻,早早的就开场了,聂焰没有滚,也没有拔剑,只是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件儿东西。

  那是一张有些皱褶的金页,是这一场大婚的请柬,上面有淡淡的妖气流动,属于石涛的,特有的,别人绝对不能仿造的。

  熊妖没想到一个猎妖人能够有这个?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会不会是抢了其他的妖族的?但能来这里的妖物,就算不是大妖,也算是名动一方,那么好抢?

  但是熊妖在看清楚请柬上的名字以后,几乎是手颤抖着把请柬扔给了聂焰,远远的退开了。

  那个煞星,原来是那个煞星来了!


仐三说:
我发现我的时差真是醉人,每天推一点,每天推一点,从晚上变成白天。这一天永远在写前一天的。这个....我也不是故意的!所以,一早上写更的时候,我都在算这个更新,决定把加更季延长到8月2号。为什么这样呢?不是应该延长到8月1号吗?是因为今天我想出喘口气,两更!确切的说,是昨天的两更,那么就延长到8月2号,就是正确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