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三章 算计

第九十三章 算计

  聂焰的一言,如同在火山之中,放下了一颗火药,引来了滔天大浪。

  一时间,叫骂的,挑衅的,各种不服气的,层出不穷。

  但就如火山终究没有爆发,岩浆再翻滚又能如何?

  聂焰只是背着双手,就这样站在院落的中央,任你百妖,千妖只是冷眼的看着。

  那个豹妖首先咬着牙齿退下了,他深知主人的脾性,如果聂焰真的就他怠慢了自己发难,坏了主人想要的局面,自己是绝对没有好下场的,轻则重伤,重则没命,谁能说的清楚?

  那些群妖更是叫嚷的厉害,不敢动手。

  他们知道聂焰说的话绝对不是空口威胁,不说聂焰的名声,就凭刚才展露的一手,他的确可以在不要命的情况下,围攻之中,也杀掉二十只甚至更多的妖物。

  在这里不是拼命的地方,只是一场喜宴,修行不易,谁愿意去当那出头鸟,连性命都不要了?

  “如若不敢动手,就不要聒噪,是要聂某人找出一位来教训一下,什么是别人婚礼上的礼仪吗?”众妖不敢动手,聂焰却皱起了眉头。

  他那如火的性格,如何能容忍这些妖物无止境的谩骂?

  言语之下,有些离聂焰近的妖物悄悄的闭了嘴,另外一些妖物却不肯停下,依旧叫嚣的厉害。

  反倒是一些真的有本事的大妖,冷眼的看着一切,默默的盘算着,没有那么冲动。

  聂焰冷笑了一声,风之阵纹启动,整个人如同大鹏鸟一般的飞起,在一些妖物的惊呼声之中,到了其中比较近的,一个叫嚣的厉害的妖物跟前:“叫骂如此厉害?不如聂某找你?”

  看聂焰瞬间就在跟前,那妖物的喉咙之中如同立刻被塞进了一颗核桃,再也说不出任何一个字来。

  聂焰冷哼了一声,又飞向了下一个妖物:“不然是你?”

  “你?”

  “你?”

  “还是你来?”

  偌大的院落中,只见聂焰的身形四处飘舞,满场之前冲天的叫骂声却渐渐小了下去,反而是聂焰那一声声掷地有声的质问,你还是你?越来越大声?

  结果却没有一个妖物敢出言和聂焰顶撞,就凭那股气势,在场任何一个妖物也不是聂焰单打独斗的对手。

  更让妖物震惊的是,做为一个猎妖人,聂焰竟然可以凌空而起,这是传说之中上古登峰造极的猎妖人才可以做到的一点,就算身为妖物,没有翅膀或者修为到了一定的地步,就算老天厚赐妖物的肉身能力,也是不能凌空飞翔的。

  难道聂焰达到了这个地步?能够比肩上古登峰造极的猎妖人?那些是何等人物?在历史上都威名赫赫,是民间的传说啊。

  这样的行为无疑狠狠的打了妖族的脸,随着现场沉静下来,聂焰又回到了院落中央,终于是有大妖觉得面子上过意不去了,对着聂焰冷声说到:“聂焰,就算你颇有威名。今日也是我妖族少主的大婚之日,你还是收敛一些的好。无论如何,忍耐都是有限度的。”

  开口的是一只老蛟,眼看着化龙无望,只能屈居在石涛之上,希望能够得到一丝造化,毕竟石涛来自于那个地方。

  聂焰看着这是老蛟,冷哼了一声,完全的冷脸以对,好一个不要脸的说辞,明明就是胆怯,却非得说成颇有气度,忍耐的样子。

  但这是开场,能够立威便已足够,但那一声冷哼,一脸冷色,却是让那老蛟不敢说出第二句话来。

  “走。”这时,反倒是聂焰呵斥了一句那只豹妖,可怜那豹妖满脸的不忿,却也只有暂时的忍耐。

  看着这一幕,有些妖物不禁感慨,不管今日的婚礼,这聂焰是如何的结果,眼前的众妖可能都不会忘记那个身穿那个身穿淡青色长袍,英俊干净,有些书生气,却又带着冲天霸气,如同战场上孤身一人的大将,力压群妖的身影。

  聂焰却无感觉,只是感受到了来自高台的几道目光,不由得冷眼看了一眼。

  因为距离的原因,高台上那身影比较模糊,也看不清楚是谁,只是那妖气,说明也是妖物,聂焰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只是目光如剑的看了一眼,便低头继续前行。

  “啊!”即便隔着如此远的距离,那如剑的目光依旧让小赤惊呼了一声,那冰冷的目光,让她本能的充满了一种危机感,不仅低呼了一声,甚至倒退了一步。

  那种聂焰刻意释放的煞气和目光之中所含的气场,给了小赤一种生死危机的感觉。

  不止如此,刚才在院落之中的一切,小赤站在高台之上都看在了眼里,原来这就是那个聂焰,比她想象的...小赤沉默了,看着那个朝着大厅走去的身影,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

  尽管她也为妖族感觉到耻辱,愤怒,尽管她也觉得聂焰是妖族的大敌,但心中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若是天沐姐心仪的,完全是合理的,他配得起天沐姐这种思念与牵挂。

  “你不是好奇吗?看见了吧,这就是聂焰。咳....”站在小赤旁边的,是天沐的哥哥,那一只先天受创,又被聂焰斩去了重要狐尾的狐妖,他是虚弱的,维持化形都已不易,说话这种太过费神的事情,对他来说是一种负担。

  可他还是忍不住开口了,那个人,他只见过两次。

  不管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都是如此的嚣张而霸气,如一团烈火一般直接会烧灼人的眼睛,危险又爆裂。

  这样的人是傻瓜,在江湖之中,往往死的最早。

  可是,聂焰不是,他有着非凡的实力来支撑着他的这份霸气与嚣张,他也不是完全的冲动,他还有着缜密的大脑,那一战聂焰破阵,天沐的哥哥如何敢忘记?

  那个时候的他还没有出现在江湖,只是梦想着成为一名猎妖人。

  可有时如此优秀的他,对着碗碗一番情深,往事如烟,快十年的时光或者已经十年的时光了吧?

  天沐的哥哥是完全清楚他们之间一切的,包括两人从未说开过的误会,但....想到这里,天沐的哥哥忍不住开口:“若沐儿不是天狐,这聂焰不是那猎妖人。其实也未尝不可以在一起?可命运没有如果?这结局是注定的。”

  “这聂焰,不知道比起少主。”小赤听了这番话以后,也是无言,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石涛或许可以力压聂焰吧?除此之外,她不敢承认,心中竟然也隐约是认同大舅哥哥的话的。

  又是一阵沉默,天沐哥哥开口说到:“下去罢,小赤。吉时快到了,你得去陪着沐儿出场了。我不懂石涛,为何偏偏叫来那个煞星。”

  小赤点点头,和天沐哥哥一起走下了高台。

  而在新房之中,石涛已经穿上了红色的喜袍,就算是如此喜庆的衣服,也生生的被他传出了一种霸气的感觉。

  在他身旁,有一只猫妖所化的侍女在为他整理着衣领。

  冷不防的石涛忽然冷哼了一声,整个屋子都如同降下了一层冰寒。

  那猫妖不知道犯了主人什么禁忌,赶紧的跪下,不停的认错。

  石涛却是冷淡的闭上了眼睛,沉默了片刻才说到:“手下败将,也只能在一些蝼蚁面前,嚣张片刻了。”

  转头却是对猫妖说到:“起来吧,与你无关。今日我大喜,责罚之事不会有。”

  那猫妖这才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继续为石涛整理起身上的衣衫,石涛却是望向了窗外的天空,吉时快到了,自己今日此番婚礼,会是怎么样一个过程呢?谁也料不到。

  但结局却是已经注定的,沐儿终究会完全成为自己的人。

  想到这里,一丝冷淡的笑挂在了石涛脸上,前提是彻底的把那小子从沐儿的心中拔除!

  在众目睽睽之下,聂焰已经跟随着豹妖走入了那个仅仅摆设了四桌的大厅。

  到了这里,更显大气磅礴,精细处也充满了皇家的风范,平常人,不,就算一般的王公贵族,大富之家,也不敢如此奢侈,如此嚣张的布置。

  那是石涛的野心。

  “你就坐在这里罢。”那豹妖始终做不到对聂焰太客气,但如今却已经收敛了很多,在带着聂焰进入了大厅以后,穿过了那四张桌子,指着那个单独的长几对聂焰说到。

  聂焰冷眼的看着,相比于外面的热闹,这四张桌子上连一个宾客也没有,那会是怎么样的妖物才有资格坐上来呢?

  至于自己这张长几?不仅比起台阶之上那两座椅要矮上许多,就连旁边的桌子,也要矮上几分。

  自己若是坐下,就如同在这些妖族之下吃喝,这石涛倒是好算计啊?


仐三说:
今天原本计划两更,喘一下气。主要因为早上起来不停的喷嚏,怕支撑不了三更。结果,状态还可以,那没话说,自然是三更。这样按照原有的约定,我写的是昨天的,加更就进行到8月1号才完毕吧。毕竟,今天也写了三更了,给大家说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