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六章 信仰

第九十六章 信仰

  石涛的话刚落音,整个喜宴的现场就如同被引爆的一般得热闹了起来!

  原来聂焰败过,原来是石涛亲手打败了聂焰。

  石涛仿佛还嫌气氛不够一般,狂傲的站在厅堂之上,不屑的斜了聂焰一眼,接着用一种睥睨天下的语气说到:“猎妖人的双子,笑话而已!当年一战,双子皆如蝼蚁一般,被我踩在脚下。若不是一念仁心,猎妖人之中还有双子?”

  说完这句话,石涛的气势仿佛攀升到了顶峰,大喊了一句:“这是命定,我妖族大兴,终要回归!”

  “妖族大兴,终要回归!”这一句话如同在滚烫的油之中,投入了一点儿火星,刹那就在喜宴的现场引爆了冲天的大火。

  原本有些不服石涛,抱着看戏心理来的大妖都忍不住低喃着这句话,更何况那些本就崇拜石涛,归心石涛的妖物呢?

  石涛的声望瞬间达到了有生以来的顶点,他很满意这样的效果。

  因为对于他来说这不仅仅是一场婚礼,更是一场征服,要征服天沐,征服在场的众妖。

  至于聂焰为什么要在这里?当然就是那块垫脚石,自己要踩着他彻底的征服天沐,征服这些妖物。

  在如今看来,石涛很是满意这样的效果,特别看着是在台下一言不发的聂焰,更让石涛心情大畅,这个小子终于无话可说了吗?

  如若他是像一年前那样颓废,醉生梦死,自己自然也不会和一滩烂泥计较。

  就算天沐再牵挂他,时间久了,对一个废物终究也只会变为同情,天沐是谁?是天狐,终究是要站在时代顶峰的人,和一个废物不是一个世界的,再深的情也会因为这样磨灭。

  自己当年就是这样的心思,在手下留情的时候警告了一番。

  而当年若不是因为天沐,又何必....想到这里,石涛美好的心情如同打了一个结,还能感受到那种带着心酸的愤怒,忍不住看了一眼天沐。

  此时的天沐还木然的坐在椅子上,盖着盖头的脸也看不出来任何的反应,就是那么呆呆的端坐着。

  从之前开始,石涛就故意让天沐听见了一切的动静,她知道了,她应该知道她朝思暮想的那个人就在眼前,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石涛在一片妖族激动的呐喊声之中,忽然有些紧张。

  尽管结局他很笃定,天沐是绝对不敢反抗的,而今,当着那个小子的面嫁给了他,就是一道坎,迈过去了,天沐就应该对那个小子彻底死心。

  第一,因为天沐再也没办法面对那小子。

  第二,她也能认清现实,那就是就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嫁给别人,那小子也不能做什么?这样的人值得?这算什么爱?

  想到了这里,石涛一甩袖袍,对着下方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然后堆起了一脸笑容说到:“众位暂且安静,毕竟今日是石某大婚,不是我妖族反攻之日。虽然石某承诺,这一天不会太远,而且必将是石某亲自带领。但今日,也是石某的人生大事,你们这么喊,我的新娘子都要被忽略,生气了,还怎么与我拜堂?”

  石涛这句话说的非常轻松,还颇有调侃之意,他自己带着笑容,惹得下方的一众妖物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天沐此时还是端坐在座椅上不动,石涛却是换了一个温柔的语气说到:“沐儿,过来吧。你我拜堂以后,便可白首偕老了。”

  天沐依旧没有动静,此时任谁都不知道她心中翻腾起了怎么样的惊涛骇浪。

  聂焰,阳生....那个让自己每日在心中默念千百次,在纸上用手指默写数十次的名字,因为此生终究不可再见,只能任君之名长驻于心,默念至生命的尽头,方不负这番深情。

  却不想,他来了,就在这个婚宴的现场,亲眼看着自己成婚吗?

  为什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是为了看自己成婚以后安心吗?还是为了更痛恨自己一点,看自己多无情?

  如同那一个下着大雨的晚上,最终让他失望离去的背影?

  石涛的声音虽然温柔,但是以自己对石涛的了解,分明知道那哪里是温柔的劝告?分明是不动声色的威逼!

  要怎么办?亲人都在台下...自己已无退路可选。

  要怎么办?就算背弃天地,自己也无法在他的面前,嫁给别人?爱他,久了,就像一种信仰,已经无所谓这天地到底是什么环境,自己与他是什么差距,能不能在一起?他会给予什么样的回应?因为这是信仰,所有的美梦,幻想,依托都因这爱而存在。

  在他的面前嫁给别人,不仅是背叛他,更是背叛自己。

  碗碗的双手藏于袖中,没人能看见那尖锐的指甲已经划破了掌心的皮肤,流出的汩汩鲜血,映红了红色的喜袍,就好像预示着这会是一场血色的婚礼?

  这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新娘子不动?

  在沉默了几息的时间以后,有妖物已经觉得这婚事有点儿不寻常了,新郎分明说了想要拜堂,新娘子为何置若罔闻?

  石涛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天沐对聂焰的爱是他最大的心结,他没有指望那么容易就可以跨过心结,让他得偿所愿。

  这也是一场修行,最严厉的红尘之中的修行,谁都明白,如果是心念不通,迟早成为心魔,在以后就算修为登峰造极,因为这心魔产生的道心不圆满,也会给自己带来大劫。

  妖亦有道心,不管是杀戮也好,吞噬也罢,歪门邪道也是道,只能一条路走到底。

  “天沐,我知道你最是向往那人间的礼数。就譬如有接亲的队伍,让你坐着喜轿而来。这一生一次的婚礼,我本不欲让你留有遗憾,但我一边是你的夫君,一边还是妖族的少主,背负的更多。必须镇守这里,而你身为天狐,也是举足轻重,如若不在我身边,我如何放心你的安危?你就姑且原谅我这一次?”说话间,石涛深深的朝着天沐拜了下去。

  这让在场的很多女妖心都融化了去。

  妖族之间固然也有情,但一般是同族之情最重,反倒情爱一类的风花雪月不太被大多妖族看重在心,甚至婚配都是敷衍了事,男妖可有多个爱人,女妖亦如此。

  他们再是化形,毕竟不是人类,人类真正的七情六欲又怎么能学得完全?

  反而越是大妖,越接近人类之灵,对七情六欲更容易陷入其中一些,妖族一向把这种称之为‘大妖的劫数’,因为人本身自己不是也要破情劫吗?

  可是,不管什么生物,母性总是要来得感性一些,在种种前提之下,深情如此的男妖原本就少,何况是高高在上的饕餮?

  原来,天沐只是任性啊?饕餮不仅能如此温柔的说明他并没有错的原因,甚至不惜对着天沐下拜,那个霸气而狂傲的饕餮如此服软的一面,恐怕只有天狐能‘享受’了。

  这就是大多女妖的感觉。

  谁也不知道,在石涛下拜的过程之中,那冷厉的目光狠狠的看了一眼天沐所在的狐族族长,还有天沐的哥哥。

  狐族族长饮酒一杯,带着笑容说了一句:“天作之合啊。”谁也没能看清楚他眼底的那一抹无奈。

  天狐的哥哥并没有说话,依旧是虚弱的咳嗽了两声,非常理所当然,也不大声,他的脸色原本就苍白,在咳嗽了这两声以后更加苍白了。

  在狐族之中,若说谁最了解天沐对聂焰的一番深情,和之后的种种,无非就是他们两人。

  也明白天沐是如何被逼到了这一步,虽然说族群的利益最大,但禽兽尚有血缘至爱,何况他们化形的狐妖?难道就不心疼天沐吗?

  眼睁睁的闭着她,在最爱最深情的一个人面前嫁给石涛,是何其的残忍?可是,他们没有选择。

  “天沐,我石涛发誓今日你的遗憾,他日必用千般深情来回报。来吧,我们拜堂吧。”石涛上前了一步,语气依旧温柔,却不自觉的带起了一点点强势。

  他的话另有所指,想必天沐也听得明白。

  天沐终于缓缓的站了起来,在喜宴之中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欢呼之声。

  石涛的深情要来何用?能威逼自己的无非也是那一段亲情。

  若是不爱,就算石涛是帝王,是主宰,只给她一个人深情,也是枉然,也换不来她一丝真心的快乐。

  若是爱,就算聂焰是一滩烂泥,她仍愿意安静的看着他睡颜,为他擦去唇角的酒液污秽,也无比的满足。

  爱情没有道理,爱情也可以是信仰,但生命之中并不是只有爱情。

  盖头之下,天沐咬紧了嘴唇,手心的鲜血未干,她却只能站了起来,一步步的朝着石涛走去。

  聂焰缓缓的抬起了头,目光也落在了那个身影之上。


仐三说:
今天自然还有更新,继续写,天气有点儿热,我讨厌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