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七章 转折

第九十七章 转折

  走路,是一件多么平凡无奇的事情。

  人的一生会走向很多的地方,迎来很多的未知,但这种一步步带来都是破碎的路,可能没有人愿意走下去。

  天沐也不愿意走下去,可是她必须走,尽管这只是一段短短的路程,却像破碎了她一生最宝贵的回忆。

  第一步,看见的是一个高大却并不算魁梧,还有些书生气的背影,站在那破落的宅院前,看不见他的表情,只是觉得他想要进去又不敢进去的背影是那么的好笑,胆小吗?后来,他追她,她跑,到底是跑不过的,拉扯之间,看见了他的脸,干净,俊朗还有丝丝的诧异。

  他把银钱绑在了树上,他写了一行字。原来这世间还有这样的好人。

  脚步落下,画面破碎。

  第二步,是他去到了树林中,怎么能去到那个让人迷路的树林中呢?她只知道他是好人,她得想办法去救他。

  树林之中慌乱的自己,淡然从容的他。

  那天晚上吃饱了饭,是他去打猎来着,弟弟妹妹从未那么开心,她看着他,怎么那么厉害?

  脚步落下,画面破碎。

  第三步,是那个清晨,他背负着父母的骨骸,就要离去,她不知为何不舍?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想要与他同行,他说好。

  一路的风景,一路的岁月,她照顾他,她也依赖他。

  再一次脚步落下,画面破碎。

  第四步,回忆汹涌而来,一个个他苦修的岁月,一次次去探望的奔波,她为他洗衣,做饭,喜欢看他穿得干净,吃得香甜,情根何时深种?还有人去问吗?

  日与夜已经不重要,悲伤难过都已经淡去,剥离了岁月,只剩下一幕幕相依为命的温暖,有着依靠的踏实,她以为此生就如此过下去了,终有一天,水到渠成,她会成为他的妻子。

  脚步还是不能停留,一步,踩碎了所有的温馨。

  第五步,似乎看见了那个飘雪的屋顶,失落的自己。那一天,她觉得他是要展翅的大鹏,而自己可能就是地上一朵真正的野花,他曾停留过,但不可能为了一朵野花,从此放弃天空,筑巢地上。她不能拖累他,她假装没有听见他回避拒绝的话语,她一个人落泪,她在他面前强颜欢笑。

  但就是如此也好,她还可以凝望他展翅的身影,即便不在自己身边停留。可是现实无情,她是天狐。

  这一步落下,回忆再次碎成碎片,幸福也好,难过也罢,那是她和聂焰共有的回忆,在此时天沐已经能感受到石涛的气息,他的呼吸声也在耳边了。

  最后一步,自然是那个小树林,她不能忘记他悲伤的神情,从怀中掏出麦饼,他要她跟他走,可惜,为什么要在那个时候?在她已经不能跟他的时候。

  最后,留下的也只是他一个凄楚的背影,从背影开始,从背影结束。

  似乎是他们全部的记忆,可若真的如此就好了,之后不见,不听,不问,不想,再无纠缠就好了。

  可是她忍不住想,忍不住听,甚至忍不住见。

  才得到了今天的报应吗?要在他面前嫁给另外一个人,从此真的绝了念想,就如那些粉碎的记忆,因为已经无颜面对。

  整个喜宴响起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在群妖看来,这才是绝配,同是高贵的血统,男才女貌。

  石涛笑了,从天沐一步步朝着他走来时,他觉得他赢了,能当着聂焰的面嫁给他,就算不是心甘情愿,她对聂焰的心也已经支离破碎,自己以后有的是机会强势驻扎进天沐的心。

  石涛就如许多人一样,从不相信一次即是一生的爱情,那是因为没有那个缘分和福分的,又怎么可能轻易遇见?

  有妖物适当的送上了绑着红花的红绸,等一下石涛和天沐就要由这红绸相连,开始拜堂了。

  昭告了天地和高堂以后,夫妻对拜也以后,那就是姻缘的铸成,这是一种仪式,往往仪式的力量比一张纸做为的证明还要强悍许多。

  石涛踌躇满志的接过了那根红绸,他觉得这是他人生的巅峰,说出了击败双子的事情,得到了巨大的声望,天沐也终于向他屈服,这一次屈服的意义非常不一样,是当着聂焰的面。

  他几乎是强势的把红绸的另一头塞进了天沐的手里,在春风得意之下,他如何注意到那一抹天沐手中刺眼的红?

  聂焰也没有注意到,因为这个时候,石涛的目光落在聂焰的身上,眼神之中全是得意,在这种时候,他怎么能不看聂焰?是如何落魄,如何的惨痛?

  所以,聂焰用平静的目光迎上了石涛,只是看了石涛那么一眼,继而他朝前走了一步。

  并没有任何的妖物注意到这一步,因为此刻都快点儿盼望一对新人拜堂,在这之后,天狐也会被石涛揭开盖头,大家也好一睹最神秘的天狐风采。

  “碗碗。”聂焰开口的声音并不大,但是足够让石涛和天沐,还有厅堂之中的所有妖物听见了。

  “主持拜堂吧。”石涛的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他没有想到聂焰真的敢出声,还在这最后的时刻。

  小赤就在天沐的旁边,在这个时候也堆满了笑容,小声的说到:“天沐姐,我扶着你,要拜堂了。”天知道她之前有多着急,就在天沐坐在椅子上不肯起身的时候,好在那个之前很嚣张的身影一直很安静,才让小赤暗暗松了一口气,心道莫不是真的欺软怕硬,被石涛打败过,不敢闹事?

  却不想在这关键的时刻,他究竟还在站出来了。

  狐族族长,端着一杯酒,杯中的酒水差点儿洒落在桌子上,天沐的哥哥这一次不是故意的,而是真的一阵剧烈的咳嗽,让旁边坐着的他的妻子,不禁担心的不停摸着他的背。

  盖头之下没有一丝声音发出,没有人知道天沐在想些什么?可是她也没有转身拜堂。

  这个时候,那个主持着仪式的妖物,看出了些许的不对,异常机灵的高喊:“吉时已到,新郎新娘就位。一拜天地...”

  没有了上香的过程,也没有了跪拜叩首的过程,直接就是三拜,这主持的妖物也算是明白石涛的心思。

  喜宴之中的妖物也觉得诧异,怎么如此的仓促?怪不得天狐要发脾气,但也没有多想,原本就不是人类,要那么多繁文缛节干嘛?

  却偏偏是在这个时候,一个不大却清朗的声音一下盖过了司仪的声音,传遍了全场:“昨日,我在漓江之旁缠剑。只因,今日是你的婚礼,我怎么应约而来,却刀兵相见。今日,在群妖之中,我几乎是踏着敌意走入了这间大厅,也忍受侮辱,安静的等着你要拜堂成亲的一刻。”

  “闭嘴。”石涛的目光陡然变冷,死死的盯着聂焰。

  聂焰看都没看石涛一眼,只是继续前行了一步。

  场中安静,有的妖物只是从只言片语之中就听出了一些什么端倪,还有的却是一头雾水。

  即便聂焰是敌人,但谁说妖物就没有看戏的心理?再说主人在场,怎么也轮不到他们现在出手。

  更让他们感兴趣的是,追魂夺命剑下无情——聂焰,竟然对着一只妖说出这样分明饱含感情的话,是何意思?聂焰不是猎妖人吗?

  就算是妖物也对这一切充满了探寻的心。

  “碗碗,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当我收到石涛的请柬,还是选择了前往。那是因为我终究还是舍不得不见你,即便今日是你的婚礼。又知道为什么我非要等到这一刻才开口吗?其实,我以为我原本不会开口的。”聂焰一字一句,语气很淡,但其中的情绪却很重,小赤在天沐旁边急得咬起了嘴唇,但看见聂焰的眼神时,都忍不住一下子心软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那不是深情,而是一种包含了沧桑,穿透了时光,沉淀了无数的思念,再压抑,却怎么也压抑不住的样子。

  让人一眼看过去,就知道,他从来没有忘记过他口中的碗碗,他的思念是贯穿在每一个日夜的。

  碗碗是谁?在场已经有大多的妖物都明白了,应该就是那天狐,否则聂焰怎么会阻止石涛和天狐的婚礼?

  不过天狐魅惑天下,有几个裙下之臣也是正常,原本天狐最逆天的地方就在于,即便开战,一样可能有手段,让对方的将领为自己着迷。

  说不定,当年这聂焰....有的妖物已经在脑中编排着故事。

  但有的聪明妖物却是看见天狐始终面朝着大家,不曾转身,不曾跟随着司仪和石涛拜堂,就明白了这其中绝对不会是聂焰受天狐迷惑那么简单。

  而且联想起石涛竟然会在自己的婚礼邀请聂焰?这么高傲的一只饕餮为何要邀请人类的猎妖人?

  石涛显然已经感受到了群妖的各种猜测,目光在这一刻几乎可以冻结流水,他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妖物,冲天的妖气陡然爆发。



仐三说:
今天的第二更,自然是还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