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一章 战.乱(下)

第一百零一章 战.乱(下)

  当那一丝艳红的鲜血出现时,有的妖物不可避免的在心中有些疯狂了,就连稳重的大妖也忍不住有一丝心动。

  那是什么?非常明显是石涛逼出来的一丝精血,而在这天下,石涛若说他的精血是天下第二,说自己天下第一的恐怕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是不是可以和上古传说之中的饕餮血脉相比?

  而妖物的修行,有按着天地正道一丝一毫累积,规矩而规则的修行之妖,但缺乏人的那一丝灵气,这样的修行不知道有多清苦艰难?

  所以,大多数的妖物选择的是吞噬!人类的道德规则在他们身上的约束很小,他们吞噬人类,也同样吞噬彼此。

  能出现在石涛婚宴上的妖物哪一个会是正途之妖?看见饕餮的精血为何会不贪婪?

  只不过,石涛是什么什么?什么能力?谁又敢去吞噬他?

  石涛的脸上有一丝冷笑,这些妖物贪婪而残忍,只有用无比铁血的手段才能压制他们,今日一战,他对这个世间妖物的残酷又看清了几分,只不过比起他所在的世界,这绝对算不上什么。

  冷笑间,石涛修长的手指已经把这丝鲜红的精血完全涂抹在了胸膛上,也就是那个纹身所在的地方。

  很诡异的,那一丝鲜血触碰到那个纹身,就很快的消失在了皮肤之下,就如同被吞噬了一般。

  那原本只是青色的纹身,在接触了那精血以后,忽然变得鲜活了起来,一张活灵活现的饕餮之脸出现在了石涛的胸膛,张着大口,即便是一个纹身,也有一种吞噬天下的气势。

  此时,聂焰的剑鸣之声已经到了极致,聂焰的全身都泛起了一股不正常的血红。

  吸收天地之力,不仅是灵魂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就连肉身也要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这一剑不是在蓄势,聂焰还不敢在这等天地之力之下去蓄势,那会爆体而亡的吧?

  但如今这样的吸收天地之力,也和蓄势差不多了。

  “连自己也要吞噬。”石涛轻声说了一句,眼神中滑过一丝无奈,那胸口封印的就是他的饕餮之力,那是一种秘术,在不能露出自己本体的情况下,最大的发挥饕餮的吞噬之力。只不过要以精血为祭。

  这吞噬之力是不分任何事物的,所以连自己的精血也不会错过。

  石涛觉得自己的损失很大,所以他抬头的时候,目光就如同万年寒冰那般,再也没有了丝毫感情,就连天沐的存在也被忽略了。

  饕餮的那张脸活了,有一种给人眼珠都在转动的感觉。

  石涛伸手,掐了一个奇怪的手诀,如同开锁的手势,轻轻的弹开,一股巨大的吞噬之力,陡然从他身上爆发开来。

  没有人能形容出来这种感觉,如同一阵风从身后刮过,就再也站不稳身体,失去了控制力,不可抑制的朝着一个方向滑去,就像无尽的黑洞在转动。

  聂焰的衣衫开始无风自动,朝着石涛的方向飞扬,站在他身后的碗碗也是。

  石涛展开了彻底的吞噬,一些弱小的妖物嚎叫着,挣扎着,却难以挣脱的朝着石涛的方向滑动而去。

  “石涛,你这是对妖族犯下了滔天大错。”

  “石涛,你要这样公开的吞噬同族吗?”

  妖族之间是会互相吞噬,但也仅限于个体之间,也不是普遍的事情,而彻底疯狂的石涛却是要大规模不分敌我的吞噬,在场的大妖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

  石涛却不以为然,嘴角的冷笑根本没有散去过,他要抢回天沐,他也要立威。

  这些妖物也吞了吧,他们从来不能用怀柔的办法去解决,那么自己从今天开始就让所有的妖物也对自己胆寒。

  石涛不认为自己疯狂了,他曾经也是想过用自己的能力去一统这里的妖族,接着再做更大的一件事情,全面把这个属于人的世间再变回上古那种局势,甚至是妖族为大的局势,因为虽然妖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现在的人也没有上古那种‘灵气’,失去了很多能力。

  可惜这些愚昧又残酷的妖不懂,刚才的那丝贪婪告诉石涛,在这个世界也不要抱有幻想,一样的要冷酷,铁血,甚至残忍。

  这就像一种成长的痛,就像昨天还天真的他,试图能得到天沐的心,心中还有那么一丝化不开的温柔。

  到了今天,他明白得不到,就强行的占有,不需要感动谁,也不需要谁心甘情愿,要的只是强行的镇压。

  “哈哈哈...”石涛的口中发出一窜冷酷的笑声。

  天沐的目光第一次落在了石涛的身上,内心知道,从这一刻开始,石涛彻底的变了,这些年的岁月,要说她丝毫不了解石涛是不可能的,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歉疚,但也仅此而已,她不能再给与石涛更多的情感了,这种事情勉强不来。

  石涛永远不懂一个道理,占有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是原罪,是天道的一丝,到最后总是要还的。

  终于,有一个最弱小的妖物嚎叫着被撕扯到了石涛的面前,他的眼光难以置信的看着石涛,在一刻之前,他还是石涛疯狂的崇拜者。

  石涛的手抓住了他的肩膀,在一声声惨嚎声之中,他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失去了某种色彩,那是一身的力量,包括生命力都被吞噬。

  石涛的舌头舔过嘴角,之前有些苍白的脸色红润了一些,终于他不需要顾忌什么了?这样的吞噬,越吞噬越强!

  天空的那一丝丝压抑的乌云开始急速的飘动,凝聚又散开,却有一种连普通人都能感觉到的迷茫感,似乎找不到目标。

  而天在这个时候,有一种越来越强的分隔感,如同这里就快要单独形成一个世界。

  石涛越笑越疯狂,那只已经明显失去了生命色彩的妖物坠落在了地上,又是两只妖物被石涛抓在了手中。

  聂焰的身体也开始动了,因为这股吸力的目标就是他!

  一丝鲜血也从聂焰的嘴角流出,那是内脏受到了极大的压力而流出了的一丝鲜血,极限了吧?再这样下去,内脏就要破碎。

  聂焰的眼光一下子也变得冷厉,借着这股吞吸之力,终于扬起了手中的剑,身体如同一张绷到极限的大弓终于被松开了弓弦,朝着石涛急速的冲去!

  ‘呜’剑光在扬剑的刹那就爆开了,那是属于这把无名铁剑的剑意,没有任何别的能力,纯粹的,极端的锋利,斩开一切。

  它带动着天地之力,在这一刻竟然产生了音爆之声,听见都让人头晕目眩,惊人的一剑。

  石涛抬头,知道这一剑是有多么的危险,可他也一样的从容,聂焰再惊才绝艳,也绝对不是他饕餮高贵血脉的对手。

  他停止了吞噬手中的两个妖物,朝着那一道耀眼的剑光用力的一抛,剑光所过之处,那两个妖物竟然被拦腰整齐的斩断,因为速度太快,被斩断的瞬间,连鲜血都来不及流出。

  在场的妖物震惊了,这是聂焰的一剑之威吗?能来这里的妖物,只有相对的弱,而放在现实中去,没有哪一个是真正的弱!

  聂焰的一剑,就这样斩断了两只妖物?而且剑势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这是双子聂焰真正的实力吗?妖族忽然觉得是不是族群太乐观了?认为猎妖人弱势,单凭双子,猎妖人真的弱势吗?

  剑势不停,继续的朝着石涛劈斩而去!

  石涛在这个时候,背负着双手,眼中闪烁着冷冽,双腿微微张开,一股至强的吸力朝着剑光碰撞而去。

  所有的妖物都看见了,石涛身后那个巨大的漩涡开始扭曲,开始变形,开始不停的晃动,似乎有一头绝世的凶兽在里面嘶吼,挣扎。

  “斩!”聂焰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脖子上青筋暴突,而这一剑的力量如同陷入了一股深深的泥潭之中,开始被不停的吞噬,无论如何也落不下去。

  “哼!”石涛也发出了一声冷哼,脸色比起聂焰同样也好不到哪里去,原本从容淡定的脸也变得扭曲,就像费力的在禁锢一样东西。

  两人陷入了几息的胶着!

  但逸散出来的能量不停的爆开,掀起了地上大量的尘土碎屑,甚至连一截厅堂之中柱子的残留也被这股能量带起,朝着众妖飞去,被一个大妖伸手打爆在了空中。

  “啊!”终于,是聂焰的剑光被石涛吞噬一空,聂焰发出了一声不甘的嘶吼。

  石涛却也是来不及露出胜利的嚣张,一张脸呈现不正常的潮红,这一股能量乍然的吞下去,差点撑到了他!

  这就是聂焰的力量吗?连他也会感觉被撑到了?

  可是,聂焰不甘,他今天就是要带走碗碗,那么就必须要打倒石涛!

  “来!”聂焰狂吼了一声,齿缝中都渗出了鲜血,在这一刻,中枢阵纹全开,天地之间,聂焰的上空竟然形成了一个漩涡,朝着聂焰疯狂的席卷而来。

  “你!”石涛瞪大了眼睛。

  在这一刻,他觉得聂焰才是野兽!不,他的本体才是真正的凶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