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二章 极致

第一百零二章 极致

  这是聂焰不要命的打法,却也是聂焰一开始就算计好的一种出手方式!

  不得不说,聂焰是敏感的,他就是一个为战斗而生的人,所以才会在初次出手时,就看破了狐族的幻阵。

  天赐之子,有时候也表现在一种战斗的本能上。

  这一次的交手,和石涛单打独斗的交手,聂焰就察觉到了石涛的吞噬并不是完全无节制的,简单的说,他也需要一个吞噬的时间。

  否则,那三拳的力量应该完全的被石涛吞噬,但是他没有!

  为什么激活胸口那一只饕餮,或者说激活那一丝力量,只能说明,石涛在不同的状态‘胃口’也是有大小的,虽然这一点聂焰并不是很肯定。

  之前,蓄力的一剑,就是为了‘喂饱’石涛。

  他消化的时间,就是一个珍贵的时间差!在这个时间,去攻击饕餮是最好的时间。

  聂焰就是这样的天才,堪破了战斗之中的玄机。

  但同时也发现,想要满足这个时间差,需要绝大的力量,恰好他有!

  他能够战斗到极限!

  持剑的右手已经缓缓的落下,充斥着天地之力的左拳却疯狂的朝着石涛砸去!

  石涛只能怒吼出一个‘你’字,在仓促之下,也只能用拳迎击着聂焰。

  他是上古的凶兽,他的肉身也不弱,只是比起吞噬之力,比起那些以肉身出色的妖物,他的肉身也算不得强。

  这一拳,是纯粹和聂焰拼斗的力量。

  聂焰的身体朝着后方摇晃了几下,石涛却是退了三步,那拳力传来的震动,却是让石涛气血翻涌,硬生生的忍着,才没有吐出那一口鲜血。

  但聂焰岂能给石涛喘息的机会?

  风之力涌入四肢的阵纹,顾不得灵魂之中那剧烈的疼痛,大地之力涌入脊椎,冲着石涛又冲了过去。

  ‘嘭’,又是一拳的碰撞,石涛再退,但在这一次,那股翻涌的气血却是再也压制不住,一口喷了出来。

  “再来!”聂焰就如同石涛心中所想那般,在这个时候完全化身成了一头人型的凶兽,不要说不给石涛丝毫喘息的机会,连自己他都不给丝毫的喘息机会。

  只要天地之力稍稍涌入身体,他便欺身而上,朝着石涛拼命的攻击。

  反正中枢阵纹已经全开,灵魂力不要命的涌入,换来这汹涌的天地之力,如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也不用再刻意的蓄力,等待天地之力灌注到一定的程度。

  只要有力量,只要有速度,就一定要死死的压制石涛。

  能打死他最好,不能打死也要用尽自己最后的一丝力量,不要浪费。

  庭院之中的妖物全部都看呆了,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聂焰会把石涛打得吐血,也根本无法想象有如此疯狂之人,只是假想一下,那对象若不是石涛,而是换成自身,只是想一下,都觉得无法克制的冷汗津津!

  反观石涛,一开始还能招架,但如何抵得过聂焰这样的疯狂?更何况加持了风之力的聂焰是何等的速度?

  石涛无法去招架了,只能勉强的抵挡,感觉自己的身体一次次的被重锤狠狠的锤击,却是无力得到丝毫的喘息!

  终于是支撑不住的连连后退,终于是从破碎的大殿废墟之中被打到了后院,再一次破碎了一栋楼阁。

  可那道该死的剑气还是没有吞噬完毕,而眼前这个人会留情吗?看着他那通红的眼眸,石涛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叫做畏惧的东西。

  这也是第一次他离死亡如此之近。

  ‘嘭’,又是一道重拳狠狠的砸下,石涛的身体飞起,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混着一股从胃里翻腾而出的酸苦液体。

  ‘咚’的一声落下,石涛恨意滔天,他感觉自己支撑不了多久了,感觉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都被聂焰捶打了一遍,再几下,就会被打烂一般,难道真的要逼迫自己露出本体吗?或者做出更疯狂的举动?

  不,应该还能支撑?石涛也有自己的高傲,即便他已经感觉到了畏惧。

  这一次,聂焰没有疯狂的扑过来了,石涛大口的喘息,有些摇摇晃晃的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他是王者,岂可如同一条死狗一般的倒在地上?

  他的眼睛第一次有些模糊,看着眼前时而重叠,时而又散乱的一切,他恨!他的威严,他的高傲,反倒在今天被聂焰踩在了脚下,但他不能输了一切,他不能被恨意冲的失去了理智,在这个时候是应该放下一些东西了。

  石涛的眼神变得狠戾了起来。

  ‘呼’‘呼’,是聂焰大口大口喘息的声音,他单腿支撑着身体,半跪在地上,心中充斥的是无尽的懊恼,还是差一些,就算放弃了木之阵纹对身体的补给,全力的攻击,都终究还是差一些杀死他吗?

  不是聂焰不愿意继续,而是天地之力无尽的灌注已经让他强悍的灵魂都到了一个极限,再这样下去,哪怕一拳,他的灵魂就会立刻开始破碎。

  他不怕死,但是现在不能死。

  如若现在死了就是一个笑话,自己没有彻底的打垮石涛,反而灵魂破碎死在了前面,那不是笑话是什么?

  终究还是差了一些力量啊,抱着不能打死也要用尽自己最后一丝力量的想法,还是这样的结果,力量用尽了,石涛没有死。

  聂焰的心有些苦涩,但也充满着痛快。

  在这时,聂焰也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从石涛狠戾的眼神之中,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他可以是疯子,但不是傻子...在这时,聂焰终于开启了木之阵纹,天地之力柔和了下来,开始轻缓的补给着他的身体。

  木之阵纹是唯一不需要强行灌注的力量,所以也不需要灵魂来承受。

  他要恢复,哪怕只是恢复一点都好,这一丝危险,让他不得不这样去应对。

  “你很好...可以把我逼到这般田地,露出自己隐藏的爪牙。但我不可能为你牺牲一切,所以你教会了我一样东西,在必要的时候,放下该放下的。”石涛扶着一根柱子,先聂焰一步站了起来,对着聂焰眼神充满了狠戾的说到。

  聂焰沉默着,现在说话是浪费力量,他浪费不起一丝一毫的力量。

  石涛却是笑了,疯狂而带着一丝丝沉痛的笑,笑的他自己都弯了腰,笑完以后,他忽然高喊到:“还不出手,等着做什么?”

  是的,石涛是在笑自己,在这一刻终于放弃了自己的高傲,要隐藏的忠实手下出手了。

  这是他暴露的一张底牌,这是这个时刻唯一可以暴露的底牌,其它的他放弃不起。

  他在心中告诉自己,他并不是完全的被聂焰打倒,而是一些东西他放弃不起,而且他不能输,赢回来,他还有天下,还有天沐。

  这一切也只能是聂焰闹出来的笑话。

  随着石涛的这一句话落音,从妖群之中终于缓缓的走出了十几只妖物来,每一只身上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其中赫然就有聂焰看不出本体的那只灰衣妖物。

  聂焰此刻已经完全的站了起来,木之阵纹的滋养,让他的身体稍微恢复了一些疲惫,灵魂力也存在着,还能再战!只是想要调动别的天地之力不可能了,因为灵魂会破碎。

  聂焰苦笑的看了一眼碗碗,低声的说了一句:“情况有些糟糕呢。”

  他的状态离他的巅峰差了太远,只是还能——再战!

  如果这样下去,是不惜要灵魂破碎吗?聂焰也这样想...反正自己没有前世,也无所谓有没有后世,如果今日这样灵魂破碎,魂飞魄散,也算是得偿内心所愿的一次行动。

  只是碗碗,终究没能把你带出去,有些遗憾。

  我这一闹,你应该不会后悔的吧?我了解你!

  也是终于,让你知道了我对你的感情,反正同生共死,我是接受的,就应该这样吧。

  这样想着,聂焰握紧了他手中的剑,这或许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战,最后一点时光,他几乎贪婪的看着碗碗,舍不得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碗碗也同样看着聂焰,伸手挽了一下耳边被风吹乱的头发,还是那样的笑颜,那样温润的目光看着聂焰,轻声回答:“我知道呢,我也在。没事,我陪着你。”

  “好!”这是聂焰回答的第二个好字,仿佛得到了最大的肯定与力量,聂焰站直了身体,举剑,如同风中一挺笔直的标枪。

  这些妖物聂焰并不了解,但是在场的妖物却是了解,根本陌生的脸孔,却能坐在厅堂之中除了亲人席之外最靠近的一席,原本就让人充满疑惑。

  现在他们站了出来,这就是石涛隐藏的力量吗?



仐三说:
今天的更新完毕,这样算下来,还欠大家一章了。这段时间,真是感觉在战斗一般,好吧,我就是聂焰,战斗的灵魂都要破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