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五章 迷局

第一百零五章 迷局

  难道就因为天沐,童帝要与聂焰一战吗?

  这是在场所有猎妖人的想法,若是双子开战,这里的局势怎么办?不要说在这里的群妖,就是石涛在这里也是一个棘手的事情。

  红颜果真祸水。

  可不知道为什么,就算是在场的猎妖人在亲眼目睹了天狐本身以后,也无法对这个所谓妖女产生半分厌恶的心情。

  这也就是天狐的魅力吗?有的稍微年轻的猎妖人甚至有些迷茫了,天狐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妖?至少在传说之中,天狐是那种迷惑人心,惹出是非,甚至食人的存在,但在这个妖女身上感觉不到一点的杀孽煞气在身。

  可偏偏却搅动的两个站在巅峰的猎妖人就要刀兵相向。

  至于妖族自然乐得见到这种对决,恨不得双子最好损落一个,另外一个重伤。

  于此同时,也是惊叹天狐果然是传说之妖,兵不血刃,竟然就能造成这般结果,不管是否她主观意愿这般,但结果就是如此。

  传说之中,那迷惑商纣王的不就是一代天狐吗?

  在想法各异当中,眼看又是一场战斗,所有的人不自觉的忽略了石涛。

  却不想,在这个时候,石涛忽然出手了,又是那吞噬之力,竟然先童帝一步朝着聂焰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去。

  也在这时,童帝的琴声陡然响起,竟然不是袭向聂焰,而是冲着石涛的吞噬之力绵绵不绝的杀去。

  在裂帛一般的尖锐琴声之中,石涛竟然倒退了一步,吞噬之力也缓缓消散。

  “石涛,如今与聂焰对决的是我,请你不要贸然的插手。”童帝的神色高傲,开口之间,言语冰冷。

  “可惜,我也认为杀他的应该是我。”石涛的声音更是冷淡,此时他的神色平静,却给人一种无比压抑的感觉,总觉得石涛在酝酿着什么?

  “若是我不答应呢?”童帝收起残琴,缓缓的转身。

  “莫非你真以为你带来这些猎妖人,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对这里有了话语权吗?荒谬,如今这个时代猎妖人若是这一句话,并非空穴来风。在场的所有妖物,是你带来哪些猎妖人所能力敌的吗?”石涛的目光阴冷,显然就算经过了刚才的一战,严格的说来是聂焰占据了优势,他也并不是完全的失去了底牌的模样,也并未把童帝甚至童帝带来的人完全的放在眼里。

  “呵呵。”童帝眯着眼睛冷笑了一声。

  他显然注意到了在石涛说话的时候,那十几个之前冲向聂焰的妖物已经悄悄的朝着石涛靠近了。

  而聚集在庭院角落的众妖也有一些按捺不住的站了出来。

  石涛的话并非虚言,若是要真的开打,猎妖人不占什么优势。

  局势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起来,也有些混乱,错综复杂,让人一时难以说清楚其中的缠绕。

  却在童帝冷笑之后,出现了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逆转。

  在妖群之中走出了一些大妖,个个都是声名赫赫之辈,原以为他们会事先说写什么或者是开战,却不想走在最前一个大妖却是冲着石涛微微抱拳,冷漠的说到:“既然石小兄婚礼已经不成,婚宴也告断,那么在下就告辞了。”

  这番言辞是何意?在场的很多妖物感觉到惊愕,石涛的脸色也阴沉了一分,看向童帝,童帝却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沉默着不解释什么。

  石涛的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

  果然在那个大妖说完之后,跟随着那个大妖出来的各个大妖都纷纷告辞,有的大妖甚至告辞的言语都不说,直接就朝着大门外走去。

  这是发生了什么?就连聂焰也弄不清楚,但他也不想弄清楚,今天在这里,他就只有一个目的,带走碗碗,就算与天下为敌。

  “聂焰!”童帝厉喝了一句。

  于此同时,石涛冰冷的声音也在庭院之中回荡:“同为妖族,今日猎妖人明显围剿我妖族,诸位一言不发就走掉,不说在场的猎妖人是否同意,你们也该给石某人一个交代吧?”

  石涛这个问话可谓巧妙之极,看似要那些大妖给个交代,实际上是在试探在场猎妖人的态度,那些大妖要走,猎妖人会如何处理?若是他们也放任的话,这个事情恐怕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而且,事到如今,要那些大妖的交代有何用,反正也扭转不了局势了。

  这个时候,再联想之前,那些大妖对几次爆发冲突冷漠的态度,石涛心中已经肯定这些大妖可能提前就已经有了一个决定,那就是绝对不会插手今天的一切事宜,谜题只在一点,就是是什么让这些大妖如此决定的?

  之前暴怒之中的石涛自然是没有注意到这些不对劲的细节,如今冷静下来,石涛才发现自己这一场高调的婚礼,恐怕早就有人针对布局了,是童帝吗?

  对于童帝的呼喊,聂焰并没有理会,而石涛之前想到的,聂焰也完全想到了,只是感慨这件事情原来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复杂,而自己之前一切的所为,说不定都只是局中的一点小小变数,完全在控制之内。

  但对于童帝,该说的已经说了,无论童帝如何,聂焰也不会改变初衷,若是童帝要出手,聂焰决心接着就是了,拖延了这么一些时间,聂焰也稍微恢复了一些。

  局势到了如今更乱了,弄得一些妖物迷茫的不知道是否该在这个时候出手。

  石涛的试探在这个时候也终于有了结果,那些猎妖人果然任由大妖走过,没有半分要动手的样子。

  “哈哈,好,很好。我能问清楚,这可是针对石某人设的局?”是洞悉了这些之后,石涛终于开口问到,在他心中有一种愤怒已经累积到了极点,他已经不在意许多东西了,目光只是落在了聂焰和碗碗的背影之上,他需要给自己一个疯狂的理由。

  童帝并没有回答石涛的话,他的目光同样落在聂焰和碗碗的背影之上。

  天狐就是祸水,如今的这一切乱局不就是因为天狐的存在吗?或者,杀了她?童帝的极端在之前绑架聂焰的家人上就已经表现了出来,如今更无所谓聂焰对他是什么态度了,恨也好,厌也罢,只要能好好成为他一生的对手就好了。

  想到这里,童帝就要出手!他不惜这一场战斗第一个死去的是天狐,即便她的死也许会掀起掀然大波。

  “童帝,不要被你的执念控制了你自己。”却在这个时候,童帝就要抚琴的瞬间,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忽然的从门外传来。

  在这个时刻,那些迷茫的妖族更加的迷茫了,难道还不够乱,这一次出现的又是什么人?

  聂焰走在最前方,最靠近大门的位置,自然首先就看见了一个老者,朝着这边庭院缓缓的走来。

  很平凡的一个老者,一头头发已经全白,身材却还很是挺拔,身穿一件白色的长袍,只是看确是普通百姓都很少穿着的麻制长袍,迈步之间,袍角微微摆动,看似平凡,没有任何的气场,仔细看去,却又像天地之间最自然的存在。

  “很高深的境界。”聂焰开口对碗碗说到,碗碗亦轻轻的点头。

  他们都不是普通人,聂焰是猎妖人中翘楚,碗碗是为天狐,眼光如何能不毒辣?

  这种境界并非功力高深就能达到,重要的是一颗道心也有了一定的境界才能够在天地间如此自然,不管他的道心是什么,至少应该走到了一段路中的极致。

  来人是谁?聂焰微微扬眉。

  并非这种境界让他吃惊,在小道界之中达到这种境界的人不知凡几,但在这红尘世间,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境界的人。

  “老祖。”童帝一向高傲,从未听见他对谁说话带着一分恭敬的意思,没想到从这个老者出现,童帝却是真真的恭敬了起来。

  老者并未答话,却是用看似不快的脚步,几个眨眼间就已经走到了大门之前。

  他的目光落在了聂焰和碗碗的身上,平静,没有任何的波澜,却是开口说到:“让他们走。”

  “可是...”童帝显然不太能够接受这个结果。

  “都是局中人,他比你更深陷此局。一切早有定数,并非人为就能改变。我之前也说过,不要被你的执念控制了你自己,更不要因为你的执念咄咄逼人。”老者的声音越发的平静。

  童帝沉默了。

  倒是石涛冷笑连连,说到:“好大的面子么?今天我说他们不能离去,他们就断然不能离去。”

  说话间,石涛杀机又起,童帝却是用自身的气势挡住了石涛,淡淡开口:“聂焰已经和你打过,你接下来的对手是我!今日设局,虽不单单只是为你,但你却是主因。石涛,你今日必死。”

  石涛与童帝的对话,老者已经不甚注意,而是冲着聂焰和碗碗点了点头。

  聂焰放开碗碗的手,就要抱拳谢过。

  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阻止:“不必谢我,你未脱局。我等也是顺势而为罢了。”

  聂焰的眼中也闪过一丝迷茫,不懂这纷乱的情况到底是个什么布局?但也罢了,他只想带着碗碗离开这里。

  当下也不啰嗦,牵着碗碗的手径直的走出了大门。

  而在身后,一股滔天的气势升起,石涛就要动手了,在气势之中,一声凛冽的琴音夹杂其中,却是童帝毫不留情的迎击了上去。


仐三说:
好吧,今天两更。缓缓气,再给大家补更吧。这一章不好写,主要是要把乱局写清楚,又要描写多方的反应。大家有人能猜到这个局面是怎么布的吗?各抒己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