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七章 如果

第一百零七章 如果

  人生从来都不是一条直线,就如同命运的河流曲折而蜿蜒,谁也不知道前方是否有山脉改变了了它的流向。

  所以,人生也才会聚散无常,才会看不清前路,才会预料不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和身边这个人的缘分是否能够长久?

  风吹过,下面的火光冲天处,倒下的妖物和猎妖人都不知有多少,大战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别院终于轰然的倒塌,天空的黑云快速的聚合,一丝丝电光游动。

  却是在这时,一蓬巨大的血雾就如同雨水般的从一个地方喷出,朝着天空之中那聚合的黑云飞速的迎了上去,在半空之中化作了一只咆哮的血色饕餮,终于撞击在了黑云之上。

  ‘呼’,天空都仿佛出现了一声呼吸的声音,接着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形成,那一片聚合的黑云都被吞没在了漩涡之中。

  “劫云被他用秘法吞没了,他的本体...”聂焰看着天空,在他怀中碗碗轻声的说到,并不害怕,也不见得担心,就像早已预料到了一件事情,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罢了。

  黑云被吸入了漩涡之中,万千的雷霆立刻引爆,在这一方被封锁的空间形成了一幕奇特的景象。

  碗碗的诉说,让聂焰心中已经了然这是怎么一回事情了,却也不得不感慨,和上古传说之中的饕餮不起来,自己还是有差距,至少这种禁锢劫云的秘法他是使不出来的。

  “这是血脉之力罢了,饕餮天生就是吞噬的血脉,这样的秘法他用出来也是大伤元气的。只是看来,他已经被逼到了绝路,不惜动用本体一战了吧。”碗碗和聂焰一同看着天空,似乎是知道聂焰心中所想,对聂焰又解释了一些。

  毕竟对于饕餮,碗碗比聂焰了解许多,她的言下之意也是告诉聂焰,除了血脉的吞噬之力,饕餮也并不是太可怕。

  只不过,话虽如此,就是这血脉之力,也足以让饕餮处于上古的巅峰了。

  听闻碗碗的话,聂焰稍许沉默了一会儿,问到:“你不介意我杀了石涛?”这是聂焰心中一直顾忌的地方,就算碗碗不愿嫁给石涛,他担心这么些年以来,和石涛在一起,碗碗会不愿意他杀了石涛。

  “不管我还是我的族人都是被他逼迫着的,这一次我如此任性,他若还能活着,我的族人会遭受劫难。其实,我未尝不可以逆来顺受,就如这些年,毕竟都是妖族,或许我的牺牲可以换来一些安宁。但...”说到这里,碗碗的手轻轻抚过聂焰的脸,下巴。

  “什么?”聂焰心中微动,忍不住把怀中的人抱得更紧。

  “你是猎妖人,你要做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反对,即便你是要杀了我,我也是甘愿的。我只牵挂你的安危,担心你的安全,最后只求能庇护于族人就是我一生的心愿。聂焰,无论你我以后行至哪一路,也莫忘今日,莫忘我今日之言。”说完这话,碗碗忽然从聂焰怀中直起了身子,勾住了聂焰的脖子,就这样看着聂焰。

  “你..”聂焰听到这番话,心中感动,也明白这就是碗碗的表白,告诉他这些年来,她对他的感情从未变过,只是看着眼前的绝美容颜,聂焰一时间不知道开口应该说什么,只是一个你字,所有的话语就停滞在喉间。

  碗碗却伸手捂住了聂焰的嘴,深深的凝视之下,忽然朝着聂焰吻了过去。

  这一刻,聂焰一下子呆傻当场,脑中如闪电划过,全身都僵硬了起来,从少年相识,到情根暗种,到辗转别离,相思两地...十来年的感情,他们从未做出如此亲近的动作。

  这一吻,如同终于放开了情感的洪流,聂焰只是呆愣了一刻,就再也控制不住,紧紧抱住了碗碗,深深的吻了下去。

  还生涩的唇间触碰,却是最深刻的相爱。

  山风吹过,扬起两人的黑发,纠缠在一起...山下却是火光炸裂,一声惊天的咆哮从火光中传来,却如同初生的婴儿啼哭一般。

  终于,上古凶兽饕餮从火光中冲出,锐利的尖叫,如同羊一般的身形,却是覆盖着白色的鳞片。

  那羊头之中的人面,正是石涛充满了愤怒了脸,尖锐的虎齿,却是人类的手掌...一双藏在腋下的眼睛,此刻如同穿透了所有的距离,朝着山巅之处的飞来石望去。

  他看见了山巅上的一对身影,看见了他们的缠绵。

  这本应该是属于他的,在今天成亲以后,就应该属于他的温柔!针对他的杀局,聂焰的抢亲,已经让石涛不顾一切。

  这充满杀意的目光,伴随着饕餮惊天的气场,在山巅之处形成了一股风暴,陡然让山巅乱石飞舞,也吹起了聂焰盖在碗碗身上的残破长袍,朝着天空的远处飘去。

  唇间的温柔,如兰似麝的香气,这一切都让聂焰沉醉。

  可终究儿女情长,温柔乡短。

  聂焰已经感受到了饕餮的滔天杀气,在轻轻推开碗碗的瞬间,也看见了一个战到极致的身影从火光中跌出,一手抱着残琴,被一直守在周围,不曾出手的雪山一脉人给接住了。

  那是童帝,即便远远的看着,凭着聂焰灌注了灵魂力的惊人目力,也看见了童帝的白袍已经快被鲜血染红。

  童帝是败了吗?

  “碗碗,刚才话我都记得,但你不要多想,等我带你出去,再从长计议。”碗碗依旧依偎在聂焰的怀中,聂焰紧紧的抱了她一下,语速有些急切的对碗碗说到。

  他要战,他必须战!虽然现在还有很多的猎妖人在和饕餮来自一个地方的各种妖物战斗,但领头的双子没有再战之力,对于士气,是一个深刻的打击。

  猎妖人不能败!

  这杀局一旦失败,先不说其它的,那些被暂时控制在阵法中的妖物一定会倒戈相向,雪山一脉神秘之极,虽然控制阵法,却不肯出手,不知道是为何?

  如果那些妖物倒戈相向,在这十几里外又是凡人的城市。

  雪山一脉若不出手,又不能控制阵法的话...另外,则是自己执意的带着碗碗出走,碗碗也任性的跟着自己,石涛一旦控制局势的话。

  聂焰已经不敢再想下去,心中急切之下,说完这句话,就想站起来,却不想碗碗在这个时候忽然用力紧紧的抱住了聂焰。

  “碗碗?”聂焰轻轻皱起了眉头,不解碗碗在这个时候是什么意思?之前不是还说其实自己是猎妖人的事情,她从来没有放在心上,甚至支持自己做任何事吗?

  低头,却是看见碗碗的双眼已经通红,一汪泪水在她的眼中凝聚,终于是化作了一滴眼泪滴落在聂焰的衣襟。

  “你别动,再一秒就好。”碗碗轻声的说到。

  聂焰原本有些不解,看见碗碗此番状态,忍不住心中一痛,想要安慰,碗碗却已经是轻轻的放开了聂焰,从他怀中站了起来,还是用那种最温润的目光看着他,说到:“你去吧。”

  聂焰站起来,一把拿起了插在了岩石中的长剑,朝着飞来石的边缘走去,却又忍不住回头,看着碗碗说到:“等我回来,不要胡思乱想。”

  “嗯。”碗碗抹干眼旁的泪水,冲着聂焰点头,一抹微笑绽放在她的嘴角,绝美却有一丝凄楚。

  聂焰并未察觉有任何的不对,反而是碗碗点头,让他心中稍微有了一丝安心,经过了这么一个时辰的恢复,他的状态虽说没有到巅峰,却已是恢复了大半。

  当下,开启中枢阵纹,启动了四肢的风之力,整个人从飞来石上一跃而下,如同一道流光一般,朝着战场冲去。

  因为童帝的受创,此时是几个成名已久的猎妖人共同牵制饕餮,可是饕餮的吞噬之力,如何的可怕?!更不要说露出本体的饕餮!

  任何的术法,任何的打击,都是无效,被无限的吞噬,只能起到拖延的作用,而他们的人却是不自觉的朝着饕餮身后的黑洞不停的滑动过去,只要是不糊涂的人都会知道,这样战斗下去,这几个顶尖的猎妖人被吞噬是早晚的事情。

  石涛心中充满了滔天的恨意,若不是要牵制劫云,这几个猎妖人如何能拖住他那么久?

  他不顾一切的使用了只能使用一次最终的秘法,不是为了这几个在他眼里的蝼蚁,而是为了一口吞噬掉聂焰!

  就算到最后,他的大计失败,他因身死也抢不回碗碗,他也绝对不会在聂焰活着,这就是石涛的决心。

  聂焰已经离去,碗碗还站在两人之前有过片刻温存的山巅飞来石之处,看着聂焰义无反顾的背影,碗碗嘴角的那一抹微笑始终没有散去,却是越来越多的泪水从她的眼中滴落。

  如若当年那一次,她站在门边,没有听见聂焰拒绝弟弟妹妹要娶她的话语,或许在她发现自己是天狐的时候,不会走的那么坚决。

  因为她还可以做梦,梦着聂焰会娶她,一起浪迹江湖。

  那年的她以为,一腔深情的只是自己,他对她,或许只是同情,只是兄妹之谊。

  在他终于惊觉感情的存在时,人生已经没有了选择。

  是的,命运没有如果。


仐三说:
头晕眩,确实是颈椎方面引起的,已经确定了。今天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