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八章 联手

第一百零八章 联手

  在碗碗的眼中,聂焰的背影越来越小,已经执着的扑向了那火光冲天之处。

  在那一刻,就感觉自己终于和聂焰在最接近的时候,还是渐行渐远。

  此处,山巅,疯狂而凌乱的战场。

  此时,灰暗而压抑,狂风四起的下午。

  碗碗却好像看见了那个下雪的冬天,弟弟妹妹们围坐在聂焰的身边,她带着笑容做着饭菜,弟弟妹妹起哄让他娶了自己,而他低头笑言不语,抬头却是微微羞涩,一腔深情的望着她...

  “当年为何不是如此?”最后的一滴泪落下,却是被山风吹的冰凉,从腮边滑落,滴落在岩石上不见。

  “沐儿。”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碗碗身后响起。

  聂焰并不知道碗碗此时心中所想,也不知道在那山巅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风之力的帮助之下,他用一种常人无法想象的速度冲入了战场,直接面对着饕餮。

  恨意,是战斗最好的催化剂。

  即便有几个顶尖猎妖人在牵制着饕餮,但饕餮还是很快和聂焰战斗到了一起。

  这并不是一场最巅峰的对决,因为饕餮要牵制着劫云之力,至于聂焰在之前的战斗中灵魂多次接引天地之力,隐隐有了暗伤,即便恢复也需要调理。

  但他哪有时间去调理?

  可就算不是巅峰的对决,这依旧是一场惊天的大战。

  天地之力的涌动,吞噬的可怕,灵魂力凝聚成各种武器的辅助攻击,直接肉身对上饕餮本体的碰撞。

  被阵法暂时保护着的妖物已经忘记了别处的战斗,目光之中只有和饕餮站成一团的聂焰。

  这就是双子!人类猎妖人的巅峰。

  虽然之前童帝和饕餮的惊艳一战,聂焰没有看见,但并不妨碍这些妖物目睹了那一战的精彩,声声琴音,饕餮竟然不能完全的吞噬,反而被童帝逼出了本体。

  要不是在最后,饕餮动用秘术,用吞噬的能量反过来冲撞童帝,童帝说不定已胜了。

  在童帝伤重的时候,妖物们以为饕餮已经破了这个必杀之局,却不想离开的聂焰再度折返,用一种更狂猛的方式和饕餮战成了一团。

  短短的一炷香时间,就已经打斗了上百招。

  但不管是童帝还是聂焰,战斗成了这样,最终都没有办法斩杀饕餮,这让在阵法之中的众妖,不得不感慨上古凶兽血脉的强大,天赋的可怕,也开始暗自盘算这雪山一脉只是维持阵法,并不出手,如若战局最终真的被饕餮力挽狂澜,之前的背叛行为,要怎么样才能挽回?

  这是一股危险的暗涌,就如聂焰所预料的那般,看似必杀的杀局,反而让猎妖人更没有退路,只能胜,不能败,否则将要面对无法承受的结果。

  ‘轰’,又是一阵剧烈的碰撞,饕餮巨大的身体重重的落在了别院的废墟之上,扬起了阵阵的残骸。

  而聂焰的身体则是被倒卷出去,知道撞断了一棵大树才堪堪的停下。

  “咳...”一阵气血翻涌之下,聂焰狂喷了一口鲜血,他心知光凭自己如今的状态根本不可能和饕餮打成这样的平局,若不是几个顶尖猎妖人的牵制,自己在三十招以内,说不定就要被这饕餮吞噬了。

  重新站起身来,聂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气息,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原本丈许大的劫云已经缩小了三分之一。

  他明白这就是饕餮的吞噬之力,若然等它吞噬完劫云,恐怕一切都晚了。

  但现在的情况就好吗?一边战斗要一边抵抗着那吞噬之力,就算有几个猎妖人帮忙牵制着饕餮,也堪堪维持平局,这样消耗下去,输是必然的事情。

  凭着对战斗的敏感把握,聂焰知道在如今根本没有退路,所能选择的只是必杀的一击了。

  而这必杀的一击...聂焰并没有把握自己能够全身而退,因为按照自己如今的状态,很有可能是和饕餮同归于尽的下场,这还是最好的估算,最坏的估算是只能重伤饕餮,而自己却魂飞魄散,剩下的只有交给那些猎妖人来接着战斗了。

  想到这里,聂焰心中出现了一丝悲伤,他让碗碗等他,若是这一次自己身死,是不是再负了一次她呢?他的心思从未变过,多希望亲自带着她走出去,摆脱饕餮的控制,从此不管未来如何,就算她在狐族,能够远离是非也是好的。

  就如碗碗所想,聂焰这样聪明的男人有时候也有一种固执的简单,他就是这样希望的,并没有认为有多么的不现实。

  尽管有这样带着无尽内疚的悲伤,聂焰擦干了嘴角的鲜血,扬剑时却没有任何的犹豫,他有他的责任,在如此多猎妖人的牺牲和鲜血面前,他不能犹豫。

  “石涛,你我本该公平一战,你可敢接我最后一招,咱们定个生死?”聂焰望着重新站起来的饕餮大声的喊到。

  变回了本体的石涛似乎失去了人言的能力,只会发出类似婴儿啼哭一般的咆哮,但那充满了恨意和决然的脸却是说明了一切。

  他的眼神阴沉,如果不是那些该死的猎妖人牵制着他,和聂焰这一战也早该吞噬了聂焰,如今聂焰这样约战,却是石涛求之不得的事情。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何况,在童帝和聂焰面前,石涛尽管对本体充满了自信,却也不会轻视他们,只要是吞噬了聂焰,战败了童帝,这战局基本上也就稳定了下来,也不枉自己浪费了唯一一次可以使用本体的秘术,来打这场战斗。

  “战吗?石涛!”聂焰持剑,白色的内袍虽然已经脏污不堪,整个人却在这个时候爆发出惊天的气势。

  “战,一招,就算你们几个全部上,我也会吞噬了你们。”一直一言不发的石涛,忽然在这个时候开口了,声音充满了一种怪异的味道,却透露了某种决心。

  他也要再次使用某个秘术来和聂焰战斗,因为不肯轻视聂焰,但同时这个秘术的威力甚大,如果能同时吞噬了那几个顶尖的猎妖人,这场战局就不仅稳定了下来,而且还预示着提前的胜利。

  那几个顶尖的猎妖人战斗到了这个地步,自然不会犹豫的走到了聂焰的身旁。

  聂焰无意在这最后一击,牵涉旁人,可是他也不能阻止他人的战斗。

  却在这个时候,一个略显虚弱的声音插入了几人之间:“你们退下去,这最后的一击,事关重要。应该是由我和聂焰来完成,我恰好还有最后一音在刚才被打断了,那一音却偏偏是我为饕餮特别准备的,若是不弹奏完毕,念头如何通达?”

  这个虚弱的声音正好就是童帝。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从雪山一脉那个接住他的人身旁站了起来,朝着这边走来。

  聂焰也看着童帝,在他心中,童帝一直都是高傲且风度翩然,纤尘不染的模样,即便上一次他们同时败于饕餮的手中,也从未见过他如此狼狈的模样。

  一声白袍染血,一头黑发凌乱。

  可他走来的时候依旧充满了气势,充满了一种要战斗到底的决然。

  “这...”那几个顶尖的猎妖人有些犹豫,毕竟也这是属于他们的战斗,童帝似乎也洞察了他们这种犹豫,开口到:“战局的其它地方也需要你们,牵制饕餮已经浪费了我们的力量,其它地方战斗的很艰辛。”

  这句话是实话,由于最顶尖的几个猎妖人都来牵制饕餮了,让原本充满了优势的战局,渐渐被那些妖物给顶住了,甚至有了反转战局的趋势,毕竟那些妖物也是从那个世界来的。

  这样一说,那几个猎妖人再无犹豫,他们都知道,这场战斗实际上是输不起的。

  看着这几个顶尖的猎妖人离开,童帝又望向饕餮:“你怕我和聂焰联手一击吗?”

  饕餮阴沉的笑着,这原本就是求之不得的事情,那雪山一脉的老头似乎和童帝有着什么关系,童帝称呼他为老祖。

  这一场战斗,即便战败了童帝,即便雪山一脉没有出手的打算,但或许出于这种关系,那老祖会护着童帝,自己失去了杀他的机会,终于是留下了隐患。

  这样可好,如若巅峰时期的聂焰和童帝联手一击,他或者会忌惮,但是如今...

  “好!”那饕餮依旧用怪异的声音回应了童帝一句。

  在此时,童帝已经走到了聂焰的身边,他看着聂焰:“我还是要杀那个妖女的,因为她是天狐,她的存在就注定了是猎妖人的大敌。但在这之前,你应该不会反对我和你联手一击吧?”

  说话间,童帝已经轻抖长袍坐到了聂焰的身旁,残琴放在了膝上,双手轻轻的摁住了琴弦。

  聂焰手中的长剑依旧扬起,他并不怕童帝说要杀碗碗的话,就如他并不怕任何的战斗,面对童帝的话,聂焰只回答了一句:“好,那就联手一击。”


仐三说:
今天的第二更,这场大战要写完了,后面会理一下这个布局,说明一下雪山一脉为何不动手以及一个早已设定好的属于聂焰的机缘。接着,可能过度几章,会写出最后的谜题,和聂焰的结局了。今天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