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九章 一击

第一百零九章 一击

  联手一击,却也是聂焰和童帝的最后一击。

  至于饕餮,也许是消失在了上古,在这个时代突兀的出现,知道他深浅的,不论是妖物,还是猎妖人几乎都没有。

  所以,这一击会不会是饕餮的最后一击,没有人知道。

  不过,双子曾经先后把饕餮逼到了狼狈的程度,根据这个判断,饕餮就算在这一击后,尚有余力,也不会剩下太多。

  所以,这就是战场之上最关键,甚至决定战局的一击。

  在场的所有人和妖物都明白,目光都落在了对峙的聂焰童帝与饕餮身上。

  甚至,连有一些战斗都停了下来,等待着这最后的一击。

  没有人注意到山巅之上那个身影,在这个时候,天狐怎么样了,几乎被人暂时遗忘了。

  “走吧,沐儿。你终究与他不可能走到一起,你心里是明白的。”山巅之上,那个脸色有些苍白的俊逸青年在碗碗的身后柔声的劝慰着,在不远处还站着一个老者。

  无意,这就是碗碗的哥哥,与她所在的狐族族长。

  婚礼的一切他们都看在了眼里,对于碗碗他们也不是完全无情之辈,既然这一次碗碗执意任性的和聂焰走下去,他们也做好了狐族来承受这怒火的准备。

  却没有想到,在婚礼上发生了这样的突变,在聂焰带着碗碗以后,他们也趁乱跟着走了出来。

  对于碗碗最终能摆脱饕餮的控制,他们是欣喜的,但以后呢?做为碗碗的亲人,他们比谁都明白,如若碗碗和聂焰是无名之辈,而且立志从此以后放下一切,选择隐居,或者有可能在一起。

  无奈的是,碗碗是天狐,而聂焰还是那个猎妖人之中的巅峰双子,并且会继续猎妖人的生涯,就注定了他们走不到一起。

  原因不用过多的解释,想必只要是明白人稍微分析一下,都能知道,他们会成为众矢之的。

  碗碗成为妖族的眼中钉,猎妖人之中也容不下聂焰,最终还会因为两族之间的冲突充满困苦与矛盾的在一起,因为碗碗不可能完全的断绝和妖族的关系,至少还有个狐族让她牵挂。而聂焰在人间就没有牵挂和重要的人,不用面对人言了吗?

  “哥哥,你不用说了,我心里是明白的。一生之中能有这样一次任性,你们能包容我这样一次,我已经很满足了。再给我一点时间吧。”目光落在那个战场之上,碗碗平静的说到,该流的眼泪在刚才已经流尽。

  此时,是面对结局的时候,哭还有什么用?只是可惜,在年少可以不顾一切跟随的时候,他的犹豫断了她的念想,到了如今,感情明了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年少时那种不顾一切的勇气。

  “你是要与他道别吗?沐儿,我觉得没有必要。”碗碗的哥哥轻轻叹息一声说到。

  “不,不是与他道别,而是我知道,他又选择了不顾一切的要斩杀石涛,我想看着他。”碗碗没有回头,任由山风凛冽,只是这样对她哥哥说到。

  “你是在担心聂焰会死在这里吗?我和族长能够顺利的到这里,是多亏了雪山一脉的庇护。之前那位雪山一脉的长老告诉我,聂焰这一战没有死劫,甚至有他的一场机缘,你可以不用担心这个的。”碗碗的哥哥继续劝解着碗碗。

  从私心来说,他并不想碗碗和聂焰道别,徒增难忘的伤感不说,还怕聂焰那执拗的性格,会再添变故。

  即便他不了解聂焰,也觉得他有一种天真的固执,否则在很多年前雨夜的那个树林,他不会做出那番举动,完全不考虑以后,就想要带着碗碗的举动。

  或许在聂焰不是今日才是一个随心人,在很多年前,就是一个只随自己心的人吧?传闻他是天赐之子,没有前世因果,可能才会这样简单...若他能够轮回,有了下一世,应该会懂得一些人情世故,懂得一些前因后果,从而弥补自己心境上的缺失?

  在这一刻,碗碗的哥哥想了很多。

  “我不担心他会死在这里。”碗碗轻轻摇头,终于是回头看了一眼她的哥哥和在一旁担心的老族长,继续说到:“我是天狐,有一种特殊的感应,能够感应到任何在我附近的狐族,也能感应有着亲缘血脉狐族的生死。我知道你们平安,从你们之前悄悄等待在这块大石下的时候,我也知道。”

  “如果不是得到了庇护,应该不会安全的走到这里。而你们能坦然的让我走,肯定也从一定的途径得知了聂焰会没有事情,你们不可能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这样叫我走。如若聂焰真的死了,而我就这样走了,你们知道我会恨的。其实,我都知道。”

  碗碗的哥哥看着碗碗,听着她的这番话,并没有任何的惊奇,只是叹息着说了一句:“这些年,你被饕餮控制,让我几乎忘记了你是天狐,狐族多智,你的智慧也早已开了。”

  “智慧有什么意义?一样解不开我和他缘分的死局。如果可以,我还想当回当年那个简简单单,他出现以后,就不用想太多的小乞儿。”说到这句话的时候,碗碗的脸上终于又出现了一丝笑容,终究是幽幽的叹息一声:“我要一些时间,只不过想看他这惊天的一击,这战场要因这一击而变幻了。这么多年,我很想看他盖世英雄的样子,这一击算是满足了愿望。”

  话说到这里,碗碗的哥哥不再言语,只是静静站在了老族长的身旁,等待着碗碗。

  山风吹过的只是一片无言。

  又是一团艳红的精血,从饕餮的口中喷出。

  这一次并不是抹在他的胸口,而是一口喷在了他身后那个正在缓缓成型的漩涡之上。

  人的精血有限,而做为妖族,自身的身体条件比人类强悍太多,精血就算比人类多,那也是有限的,即便是上古凶兽饕餮。

  而精血的缺失,是最难弥补也最难调养回来的,甚至会大损自身。

  刚才的那一团精血若换成人类,那几乎是一个人,不,应该说是一个修者的全部,换成饕餮也是伤及了本源,但他顾不上了。

  在这一刻绝对不是有退路的一刻,就算伤及了本源,也不能顾及了,这一击或者是他扭转一切的一击,还能在这个时候再畏手畏脚吗?

  相比于饕餮,童帝和聂焰在这一刻也开始完全的没有保留。

  重伤之上的童帝不知道用了什么秘法刺激了自己的精神,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泛起了一股异样的潮红。

  他的手指用一种极快的速度来回的轻轻抚着琴弦,却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可有一种异样的气势在累积。

  就让人感觉像是一片汪洋大海在童帝的周围慢慢的成型,甚至灵觉出色一些猎妖人能够感觉到那片大海正在蓄势,平静的海绵,轻柔的浪花之下隐藏着一股暗流的汹涌。

  而聂焰,持剑的手一直非常的稳定。

  但另外一只手却掐动了一个奇怪的手诀,在他口中一字一句的诵念着一种古怪的咒言,一字一句充满了古朴沧桑的气息,每一个字的出口,就会引发天地之力的一阵震动。

  这是《镇妖十三篇》中的《镇魂篇》,这也是聂焰一直没有打出来的底牌。

  从和树妖一战之后,聂焰的灵魂力又得到了长足的增长,事实上做为天赐之子,聂焰有自己的独到之处,那就是每一年,他的灵魂力都会变得强大一些,但都没有和树妖一战后,忽然增长的多。

  所以,他才抗住了明阳门的逆天阵纹,在这之后,灵魂力又如同受了刺激一般,增长了一小截。

  镇妖十三篇,是聂焰一直没有放弃修习过的绝技,但一直以来突破的都有限。

  却是在这一次,经过了两次灵魂力的增长以后,莫名的像突破了某一种瓶颈一般,至少镇魂篇的威力真正有了它描述一般的威势。

  这就是聂焰的底牌。

  在之前和饕餮的大战之中没有用出,是因为没有那么长的施术时间让他完全的诵念咒言,由心而念,也没有亲口一字一句念出那么强悍。

  而今,他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

  但这还不是全部,他要在这一击之中,打出他所有的底牌。

  第一次,聂焰在念诵镇妖咒言的时候,也开始慢慢的蓄势,累积着自己手中剑的剑势!这会给他的灵魂带来极大的负担,但聂焰不在乎,这一战是死战!

  镇魂篇在念诵着,童帝累积的气势也在一节节的攀升,而饕餮身后旋转着如同黑洞一般的漩涡由于饕餮喷出的一口精血,出现了一种诡异的淡红。

  在这个时候,是无声的,沉默的...但那种累积的气势碰撞却是汹涌,甚至在两人一妖的对峙间,刮起了迷眼的大风,一棵瘦弱的小树树干竟然裂开了。

  非顶级的修者或者猎妖人不能靠近,因为那股势,都会搅乱一个修者的气息,带来沉重的伤害。

  这一击会怎么样的惊天动地?


仐三说: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还是欠下两章,这一卷梦回,就快到最高潮的尾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