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章 决战(上)

第一百一十章 决战(上)

  ‘轰隆隆’,在令人压抑的沉默中,看似平静却狂暴的能量之中,首先打破这种微妙均衡的是一阵沉重的旋转声。

  那是饕餮身后的那个黑洞发出的声音,就像一个沉重巨大的磨盘开始终于开始运转,光是那碾压的声音就让人听了胆寒不已。

  伴随着这种沉重的声音,一股巨大的吸力陡然出现,只是瞬间就在朝着聂焰和童帝的方向形成一股巨大的旋风,而这旋风的威力之强大,在一出现的时刻,就卷起了地上的一切杂物,甚至来杂草,小树也被连根拔起,更夸张的是地上的一层土皮也被卷入了空中。

  “啊!”有观战的妖物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这才是饕餮真正的吞噬之力吗?简直是无法抗拒的强势。

  而除了这些惊呼的妖物,在场的顶尖猎妖人也好,大妖也好,甚至雪山一脉一些光是靠近,就觉得气场强大,深藏不露的修者,面色都变得沉重。

  这个吞噬的漩涡不仅仅针对的是物质,伴随着这强大吞噬之力的还有另外一种玄妙的吞噬力,即便不在风暴的中心,都能感觉到身上的力量(包括功力,灵魂力等等)躁动不已,甚至有些力量稍弱的人还有妖物,能感觉自己的力量在一点点流逝,就连体内的精血,血气也是一阵沸腾。

  不自觉的,一些离得较近的人还有妖物,就退开了一些。

  另外一些弱小的,不得不就地打坐,运行功力来抵挡这一股强势的吸力。

  这还是边缘,就如此大的威势,而处于风暴正中的聂焰和童帝呢?

  黑洞带起了狂暴的旋风,卷起了滚滚的烟尘,并不是所有在场的存在都能看清楚其中的场景,因为光是抵抗这股吞噬之力就已经非常的费劲,还怎么去观察风暴中的场景?

  只有一些力量强大的存在看见了风暴之中的聂焰和童帝,由于他们身旁凝聚了强大的势,所以还能在这狂暴的吞噬之力中巍然不动,但由于吞噬之力的存在,身边累积的势,已经隐约有些不稳的状态,如果拖延下去,这股势势必被破,那么他们累积的那一个大招,就会根本发动不了。

  聂焰似乎不受影响,即便是在这种蓄势之中,也能感觉到气血翻涌,一向流动稳定的灵魂力有种狂暴的趋势,但他不能停下来。

  口中的咒言还在用一种特殊的节奏一字一句的念诵,身边的天地之力滚滚而来,不停的在抵抗着饕餮的吞噬之力。

  可是周围的大能能看出来的问题,聂焰如何看不出来?这黑洞吞噬之初,累积的势就隐隐的不稳,这样下去势必破,招数如何能顺利?

  饕餮自然也能洞悉其中的关键,在这个时候,竟然咆哮了一声,同时张开了大口,虎齿狰狞间,他深吸了一口气,就如同在和黑洞一起吞噬。

  而他身后的黑洞似乎也同他相连,随着他的这个动作,吞噬之力陡然加大了一倍!

  “糟糕!”一个靠得最近的猎妖人忽然狂呼了一声,在吞噬之力陡然加大的瞬间,身体竟然不由自主的朝着风暴的中心滑行而去,只是瞬间就皮肤爆裂,一股鲜血从身上喷出,形成一股血箭一下子被搅入了旋风之中。

  在这个时候,是一个顶尖的猎妖人及时出手,用大力量抓住了这个猎妖人,爆退了上百米,才堪堪摆脱这股吸力。

  劫后余生的猎妖人后怕不已,一张脸色苍白,万万没有想到就算在旁观的地带,运功抵挡,就抗不过这股狂暴的吞噬之力。

  “退!”一个顶尖的猎妖人疯狂的呼喊到。

  相反倒是那些提前离场的妖物,因为有阵法的保护,反倒没有性命之忧,只是阵法边缘的那些妖物,少不得要运功抵挡一下罢了。

  ‘轰’,在行咒中的聂焰感觉到了自己累积的力量忽然狂暴了起来,但行咒不能打断,他在这个时候看了童帝一眼,童帝也回望了聂焰一眼。

  这时,在童帝的身侧似乎已经真正形成了一片汪洋大海!

  这一眼的交流,是童帝和聂焰特殊的某种默契,聂焰是在告诉童帝,他需要一些时间,要童帝先出手?而童帝则是回应了聂焰,他可以出手了,但凭他一人之力,可能已经抵抗不住这吞噬之力。

  若不考虑两人的关系,单单只论战斗,聂焰和童帝确实有着旁人无法想象的默契,这从第一次两人联手对付饕餮就略有表现。

  只是一眼的交流,两人就已经明白各自的处境,童帝看着饕餮忽然微微一笑,接着之前不停在琴弦上滑动的手指陡然停了下来,停在了某根琴弦下,一顿,然后用力的压下,指尖一弹。

  ‘嗡’的一声琴声出现,并没有任何滔天的气势,甚至不如那战曲开头的一声充满了金戈铁马的锐气,却是这么一声琴声,让周围的存在都感觉陡然的一松,那包裹着的吞噬之力淡去了很多!

  如同大海终于微微泛起了不大的风浪,一潮一潮的向着岸边涌动,那样的力量稍微抵挡了一下吞噬之力。

  被饕餮完全控制的力量终于被打破。

  接着童帝俊美的脸上,那股异样的潮红迅速的扩大,眼中也充满了红血丝,但是手指的动作却是陡然的加快,连续的拨动琴弦,一声声的琴声从童帝膝上的残琴之上传来。

  有童家的人开始惊呼:“怎么可能?家主他...”

  从童帝的残琴上传来的不再是一个个的杀伐之音,而是一曲完整的曲子,抛开那层层递进的力量不说,光听这琴声,只会觉得是一曲异常不错的曲子,听来的意境仿佛是置身于海边的悬崖观潮,感受着那潮水波波涌起的力量。

  这怪不得童家之人会震惊,就连那个加入了雪山一脉的童家老祖脸上也浮现出了震惊之色,喃喃的说到:“没想到我童帝,竟然出现如此天才的此子。”

  究其原因,是因为水杀七音,是七个单独的音节,能够完整的弹奏出七个音节,就已经是了不得的天才,可以让童家恢复水童家的荣光,而童帝做到的却是,把水杀七音完整的编成了一曲,其中不仅仅要反复的弹奏水杀七音,而且还融入了别的杀伐之音与其它配合战斗的音节。

  这种天才,已经超越了童家的第一代家主,童帝应该说是水童家当之无愧的第一代家主。

  随着这曲快接近神仙力量的曲子弹奏出来,饕餮的吞噬之力被彻底的阻挡了,就如同一片汪洋大海对上了一个悬崖边带着吞噬之力的深洞,层层叠叠的力量开始填满这个深洞,开始阻挡这个深洞疯狂的吸力。

  在场的所有存在都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们不必再费心的去抵挡这股力量,而可以安心的观战。

  但所有的存在也开始惊叹,这就是童帝的力量吗?光凭一人之力,就阻挡了饕餮的吞噬,比起之前聂焰和石涛一战时,还要惊才绝艳,是不是童帝的力量已经在聂焰之上呢?

  这也只是猜测,今日的一切,让大家都明白,双子之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可以小视,而聂焰还没有发出自己的一击,谁也不知道会有怎么样的效果?

  隐隐的,聂焰感觉到自己的势已经蓄到了顶峰,而天地之力随着咒言的完毕,也被被压制到了极限。

  在调动天地之力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灵魂传来的刺痛,果然这镇妖咒言伴随着蓄势,根本就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完全的圆融使用出来的。

  聂焰的脸上也泛起了一股异样的潮红,那是灵魂透支的现象。

  但在这时,他看了一眼童帝,他无法去直面感受饕餮的力量,但是童帝已经在正面的对抗了,在这种时候,他和童帝自然是不能交流的,但他需要童帝的信息,来决定自己的最后一击。

  感受到了聂焰的目光,童帝没有回头,他几乎已经用尽了全力去对抗,但也只能堪堪的抵挡而已。

  他明白聂焰问询的意思,只是费力的摇摇头,他传达给聂焰的信息是,如果他这一击不能拥有绝强的力量一举破开饕餮的吞噬之力,那就是在做完全的无用功。

  在这个时候,战术已经非常的明了,童帝去抵挡消化一部分饕餮的吞噬之力,而聂焰原本就擅长猛烈的攻击,他必须一举毁灭那个黑洞。

  可是饕餮也感受到了这种微妙,在聂焰停止咒言时,那股天地之力的威压。

  他的脸上也出现了一股狠戾,竟然伸出手来,猛烈的朝着自己的胸口一拍,又是一团精血喷出,形成了血雾,瞬间被他身后的黑洞全然的吸入。

  这已经是饕餮的极限了,再继续,哪怕只是一滴精血,他就会死,而这一击不能失败!

  随着这一团精血被黑洞吸入,那吞噬陡然又加大了三成。

  童帝忽然的喷出了一口鲜血,但身体却巍然不动,甚至手指连番的拨弄,竟然琴声更加的剧烈!

  就如同海面终于被狂暴的风掀起了滔天的巨浪,涌起的海水终于完全的包裹了黑洞,层层叠叠的挤压....

  聂焰却是眉头一皱,看起来童帝暂时占据了优势,但他能感觉童帝已经是强弩之末,拖延着,只等着自己这最后一击!

  而童家人也震惊了,完全的第七音组成的小调!这是何等的力量?

  而聂焰在这一刻,再次洞开中枢阵纹,他已经决定了这最强的一击!


仐三说:
今天还有一更的,放心吧,虽然梦回卷没多少了,该交代的一个都不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