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决战(下)

第一百一十一章 决战(下)

  无尽的力量涌进了聂焰的身体,而代表着聂焰灵魂的一团蓝色,原本就已经轻微的发颤。

  这一股绝大的力量涌入了聂焰的灵魂之后,那一团代表着灵魂的蓝色竟然被无尽的撑开,融合着那股力量,连本身的蓝色都渐渐的变得淡薄,因为已经被撑到了极致!

  可是还不够!

  聂焰紧咬着牙关,齿缝之间都渗出了丝丝血迹,只要天地之力还有,他就无限的承受。

  聂焰手中的剑在震颤了,发出了惊天的剑鸣只声。

  而聂焰的人也有些恍惚了,因为还有一小半的天地之力,强行的吸入,被撑到了极致的灵魂已经起了阵阵的裂痕,试想神秘的无名铁剑,都承受到了极限,发出了惊天的剑鸣,聂焰的灵魂如何还能去承受?

  可以预见,这吸取了力量勉强维持的灵魂不裂的状态,一旦力量爆发出去,一收一放之间带来的巨大落差,灵魂肯定再也维持不了完整的心态,绝对会碎裂...

  既然如此,聂焰狂吼了一番,发狠般的把最后一丝天地之力也压缩入了灵魂!

  在这一刻,天地变色,狂风大作,差点吹散了饕餮的漩涡之风,预示着这即将发出的一击将有多么的猛烈。

  所有人都凭住了呼吸,等待着这致命的一击。

  山巅处,悬崖之上,碗碗一动不动的看着这对峙的战场,忽然开口:“哥哥,是谁确定的告诉了你,聂焰他性命无忧吗?”

  这力量如何的狂暴,连山巅之处都有感应,而这狂暴的力量显然已经超过了一个修者灵魂能承受的极限。

  这个时候,碗碗的哥哥也不确定了,只是说到:“雪山一脉的人这样说起,总是有所依仗,沐儿,你不用太....”他是想告诉碗碗不用太担心了,但这一刻,就连护山的阵法也开始摇晃,那担心两个字他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口了。

  “我知道了。”碗碗静静的站在山巅,非常的平静,甚至看不出任何的担心。

  对于已经有了决定的人来说,是不需要担心的,他若能生,她就悄悄的离开,他若死了,她绝不独活,既然如此,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而战场之中,童帝也支撑到了极限,在这个时刻,他万万不能退缩,他在透支他的精神力,因此灵魂也到了快要受到创伤的地步,继续下去,就算灵魂受创也...

  童帝是如此决定的,这是身为一个猎妖人的觉悟。

  但童帝还是感受到了聂焰身上汇聚的惊人力量,在这个时候,原本不应该分心,可是童帝忍不住看了一眼聂焰。

  他在吃惊,这股力量的强大,就算聂焰还在蓄势,也并非针对他,可他仅仅是感受,也觉得颤栗,这是修者能承受的吗?聂焰要做什么?童帝感觉到一丝震惊。

  可惜,就是这么一分心,让他的琴音差点儿中断,他只能强行的聚集精神,再继续下去!

  若然聂焰抱了必死的决心,他童帝又何尝不是?这一点难道会输给聂焰吗?只要聂焰还没有发出那一击,那么他童帝就会一直的抵挡,即便魂飞魄散!

  反观石涛,脸色也变得无比沉重。

  他原本是有信心的,即便这猎妖人的双子一个比一个妖孽,但他还是有信心力压他们,就算身受重创。

  可在这一刻,感受到了聂焰聚集的力量以后,石涛的信心开始慢慢的流逝了,但那又如何?这是没有退路的!

  石涛也咬紧了自己的牙齿,拼命的把吞噬之力催动到了极致。

  够了吧?天地已经再无一丝天地之力。

  在这个时候,灵魂撕裂的痛楚已经不重要了,甚至是感受不到了,反而是战意被渲染到了极致,有一股熊熊的烈火燃烧在心间。

  聂焰动了,手中原本平举,直直对着饕餮的剑开始缓缓的上扬,随着他上扬的动作,似乎在空中都有一道道裂缝跟随着他的剑锋。

  就是这一击,聂焰的剑停在了最高点!

  “去!”聂焰终于是狂吼了一声,双脚撑开,如同一张绷紧的弓弦,一剑再无犹豫狠狠的挥落,就如那绷紧的弓终于射出了一道锋利无匹的箭矢。

  ‘铮’在这个时候,童帝的琴也弹到了最后一音,一口鲜血喷出,即便是上古传承下来的残琴,琴弦在这个时候也已经断掉了,琴弦承受到了极致,而童帝的灵魂也在这一瞬间布满了道道的伤口。

  ‘呼’,童帝也不能再维持坐姿了,而是重重的倒在了地上,长呼了一口气,心里充满了说不出来的滋味。

  就算赴死,自己也比不过他吗?支撑到现在,抱着必死的决心,竟然已经无力为续了,他呢!能到什么地步?

  失去了童帝束缚的吞噬之力如同一条猛虎朝着聂焰的力量狠狠的碰撞而来,即便童帝的琴声消耗了一部分吞噬之力,让它已经不是巅峰,但它还是一样可以吞了聂焰的力量,吞了聂焰!

  石涛在心中疯狂的嘶吼着!

  而聂焰的力量凝聚成了一束,如同一条猛龙一般,撞上了童帝的吞噬之力。

  天地在这一瞬间,出现了一秒短暂的静默,平静的像是这股力量无声的消散了。

  但接下来,这两股力量碰撞之处猛然的爆开了惊天动地的巨响,一股碰撞的力量直冲云霄,整个护山大阵都在不停的抖动。

  “快!维护大阵。”一直波澜不惊的雪山一脉之人,在这个时候,也开始嘶吼了起来,大阵一破,会给凡间带来什么影响,没人会知道,也没人能够承受这个后果。

  在雪山一脉的维护之下,护山大阵终于稳定了....而聂焰的那股力量在和石涛的力量碰撞以后,竟然强势的朝着石涛靠近了一尺,接着竟然势如破竹一般的冲向了石涛身后旋转的黑洞。

  “给我吞!”石涛疯狂的嘶吼着。

  那股力量一头扎入了石涛身后的黑洞之中...在这个时候,又出现了一阵阵的静默,除了石涛的脸陡然涨红了以外,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

  聂焰的眼睛开始一点一点的恍惚,他的灵魂在这个时候再也不是出现裂痕的状态,而是开始正式的破碎了,他微微一笑,望向了山巅,接着目光落在了到底的童帝身上:“我若身死,一切都交给你了。”

  说完这句话,聂焰握着剑,竟然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也是这一瞬间,石涛身后的黑洞开始出现了一道道裂缝,无论石涛怎么的努力,也裂缝也无可挽回的开始蔓延,随着这些细小的裂缝的蔓延,一道深深的长裂出现了,从上到下的贯穿了整个吞噬的黑洞。

  ‘哗啦啦’没有惊天的声音,这个黑洞开始破碎了,石涛惊天的吼叫,也不能挽回什么。

  当这个黑洞破碎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终于发出了一声比之前还要剧烈的声音,然后彻底的爆裂开来,石涛做为饕餮的身体重重的飞起,然后狠狠的落在地上。

  聂焰一剑斩裂的石涛血脉之中天生的吞噬之力!

  在场所有的,不管是人还是妖,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难以置信饕餮会被打败一般。

  只有童帝不在乎,他在喊着聂焰的名字,他在说:“你怎么可以身死?你还没有亲手杀死妖女,你还没有和我一战,你不可以死!”

  聂焰的手指轻轻的动着,他已经没有办法说话,灵魂的破碎就如同石涛的吞噬之力破碎那般,裂缝开始无限的蔓延,直到下一刻,魂魄就会离体,然后飞出身体,就此消散吧?

  只是碗碗,终究负了你啊...聂焰的嘴角流出了一丝鲜血,他的身体也承受到了极限。

  在这个时候,石涛带着惨笑站了起来,他是失败了,可是他还活着,只要活着,要杀死他就很难,而有能力杀他的双子已经变成了那副模样....那是他胜利了吗?

  “哈哈...”石涛想要笑,却带动起了一阵剧烈的咳嗽。

  却是在这个时候,雪山一脉的一个长老大吼到:“聂焰,童帝,你们谁还有一丝力量,引动雷霆之力,只要一丝,就可以杀死饕餮。”

  原本的聂焰已经快要失去意识了,陡然听见这一句话,手动了一动,他没有站起来的力气,却还有灵魂力蔓延在灵魂之上,他再次开启了中枢阵纹,激活了胸口的一道阵纹,那是并排的雷火阵纹之中的雷之阵纹。

  之前被石涛用秘术禁锢的劫云,已经缩小了快三分之二,但在其中却还是雷霆不断。

  勾动天地雷霆之力,自然是先勾动这其中的雷霆之力...随着聂焰最后的勾动雷霆之力,一丝细小的雷电终于劈到了石涛的身上。

  石涛猛然抬头,狂吼了一声:“不!”

  聂焰自然没有办法,不,是在场的任何人都没有办法破开它的禁锢,但是劫雷却可以被勾动下来,要是之前,这些劫雷吞了就是...只要禁锢了劫云,它就不可能再次凝聚更多的劫云,然后让劫雷不断。

  可是如今...就算只剩下如此少的劫云之中的劫雷,也能杀死自己!

  石涛的眼中充满了愤怒,而有了一丝雷电为引之后,天空中大片的劫雷开始落下...

  石涛的眼中闪过最后的疯狂:“聂焰,我要你死!”


仐三说:
今天的更新完毕,决战也到了这里,聂焰的机缘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