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疯狂

第一百一十二章 疯狂

  在这个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饕餮还有什么底牌能让聂焰死?

  但从聂焰和童帝的情况来看,不死也只是半条命而已了。

  除了童帝,没有人知道聂焰现在的情况,其实不用饕餮动手,也很快就会死去了,连饕餮也不知道。

  所以,在万千雷电中的饕餮在疯狂的叫喊过后,眼中闪过了最后一丝狠戾和疯狂,在这个时候,顶着万千的雷电竟然开始口中念诵起了一段晦涩的咒语。

  没有人能够想到即便是妖族也能念诵咒语,他们的术法一向粗糙,一般都是根据天赋的本能衍生出来的术法,根本不需要用任何的手段。

  “果然上古种族不可揣测。”很多妖物如是想到。

  但猎妖人那边却没有那么轻松,有反应过来的顶级猎妖人冲了过去,想要在饕餮的术法完成之前,把聂焰和童帝救到安全的地方。

  却没有想到,饕餮的这个术法施展极快,只是一段古怪的咒语之后,一个反转着的微小漩涡就出现在了饕餮的身后,就算万千雷电也拿这个漩涡没有办法。

  随着这个漩涡的出现,饕餮的身体开始出现了千百条裂缝,而裂缝之中鲜血开始大颗大颗的滴落,眼看着竟然是身体要分裂的迹象。

  “哈哈哈,聂焰!所有的猎妖人...你们以为我饕餮一族只会吞噬,上古的传说也是我饕餮一族贪婪,只进不出!可天地哪有这样的道理?你们谁都不知道,在我饕餮一族临死之前,可以反转一次吞噬之道。”

  在整个战场回荡着饕餮的声音。

  一直闭目的一位雪山一脉长老陡然睁眼,低呼了一声不好,然后身形飘动,竟然也是朝着聂焰和童帝所在的地方冲去。

  但因为之前的大战太过激烈,人们都选择了退避三舍,一时间要冲过去救他们,谈何容易?

  “猎妖人,哈哈哈....我饕餮一族号称无物不吞,所吞噬之物,就包括虚无的情绪情感也会存在于我饕餮一族的肚腹之中!所以,在我石涛的肚腹之中,各种负面的情绪,被吞噬的怨气不知道积压了多少,没有来得及炼化,今日既然反转吞噬之道,我就全部送给你们。”

  石涛的声音还在战场之中回荡,带着无匹的疯狂。

  原本冲向了聂焰和童帝的雪山一脉长老听到了这句话,忍不住眉头一跳,一下子脸色变得无比沉重,他想到了一个可能,猛地的停住了脚步,几乎是运足了功力,大声的喊到:“快,维持阵法,特别是妖族所在的保护之阵,用尽全力维持阵法稳定。”

  雪山一脉的其他人显然想不到会有什么重大的变故,让长老如此的失态,但长老的命令自然不敢违背。

  话虽如此,但因为聂焰,童帝以及饕餮的惊天一击,在全力维持着护山阵法的他们,一下子转变来全力维持妖族所在的阵法,难免有些手忙脚乱。

  又如何能阻止疯狂的饕餮?他在吼叫之间,身体已经崩裂了一部分,只要是在场的修者都能感觉到一股充满了压抑的,绝大的能量朝着妖族所在的阵法快速的飘荡了过去。

  这就是所谓那些虚无的怨气和情绪吗?就连雪山一脉的人都有些茫然,就算全力维持的阵法都对这个没用,就凭着感觉,也能感觉到这团能量轻松的就进入了那阵法之中。

  既然如此,为何长老还要叫维持阵法?

  雪山一脉的长老却是叹息了一声,现在已经没办法对在场的所有人说明后果了,该做的也已经做了,接下来,只能听从天意。

  那团能量飘进了妖族所在的阵法,无声无息的散开了,从一时间来看,还没有任何的反应。

  而饕餮疯狂的笑声却一直没有停止,他的身体崩裂的更加快速了,既然反转吞噬之道只能在将死之际用出来,那么这样的术法肯定也会加速饕餮的死亡,他的身体都消失了小半,却在笑声中依旧疯狂的嘶喊:“聂焰,我是饕餮!当年,我来到这个世界,充满了野心,也并不是完全的无所准备,我的父亲送了我一缕只有我饕餮一族才能拥有的东西,那是我饕餮一族采自地狱的吞灵焰,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

  这句话一说出,在场几个雪山一脉的长老脸色都变了,就包括童帝眉头也开始跳动。

  他把聂焰视为一生的对手,自然不希望聂焰死在那吞灵焰之下,那是什么,童家古老的典籍之中有记载!那是一种吞噬灵魂力和灵魂的火焰,一旦灵魂都被那火焰所吞噬,比魂飞魄散更惨!

  因为魂飞魄散,至少能留下一些碎片在天地之中,也许过了悠久的岁月,还可以和其它的碎片重组,也不算完全的消失。

  但吞灵焰是什么?是完全的吞噬消解掉灵魂,那是彻底的湮灭!

  石涛说的很多,这样的,来自地狱的火焰,只有掌握了吞噬之力的饕餮可以驾驭,这吞灵焰应该蕴养在石涛的吞噬之力当中,相当于是蕴养在石涛的灵魂之中,因为石涛的吞噬之力原本就来自于他的灵魂。

  如果要用来吞噬聂焰,石涛也要裂解一部分灵魂,是有多恨,才要做到这样一步?

  唯一平静的只有聂焰,他原本就没有前世,是天赐之子,灵魂来自于天地的一股意念,在完成了自己所做的事情以后,消散于天地恐怕是宿命吗?

  聂焰只是如此的想到,目光却是一直努力的望向山巅,不知道碗碗在这个时候有没有感受到他的目光?如果关于这一生,还有什么话想说,那只是一句谢谢,谢谢有碗碗的存在,让他度过了一生之中最快乐的几年时光。

  “哈哈哈...”石涛的笑声还在回荡,而身体湮灭的速度几乎是在瞬间就只剩下了一个头颅,当只剩下头颅的时候,一个速度最快的猎妖人已经出现在了童帝和聂焰身侧五十米以内的范围。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在这个时候,石涛最后用充满怨气的眼睛看了一眼战场,头颅猛地炸裂开来,冲向了那反转的漩涡。

  那反转的漩涡在沾染了饕餮最后的血肉以后,猛地加快了十倍的速度,或许是因为这样的速度也到了承受了极限,那漩涡猛地裂开来了,一朵颜色奇怪的火焰突兀的出现在空中,然后用人们几乎扑捉不到的速度,猛地冲向了聂焰,只在空气之中留下了一道残影。

  来不及了!那个顶尖的猎妖人傻傻的看着,心中有一种难言的失落和难过,莫非就这样双子要陨落一个吗?这是对猎妖人一族莫大的损失。

  “不!”童帝眼睁睁的看着那一朵火焰钻入了聂焰的胸口,疯狂的嘶吼了一声,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那么的激动,那么的情绪崩溃。

  仿佛生命之中少了聂焰的存在,就是如雪一般的寂寞。

  有一句话,叫做最好的对手也许就是生命之中唯一的知己,难道就是这个意思吗?

  童帝的眼神变得空洞,有一种失魂落魄的感觉环绕着他!

  而在这个时候,原本是保护妖族的阵法开始剧烈的波动起来,石涛最后做出的一件事,把积压的所有负面情绪和怨气放入了妖族的阵法之中,终于产生了作用,这些集中在一起的妖族根本无法躲开这些东西的侵蚀,一时间被迷住了心智,开始疯狂了。

  就算是大妖也躲不过,毕竟高度的集中在阵法当中,根本没有办法抵挡。

  没人可以小看饕餮一生吞噬,所积压的这些东西!被各种负面情绪和怨气勾起的疯狂,是一时间会让人丧失理智的,何况是在心智上根本比不过人类的妖族?

  疯狂的妖族开始攻击着阵法,开始血腥的,暴力的互斗,只想要疯狂的发泄。

  这就是雪山一脉长老预计的后果,到现在已经开始发生,他们能提前做的,只能是维持稳固阵法,希望能在妖族消化这些情绪以前,阵法不破碎!否则,那将是一场巨大的灾难,任何的制约都拯救不了的灾难。

  唯一安静的是有山巅之上。

  碗碗还站在这里,在这个时候她轻声的开口说到:“石涛死了。”

  “碗碗,我们走吧。”身为碗碗的哥哥,在这个时候自然感觉到了碗碗在平静之下的不平静,只能试探着劝解,想要带走碗碗,只要在这个时候能离开,也许一切都可以慢慢的平复吧。

  “可是,聂焰他也要死了吧?”碗碗的声音带着一种平静,但平静之中让人听得出那种绝望的意味。

  碗碗的哥哥想要开口,却是说不出一个字,只能上前,拉住了碗碗的手腕:“他还没有死,他一定是有机缘的。你现在不离开,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有机缘吗?”碗碗转头看着自己的哥哥一笑,笑容是如此的美,可是看见的人都想流泪,因为那笑中的绝望让天地都想落泪。

  “有的。”碗碗的哥哥只能强自的开口,他看见了一切,已经说不出如今的聂焰还有什么机缘?


仐三说:
今天自然是还有一章的,给大家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