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机缘

第一百一十三章 机缘

  面对哥哥这样的强硬,碗碗并不想反驳,如果注定要让哥哥和族人伤心,又何必在这个时候反驳什么,让他们更加绝望呢?

  “好,我在这里,看到了聂焰的机缘就走。”碗碗的声音轻轻的,并握住了哥哥的手。

  碗碗的哥哥心里充满了一种难受的感觉,却无法言说有什么地方不对。

  因为有一句话,碗碗到现在已经不会再说了,如若聂焰没有什么机缘,而是身死在这里,她无论如何也相陪,绝不独活。

  在这个时候,战场的情况因为饕餮最后的报复,已经变得无比的糟糕。

  所有的猎妖人统一聚集在了阵法之外,很有可能疲惫的他们,就要面对一群疯狂的妖物。

  童帝被带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严重透支已经伤到了灵魂的他,一根指头都不能动弹,他必须被带回雪山一脉治疗,那里有着珍贵的可以温养灵魂的药物,按照雪山一脉长老的说法,他有资格去享受这些药物。

  可是聂焰没有人敢移动他,他的身上散发着一种致命的温度,这种温度并非是滚烫的让人不能靠近,而是带着一股巨大的吞噬之力,靠近在十米的范围以内,都会感觉到灵魂力的流逝!

  那就是吞灵焰的威力!

  没有人忍心,这样的英雄就被放在这里,无人理会。

  可是,现实的情况,糟糕的战场,让这里没有一个闲人可以守着聂焰。

  唯一能做的只能是等待,痛苦的等待着英雄最后的灰飞烟灭,看能不能留下一丝痕迹,让人们去带走纪念。

  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去计较聂焰和天狐之间那段‘香艳’的事情了,聂焰已经用行动证明了一个猎妖人所能做到的极致,猎妖人一生的追去不外乎是功德的累积,可是在吞灵焰之下,累积的功德还有什么用?但聂焰都承受了。

  往往这样的牺牲才能配得上英雄二字。

  无论外界怎么样的喧嚣,在聂焰这里只剩下了绝对的寂静,他的整个灵魂都已经被那一缕吞灵焰所包裹,耳边剩下的只有火焰燃烧的声音。

  那是在吞噬什么?自己的灵魂,还是灵魂力?

  聂焰无法判断,这种痛楚就如同整个人被烈火焚烧,聂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身上沉痛的汗水,把身下的土地都打湿了。

  “快点吞噬吧,吞噬我的灵魂,结束这种痛苦。”就算是再刚强的汉子,也无法长时间的去忍受这种焚烧的通路,聂焰只想快些结束这一切。

  可是,老天却偏偏不让聂焰如愿,他的灵魂力在这个时候好像无穷无尽一般,吞噬到一定的程度,灵魂力就会涨回来。

  而且,原本要魂飞魄散的灵魂也因为吞灵焰的包裹而被强行的聚集在一起,如同在火焰之中锤炼。

  聂焰就算陷入这种极度的痛苦之中,也意识到了这种情况,为什么自己的灵魂力会这样无穷无尽?

  从出生到现在,聂焰从未遇见过灵魂力枯竭的事情,所以他根本也无法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力究竟是如何的深厚...但是到了今天,在吞灵焰之下,他菜诧异的发现,自己的灵魂力还有这种异状,竟然无穷无尽,就算这一缕吞灵焰都吞噬不尽。

  在忍受着绝大的痛苦,细细的感觉以后,聂焰吃惊的发现,自己的灵台处仿佛连接着天地,那一缕源源不绝的灵魂力就是通过天地间而灌注入自己的身体。

  这是什么情况?

  聂焰也感觉到迷惘了,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天赐之子有什么特别的?除了灵魂力深厚一点!但这算什么优势?就算有很多修者经过了修习也能达到这个程度...而悟性呢,是自己的悟性出色,可也并不是天下唯一,至少童帝就不比自己差吧?

  难道这就是自己身为天赐之子真正的特别之处?

  虽然想通了这一点,可是聂焰却无法从痛苦之中解脱出来,反而有一种无奈的心情,因为灵魂力的无穷无尽,自己就要一直忍受着这烧灼的痛苦吗?

  在这个时候,有三位雪山一脉的长老睁开了眼睛,他们一直在观察着全局,就包括聂焰这边的情况。

  却在这个时候,诧异的发现,吞灵焰之下,早就应该被吞噬的聂焰,生命的气息一直存在,尽管有些虚弱,却如同绵延不绝的溪流一样,一直流淌着,没有干涸的危险。

  这三位雪山一脉的长老都感觉到了震惊,其中一位说到:“早就算到聂焰会在这一次的大战之中迎来属于他的机缘?莫非这就是?”

  另外一位须发皆白的长老轻轻的点头说到:“老夫已经大致明了,需要去提点聂焰一句。”

  说话间,那位须发皆白的长老站起了身来,顾不上大阵的维持,朝着聂焰飘然而去。

  自然,他也不能靠近聂焰十米以内的范围,吞灵焰的威力即便是雪山一脉的长老也颇为顾忌。

  “聂焰,老夫是雪山一脉的长老。今日观你之状,想有一言告之,请你现在忍受痛苦,听老夫一言。”

  聂焰在模糊之中自然听到了雪山一脉长老的说话,他用了特殊的方式,这样的话语好像直接传达到了自己的灵魂。

  或许,事情能够有所转机吧?如果能够活着,谁愿意去死呢?况且还有那么多未做的事情,而且碗碗还在山巅等着自己。

  所以,聂焰拼命的忍受着痛苦,集中着自己的意志,想要听听雪山一脉的长老到底有什么话要告诉自己?

  “吞灵焰在典籍的记载之中,是一种来自地狱的特殊火焰,吞噬灵魂以及灵魂力!但是天地万物相生相克,没有绝对无敌的存在。就如同熊熊的烈火可是烧灼一片森林,但若遇到更强大的水源,烈火自然就会熄灭。而水若不够强,则被烈火蒸发。”

  “吞灵焰也是一样的道理,吞噬灵魂,消散灵魂的同时,也能够锤炼灵魂,让灵魂在抵挡吞噬之力下,更加的坚固,这是其一。其二,一缕吞灵焰的吞噬能力是有限的,就如同水火!它若不能吞噬你,你便能够征服它!若是让它吞噬到了极致,你就试着用你灵魂的核心,意志来碾压它,试图收复它。”

  “这是你的劫难,也是你的机缘。万万不可放松自己的意志,坚守本心!不然,你的灵魂力就算无穷无尽,也要永受吞噬之苦。”

  雪山一脉的长老说完这番话,就离去了,毕竟大阵还需要他的主持。

  而他的一番话,在聂焰听来却如同醍醐灌顶一般,因为在烧灼的过程之中,他的确感觉到了吞灵焰的气息在慢慢变弱。

  那长老的提醒无非是他现在要一直清醒着去忍受灵魂被烧灼的痛苦,而在之后,在这种痛苦之下,还要去碾压吞灵焰,把它收为己用。

  “那就,这样做吧!”有了希望之后,聂焰原本已经渐渐松懈的意志再次的凝聚起来,而意志越是清楚,痛苦便越是强烈。

  人的身体在一定的时候,有着自我保护的机能,就比如在绝大的痛苦下,会渐渐的让人陷入昏迷,不去感受这种痛苦。

  聂焰要对抗的不仅仅是吞灵焰这样烧灼的痛苦,还有昏迷过去以后,就能忘却一切痛苦的诱惑!

  自己不能屈服!聂焰在极度痛苦之下,也握紧了双拳....这也是一场战斗,是绝对不能输的战斗。

  在那边,妖族所在的阵法以及岌岌可危,越来越多疯狂的妖族开始攻击着阵法,按照这样的疯狂程度,可能不用一时三刻,阵法就会彻底的破碎。

  所有的猎妖人都守在阵法之前,面对着这一群疯狂的妖物,是比平常的妖物更为可怕...有一个稍许年轻的猎妖人站在一个年长的猎妖人身后,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武器,却忍不住有一种想哭的心情。

  他也许不怕死亡,可是却怕这种面对,这种无声的压力,他忍不住低声的说着:“如果,如果双子现在还在就好了,我可能就会有无穷的勇气。”

  那个年长的猎妖人听见了他的话,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在什么时候,或许是今天的一战?双子,特别是聂焰,已经成为了一种榜样的力量吗?可惜的是,童帝身死不知,而聂焰却注定就要陨落。

  但他不能说出这样丧气的话,只能大声呼和到:“他们在不在都一样,因为他们战斗的样子,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那是一种精神,可以鼓舞你就好了!”

  年轻的猎妖人稍微振奋了一下,但这样的振奋却远远比不上双子可以出现在战场那样的鼓舞。

  不用做什么,只要他们站在那里,就可以有无穷的勇气吧?

  却在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一股滔天的灼热,更有一股绝大的力量在压制着这种滔天的灼热。

  这是?有人忍不住回头,那不是聂焰所在的地方吗?到底发生了什么?猎妖人哗然。

  而在这个时候,聂焰陡然睁开了眼睛,吞灵焰已经吞噬到了极致!


仐三说:
今天的两更完毕,想说点儿什么,发现最近已经沉默如雪,原来我还是一直很安静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