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吞灵

第一百一十四章 吞灵

  人们只感受到了那冲天的能量,那灼热的气息。

  却不知道聂焰的灵魂之中此刻在承受到怎么样的‘战斗’?就如那雪山一脉的长老所说,吞灵焰的吞噬也是有极限的,何况这只是一缕吞灵焰。

  在忍受吞噬的痛苦之中,聂焰确实也得到了好处,灵魂意外的得到了锤炼,那些之前因为动用了太多天地之力而产生的裂缝也已经消失了。

  就像火焰能够炼化一切的杂质,让物质更加紧密一般,聂焰的灵魂因祸得福得到了提升。

  可是,聂焰和那个雪山一脉的长老都没有预料到的是,宝物有灵,何况吞灵焰这种级别的火焰?虽然没有产生灵智,却仿佛有了一丝本能一般,在对聂焰的灵魂力吞噬到极限以后,发现已经不能继续吞噬下去,反而可能被聂焰收复,就如同被封印在饕餮的本命能力之中的时候,它就本能的想逃。

  所以,在那一瞬间,吞灵焰的气息外放,才有了那滔天的能量气场。

  聂焰在这一刻已经彻底的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他如何能让这吞灵焰逃脱了去?且不说,在之前忍受的痛苦,雪山一脉长老的提点,就说那个深藏在山谷之中的树妖,也提醒着聂焰他需要这个火焰!

  就像是命运的安排一般,让他遇到树妖,又让他在即将生死之际遇见了吞灵焰,这就是老天爷给足了暗示。

  而身为修者,哪个不信命运?

  吞灵焰要从聂焰的灵魂之中逃脱了,吞噬了那么多灵魂力,它也算得足了好处。

  聂焰岂能让它如愿,开始忍受着巨大的痛苦,用灵魂力层层叠叠的包裹着吞灵焰,反正在此时吞灵焰已经吞噬不了任何一丝力量了,用灵魂力层层叠叠的包裹它,就能够暂时的禁锢它。

  意识到聂焰的目的,吞灵焰开始拼命的挣扎,而它的方式就是释放出剧烈的能够烧灼灵魂的无形高温,想要让聂焰放弃。

  这种痛苦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聂焰握紧了双拳,拼命的忍受。

  只是无声的,沉默的,不愿意屈服的,拼命调动着灵魂力包裹着吞灵焰。

  人们都被这能量的立场给震惊了,他们时而感觉到一股冲天的高温,时而感觉到一股让所有人都震撼的灵魂力。

  它们纠缠在一起,如同两只被困在笼中的困兽在搏斗一般。

  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能大概明白,这说不定是聂焰在抵抗吞灵焰,而完全没有想到聂焰其实已经度过了生死危机,是在收服吞灵焰。

  在这时,童帝经过了雪山一脉长老的紧急处理,已经感觉好了许多,至少已经不再是完全不能动弹的样子,自然身为双子的童帝也感觉到了这股能量的搏斗,原本空洞的眼神忽然有了一丝光彩,他有些艰难的抬头,仔细的感受着天空中那股纠缠的能量。

  半晌,才自言自语的轻轻说到:“聂焰,我知道你不会那么轻易就死掉的。你一定要赢,要变得更强,只有你更强了,我童帝才能用无尽的动力去超越你,不要死。”

  而在山巅之处。

  一滴泪水终于从碗碗的腮边滑落,她一直在隐忍,看着聂焰受苦,她如何不难过?

  她只能抱着同生共死的决心,去等待着,但从内心深处来说,她何尝不希望聂焰能够活下去?只是之前的希望渺茫,如今终于感受到了一种希望,泪水是再也压抑不住。

  从开始到现在,她压抑了太久。

  对于外界发生的一切,聂焰并不知道,只知道用灵魂力包裹那吞灵焰已经成了一种麻木而机械的动作。

  渐渐的,吞灵焰不再那么‘张狂’了。

  渐渐的,那一层层的灵魂力终于完全禁锢住了吞灵焰。

  这个过程用了多久的时间,聂焰并不知道,而在完全的包裹住了吞灵焰以后,下一步,聂焰开始按照运功的方式,运转着自己灵魂力包裹着的吞灵焰,朝着灵魂对应着左边胸口的位置运转而去。

  那里是明阳门为他绘制的纹身之中火行阵法,按照这个阵法的威力,应该能够暂时的禁锢住吞灵焰。

  一切都像是巧合,就如同这个阵法是为吞灵焰准备的一般。

  或许,命中注定,这一缕吞灵焰是自己的!聂焰狂吼了一声,加速运转着灵魂力,而灵魂力之中包裹着吞灵焰,是如此的痛楚。

  但这种痛楚已经不能成为聂焰的阻碍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疯狂的妖族终于打破了阵法,一场异常激烈的大战开始了。

  “长老,我们不出手吗?”在这个时候,一位雪山一脉的弟子按钮不住的望向了长老,这群疯狂的妖族是何其的可怕?已经有些疲惫的猎妖人从一开始就处在劣势。

  这样发展下去,后果不可预估,雪山一脉就算在这种危急的时候出手,也不算什么啊?

  但那雪山一脉的长老却是轻轻摇了摇头,说到:“在这世间,有太多你们想象不到的存在和秘密,我雪山一脉的存在从来不是攻击,而是禁锢和守护,以及平衡着天地之间一些巨大的势力。包括这一次大妖们肯退出,也是因为我雪山一脉的平衡作用在其中。另外,就是他们是华夏这片土地的妖族。和人类是天生不容,但也一样,不想外来的势力插手其中,打破这微妙的平衡。雪山一脉出手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主动去打破这片平衡!除非天地危难,否则雪山一脉不能出手。”

  那弟子听得有些懵懂,总觉得好像有着很深的秘密在其中的样子,也不好再继续恳求,只是问到:“那长老,就任由这样下去吗?”

  “天地之间有自己的契机,而契机是存在着的,等着吧。”说话间,长老的目光深深的望向了还在挣扎的聂焰身上。

  那弟子也迷糊的看着聂焰,莫非他一个人就可以力挽狂澜吗?他不是一个快要死去的人吗?他能度过这个难关吗?

  聂焰确实在度过着难过,他此时已经把吞灵焰用运转的方式,挤压在了左胸那一处的阵法。

  却在这时,已经渐渐平息了许多的吞灵焰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它开始剧烈的挣扎,开始强烈的抗拒,怎么都不肯进入那个刻画在聂焰灵魂之中的阵法。

  这是一场博弈战,聂焰是注定会胜利的,因为他有源源不绝的灵魂力在支撑着他。

  可是吞灵焰也不是那么轻易能够征服的,它感受到了聂焰的力量,它透露着一股绝望的气息,在这个时候,吞灵焰的气场异常的不稳定,出现了一种爆裂的迹象。

  因为身处在聂焰的灵魂之中,聂焰能够捕捉到吞灵焰这种微妙的情绪,能感觉到它的不甘与不屈。

  他似乎还能感受到一些吞灵焰的简单思维,来自一片黑暗而压抑的空间,在脱离出来以后,希望凭借着自己的灵性,终有一天能够触摸到大道,能有自己的一番机缘,而再也不想回到那片黑暗而压抑的空间,也不想面对无限的禁锢和被利用。

  “我会当你是我的伙伴的。”在痛苦之中,聂焰忽然开口一字一句的说到,他知道吞灵焰有灵,能够感受到他来自灵魂的真诚。

  “我并非是要禁锢你,我只是需要你的力量,去完成我身为一个猎妖人应该完成的责任。我此生猎妖有功德,我从来不在乎,而你有灵,你也明白天地万物都有公平的机会,去成就大道,去探寻那无尽的大道。但是你也不想走上邪道吧?邪道虽是道,但终究不正,在天地法则,天地大道面前累积下太多的因果,孽债,终有一天会被碾压的!只是任何的修行,都是在与天争命,不仅是妖,就算是人也抗拒不了不走正道,能够快速提升的路。你要走上那样的路吗?跟随我吧,我助你累积功德,助你走上大道,生生世世都不负你。”

  聂焰的这番话说完,吞灵焰似乎没有那么狂暴了,而是传来了一丝丝犹豫的波动。

  “我现在放开自己的灵魂力,不再禁锢于你。若你愿意成为我的伙伴,不负的跟随于我,就进入阵法当中,我聂焰也绝对不负于你,从此天涯海角,都会视你如伙伴,终有一天上表天听,我所累积之功德,许你一半。另外,这虽然是地级的阵法,但我想也不能彻底的禁锢你,你随时可以离开。而你现在若不愿意,我聂焰放任你离开。”

  说完,聂焰真的撤离了自己包裹吞灵焰的层层灵魂力,开始安心的等待。

  而一直跃动在聂焰左胸阵法旁边的吞灵焰却一直在犹豫的跳动,并没有进入阵法,却也一时间没有离开。

  “进入阵法以后,我会用灵魂力滋养于你。”聂焰说完了最后的一句话,沉默了下来。

  一切只等随着吞灵焰的一个选择。

  在这时,战场已经进入了一个白热化的阶段,才从阵法之中破阵而出的妖物分外的疯狂,只是短短半柱香的时间,就已经有了好几个猎妖人身受重伤,幸好被及时出手的同伴而救出了战场。

  那么,等待的契机,聂焰要何时才能站起来?那位雪山一脉的弟子开始感觉到着急!

  却也是在这一瞬间,那冲天的灼热气息开始消失,聂焰的灵魂力气息也先于一步消失了。

  发生了什么,聂焰失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