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苏醒

第一百一十五章 苏醒

  这个世界上,要让一个人屈服,有很多种办法可行。

  但总结起来不外乎两种,一种是以绝对的实力进行绝对的压制,而另外一种就是以心换心。

  对于吞灵焰,聂焰在感觉它有了一丝自我意识的时候,并未把它当成一个物体,一味的强制镇压,而是选择了一种在外人看来很好笑的‘以心换心’。

  毕竟,他感受到了吞灵焰的一些东西,也敬畏万物。

  至于吞灵焰能不能屈服,聂焰其实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毕竟他付出的真诚也没有指望一定能够换来回报。

  令聂焰没有想到的却是,吞灵焰在犹豫了片刻以后,竟然以一种义无反顾的姿态自主进入了聂焰胸口的阵法。

  在那一刻,聂焰收到了一缕模糊的意志,近乎表达不清,聂焰却瞬间理解了,但愿你不要负我。

  “绝不负你!”聂焰暗自握紧了拳头,一字一句的郑重承诺。

  在这个时候,他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亲切之意,没想到吞灵焰瞬间就和他契合到了这般程度。

  这是用‘以心换心’的办法收到的意外惊喜。

  与此同时,聂焰破烂的衣襟之下,原本那阵法的形态是一堆火焰之中存在着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骨朵,却在这一刻,莲花神奇的盛开了,美不胜收,仔细看每一片花瓣都像一朵似乎在燃烧的火焰。

  也在这一瞬间,聂焰就有了明悟,他身上的这套地级阵法,因为有了一缕吞灵焰,其中的火系阵法竟然变成了天级阵法。

  可以在一定的程度上增幅吞灵焰的威力,而吞灵焰在阵法当中也会受到聂焰每时每刻都充盈的灵魂力滋养。

  在这一刻,聂焰感觉到了自己的力量,被锤炼过的力量,新收服的吞灵焰。

  他刚准备站起来,却感觉到了在吞灵焰进入灵魂之后,一缕细小的残魂滞留在了他的灵魂之中。

  这缕残魂充满了恶意与不甘,但是却不可能对如今这个状态的聂焰构成任何的威胁,聂焰的眉头轻皱,运转了一下灵魂力,就把这缕残魂逼出了体外。

  在残魂出现的瞬间,聂焰用包裹着灵魂力的手一把抓住了这缕残魂!

  他瞬间就知道这残魂是谁了,从熟悉的气息看来不就是饕餮?!原来它还藏有了一丝残魂在吞灵焰之中,不知道是用了什么秘法?但也可以理解,毕竟吞灵焰一开始是被饕餮炼化,用一缕魂魄来压制吞灵焰可能就是饕餮所选择的办法吧?

  抓着这缕残魂聂焰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这缕残魂竟然出现了一股狠毒又决绝的意味,自爆在了聂焰的手中。

  若不是聂焰灵魂力充沛,这一下少不得灵魂要受到微微的创伤,可在这时,一丝残留在空气中的意志也传到了聂焰的耳中:“我饕餮一族会再出现的,我在你灵魂之中种下了我的诅咒,你无法解除!以后你生生世世,世世代代都要用承受饕餮一族带给你的痛苦,你用杀戮也无法解脱的痛苦!让你的灵魂如同永在炼狱。”

  “你...”聂焰能感觉到其中刻骨铭心的恨意,开口想说什么,却发现他能够说什么呢?

  饕餮在自己身上留下了诅咒吗?聂焰细细的疏离了一次灵魂,却没有发现任何的踪迹?可是却成了聂焰小小的心事,毕竟在这世间有许多秘法并非他能了解,可能饕餮真的在他灵魂上做了什么手脚,而他不自知。

  他无法去想象饕餮口中所说的痛苦,什么叫做永坠炼狱的痛苦?但也没有办法去解决这一件事情。

  总之,也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这样想着,聂焰的双眼陡然恢复了清明,原本受伤严重的灵魂到了此刻比曾经的巅峰状态还要巅峰!

  虽然肉体受到的创伤不可能一时半会儿恢复,但是对于猎妖人来说,却并不是那么重要的。

  聂焰望了一眼不远处的山巅,陡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在这一刻属于聂焰的气息在强势的恢复。

  最先察觉到的,自然是一直在关注这边的童帝,他感受到了聂焰越来越强势的气息,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灵魂还未恢复的创伤给他带来了丝丝的疲惫,他却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雪山一脉的人也注意到了恢复了气息的聂焰,其中一位长老轻轻叹息了一声:“他拿到了属于他的机缘,可惜...”可惜什么,这位长老始终没有说出口,只是安坐在地上,继续维持着阵法,毕竟这护山大阵是不能出任何问题的。

  而战斗之中的众人还并知晓,在这一刻英雄聂焰已经重新站了起来,他们的战斗艰苦而激烈,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已经无暇的顾及其它。

  “沐儿,他真的是有机缘的。”此时的山巅之上,碗碗哥哥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

  一直沉默着不说话的老族长也前踏了一步,用有些沧桑的声音对碗碗说到:“原本当我发现你是天狐的时候,还是有一些野心的。想我这一脉狐族大兴,甚至我整个狐族大兴。后来,出现了饕餮,才发现天狐的能力所限,你的存在未尝不是一场灾难。走吧,沐儿,我忽然想通,只想族人能够在你的庇护之下安心的隐居,只要不再有那野心,也就不再有那灾难。当年,答应你与饕餮的婚事,是我一生最大的错误。在这里,我给你认错,这一次回我这一脉狐族,我们就此与世隔绝吧。”

  碗碗转过头,看着老族长和自己的哥哥,轻轻的点了点头。

  一行三人,眼看着就要走下山巅,碗碗忽然回头,对族长和哥哥说到:“等我片刻。”

  族长和碗碗哥哥面面相觑的对望了一眼,终究张了张口,却没有问为什么,就站在这里静静的等待了。

  聂焰已经完全的清醒了。

  从极度痛苦的一场战斗之中胜利,然后从迷蒙的状态彻底回归了现实。

  他的心中在此刻溢满了喜悦,第一个念头是望向了山巅,这一次他终于不负碗碗的等待,他怎么可能忘记在他离去之前,碗碗对他说的那一句‘我等你。’

  下意识的,聂焰就要奔向山巅,却在这个时候,听见一个年轻的声音对他喊到:“你醒了吗?你是醒来了吗?我师父说,你是这场大战的机缘,你醒来了,就快一些救人啊!”

  饕餮已死,这里还有什么大战吗?聂焰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一转眼,却看见了不远处激烈的厮杀,那一瞬间大战的嘶吼之声也传入了聂焰的耳中!

  毕竟他才恢复,五感并不是完全的恢复了,视觉,触觉恢复在前面,接着才是听觉,嗅觉等等。

  “怎么会这样?”看着不远处的厮杀,聂焰忍不住喃喃自语,这些妖族不是被雪山一脉的长老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说服,继而置身事外了吗?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疯狂的厮杀起来?

  看着红着眼睛的妖族,猎妖人飞溅的鲜血,聂焰忍不住大吼了一句:“怎么回事儿?”

  在吼叫的同时,聂焰握紧了手中的剑,难道又要陷入无止境的厮杀吗?他身为猎妖人,不可能眼睁睁的见着这样的战场,而置身事外。

  战场上的人不可能给予聂焰任何的回应,倒是之前那个雪山一脉的年轻弟子大声的说到:“他们在阵法之中中了饕餮的负面情绪,此刻是疯狂没有理智的。”

  只是一句话就说清楚了前因后果,说完之后,这个弟子抱着希望的眼神看着聂焰,毕竟战场上已经有了牺牲的猎妖人,每一个他都看在眼里,年轻的心对于因果,对于天道轮回,对于人一世的历练看得不是那么分明,他放不下,也看不透,自然是心不忍。

  聂焰沉吟了,没想到饕餮临死之前还那么疯狂,他提着剑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战场,努力的不去看山巅。

  他除了战斗别无选择,而那个年轻弟子说他是契机,他想不透契机是在什么地方?

  随着接近战场,聂焰渐渐感觉到了那一股疯狂的气息,他像捉住了什么关键的地方,一时间却又想不明白。

  直到再走出了几步,聂焰的眼睛忽然一亮,他想到了一个似乎可行的办法!

  于是,聂焰转身离开战场,朝着战场的一个制高点快速的奔行而去。

  只有站在那里,也许才能把他之所想,发挥到最大的程度。

  战场之中已经还有一些余力的人感觉到了聂焰的苏醒,甚至看见了聂焰一步一步走向战场。

  自然,聂焰的出现让这些发现聂焰存在的人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可却不想聂焰在靠近战场的边缘时,忽然倒转了方向,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快速的掠去了,几乎没有回头。

  难道是聂焰怕了吗?有些猎妖人不禁怀疑的想着,毕竟刚才经历了生死,忽然害怕死亡的感觉也是情有可原。

  面对这样的情况,一个年老的猎妖人开口对一个年轻的,稍微有些失望表情的猎妖人说到:“就算他此刻不再战斗,也是英雄,不要放弃你心中的信念。”

  这赫然就是之前把聂焰视为精神支柱,视为偶像的年轻猎妖人。


仐三说:
看了大家昨天百分之九十支持我的留言,很感动。欠了大家三更,在休整以前,我得想办法把欠债还了。另外,大家不必担心山海仓促,山海的一切局其实已经铺好了,叶少苏醒后,就是一个激烈的山海世界了!放心好了,大家也发现山海除了开头,是越写越好的,三三是用认真的心对待每一部作品的,不管它一时的成绩是如何,不管我当时写作的环境是多艰难,认真的写是我对你们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