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抚魂

第一百一十六章 抚魂

  聂焰并不知道他的到来和离去,给在场所有的猎妖人带来了什么样的感受。

  他也是从来不在意这些,只求问心无愧的人,更何况他现在还有一个跃跃欲试的想法想要实行呢?

  在远离战场的一里之处,有一块突兀的岩石,在这方圆几里以内,这就算是最高的地方了。

  聂焰飞奔到此处,看见了这块岩石,就毫不犹豫的跳跃上去。

  他要施展一个术法,严格的说来这个术法是他第一次施展,能有什么效果,他并不知道。

  他甚至奇怪《镇妖十三篇》之中为何会有如此的一篇存在,而且是难度不小的一篇,如今看到这个战场的情况,他才知道这篇号称是流传下来的仙术残篇而发展起来的《镇妖十三篇》是如何的玄奇。

  《抚魂篇》!这就是聂焰今天要施展的术法。

  对于《抚魂篇》,聂焰并不是完全的熟悉,只因为他一次也没有施展过,他甚至认为这一生他也不会有施展《抚魂篇》的机会,因为他想不出这个术法的作用。

  所以,对于施展以后有什么效果聂焰也没有完全的把握,到了如今,只是灵机一现,想要试一试罢了。

  站在高高的岩石之上,聂焰不敢有半刻的耽误,在这种战场之上,或许一秒的时间就能够挽救一条生命了。

  深吸了一口气,聂焰开始轻轻的念诵《抚魂篇》,在他心里,《抚魂篇》算是镇妖十三篇之中难度中上的,但无论如何也比不过《镇魂篇》,他应该能够驾驭的了。

  这只是一个大概的判断,《镇妖十三篇》是一本绝难的术法,难在灵魂力的强度不达到一个变态的程度,根本无法修炼,也难在还要讲究一个‘缘’字,当年聂焰幼小的年纪,就能够施展《镇魂篇》,震惊了小道界,是因为《镇魂篇》和他的灵魂有一种奇妙的共鸣。

  简单的说,就是这个术法和他的‘亲和度’比较高,所以他才得以顺利的施展。

  但和《镇魂篇》同等难度的另外两篇,聂焰是万万没有把握施展出来,而奇怪的是,一些简单的,聂焰也不是能够顺利的施展,表现在如果没有入门,念咒的时候,天地之力的聚集会异常的不顺,甚至被强行的中断。

  这就是一个‘缘’字!

  这些年,聂焰不是没有在进步,在从那颓废的状态之中挣脱了之后,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对《镇妖十三篇》的修习,说起来这才是聂焰最大的底牌,最大的倚仗,毕竟是堪比仙术的术法。

  不比童帝那来自天地间的水杀七音弱。

  从刚才一剑斩碎了饕餮的吞噬漩涡就可以看见这术法的威力,毕竟主力还是《镇魂篇》的力量。

  《镇妖十三篇》的口诀都被聂焰牢牢的记在心里,能否施展又是另说。

  鉴于以上的原因,才有了聂焰的不安,他不知道能否顺利的施展《抚魂篇》,这个曾经极度不被他所重视的一篇。

  站在岩石之上,聂焰开始轻轻的念诵《抚魂篇》,那一个个晦涩的音节和《镇魂篇》所带来的压力和压抑完全不同,念诵起来,有一种柔和而安抚的意味,如同一曲童年的催眠曲,又如同一曲家乡的晚唱。

  渐渐的,聂焰就沉浸在了这种意境,他吃惊的发现,自己施展起《抚魂篇》来全无阻碍,甚至还有一种隐约间的天地共鸣在其中。

  在这一刻,聂焰忽然明悟了一个玄而又玄的道理,杀不是唯一,在杀心之中始终不能忘记留下一线生机,一念仁慈。

  否则,会在杀孽之中迷失自我,也违背了上天总会留一线生机的天道。

  在战斗之中的众人在之前都没有感觉到这股柔和力量的存在,只有疯狂的妖族慢慢的感觉到了心中那股狂暴,那挥之不去的负面情绪好像淡了一些。

  “不够。”聂焰平静的睁眼,却是敏感的察觉到了战场之中微妙的变化,口中念诵不停,在心中却升腾起了这个念头。

  《抚魂篇》和其它的镇妖咒言是有些许的区别的,它不会累积天地之力,忽然的爆发,而是一经念诵就徐徐的传来柔和之力,它可以无限的念诵下去,只要有着足够的灵魂力支撑,就可以勾动更多天地之间的柔与善组成的一股情绪力量,一股拯救安抚的力量。

  聂焰的灵魂是如何的雄浑?况且他还是天赐之子,有着沟通天地,绵绵不绝的灵魂力!

  他在察觉不够以后,猛地的灌注了一大半的灵魂力去勾动天地之地。

  渐渐的,战场上的嘶吼之声被一个念诵咒语的声音给慢慢压了过去,而那咒语似乎能勾动任何事物心中最柔软的情绪,安抚灵魂之中最沉重的创伤,一点一点的不容抗拒的蔓延在在场所有人和妖的心间。

  有的妖族通红的双眼已经慢慢变得平静,一下子记起了之前的事情,面对着眼前的猎妖人放下了武器。

  而猎妖人的心中此刻也回荡着一种柔软,竟然也是轻轻的退开并不追杀下去。

  炙热的战场一下子变得安静了大半,大多数的妖族和猎妖人放下了武器,只有一些中了饕餮负面情绪最终的妖物还在厮杀。

  聂焰的额头微微有些汗珠,他没有想到之前被他视为无用的《抚魂篇》施展起来也是如此的费力,之前灌注的大半灵魂力竟然被抽空的很快,他只有咬牙继续的灌注一波又一波的灵魂力。

  因为在念诵的同时,他感受到了这个战场飘荡的一股股煞气与怨气,要安抚的何止是那些癫狂的妖族,还有战场原本遗留的负面气息。

  聂焰在支撑着,念诵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祥和天地之力降临在此处,形成了一个柔和的气场,笼罩了每一个战斗过的地方。

  童帝闭着双眼,嘴角的那丝笑意始终没有散去,却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低沉的说到:“聂焰,没想到你还有这个本事吗?”

  雪山一脉之前那个提醒聂焰的弟子心中充满了愉悦,显然他也被《抚魂篇》给影响到了,但这并不影响神智,他忍不住问身边的长老:“这就是契机吗?原来聂焰并不是一个只会杀戮的人,这个时候我看他简直是仁慈天道的化身。”

  “天道岂可妄自揣测?只能说天道留下这么一篇术法,充满了仁的意境。但愿聂焰在这过程之中,也能有所领悟。”雪山一脉的长老望着那渐渐意境平息的战场,颇有深意的说到。

  此时的后山,碗碗已经跟随着族长还有哥哥朝着山下走去,聂焰已经醒来,战场也总会平息,那个时候洞开护山大阵,他们就可以第一时间离开。

  不用害怕聂焰会找到,毕竟这也是一座大山,山脚的周围都可以出山,聂焰一时半会儿哪能寻到他们的身影?

  可却在这个时候,整个山上都回荡着聂焰念诵《抚魂篇》的声音,充满了仁慈,充满了一种祥和的意境,听着听着,除了碗碗身为天狐,凌驾在一切情绪之上,受到的影响最弱,族长和碗碗的哥哥竟然心中充满了柔软,甚至有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碗碗停住了脚步,轻轻的伸出手来,一只鸟儿充满了愉悦的停在了碗碗的手指之癫,开心的鸣叫着。

  碗碗的眼中充满了温柔的眸光,望着已经望不到的战场方向,带着微笑说到:“你刚烈如火,也相信以杀止杀,从不屈服。我从未想到你有如此柔和的一面,一篇咒言,完全释放出了你心中的仁,有生之年,我能听你在我耳边在诵念一次吗?”

  说话间,碗碗一扬手,鸟儿从她的手中飞走,她笑着望着族长与哥哥,轻声的说到:“我们走吧。”

  而入坠梦中的族长和哥哥,这才从那意境之中挣脱,同碗碗一起下山。

  既然是《镇妖十三篇》,就包括这《抚魂篇》也是对妖族的作用最大的。

  聂焰的灵魂力第一次被抽空了,只能靠着那源源不绝补给自天地的灵魂力来支撑着这《抚魂篇》。

  此时,狂暴的妖族意境彻底的安静了,甚至出现了一幕奇景,全部都盘坐在刚才还血腥的战场之上,聆听着聂焰念诵《抚魂篇》,而在另一方,相隔不到5米的地方,猎妖人们也坐下了,沉醉在一种来自天地的祥和意境之中。

  除此之外,就连雪山一脉的人也对这意境悠然神往,只有几个长老受到的影响不算太深,而是在另外一个深度去感念天地之仁。

  没有人相信这里曾经是一个狂暴的战场,也没有人相信这人和妖之间还能这样平和的坐在一起,没有丝毫的杀意。

  战场上累积的血腥,煞气与怨气不甘,几乎能够感觉化为了清风被吹拂开来。

  所有的人,所有的妖都看着那块巨大岩石上的身影,注定了此生难忘这一个从某种程度上创造了奇迹的男人。


仐三说:
好吧,今天的两更完毕。再看了一次昨天的书评,谢谢大家。也谢谢一部分不同意的书迷,你们的不同意也是对山海的认可,我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