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结局

第一百一十八章 结局

  聂焰自然不会知道这些猎妖人对于他和碗碗之间的议论。

  他奔跑在山间,心中燃烧着一把激动的火焰,这一场婚事终于尘埃落定,石涛也已身死,碗碗自由了。

  关于他和碗碗以后,他没有怎么想?他只是想,如果可以,能不能回到从前?让碗碗去聂家的大宅生活,从此也算隐世!避开了妖族,也避开一切纷纷扰扰。

  应该没有人敢动碗碗,他会保护她的。

  这一切,只要碗碗愿意。

  这样越加的想着,聂焰越是激动,恨不得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山巅,告诉碗碗他的想法。

  碗碗应该会愿意吧?至少之前她不是义无反顾的跟他走了吗?

  这样想着,那块山巅的飞来石已经在聂焰的眼前,他的嘴角情不自禁的绽放出最灿烂的笑容,就如同一个真正的少年一般。

  到了山巅之下,聂焰提了一口气,一下子冲上了山巅的飞来石。

  他嘴角的笑意还未消失,他信心满满的以为他能够看见那个等待他的身影,可是当他站定在山巅的时候,却是空无一人,除了山风吹拂,哪有什么碗碗?

  聂焰的心在那么一瞬间,出现了一丝慌乱,连手都有一些颤抖,莫非自己在战斗的时候碗碗遇见了什么不测不成?

  可是她是天狐啊,除非是遇见自己和童帝这种存在,或者石涛那种强大的饕餮,否则谁有办法异常强势的压制碗碗?

  聂焰深呼吸了一次,脸上的笑容终于僵硬,继而消失,他心中泛起了一丝悲苦,想起了很多年前的那个雨夜,那片树林,聪明如他,怎么能感觉不出来,这一次恐怕并不是碗碗遇见了什么,而是又一次的选择了离开他。

  聂焰呆呆的站在山顶,那一丝悲苦变成了漫天的失落,让聂焰有些失魂落魄。

  命运就是如此吗?总是让我在离你最近的时候,然后瞬间又再次远离,远到根本看不见彼此的背影。

  根本不用去寻找,莫说现在护山大阵开了,就说护山大阵没有开,被他找到了又如何?因为他如何去留住一个下定决定要走的碗碗?

  想到这里,聂焰已经彻底的失望了,他慢慢的从飞来石上走下来,却是在走到一个角落的时候,看见了一样什么东西。

  这样东西很不起眼,就如同一点杂物一样的摆放在飞来石上,若然不注意,根本看不清楚。

  聂焰微微的皱眉,还是大踏步的走向了那件东西。

  却没有想到,入眼是一张黄色的纸,纸里面像是包着什么东西?而且在纸包旁边还有一些石头刻画的字迹,娟秀的样子,一看就是碗碗所留。

  聂焰现在心情很乱,无心去看那些字迹,倒是拣起了那个纸包。

  纸是新鲜的纸张,轻轻的打开以后,里面竟然是几个硬如石头的东西,聂焰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这究竟是什么?仔细看了一下以后,聂焰的手竟然微微颤抖了。

  这是麦饼,曾经在他和碗碗的岁月之中,承载着很多温暖记忆的东西。

  他记得在那一夜,他曾经带去了一小包麦饼,让碗碗跟他走,后来被碗碗拒绝以后,他愤怒的扔掉了这些麦饼,没想到竟然被碗碗这样潜心的收藏了下来,不知道用什么办法,保存了那么久,即便已经干硬成了这样子,都还在。

  不会有错的,一些细节可以判断,当年他留下的是五块麦饼,如今碗碗还给他的也是五块!

  这代表了什么?聂焰不敢去想,一刀两断吗?摩挲着光滑的麦饼,碗碗就是靠着这个支撑着思念吗?如此的光滑,是有多少的日夜,她这样拿出来悄悄的握在手里呢?

  那么多的岁月,麦饼上早已有了累累的裂痕,却是用布在周围小心的包了一圈。

  对待几个麦饼尚且如此,对待他,碗碗是怎么样的一番深情?

  聂焰沉默了,他心中酸涩,苦痛,可是却偏偏哭不出来,如果能够痛哭,反而是一件好事,最怕的却是这种闷在心里的痛。

  轻轻的用纸包好麦饼,聂焰把它们放入了怀中。

  再次深吸了一口气,他终于能够静下来来看碗碗留下的文字,几百个字,表达的并不多,其中的意思也很明了,还给他这些麦饼,并非是放下了对他的感情,因为对他的感情已经深入了灵魂,不可能再与灵魂剥离。

  她还他麦饼,是因为她放下了一个希望,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幻想,就是能与他从此天涯海角,相依为命。

  因为聂焰有他放不下的责任和使命,她也有她不能负的族人。

  这两点是矛盾的,而在她看来,终有一天,聂焰会走向一个她需要仰望的高峰,她又怎么能成为他的拖累,羁绊他的脚步,让他陷入痛苦?

  如今,唯一的选择,就是和族人隐入山林,不再成为聂焰的羁绊,也能完成自己清淡一生守护族人的心愿。

  而天地茫茫,也说不定会再和聂焰相遇,但为了彼此不能放下的底线,就算相遇,也能够保持一种擦肩而过的心情,不要再抱有任何的幻想,也就不再有任何的痛苦。

  在最后,碗碗告诉聂焰。

  今生无望相伴在君左右,愿来生少时相遇,常随左右而不离弃,愿君莫失莫忘!而妾身,已然将君刻入骨髓,生生世世定不敢相忘。

  碗碗的话就这些了,显然她考虑的比聂焰要多许多,两个人的羁绊,现实的压力,并非是聂焰天真的想法就可以排解一切的。

  若然聂焰能够放下一切,这也不可以解决,因为聂焰是天赐之子,又背负血海深仇,老天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安排一个天赐之子只是为了与她相恋,他有他定然要做的事情和责任,就算抛弃了一切与她在一起,命运也会再度的让聂焰踏上该走的路。

  而命运偏偏是最不可以揣测的事情。

  这些碗碗没有说,想必以聂焰的聪明,定然可以了解。

  聂焰反复的把这些文字看了不下十遍,在这个时候,才望向悠悠的远方,是自己太天真了吗?可扪心自问,如果碗碗真的不离开,他又能如何做呢?

  轻轻的把这些字迹擦去了,聂焰走到了飞来石的边缘,他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无力,一种自己‘逆’而不顺的无力,最终还是要回归命运,可即便如此又如何呢?至少心中所想,做与不做,是不同的。

  他不后悔也不遗憾在今天的一切所作所为,即便这结局还是如此的悲凉无言,他至少让碗碗感受到了自己的情,和这些年都一直没有放下的思念。

  人生,或许根本不在于‘得’,不在于‘果’,而在于行吧。

  望着漓江之水,聂焰虽然苦涩,却也坦然。

  从此天涯,相遇亦要擦肩,不抱任何的希望。

  可是,老天能斩断这情丝吗?能阻止这天涯两地的悠悠相思吗?真正的爱情是什么?没人能回答,但是这一生的不忘,这一世的寂寞,许给一个人,谁敢说又不是真的爱情?

  聂焰在这飞来石上坐了一天一夜,把自己和碗碗的往事都想了一遍,时而惆怅,时而微笑...那一点失落却是渐渐的淡去了。

  星空清亮,山上的人与妖都早已经离去,聂焰这才从飞来石上长身而起,慢慢的下山。

  这一战,注定会记在猎妖人的史册,而天狐和聂焰的故事从这一战之后,也渐渐的在猎妖人之中传开了,评说不一。

  关于那座华丽的别院,彻底的消失了,在之后,有人渐渐的来到了这山上,也只能看见一地的残垣断壁,却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猜测毁于山火,或者是山雷!

  也有人神秘的说,就是这里的主人大婚太高调了,才引来了这一切,可是谁知道呢?也只能在人们的谈论之中,渐渐的被淹没在了历史之中。

  两年以后。

  聂家强势的崛起了,聂焰也并不是单纯的双子聂焰了,他多了一个和童帝同样的荣耀,在他的姓之前,加入了一个字——火聂!

  聂焰的吞灵焰并不是秘密,就如同那惊天的一战传开了那样。

  所以,聂焰强势崛起之后,并不叫聂焰,而是叫火聂家。

  如今,聂家俨然是一个巅峰,附属家族严密,而跟随的猎妖人也有十几个,特别是核心的几个猎妖人,个个战斗力不凡,隐隐已经有了和几个老牌的猎妖人家族相提并论的可能。

  即便如此,聂焰却越发的神秘了。

  除了少数家族参与的大型作战,比如说剿灭一个恶贯满盈的妖族,会让世间知道他的行踪。

  在一般的情况下,聂焰的行踪是很少有人知晓的。

  但每次他出现的时候,都会有惊天的战功,恶名昭彰的妖物被斩杀是不说了,就算是大妖也不能逃脱,还有一些神秘的行踪,斩杀了什么,人们更不知晓。

  相比于聂焰,童帝也不比逊色,一样每一次的行动都会在猎妖人的江湖掀起风雨。

  只是让双子能够再并肩的战斗是没有了。

  仿佛杀了饕餮以后,那隐约让人不安的暗流已经被止住了,也没有什么外来之妖的踪影了。

  天下,莫非就这样太平了吗?


仐三说:
今天还有一章,但我要休息一下之后再更。老规矩,大家不必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