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因果

第一百二十一章 因果

  依旧是那个峡谷。

  被阵法封锁了这么久,那峡谷依旧是那个模样,遍地的碎骨,一阵风吹过,风中也会卷起阵阵的骨粉,显得凄凉又恐怖。

  而在那峡谷快要接近尽头的时候,却是一片世外桃源的模样,青青的草地,如繁星般的野花,两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一颗有着无数藤条垂落下来的蜿蜒大树。

  如今,这一切却被淹没在一团颜色诡异的烈火之中。

  那树妖发出了惊天的嘶鸣,草地也被那烈火滚过,野花凋零消散,两只蝴蝶一下子冲上了天空。

  刘河生就蹲在峡谷旁边的那片乱石坡,啃着一条鸡腿,细细的刷了一层蜂蜜,吃起来别有风味。

  但是他的心中并不平静,他肯定不会忘记就在几年前的这里是如何逃命狼狈,背着大哥最后的跳上山崖逃走的。

  大哥的实力增长的太快了,更不要说有了他的本源之火。

  树妖并没有变弱,而大哥各方面却变强了许多,这一战其实也应该不会轻松,却偏偏有了能够克制树妖的吞灵焰,结果是如何,自然不必多说了。

  就三刻的时间啊,刘河生狠狠的啃了一口鸡腿,心中也是遗憾,自己没有出手的机会。

  刻画在自己胸口的阵纹被明阳门完善了几次,如此他爆发起来在猎妖人之中也是属于一流的存在了,不知道比当年强力多少。

  不过面对这树妖吗?

  刘河生再次啃了一口鸡腿,上面的肉就已经没了,只剩下一根骨头,被刘河生叼在嘴里意犹未尽的样子,幸好大哥没有带着那一条傻狗,否则这个鸡腿自己怕是吃不成了,那傻狗会抢。

  这样想着,刘河生抬头看了一眼聂焰,在树妖被灭杀只是时间的问题下,大哥不知道傻站在那里做什么?还有什么事情未了吗?

  却在这时,刘河生看见那两只冲天而起的蝴蝶,其中一只小一些的黄色蝴蝶,忽然朝着绕到了聂焰的身后,迎风变成了有风筝那么大的模样,翅膀煽动间,有尘尘的粉尘雾气飘动,而它原本美丽,却在变大了之后,六条前肢却变得尖锐起来,就在这粉尘雾气朝着聂焰包裹而去的时候,它也朝着聂焰冲了过去。

  “呸!”刘河生一下子吐出了鸡骨头,站了起来,早知道这两只蝴蝶不对劲儿,什么正常的蝴蝶能伴随在恶贯满盈,杀孽这么深重的树妖身边?可笑的是,区区蝶妖,就要杀死大哥吗?

  刘河生胸口的阵纹发热,看那粉尘雾气也就是迷惑类的东西,他手间夹着一张清神符,这蝶妖就让他来动手处理了吧。

  至于聂焰,刘河生并没有刻意去提醒。

  到了他这个层次,还有一只蝶妖能够从背后偷袭他成功,就绝对是一个笑话了。

  却不想聂焰根本就一直没有回头,刘河生忍不住叫了一声‘大哥’,来提醒聂焰,却在这个时候,那只大一些的蓝色蝴蝶也一下子飞舞了过去,萦绕之间,那些粉尘雾气竟然瞬间就消散了,另外那一只变大的黄色蝴蝶不知道被那蓝色蝴蝶使了什么手段,忽然间变回了正常的体态。

  似乎是被蓝色蝴蝶托着,拼命的朝着上空飞去。

  “有意思。”刘河生看着取出了自己的武器,自然是可以让灵魂力得到发挥的猎妖人专用武器,只要灌注了灵魂力,这个高度,他也能用处武器,一下子把它们打下来。

  灵魂的攻击从某种程度来说并不限制距离,只需要灵魂力的强大。

  却在这个时候,聂焰回过头来,看着刘河生问了一句:“大刘,你做什么?”

  刘河生刚要攻击,被聂焰的一声喝问打断,就大声的说到:“大哥,蝶妖啊!刚才要攻击你的。”说话间,刘河生下意识的指了一下天空。

  天空之中,那两只蝴蝶并没有飞远,如果聂焰想要斩杀这两只连化形都没有的蝶妖,绝对不是一件需要太过费力的事情,聂焰却对刘河生做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偷袭我?我没感觉!什么蝶妖,过来吧。”

  大哥竟然没有觉得这两只蝴蝶有任何的不对劲?不说别的,就说它们伴生着树妖,也绝对该斩杀啊,不然就这样放过,出去会不会害死人?

  刘河生心中这样想着,但是如何敢违逆聂焰的意思?嘴上嘟囔着还是过去了。

  一走进树妖,就感觉到一股冲天的炙热,这种炙热并不是来自身体的,看着这冲天的大火,竟然都不能让身体发烫,这种炙热是直接传达到灵魂的。

  所以,即便是没有温度,人靠近这里也会觉得炙热难挡。

  “不愧是吞灵焰。”在这个时候,树妖已经没有了声息,从表面上来看,它并没有受到什么巨大的创伤,只留下了一些和聂焰战斗的痕迹,被斩断了数十条藤条。

  但事实上,树妖的灵魂已经被吞灵焰焚烧的快要差不多了,再过不消半柱香的时间,这杀孽深重的树妖便会彻底的消失。

  比魂飞魄散更彻底的消失,算是对它造下滔天杀孽终于还了一果。

  面对刘河生的大呼小叫,聂焰很沉默,看着还在被焚烧的树妖,他知道失去了灵魂以后,这颗树在之后也会立刻的枯萎,时间不会超过三天。

  但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在于聂焰在等一个人,确切的说他也不知道是人还是魂魄的存在,那是明阳门的第三代老祖,杀了树妖以后他会出现吗?想起他和明阳门的渊源气运相连,还有一场未知的劫难他是应劫之人,这都和树妖所在的背后世界有关,聂焰想得到一个答案。

  而关键应该是在于这个老祖身上。

  刘河生并不知道聂焰心中所想,此时还在大呼小叫的说到:“大哥,你为何要放过那两只蝶妖?分明就是妖啊?你不怕它们造下杀孽吗?”

  杀孽?聂焰的心中也有一丝疑问,却又想起了曾经到这个山谷初见蓝蝶时的情景,很美的一只蓝蝶划过这冰冷的冬夜,在他走过了千山万水的生命之中,这也是一幅很美的画面。

  那只蓝蝶空灵而美丽,对他,甚至对这世间的万事万物似乎都有些好奇,与友善一般。

  但聂焰根本不会凭这些感觉就放过了这两只蝶妖,最重要的是他在这两只蝶妖身上没有感觉到任何一丝怨气,甚至还有一股灵气。

  这说明它们非但没有造下杀孽,甚至如同佛门弟子一样,一丝血腥不沾染,可能就以山露花粉为食罢了。

  他不忍心去斩杀没有因果孽缘的两只蝶妖,当然如果以后它们造下了杀孽,又是另说。

  这样的想法未免优柔寡断,可以说等到造下杀孽的时候,一切都晚了...但这其中的矛盾又怎么去处理?聂焰是一个由心的人,他其实敬畏万物,也珍惜一些的纯良,他不愿意为了一个可能就去毁灭了这种东西,这样于他的心不符。

  他也相信,恶中产生未必是恶,善种包裹也未必是善,就如阴阳太极,也是阳中有阴,阴中含阳。

  在树妖之旁的蝶妖就一定是恶吗?

  人有时并不能知道每件事情的结果,唯一能坚守的只是自己的底线,而在偶尔也相信自己的感觉。这个世界并不需要太过冰冷的一切都提前判断,恶意的揣测,也许一切会美好一些。

  不过,这种心中所想,聂焰并不打算告诉刘河生,他可能不会接受剑下无情的自己,实际上在不为人知的时候,经常也放过一些未造杀孽的妖物。

  有些东西要慢慢的由心去影响他,让他理解吧。

  所以,面对刘河生的问题,聂焰只是一笑,说到:“我不觉得它们是蝶妖。而不是妖,我何必造下杀孽?”

  不是妖?刘河生没有想到,自己等到的竟然是这样一个回答,连他都能感觉到妖气和不正常的蝴蝶啊?

  可是望向聂焰,聂焰去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

  却在这时,从树妖那里传来了一声细微的爆裂声,和最后的一声似乎不甘的吼叫声,然后一切又趋于安静了。

  聂焰抬头,之前在高空盘旋的蝴蝶在这时终于飞走了。

  他一声叹息,也不知道这一放,又要结下怎么样的因果?感受不到树妖的灵魂之后,聂焰收回了吞灵焰。

  眼前的树妖变成了普通的大树,却笼罩着凡人可能都能感觉到的死气,到头来,躲过了那么多年,终于还是躲不过这果报。

  而在吞灵焰渐渐熄灭以后,聂焰等待已久的那个声音也终于出现了。

  “你在我的意料之外,看来相遇也并非偶然。”


仐三说:
今天的两更完毕,我争取这几天把欠下大家的两章都还了。不想在这一卷结束之前,有假期之前,还欠着大家的债。另外,这一章之后的下一章非常关键,可以说是山海这本书的一个重点章节,我得好好理一下,怕到时候表达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