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真. 迷(下)

第一百二十四章 真. 迷(下)

  此时,老者已经离去,剩下聂焰的意志独自面对着这称之为最后屏障的大山。

  聂焰轻轻闭上了眼睛,或者说是关闭了意志上双眼的感知,只是凭借着纯粹的意志感知来感应着这座大山。

  渐渐地,大山在他的意志之中越来越清晰,被无限的拉近。

  他看见了这座大山上的植被,从笼统的看见,到能快速的感应到每一株细小的植被,这里的植物和华夏那片土地上的植物大多是相同的,但也有不少是不同的,样子是前所未见。

  聂焰自然不可能见过华夏这片大地上所有的植物,但那些造型样子都怪异到极点的,显然不是华夏的植物。

  渐渐地,这些植物被聂焰仔细的感应,他越感应就越是心惊,这些植物和山海经里描写的植物渐渐地对应上了。

  在这时,走过来了一只样子怪异的动物,开始啃噬地上的一株怪异植物,按照聂焰的眼力,也一时间没有认出来,那只大小如狗,长相奇特的动物究竟是什么?

  只有仔细回忆山海经的内容,才能渐渐的将这里的一切对应上相应的事物,随着感知的越发深入,聂焰看见了越来越多千奇百怪的植物动物,甚至凶兽。

  有的小如巴掌,有的大如人类的一座屋舍,有的甚至在山海经上也没有被记录,但从它们散发的气息上看,只是比华夏的凶兽略微强上一些,并且眼神温和,并没有什么侵略性,应该是比较温和的动物或凶兽。

  感知越是深入,也就越是沿着山脉不停地往上,在这里渐渐出现了让聂焰也感觉惊心动魄的气息,处于一种对危险的本能,聂焰并不敢太仔细去感知这些气息的源头究竟来自哪里,是什么样的凶兽或妖物散发出来的?

  只是在某一瞬间,很远的感受到了一只类似于蛟类的巨大怪蛇,身长已经超过了聂焰所能想象的极限,确切的说,比曾经吞食小龙镇的那只蛇妖,本体还要巨大。就是这么远远地感受了一下,聂焰都感到心惊无比,无法想象如果真的有灾劫来临,这些生物出现在华夏的大地上会带来怎样的灾难?

  渐渐地,聂焰的意志有些乏了,而这时也已经接近山脉的顶峰,在这里像是有一道无形的屏障阻挡着聂焰的感知继续深入。

  可是聂焰怎么甘心放弃?他今天所感知的一切,可能会成为日后很重要的东西,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如果对这里一无所知,当灾劫来临时又要怎样应对?

  所以聂焰强行的把感知朝上蔓延着,一点一点的想要挤入屏障之中。

  在这时,他仿佛能感觉到来自‘天’的力量在支撑着自己,一座巍峨连绵的大山影响,整个投影在了他的感知当中。

  ‘我要翻越它’,聂焰的脑中此刻只有这样一个念头,而他的感知被这个念头所支撑着慢慢的速度从一开始的举步维艰到适应,到越来越快,如同一道电流一般的终于深入了屏障之中,并且攀登到了顶峰,只是稍作停留,像是最后的挣扎,然后一举而过,翻越了这座大山的顶峰。

  也在此时,一个飘忽的身影忽然停顿下了急速前进的脚步,眼神诧异的望着眼前巍峨的高山,神情变得震惊无比:“我感觉屏障波动了一下,莫非,他真的是应命之人?真的度过了这一层无形的屏障?可以看到这大山背后的世界了吗?”

  说话间,那人的神情从震惊变得郑重且敬畏:“看来,天道仍留有一线生机,不枉我华夏啊。”

  这说话的人正是把聂焰带进这片世界的明阳门老祖,连他自己都没有预料到,聂焰的意志能够真的翻越这座屏障之山,去感知山后的那一片世界,这对将来的大劫,是有着重要的意义的。

  想到这里,明阳门老祖的眼中,透出了一丝微微激动的眼神,终究只是凝视了大山一阵,然后转身离去。

  其实,明阳门的老祖已经在这里镇守阵法不知多少年了?并不知道外界所发生的事情。虽然也与聂焰交谈过,但聂焰并没有告诉他自己是传闻天赐之子的身份,他如何得志聂焰的意志得到了天道的支持?他天赐之子的身份原本就是对应这场劫难的。

  聂焰并不知道自己的感知翻越过了屏障之山,已经被明阳门的老祖知道了。在这时,他的心中还回荡着一种劫后余生的惊心之感。

  谁也不知道他在翻越顶峰的时候,有几股异常可怕的气息,即便离得很远,也让人觉得充满了压迫,甚至有一种稍微靠近就有生命危险的感觉。

  整个巍峨的山顶,就只有这几股气息存在着,仿佛它们是这里的霸主,在它们的地盘内,不允许有任何的生物存在。

  在自己翻越过山巅的那一瞬,聂焰分明就感觉到这几股气息注意到了自己,但不知道有什么让它们忌惮,或者是有什么力量压制着它们,才让它们没有靠近自己。

  要知道意志被毁灭也就是灵魂核心被毁灭,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相当于魂飞魄散,虽然意志是虚无缥缈的东西,但聂焰毫不怀疑这几个可怕的存在可以做到毁灭自己的意志。

  而且就在翻越的那一瞬间,聂焰也明显的感觉到,其中有一股危险的气息非常的暴烈,甚至犹豫着要朝着自己靠近。要不是他瞬间翻越过了山巅,说不得会相遇。

  要说聂焰对这些危险的存在不好奇,那是假的,只不过他又如何敢冒险?带着劫后余生的心情,聂焰收敛自己的心神,开始感应着山后的世界。

  他不明白为何翻越了山巅之后,自己的感知是一片混沌与模糊。

  随着心神的收敛,这片混沌与模糊,如同雾气一般,渐渐地散开,聂焰的感知开始变得越来越清晰,他感应到了一个模糊的世界,但是却总也看不真切。

  直到下一刻,那一层雾气彻底的散去,他的感知像冲破了一层薄膜一般,他的感知才陡然的清晰起来。

  聂焰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的意志是在一片高空之中,周围是漆黑的宇宙,闪烁的星辰,在他的眼中有一片看不到尽头的大地,大地之上山脉突起,悬崖耸立,更有湖泊河流,在大地的边缘能够隐隐的看见海岸线,而这片大地,以山势的起伏,明显的分为了五个部分。

  这让聂焰想起了山海经里所记载的地理,他还想看的更仔细一些,响印证心中的想法,却发现自己的意志在不可控制的缓缓下沉,在慢慢地靠近这片大地。

  接着,他接触到了一阵阵凌乱而暴力的气流,但充满了灵气的感觉,这同华夏大地上所感应的‘气’是完全不同的。

  在华夏大地上,修者食气,能模糊的感应到天地之间飘动的气流,并引为己用。

  但在华厦大地上,气息虽然比这里温和了百倍,但灵气却十分困乏,修者修行往往因此止步不前,但在这里,灵气充沛却暴乱异常,仿佛是在镇守着这个世界,可就算修者来到这里,也无法承受这暴乱的气息。

  想起了明阳门老者的‘崩溃论’,聂焰隐隐的觉得,自己好像知晓了一些什么?看来曾经消失在天地间的灵气,是真的被抽取了,来镇压这一方世界。

  就在胡思乱想间,聂焰已经靠近了这片大地最高的山峰,在这个时候,他的意识开始经历了一段奇妙的感应,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就像他的意识快速却又缓慢的掠过这一片世界的每一处地方。

  从东南西北,到中心,他看见了无数传说中的存在,无数奇特的地理,地貌,无数奇异的植被,甚至还有有组织的族群。

  更让他惊奇的是,这里面并非完全没有人类的存在,但这种人类,已经不能被称为华夏大地上那样的普通人了,他们身材高大,须发旺盛,举手投足之间,有着惊人的力量,而且在聂焰的感知中,还模糊的知道,他们崇拜图腾,有着自己奇异的信仰,隐约中,好像是巫族的传承。

  原来,并未完全的消失啊,聂焰心中震惊,但也能感觉他们生存在这片大地上的艰难。

  这些其实都不是重点,在快速感知的最后,聂焰终于看见了一个个真正声名赫赫的妖物,它们绝对拥有能够化形的力量,但在这片土地上,它们似乎不用化形,就这么暴露着本体的行走在田地之间。

  聂焰能够感觉它们每一个身上都充满了一种暴躁的气息,那种情绪,就算旁观者都能体会到它们在表达一种被束缚的不满。

  它们想要冲破这片天地,它们需要更多的生存之地。

  在这其中的每一只,如果放在华夏这片土地上,都会是让所有人惊呼的存在,它们的声明早已烙印在各种的传说之中,任谁也不会想到它们真的被束缚在了这片小世界当中。

  原来,山海的世界是真的存在啊,聂焰已经无法形容心中的感受了。


仐三说:
今天还有一章,这感知山海写完了以后,就应该进入聂焰人生的最后阶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