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祭坛

第一百二十五章 祭坛

  但让聂焰奇怪的是,他看见的这些传说中的所在,都是在传说故事里凶名赫赫的存在,而且在传说中的神兽瑞兽,却一只都没有看见。

  神兽,他听明阳门的老祖说起,似乎是飞升了,或者去了别的天地,但那些瑞兽呢?难道也是这样吗?

  聂焰并不相信在这里所有的存在都是对人类抱有极大的敌意的,他的念头刚刚一这样想,他的感知就像被一股力量拽着,飞速的朝着很多神秘的地方掠去。

  在这些神秘的地方,聂焰首先能感应到的,就是一个个人为地痕迹,这些痕迹并不是说建筑的残垣,或者是描绘壁画之类的,而是真正来自于修者的手笔,组成的惊天大镇。

  聂焰只能用‘惊天’来形容他所见到的这些痕迹,因为一两个阵纹所散发出来的气息,都强过他身上那一套号称地级的阵法。

  这些先古的大能,是要做什么?聂焰还来不及细想,就在这些阵法当中,看见了传说之中的瑞兽,或者是瑞兽族群。

  它们散落在这些阵法当中,每一个阵法对应一只瑞兽,或者一群瑞兽族群,在阵法之中,天地气息并不是那么暴虐,虽不至像华夏大地之中的气息那样平和,但也可以用于推动阵法,或者修行。

  聂焰能感觉这些阵法在保护着这些瑞兽,但同时他也吃惊的发现,似乎这些瑞兽身上也蔓延着一股力量,是在配合着某种无形的存在,在镇守这方天地。

  那无形的存在,应该说也是一方大阵,或许就包括了他之前翻越山巅的屏障,包括了那混乱的天地气息之中那镇守之意。

  聂焰无法想象,这是怎么样惊天动地的大阵?让这些瑞兽所处的阵法,只是更像是这个大阵的子阵法,从内而外的彻底禁锢这片天地。

  就算如何的逆天,但也并不是万无一失啊,镇守一方世界,哪有这么简单?所以才有了明阳门那些掌门时代的坚守吧。那么这样说起来,明阳门的老祖是否也有参与这大阵之中?

  按理说,应该不可能,明阳门的老祖按时间来推论,应该是春秋战国时代的人物,那么联系起山海经出现的年代,那么在那个时代是否这些秘密还是被大多数的修者所知道呢?

  汉时的一次崩溃啊,才让这些传承彻底的断了代,很难想象几百年后,再一次的崩溃又会断掉多少的传承?

  聂焰的思绪凌乱,但他发现那些瑞兽身上奇异的累计着一种天地的气息,充满了祥瑞与浩渺。

  “那…那是功德!”聂焰在心中惊呼了一声,功德竟然能这样感应,说明这镇守这方天地,是多么大的天地之功?想必在这里的,已经不是那些最远古的瑞兽了,而是它们的后代,想必那些远古的瑞兽,也是飞升了吧?

  只有这样,也许才能支撑着它们长久的镇守此地,而不被这里的禁锢所折磨至疯狂,就如同之前看到的那些凶悍的存在。

  聂焰觉得自己好像有一些了解这一片世界了,但又觉得可能了解的只是些许的皮毛,有很多问题并不是他能解开的。

  就在聂焰思绪难平的时候,又有一股力量拖拽着聂焰快速地到了某一片处于中心地带的大地之上。

  在这里,意想不到的荒凉,就像西土的大漠一般,缺少生命的气息,可又充满了西土大漠没有的那种属于时间的沧桑之感。

  聂焰不明白自己的意志为何会被拖拽至此?就在他疑惑的时候,他的意志忽然开始下沉,竟然挤入了这片土地之中。

  接着,是一个无比难受的过程,就像有一股绝大的力量,在抗拒着他的意志探知这土地之下的秘密,而引领着他的力量,却强硬的,强行的要把他带到这片土地之下。

  这两股力量博弈的结果,给聂焰的意志带来了巨大的折磨,就如同他的身体来到了这里,真的被放入了地下,在经历那种挤压的痛苦。

  这简直是比火焰的烧灼还难忍受的感觉,却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地告诉他,必须要坚持。这个声音并非来自聂焰本身,好像是天地大道无形传递给他的一股意念。

  那就坚持吧,聂焰无声的承受着,这一刻像是非常漫长,却在解脱的那一刻,再想起又像只经历了一瞬。

  聂焰无法去细想那种玄妙的感觉,只是在清醒以后,惊异的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巨大的地下空间。

  这里是被强行的掏空出来的一个巨大洞穴,在洞穴的正中,存在着一个像祭坛一般的巨大建筑。

  建筑之上布满了神秘的符号与符文,不知道为什么?聂焰第一眼看去,就觉得无论是祭坛,还是祭坛之上那些神秘的符号与符文,都不是出自人类之手。

  它们有一些别扭,不像人类绘制符号与符文那样,充满了一种浑然天成的灵气,更像是一种模仿,却未完全到位。

  即便是这样,聂焰一样不怀疑这个祭坛充满着巨大的力量,因为这些符文与符号之上,就凝聚了一股股惊心动魄的力量,弥补了它们不是这么浑然天成的缺憾。

  “这是?”聂焰并不明白眼前的这一切代表着什么?那股引领着他的力量,又为什么一定要带他来到这里?

  却在这个时候,他的意志又被拖拽着来到了一个非常不起眼的上空角落,然后有一层无形的力量包裹着他的意志,似乎是在保护他。

  为什么要这样?聂焰心生疑惑,却听见了一阵阵杂乱的脚步声。接着,一群人拥簇着一个老者出现在了这里。

  人?聂焰虽然是一股意志,也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与之对应的他在这个世界之外的身体也皱起了眉头,这是他来到这里最大的疑问。

  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群人出现在地下?而那股引领他的力量,就是让他来看人的吗?

  很快,聂焰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群人虽然已经完全的具备了人形,但是身上流露的气息,是如此的强悍且狂野,这根本不是人类所能具备的气场。

  这些分明就是妖。

  这么多的妖物,让聂焰都觉得下意识的有些惊心,况且它们每一个身上所流露出的气息,都比聂焰所见到的所谓的大妖都强悍的百倍不止。

  甚至,比石涛的气息都要强悍许多,这些应该是什么,聂焰心中大致能够想象了。

  因为相比起来,它们甚至强悍过在之前聂焰所看到的那些传说中的凶兽。

  它们应该是最厉害最顶端的一群凶兽所化形的吧?就比如饕餮,比如梼杌,比如混沌等等…

  想到这些,聂焰就觉得自己的整个意志都充满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但保护他的那股力量却也异常强悍,让这一群凶名赫赫的存在走进来都没有发现他的意志所在。

  这一群真正的大妖,在进入地下以后就开始走向祭坛,每过十个阶梯就会留下几名大妖镇守在每一层祭坛对应的四周,到了最后,只剩下那名被拥簇着的老者独自一人走向了祭坛的顶端。

  那老者应该是什么妖物所化?聂焰已经猜测不透,他身上的气息远远没有那些镇守的大妖这么暴虐疯狂,就像一个普通的老者一般,感觉不出来任何强悍的气场。

  他平静地望着洞穴的四方,就像一个农民在看着自己的土地一般,充满了某种希望,但不同的是,他却带着一种绝对的自信。

  他张开口说了一段怪异的语言,似乎像人类的语言,却又像野兽在无意识的吼叫,只是发声像人言罢了。

  在这段声音过后,地下又传来了一阵阵脚步之声,还有凶兽的嘶吼声。

  聂焰吃惊的看着这一切,不明白这一群大妖究竟要做什么?却是看见这一次涌进来了不下几百个化形之妖,他们拖拽着一头头被绑住的没有化形的凶兽走进了这个宽广的地下洞穴。

  到底是要做什么呢?聂焰有些着急,因为听不懂那老者的吼叫声,也就搞不清楚这些大妖最后的目的?

  庆幸的是,在这时那老者也并未说什么,只是一个挥手,那些拖拽着凶兽进来的化形之妖就开始给那些凶兽放血。

  从他们的手法来看,他们赫然要取的竟然是那些凶兽的精血。

  鲜红如宝石的精血滴落在了地上,聂焰这才发现,地上原来有成千上百道挖掘出来的浅浅沟壑通往祭坛。

  随着精血的落下,还有大量的鲜血被放出,形成了一道道鲜红的溪流涌向了祭坛。

  那老者露出了满意的神色,聂焰却越发的疑惑,总觉得自己是真的看见了了不得的一幕。


仐三说:
今天的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