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种子

第一百二十六章 种子

  随着鲜血的流动终于汇集到祭坛。

  那个老者开始念诵一段段完全不同于人类咒言的语言,或许那不能称之为语言,更像是一声声有着奇异节奏,能够引发天地力量共鸣的本能嘶吼。

  聂焰很想清楚地知道老者在做什么,可由于现场的诡异,外加语言上的完全不同,聂焰根本没有办法很快的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耐心的看下去。

  随着老者那怪异的咒言进行,那流动到祭坛边缘各自形成一个小血洼般的鲜血似乎开始沸腾,但却又不是真的沸腾,只是给人一种炙热到好像沸腾的幻觉。

  如今的聂焰只是一段意志,比有着肉身的他,甚至是灵魂体的他更加的敏感,渐渐地他就从那些看似沸腾的鲜血中感觉到了异样,似乎有什么东西从那些夹杂了精血的鲜血中被抽离了出来,在上空中汇聚,形成了一团团说不清楚是什么的东西?然后被老者无限的压缩,变得比芝麻粒还小一些。

  接着,祭坛开始微微的震动,从祭坛的四周浮现出一粒粒类似于西瓜子大小的东西,那些芝麻粒一般大小的东西,就快速的分别朝着那些西瓜籽大小的微粒融合了过去。

  这到底是在做什么?聂焰越发的疑惑,心情却莫名的更加沉重,他总觉得那些微粒中蕴含着极大地邪恶的力量,但本身能称得上是邪恶吗?那不过是从凶兽的精血之中提取的东西罢了。

  随着老者在进行这些,祭坛下的妖物都露出了疯狂崇拜的神色,还夹杂着一丝说不出的癫狂。

  而那些在祭坛上的气场强大的大妖,却面色微微有些苍白,聂焰能感觉到在祭坛之中妖力的流动,显然老者做这件事情,那些大妖也在用自己的力量提供着支持。

  是什么事情要汇聚这么多真正大妖的力量?聂焰的心情越发的沉重。

  却在这时,那些已经被取血的,显得有些萎靡的凶兽,被拖出了洞穴。

  而祭坛之下,那几百个化形的妖物开始分别整齐的站好,所对应的标准赫然就是那些地上的沟壑。

  在这一瞬间,聂焰就看出了他们并不是胡乱的对应着地上的沟壑,要知道化形之妖都有本体,这些妖物所对应的沟壑赫然就是之前那些应该是他们本体的凶兽。

  这又是要干什么?聂焰好像隐约能猜到,而下一刻,这些已经化形的妖物开始毫不犹豫的取出自己的一滴精血,投入沟壑之中,接着又会放出一股鲜血,融合着那滴精血在沟壑中汇集。

  他们的动作整齐划一,甚至有着人类的次序一般,一个接着一个的这样做,像一场诡异的仪式,沉默而无声。

  那老者的咒言在这过程中一直没有间断过,反而是吼叫的越发激昂。

  一团又一团的能量开始快速的从鲜血中抽离,那些被抽离了能量的鲜血看起来就像一汪死水一般,失去了某一种鲜活的活性,再具体一点说,就像尸体之中凝固了的血块,却比那个还要没有生机一些。

  这些能量又被压缩,到了最后大概有半粒西瓜子的大小,开始疯狂的朝着之前那些凝聚压缩好的能量汇集而去。

  聂焰能感觉随着这些融合的快速进行,天空中形成了一颗颗像种子一般的东西。

  所有的妖物似乎都能看见这一颗颗种子,神情变得虔诚而郑重。

  那老者的咒言到了这一刻也到了最高潮的巅峰,几乎是疯狂的嘶吼。

  那一颗颗的种子快速的成型,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却在这时,有七成以上的种子忽然暴烈开来,形成一道道疯狂的能量流在地下洞穴中肆虐了一番,形成了一道道能量的狂风,这才消散在天地之中。

  不得不说,这些暴乱的能量给人的感觉是惊心动魄的,聂焰知道若不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保护着他,就凭他一段意志,早就被这些肆虐的能量给摧毁掉了。

  而那祭坛上的所有妖物似乎也受到了反噬,由那老者开始,都纷纷喷吐出了一口鲜血,在这时,有一个离老者最近的妖物关切的冲上了祭台,依旧是用那种怪异的语言,在急切的对老者表达着什么。

  老者却摆摆手,然后眼中带着一股狠劲的擦掉了嘴角的鲜血,郑重其事的掐动了几个和人类完全不同的手诀,那些空中的种子就随着他手诀的进行,开始缓缓朝着祭坛飘落而下,最终没入了祭坛当中,再也寻不见踪影。

  到底是在做什么?聂焰已经记不清楚这是第几次这样询问自己了,他总觉得这件事情非常的关键,如果能知道这其中的原因,说不定就能破解以后的大劫是怎么来临的?他就是有这种预感,可是任他想破脑袋也不明白这一群妖物究竟在做什么?

  而仪式到了现在也没有结束,那些普通的妖物在取完精血,放完鲜血以后,开始沉默的退到了地下洞穴的四周,一个个虽然神态萎靡,却依旧充满了狂热。

  在这个时候,变成了是那些祭坛之上气场不凡的大妖开始取自己的精血,放自己的鲜血。

  又是一个重复的过程,但聂焰能感觉这比之前从普通的凶兽,或者化形之妖的血流中提取能量要困难何止十倍百倍?

  那老者就算在有妖力的支持下都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可他眼中的狂热并不比在场的任何妖物要好,甚至更加的癫狂一些。他强行的支撑着,甚至聂焰看见了他时不时的会用一种类似于人类激发潜力的自残的手法,来激发自己的潜力。

  当然,比人类那些手段更加狠戾一些。

  在这样不惜后果的行为之下,这一场仪式进行的还算顺利,只是在最后凝结种子的时候,种子依旧发生了疯狂的爆炸。

  相比于那些普通的种子还能剩下三成,这些大妖的血中,取来的能量形成的种子,竟然只保留了两颗。

  就算是只有两颗,那老者的眼中也流露出欣喜若狂的神色,郑重又郑重的掐动手诀,把这两颗种子也收入了祭坛当中。

  却在这时,之前那些大妖种子暴烈所产生的混乱能量忽然开始发作起来,掀起了比之前洞穴之中产生的风暴还要狂暴十倍的能量乱流,那些祭坛之上的妖物,纷纷盘坐开始抵挡,但都表现的十分勉强。

  而聂焰所在的位置,那股无形的保护着他的力量,也被这样数十道能量乱流所冲击,终于产生了一股股波动。

  这波动在能量乱流的肆虐中显得是如此的微小,若是在华夏,就算灵觉非常出众的修者,也不一定能察觉到这微小的波动。

  可偏偏就在这时,那盘坐在祭坛顶端的老者陡然睁开了眼睛,他一下子异常激动地从祭坛之上站了起来,挥舞着双手在嘶吼着什么。

  随着他的嘶吼,洞穴中所有的妖物都同时望向了聂焰所在的角落,眼中流露出难以置信以及凶狠的光芒。

  聂焰暗道一声不妙,就算在这无形力量的保护之中,他也没有把握能在如此众多的顶尖妖物之中,保住自己的意志。

  要知道,在这洞穴之中的妖物,就算是普通的化形之妖,也比在外面的世界中,普通的大妖气场强大了几倍不止。

  要怎么办?聂焰心中微微有些着急,不甘心就这样看到了一个震撼的秘密,却无法把这个秘密传递出去,就要先死在这里。

  而在这时,那股无形的力量动了,似乎积蓄了很久一般,一下子冲破了如此多的妖物所凝结的气场,拖着聂焰急速的上升,从来时的路一下子破土而出。

  在这过程当中,聂焰听到了无数妖物发出的不甘嘶吼,他的意志却是不由控制的不停上升,直至眼中的那一片大地越来越小,他再次回到了灵气暴乱的空中,然后急速的后退。

  那东南西北中五块大陆在他的眼中越来越远,接着,他又靠近那屏障之山。

  那山巅之上,几股危险的气息还没有来得及发现他,他就已经被拖拽着翻越过了山顶,然后急速的下落,最终从屏障之山退回,跌落到了来时那屏障之山脚下的一片黑暗空间。

  聂焰以为他会顺势退出这片空间,却没有想到,那股拖拽他的力量到了这里,似乎耗尽了能量,忽然的消失了。

  聂焰有些惊魂未定,没想到自己竟然这样就从致命的危险之中脱身了?那股力量到底是什么?天地之力吗?

  同时,聂焰又有些迷茫,自己到底要怎么样才能从这片空间出去?那明阳门的老祖似乎是告诉他,当空间的节点消失,他自然就能出去。

  “坐下,让你感受吾等的意志,和不甘的希望。第一个外来者,注定是应命之人,你要完成吾等的意志。坐下自己感受罢。”就在聂焰有些迷茫的时候,一个浑厚而沧桑的声音在聂焰的脑中响起。

  是谁?聂焰的心中一惊,却从这个声音里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觉。这不是之前带着他上天入地,拖拽着他的那股力量吗?不然为何有如此相似的气息?


仐三说:
今天键盘又坏了,空格键老是卡住(已经第五个机械键盘了,难道我要去全世界寻找钢铁键盘吗?)却又偏偏是最关键的章节,还要带出山海百妖录,写的我心浮气躁,却又不敢心浮气躁,就算静心口诀念一百遍啊一百遍也没用。今天就这一章,我明天去买键盘,接下来的章节,之后会尽快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