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长河(下)

第一百二十八章 长河(下)

  时光不停地流逝,在聂焰感受到的记忆中,外面的世界早已沧海桑田,不知改变了多少面貌,可这座古城,却如同时光之中的永存,依旧是那般模样,依旧矗立在大地之上,依旧持续着一场又一场的战斗,依旧凝聚着一股不屈的守护意志。

  唯一改变的,只是那城墙开始变得斑驳,充满了岁月厚重的痕迹。

  言语根本无法形容出这里的惨烈,也无法形容出这种惨烈带给人内心的震撼,聂焰盘坐在古树之外的身体不知不觉间眼角已经流出了几行泪水。

  他看见的屏障并不是这一座古城,而是用无数人的鲜血和牺牲凝聚起来的屏障,一代又一代默默无闻,却勇往直前,世代不悔。

  战争让人绝望的看不到尽头,而在这岁月中,属于人类的朝代不知已经更替了几次?时不时的还会有物资运送而来,也时不时的会有疑似帝王级的人物出现在这里,和城中的主人交谈着什么?

  情况并不乐观,每一次爆发的战斗,出现的妖物,越来越厉害,那一片空间越来越不稳定,而人类却似乎势弱了一些,每一次战斗,牺牲越来越多。

  终于,画面不再停留在这个古城,而是又来到了那一片遥远的山林之中的部落,经过了这么久远的岁月长河,族人一批一批的走出,这个掌握着最古老的秘密的部落,已经彻底的衰败了下去。

  剩下的族人只有不到三十个了,大多是老者和妇孺,只有三个少年,而其中一个少年,只是一眼,聂焰就从他身上感觉到了不凡的气势。

  这是这个部落最后走出的一批人,从他们走出之后,这个曾经默默守护天下的部落就彻底的淹没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

  看到这里,聂焰心中升腾起一股苍凉悲伤的感觉,时光最是无情,埋葬了一切的灾难,也埋葬了许多的英雄。人类就是在这样的长河中前进,一次一次伤痕累累,又一次一次重新站起,而这站起的力量,是来自一个又一个英雄的意志。

  接下来的记忆,似乎是随着那三个少年之中最不凡的那位少年而展开的,不知道是因为岁月久远,还是因为传达给聂焰这些画面的另一股意志本身不愿意让聂焰看到一些私密的回忆,所以这一段记忆残缺的厉害。

  聂焰只是模糊的看见了几个关键的点,他走出山林,历练,见到人类那个伟大却又残暴的帝皇,他似乎和一个女子相爱,他最终来到那座古城。

  他成为了一个士兵,却因为是来自那个遥远的部落,所以被重点培养,他从第一场战斗就表现出了不凡的实力,他快速地成长。

  他第一次扩建的这个城池,修建了庞大的护城河,他成为了将军,慢慢的,又成了元帅,这座诚的真正主人。

  英雄必出乱世,在他来到这座古城以后,战争爆发的似乎特别多,从以前最少也需要几十年才会爆发一次,变成了十几年,甚至一两年都会爆发一次。

  似乎那一片空间开始出现了道道裂缝,涌出的妖物越来越多,越来越厉害,而每一次都是他带领的所有将士力挽狂澜,他成为了这一座城的信仰。

  他支撑着城里的每一个人,是他们精神的脊柱,因为有他的存在,这城里的每一个人才不至于被常年爆发的战争给摧毁内心的意志。

  他乐观,坚强,面对每一次战斗似乎都胸有成竹,波澜不惊,可是并没有人知道,在他居住的那一片山坡,石屋之中,只有一个女人把他所有的忧虑都看在了眼里。

  这样是支撑不了多久的,每当他从山坡俯瞰这座城市的时候,心中总会冒出这样的念头,可是,他还是要必须守住这座城,守住人类这一道屏障。

  他翻阅古籍,甚至在没有战斗的时候行走天下,他把所有的压力都扛在了自己的肩上,在某一年,他带回了几个无比厉害的修者,于是在城中,几个奇怪的建筑被修建了起来。

  这几个建筑的样貌就如同堡垒,却有两层,又像塔,建筑是用粗糙的不知道是什么的黑色原石堆砌而成,原石之间是鲜红如血的红色粘土,在原石之间的缝隙形成了一道道神奇的纹路,在建筑的顶上是镶嵌着一大块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打磨的透明的巨大水晶。

  这几个建筑的出现引起了城中人们的议论,毕竟这一座大城经历了成千上百年的岁月,都没有改变过它一丝一毫的样貌。

  可元帅并不止满足于这几栋建筑的出现,大量的民居都开始重建,被划为了东南西北四个部分居住,没有人知道元帅想要做什么?却感觉在有了这几栋建筑以后,来自天地的灵气越发的充足,甚至当充足到了一定量以后,城中的修者修行都要小心翼翼,就怕那充足到暴虐的灵气一不小心会摧毁自己的经脉。

  整个城市到了如今,才有了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可元帅在这个时候,却开始专心的撰写着一卷竹简,这不是普通的写写画画,只有他身边的那个女人知道,这竹简并不是普通的竹简,而是凝练了千百年的一个法器,是部落传承下来的一颗血竹所铸成的。

  而元帅在上面所撰写的也不是文字,而是打入了一个又一个的术法,在竹简之上,凝聚了他的一股意志,甚至分裂了自己的一丝灵魂,凝聚在竹简之上,形成了一个真正的通天术法。

  但具体是什么,除了元帅本人没人知道。

  这一段的记忆分外的清晰,甚至连一些细节聂焰都能看到,他能看见元帅身边那个温婉朴实的女子,为正在辛苦撰写竹简的元帅递过一碗汤的身影。

  也能看见元帅威武如山的身材,还保留着在部落之中的穿着习惯,以兽皮为主。

  他能听见温婉女子询问元帅到底是在写什么的声音。

  最后,有五个字如同惊雷一般响彻在聂焰的意志当中,最后如同爆炸一般的在聂焰的意志之中炸开——山海百妖录。

  这是元帅对他夫人的回答,也似乎是这一段意志想传达给聂焰的最终。

  所有的画面到了这一刻,终于完全的在聂焰的意志当中消散了,最后那一座古城发生了什么?又将有什么样的结局?聂焰是再也看不见了。

  却在这时,之前那个消失的声音再次回荡在聂焰的脑海之中:“旧城已毁,吾等身亡。唯有用一腔不屈的意志,为天地所不容的残魂,构筑成最后的屏障。但守护之愿,终未完成,唯留下一卷山海百妖录,等后来有缘者得知,再寻一丝天地契机,最终完成吾等守护之传承。”

  接着,聂焰的脑中出现了大片的山海湖海,如同一幅最真实的地图,指引着聂焰一个方向。

  聂焰不敢怠慢,赶紧牢牢地记住了这最后的信息。

  就当他把这个地点牢牢的记住在脑中时,他的意志忽然被一股来自空间的力量包裹住,然后随着这股力量的波动,又产生了那种如同万年却只是一瞬的错觉。

  当他再次睁开眼时,他的意志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灵魂当中,眼前还是那个已经失去了生机的树妖,周围似乎还有一点炙热的温度。

  这片峡谷还是那么寂静,也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聂焰只感觉自己头痛欲裂,刚想开口呼唤刘河生,却感觉一张口那股来自于灵魂的疼痛一下子就淹没了他。

  这股疼痛似乎不可抗拒,让聂焰由盘坐的姿势都不能维持,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在这时,峡谷之中才想起了一个稍许有些慌乱的脚步声,急促的奔跑到聂焰的身边,一把扶起了聂焰:“聂大哥,你怎么了?”

  聂焰还兀自无法回神,刘河生赶紧解开身上的皮囊,把皮囊中的水缓缓地喂给聂焰,清凉而冰冷的水终于让聂焰舒服了一些。

  他开口问刘河生:“我在这里坐了多久?”

  刘河生露出奇怪的表情,看着聂焰说道:“聂大哥,我才到那边坐下,你就倒下了。”

  聂焰皱着眉头,没想到自己看见了那么多,感觉至少经历了几个时辰,到了这里只是一瞬。

  在这时,刘河生又忍不住问道:“聂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

  聂焰却只是轻轻的摇头,这等惊天秘密,他不能对任何一个人轻易地说出,而他的心中,也升起了一股惆怅之意,从那个声音最后的话语中,是不是已经告诉了他结局?

  旧城已毁,吾等已死。

  那一座守护的城池,矗立了千百年,终于还是毁之一旦吗?而自己作为一个似乎是希望的存在,在那一座巨城面前又算什么呢?自己又能做些什么呢?


仐三说: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终于把最重要的一些东西给写了出来,也不知道理顺了没有,大家能看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