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一剑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一剑

  独木桥上的寒风更加的凛冽,悬崖之间,那空荡的深渊充满了一种万古寂寞的感觉,走到这里,奔腾的地下河咆哮的声音更加的宏大,每一声,都像声嘶力竭的嘶吼,带着某一种愤怒冲向远方。

  由于之前才下过一场雨的原因,独木桥上湿滑无比,聂焰怀抱着自己的剑,神情淡然,却是如履平地般的走过这座独木桥。

  在他身后,胡磊看的心生佩服,就说这一座独木桥,连他走过都要提起十二分的小心,没想到聂焰却是这样若无其事的就走了过去,在悬崖的那头等待着他。

  两人过了桥,而山势到了这里也就仿佛被人横切了一刀,生生的尽了。

  稍许往下,除了一个缓缓地斜坡,就已经再是一片万丈悬崖,云层翻动,一切都像笼罩在雾气当中。

  “他们等你的地方便在那缓坡之上,悬崖之巅。”胡磊在聂焰的耳边轻声的说到。

  聂焰抬头看着缓坡之上,那里被云雾笼罩,看不清楚里面具体有一些什么?

  如果说这里是一片穷山恶水,走到了这悬崖的极致,更是一片贫瘠之地,在这里除了一些耸立的岩石以外,几乎是寸草不生,甚至,在悬崖边上,连一颗矮树都没有,生生的是一个生机灭绝的地方。

  在这里,聂焰感觉到一股淡淡的杀气,虽然没有浓厚到要让人小心防备的地步,但也会让人好奇,在这样一片穷山恶水,这煞气是如何来的?

  就在这样淡淡的好奇间,聂焰已经走到了山巅云深之处,湿滑的路面,聂焰也一步一步走的很稳。

  在这时,他已经看见了在那山巅之处,最高的一块岩石上,矗立着一个穿着青衫的修长身影,一头如瀑黑发没有经过任何的梳理,就这样随风飘舞,让这个原本显得有七分斯文气质的身影多了几分狂野不羁的气息。

  “好,这条路没有任何可借力之处,原本在这雾气笼罩之下,青苔丛生就湿滑无比,更何况刚才下过一场雨,一般人莫说攀登,就连站也难以站稳,你在如此急切的情况下,还能一步一步稳稳地走上来,倒是让我看重了你几分。”说话的正是那个穿着青袍的身影,他此刻已经转身,正看着聂焰。

  他的脸很白,已经超乎了正常的白,倒像是一种病态的苍白。

  模样说不上俊朗,但却有一种奇特的气质,让他的脸看起来很干净,很舒服。

  聂焰抱着剑,静静的站在崖顶上,在这里,已是一片平地,除了那几块高高的岩石如同围墙一般的把这块平地围绕起来,再无任何多余的事物。

  聂焰从那个青袍人身上感觉不到任何妖气的波动,但同样亦没有一丝人的气息,要知道化形之妖就算是妖,但也化形成人,多多少少是会有几丝人气的。

  显然,这青袍人的存在超过了聂焰的认知。

  如今两人对峙着,那青袍人有一股居高临下的气势,即便他的语气平和,所说之话也是在赞美聂焰,但那居高临下的气势是聂焰挥之不去的一种感觉,就好像他是天地万物的主宰一般。

  这种气势具有一种强大的压迫性,就算是不经意的,也让人面对的久了,便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聂焰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面对着这个人,至于胡磊,根本无法正面与这个人相对,早已站到了一旁,贴着一块巨大的岩石,有些疲惫而夸张的喘息着。

  努力地隔绝这种影响,聂焰抬头,平静的看着这个高高在上的青袍人,说到:“我已经来了,该放的人,你是不是也应该放了?”

  “很好。”青袍人的神情越发的柔和,望着聂焰就像在欣赏一个后辈,接着说到:“已经很久没有一个后辈敢如此和我说话了。”

  聂焰只是沉默,原本抱在怀中的剑被他紧握着,改成了单手持剑,聂焰心里非常清楚,在有些时候并不是能谈条件或者讲道理的,逼到了绝路,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武力。

  青袍人似乎洞悉了聂焰的打算,只是微微一笑,虽然他努力的想做的平静,可笑容中的那丝不屑却是掩盖不住:“我想你也很清楚,挟持他们逼你上山,只是一个必要的条件,但不等同于你上山了,我就一定会放走他们,你并没有强大到可以和我讲条件的地步,杀你是必然的,而放不放他们只是看我的心情。”

  说话间,他斜了一眼聂焰,轻轻的一挥手,那些如同城墙一般围绕着这块平地的岩石上,赫然出现了许多身影,其中一个身影,身着白衣,被一个黝黑而强壮的大汉押着,就站在青袍人的身旁。

  青袍人看了这个身影一眼,即便是如此狼狈的情况,那一股楚楚可怜的姿态一样会让人心生怜悯,只恨不得把她带走好好怜惜安慰着,哪里会觉得她此刻是狼狈的?

  聂焰的神情变得稍微难看了几分,不用说,这个身影就是碗碗,天狐魅惑天下的本质,即便到了这种时刻,也是自然流露的。

  但聂焰沉默着,并没有轻举妄动,他一眼看去,这些岩石之上的身影除了几十个能一眼就看出是狐族的人,其他三十几个全是陌生的面孔,全是一眼看不出深浅,也感觉不到气息波动的人。

  这种奇怪的感觉,聂焰曾经在石涛和石涛的手下身上感受到过,但不同的只是,石涛他们那一群妖物只是让聂焰感受不到他们究竟是何等妖物?不像这一群,身上没有妖气,亦没有人气,连是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是来自那个世界的,聂焰握着剑的手有些微微见汗,他知道今日是必死之局,可他不想死的那么没有意义,至少,至少也得救出碗碗她们吧。

  青袍人轻蔑的看了一眼脸色阴晴不定的聂焰,在他眼里,仿佛聂焰想什么都不重要,就如同一个人如同会去关心一只蝼蚁的想法?倒是他的手指轻轻的划过碗碗的脸:“上古一战,我等族类锋芒毕露之辈都被封印在一片残酷的世界,但天狐却因奇异的血脉,在狐族得以生存了下来,在这片土地上,少则几百年,多则上千年,总是会有一只天狐出现的。”

  说话间,他的手指已经轻轻的划过了碗碗的脸,似乎带着万分的怜惜,叹息了一声,转身看着聂焰:“这是何等让我等羡慕的事情啊,要知道,上古天狐的名声一样不弱,魅惑天地,其赫赫声名和我等凶兽亦不相上下,不管我们的本体是如何的不同,但同为妖类,天狐能在这一片土地上出现,是应该帮助我等打破那片世界,重临华夏的。”

  聂焰沉默的听着,这就是碗碗应该背负的使命吗?说来也并没有错,如果换成是人族,被禁锢在一片小世界,他作为世界之外的人,同样也会拼尽全力帮人族走出那片世界。

  “可惜,这一只天狐做了什么?非但没有继承历任天狐所背负之大任,反而与一个人类的猎妖人相爱。”说话间,那个青袍人从大石之上一跃而下,一步一步朝着聂焰走去,原本柔和的眼神也变得凌厉了起来。

  “你说,我该怎么办?其实年轻人难免有犯错的时候,也难免有情感冲动无法压抑之时,而情感是会让人或妖失去理智的,我该原谅她才是。但可笑的是,她竟然带着族人归隐山林了,看样子是不想有所作为,换成你,你又怎么想?如果血脉可以移植,我当然恨不得把她移植在我任何一个有着理想和不屈意志的族人身上,但天狐血脉特殊…”

  说话间,那青袍人已经走到了聂焰的面前,相隔不到十米,他停下了脚步,忽然抬手遥指碗碗:“她是罪人,包庇她的狐族之人也是罪人,所以,我不高兴放了他们,你看要如何?”

  聂焰笑了,很平静,他似乎无所畏惧的抬起头,看着那个青袍人:“你要杀的是我吧,你问我要如何,那你别忘了,我是人,而且是猎妖人,一群妖的死活我能如何?”

  这句话说得似乎无情,言下之意,也分明是我不会理会他们死活的意思,这般回答倒是让青袍人稍许诧异了一下。

  却就是在这一瞬,聂焰的身形忽然暴起,手中之剑如同一条毒蛇一般的快速刺向了青袍人。

  看似只是平常的一剑,却是聂焰蓄力已久的一剑,带着无匹的气势,就这样最不及防的刺向了青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