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智慧

第一百三十七章 智慧

  在这世间,若是没有道理可讲,也没有条件可谈,那唯一依仗的便只有武力。

  这是聂焰之前就曾想到的,在这时,他也就毫不犹豫的这样做了,他并不认为他在武力上会有什么优势,他唯一只能等待的,便只有机会,只要一个机会,便付诸全力的一击,或许可以挣得一丝生机。

  聂焰的计划非常简单,他能看得出来,那青袍人便是这些人中的首领,如果能够通过这一击挟持住他,那么,至少可以救走碗碗以及碗碗的族人。

  至于自己,今天绝对是陷入必死之局,这也是不要命的一赌。

  青袍人没有想到聂焰会陡然发难,眼神中还有一丝震惊。

  聂焰这一剑带着破空之声,隐隐已经有了自己的剑势,那股一往无前的勇气,而剑中充满了力量,让人毫不怀疑挥动这一剑的力气可以挥动重量不下于几百斤的大斧,而凌厉的剑气之中,充满了澎湃的灵魂力,这一剑是必杀之剑。

  聂焰自信在这个距离陡然发难,使出这蓄势已久的剑,在这天下间没有任何的大妖能够躲过。

  可是那青袍人却诡秘一笑,虽然吃惊,却没有多少慌乱的意思,面对着聂焰这一剑必杀之剑,他只是伸出了手来。

  ‘空手夺白刃’,聂焰心中暗暗吃惊,在那一瞬间脑中竟然是这样的想法,但很快就被他否定了,不可能。

  聂焰的这把剑并不像其他的猎妖人兵器那样,拥有这样或那样的力量,它有的只是锋利,无往不破的锋利,‘空手夺白刃’怎么也不可能在这把剑上成为现实。

  所以聂焰的剑还是一往无前的朝着那个青袍人刺去,而青袍人竟然在这一瞬,伸出了两只指头,他要夹住自己的剑刃。

  聂焰瞪大了眼睛,一眼就看出了青袍人的打算,在这个时候,他的手腕陡然的一翻,剑身一转,迎向青袍人两指的赫然就是锋利的剑刃。

  若青袍人的两指想要就这样抓住聂焰的剑,势必就要迎向剑刃,按照这把剑的锋利,就算青袍人是绝世大妖,手指也必然被削断。

  可在这时,青袍人也出手了,他竟然扬起了另一只手,从正面拍向了聂焰手中之剑的剑身,剑势去的如此之快,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削掉半个手掌,聂焰简直难以相信,青袍人竟然敢这样做?

  但令他震惊的是,青袍人的手掌的确准确无误的划过了剑刃,拍在了剑身之上,那锋利的剑刃在他的手掌中心,只是留下了一道不算深的血痕。

  而剑身之上传来了一股强烈的震荡之意,按说聂焰已经偷偷地洞开了中枢阵纹,借了一股天地之力,使剑的力气不下千斤,他的剑如何会被震荡?

  但没想到,青袍人的力气如此的惊人,竟然一掌就拍得剑身震荡,而那股绝大的力量通过聂焰手中的剑,传到了聂焰的手臂之上,使得聂焰握剑的手忍不住一松,再次握紧剑时,剑身已经翻转,不再是剑刃对着青袍人的两根手指。

  ‘铮’的一声,竟然响起一阵金铁碰撞的嗡鸣之声,聂焰的剑去势已缓,就像扎入了一道铜墙铁壁之前,再也无法前进。

  聂焰震惊的抬头,看见自己的剑已经被稳稳地夹在了青袍人的两指之中,而青袍人的身体只是后退了半步,聂焰咬牙,用尽气力握住剑柄,试图将剑身往前推去,破除这被禁锢的一剑,无奈剑身已经被稳稳地夹住,再用力就没有了之前的气势。

  “我已经很久没有试过流血的滋味了。”青袍人似笑非笑的看着聂焰,缓缓地举起了他之前拍剑的那一只手,手掌之中有一道不算深的伤口,淡红色的血液正从伤口之中缓缓的流出,但伤口竟然已经有了愈合之势。

  聂焰震惊的看着,让他震惊的不仅仅是青袍人强悍的身体,还有那血液的颜色,之所以是淡红色,是因为血液之中竟然隐隐有了丝丝的金色,才映照的那血液如同淡红色。

  而传说之中,只有神兽才会有金色的血液,自己面对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他还没有露出本体,就已经如此的强悍了,他的本体又会强悍到如何的地步?

  这只是发生在瞬间的事情,面对着青袍人似笑非笑的神情,已经有些阴鹜的眼神,聂焰想到自己必死的结局,反而心头是轻松的,一剑未建功,却不是退缩的理由。

  “那就试试这个如何?”说话间,凝聚在聂焰剑上的灵魂力陡然的一松,凝聚到了极致,随着聂焰话语的落下,又陡然的爆开。

  青袍人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凌厉,下一刻,他身上的灵魂力也铺天盖地的出现,和聂焰的灵魂力狠狠地一撞,原本是无影无形的能量碰撞,在这一刻却像实质的两颗火药碰到了一起,竟然惹得山风呼啸,岩石震动,无数的小石子从那些巨大的岩石上纷纷的滚落。

  这一次,青袍人看向聂焰的眼神才有了一丝震惊加认真,而聂焰并不言语,下一刻,释放吞灵焰,那传说来自地狱的焰火如同一朵莲花一般,陡然在聂焰的手背上盛放,然后顺着聂焰的剑如同一条火舌一般缠绕而上,朝着青袍人吞噬而去。

  原本在仓促之下,接了聂焰灵魂力的一击,青袍人如何来得及防备?号称能吞噬关于灵魂任何一切的吞灵焰,他失声叫了一声:“你竟然有这等火焰!”哪里还敢托大,用手指再夹着聂焰的剑,在吞灵焰蔓延过来之时,他陡然放开了聂焰的剑,后退了一步。

  而聂焰岂肯放过这种机会?虽然吞灵焰号称吞噬灵魂的一切,但是他手中的这把剑却不在吞灵焰的吞噬范围以内,可以承受着吞灵焰的缠绕,于是,聂焰就挥舞着这一把燃烧着火焰的剑,再次侵身而上,又是一剑朝着青袍人狠狠地刺去。

  青袍人似乎很是忌讳这吞灵焰,稍许有些狼狈的躲过了聂焰这一剑,聂焰却嘶吼了一声:“来战!”说话间,未持剑的左手快速地掐动了一个手诀,一柄由灵魂力凝聚而成的大锤,被聂焰脱手甩出,带着一股山风的厚重之势朝着青袍人狠狠地砸去。

  而另一边,聂焰的剑又挥出了第三剑,这一次比前两次更快,在风之阵纹的全力辅助下,真真的如风似电。

  没有人敢小视聂焰的灵魂力之威,这就是他身为天赐之子的最大优势,那一把灵魂力重锤,比普通的猎妖人凝聚厚重了十倍都不止,饶是青袍人强大无比,也不能轻描淡写的化解。

  在这时,青袍人也厉喝了一声,全身的灵魂力倾泻而出,形成了一扇巨盾,护住了他的全身。

  ‘轰’的一声巨响,是灵魂力的重锤砸在了那扇灵魂力巨盾上的声音,悬崖之巅又传来一阵晃动,更多的碎石子滚落而下,灵魂力的巨锤瞬间就密布了条条裂痕,接着下一刻就爆裂开来,化成了无形的力量,消散于天地之间。

  毕竟是未用全力凝聚出来的一把巨锤,如何能跟一个大妖全部的灵魂力碰撞?就算在灵魂方面,妖物是弱于人类的。

  但聂焰也并没有指望那柄灵魂力的大锤,能够伤害到那个青袍人,他真正在意的是这一剑。

  青袍人在仓促的防备之下堪堪躲过了那灵魂力凝聚的大锤,而聂焰的这一剑,他躲得更是仓促,只能狼狈的倒地避过,但却被那吞灵焰缠上了一丝。

  在此时,他身上原本就密布着灵魂力形成的盾牌,大锤并未将盾牌击裂,所以也未来得及收回灵魂力。

  吞灵焰的特性就是如此,也许对待肉身的伤害就和普通火焰差不多,甚至还没有普通火焰的那种炙热,但一旦让它沾染上有关于灵魂的任何力量,它便会不死不休的吞噬。

  聂焰赌的就是这样,只要这青袍人的灵魂力沾染上了一丝吞灵焰,那么吞灵焰就会随着他的灵魂力直接烧灼到他的灵魂,直至将他的灵魂吞噬。

  这并不是完全的力量碾压,这只是聂焰战斗中的智慧。

  果不其然,一缕吞灵焰沾染上了青袍人的灵魂力,那雄浑的灵魂力就如同最好的油料,提供给了吞灵焰,只是瞬间,那一缕吞灵焰便变成了一团火焰,朝着青袍人毫不留情的烧灼而去。

  那青袍人显然没有料到,聂焰会有如此的战斗本能,终于是完全震惊且认真的看着聂焰,说到:“我倒是小瞧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