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两凶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两凶

  青袍人是有资格说这句带着居高临下意味的话的。

  若不是他一开始轻敌,或者是想立威,在众妖的面前托大,用手指去夹聂焰的剑,让聂焰得到了那么一丝机会,而是正经的与聂焰战斗,他自然也不会被吞灵焰所缠上。

  “放了天狐与其他的族人,我收回吞灵焰。”聂焰手中的剑并未放下,而是望着青袍人一字一句郑重的说到。

  吞灵焰并非无敌,就如之前聂焰也利用澎湃的灵魂力压制过吞灵焰,所谓物极必反,就如同蛇可以吞下一只比它身体大得多的猎物,但再塞下第二只同样大小的猎物呢?蛇就会爆体而亡。

  吞灵焰也是如此,它吞噬有关于灵魂的一切,但遇到它吞不下的时候便会被反制。

  显然眼前的青袍人,他的灵魂力是不足以达到这个水平的,在这世间,恐怕除了聂焰一人以外,没有人能够用这种办法压制吞灵焰。

  此刻的吞灵焰还在青袍人的身旁燃烧,他的脸色难看至极,可嘴角依旧是带着一丝冷笑,说到:“我之前说小瞧了你,你就以为可以威胁我?”

  他说完这话,忽然低吼了一声,全身的灵魂力疯狂的涌向吞灵焰,然后极致的压缩自己的灵魂力,把原本是一团燃烧的吞灵焰压缩成了一个拳头大的火球大小。

  接着,竟然徒手去抓住了这团火球!聂焰沉默的看着,他做这一切并非他不想出手,而是岩石之上还站着许多气场强大到不可捉摸的妖物,在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啊!”青袍人虎吼了一声,那一只抓着吞灵焰的手竟然迅速的开始变化,原本是一只像书生般纤细秀气的手,竟然迅速的变成了一只粗壮有力,青筋虬结,毛发旺盛的虎爪,但和虎爪又微微有些区别,显得更加有力一些,而且其上覆盖的皮毛并不是正常的虎皮颜色,而是一种红如烈火的颜色,上面隐隐的夹杂着深黑色的条纹,但并不规则。

  更让人震惊的是,这只手臂之上还有一列尖刺,就如同刺猬的皮毛覆盖在那一层火红之上。

  聂焰见此瞪大了眼睛,他已经明白这个青袍人是要做什么了,在天地之间无论是五行之力,肉身之力,灵魂之力,在演变到极致的时候,都是一股力量的本源,抛开相生相克之理,在一定的时候,完全不同的力量也可以压制另外一股力量。

  就好比地上有一小团火焰,在情急之下,可以用手掌盖住去扑灭它,又比如沙土如果足够多,便可以吸干水分了…

  这些力量不管是什么原理,如果有一方足够强大,就可以覆灭另一方力量!

  眼前的这个青袍人,聂焰和他交手几个回合,感受最深的便是他的肉身力量强大到不可以理解,只是轻轻一挥掌,便敢拍向他锋利无比的剑,这就是绝对的力量。

  此刻,哪只手臂青筋暴起,那一股肉身的力量犹如实质一般的在流动,青袍人的神情也变得狰狞,看样子他竟然是要活活的用自己的肉身力量湮灭了吞灵焰。

  聂焰自然不允许好不容易占据的一丝优势变为被动,他提剑指向了青袍人说到:“我该称呼你穷奇,还是别的什么名字?你或许觉得这一战我必死,但泥人尚有三分土性,惹急了的老鼠也会咬猫,我或许是会死在这里,但我自问要是穷尽力量,一样可以杀了你。”

  说话间,原本被聂焰收回的吞灵焰本体出现在了聂焰另外一只手心,聂焰高高的举起那一只手,天地之力汹涌的涌向胸口的那个火莲状纹身,得到了天地之力的补充,那一朵火焰陡然冲高三尺,被聂焰握在手中就如同一把火焰之枪。

  与此同时,聂焰身上的灵魂力毫不保留的倾泻而出,就如同汪洋大海一般的深厚,流动之际竟隐隐有海啸之声的意象产生。

  在传说之中,神仙的灵魂力达到了一定程度,就会有各种意象产生,就譬如说出生之红日,象征着生机无限,又譬如说海上明月,虽只是一轮明月,但光辉遍洒整个大海…等等这些意象不一而足。

  但聂焰作为一个普通人,竟然灵魂力的流动能产生海啸之声,这等意象虽比不过神仙身上所产生的意象,但也是深厚之极的表现,足以让在场的所有妖物都感到震惊。

  事实上,在场的所有妖物都流露出了震惊无比的表情,甚至连青袍人也忍不住喃喃的说到:“没想到在万千年后的如今,人族中竟然还有你这等人物,怎么可能再给你时间成长?何况你还窥探到了我妖族的秘密。”

  是的,放在十年前,聂焰的灵魂力还没有澎湃深厚到如此地步,甚至连如今的一半也不及。

  这十年,虽然聂焰没有再经过像之前那般惨烈的大战,但经过吞灵焰锤炼的灵魂能容纳更多的灵魂力,加上天地的滋养,随时不断的补充灵魂力,才有了这般声势。

  换句话来说,若是聂焰十年前像如今这般有了如此强大的灵魂力,当年和石涛一战,便不会把自己摧残到那般地步,承受的力量让自己灵魂都要破碎,才生生的‘涨’死了石涛。

  可聂焰对他的话并没有丝毫的兴趣,他只想要救出碗碗,以及碗碗的族人,无憾的死去,于是他望着青袍人说到:“你信我的话吗?放走他们,我留下来陪你们一战,若然你不愿,就算我死,也会拉上你做垫背,这样不可惜了一点吗?穷奇先生。”

  说话间,聂焰的眼中流露出坚定无比的眼神,到了这一刻,连生命都可以抛弃,还有什么好畏惧的?也只有这样的意志所支撑,才是最可怕的,没人愿意去招惹一个连命都可以不要的人。

  ‘呼’,在这一刻,青袍人手中的吞灵焰恰好被他掐灭,在吞灵焰熄灭的瞬间,他的整只手臂陡然裂开了好几条巨大的口子,连手臂上那一排尖刺也破碎了好几个,淡红色的鲜血随着他的手臂朝着地上滴落,他似乎不甘心就这样屈服于聂焰,又着实有些忌讳聂焰的疯狂与力量,仅仅一丝吞灵焰,竟然让他露出一半本体的手臂受到了这样的创伤,他不敢想象,聂焰真的发起疯来,会给他带来怎样的创伤?

  到了如今,他也不相信聂焰真的能够杀死他,但受到重创他还是相信的,如果能够稳妥的杀死聂焰,谁愿意去冒那种险?

  想到这里,他不甘的朝着岩石之上望了一眼,忽然怒吼到:“你们看戏看够了吗?若被这小子逃脱,后果如何,自然不消我说吧?”

  也在这时,一个身穿黄袍的男子站了出来,他的长相平淡无奇,但充满了一股匹敌天下的霸道之气,只是一眼,聂焰就眯起了眼睛,因为他从这个人身上感受到了一丝的熟悉,这一丝熟悉来自于石涛,这个男子赫然就是石涛的翻版,只是比起石涛多了几分成熟和稳重的气息,面目也沉稳成熟了许多——饕餮。

  没想到,为了围杀自己,上古传说中的四大凶兽以及出现了两只,穷奇和饕餮,那是不是混沌和梼杌也在呢?

  “我从他的灵魂之上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如果不是穷奇兄你一定要抢先出手,这小子应该由我来对付,因为我怀疑饕儿已经命丧在他手中,否则他的身上,怎么会缠绕着一丝属于我饕餮一族独有的死气呢?”

  说话间,这个男子已轻轻的从岩石上跃下,慢慢的朝着聂焰走来,与此同时,他伸出手来,一缕同样的吞灵焰在他的手中盛放,虽然比不得聂焰手中吞灵焰的气势,但那却是吞灵焰无疑:“区区吞灵焰,很是稀奇吗?我可不怕。”

  在这时,聂焰看了碗碗一眼,忽然惨笑了一声,说到:“既然如此,那便战吧!我敢保证,就算你们全部出手,我也有办法杀了这只穷奇。”

  在说话间,聂焰那如海的灵魂力陡然收缩,朝着手中的吞灵焰之枪疯狂的涌去,与此同时,聂焰的中枢阵纹洞开,瞬间四肢之上的风之阵纹再次启动,这一次是灌注了全力,让他的身形快到了极致。

  就正如他所说,如果拼尽了力量,不顾一切后果,他是真的有办法力拼穷奇!

  在这时,穷奇脸色一变,身上的青衫陡然爆裂,肌肉快速地膨胀,他只来得及转头说了一句:“饕餮,你这是在害我?!”

  饕餮也没想到会出现这般变故,聂焰是如此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放了他们。”这句话就快涌出饕餮的喉间,四大凶兽虽然彼此也不见得多么和睦,但谁也背负不起害死对方的罪名,特别是在那方小世界中,环境已经够恶劣,妖族损失不起任何一只四大凶兽。

  可在这时,一场谁也没有想到的变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