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叛.变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叛.变

  “聂焰。”在这千军一发之际,一个饱含着深情地声音在聂焰的耳中响起。

  原本在战斗之际,任何微小的分心都不应该出现,可偏偏这个声音是聂焰无法抗拒的,而这一声又饱含了如此多的情绪,深情,凄凉,无助,悲伤,思念…就像一生一世的情绪都糅合在了这一声呼唤当中,并且也同样感染了聂焰。

  所以,聂焰抬头了,这是原本不该有的抬头,特别是在战斗之中。

  而抬头远远看见的自然是碗碗的身影,她在岩石之上,聂焰在平台之中,如此远的距离,原本应该看不清楚她的脸,却不知为何在抬头的一瞬间,碗碗的脸好像在聂焰的眼中无限的放大,最后停留在那一双动人的双眼之中。

  目光的汇聚只是一瞬,聂焰就好像看过了他和碗碗今生的一生一世,少时相遇,相依为命,树林伤心,各自天涯,时光流转,再会时的物是人非…一直到了大婚一战,最后的聂焰飞奔上那飞来石。

  聂焰好像在看见那一刻时,都能预先体验到那人去石空的感受,可这一次,他却分明看见碗碗还站在飞来石上,在那一刻,见他上来望着他,冲他浅浅的微笑。

  这一笑,倾国倾城,如同划开了严冬的寒冰,如同吹走了夏日的酷暑,让铁汉的一颗心也能变成绕指柔。

  就是这样的碗碗朝着聂焰张开了双臂,她轻声的开口:“累了吗?抱着我好不好?”

  在这一刻,那飞来石上的碗碗,好像和此刻站在岩石之上的碗碗缓缓地重合了,聂焰的眼光一时之间变得炙热,什么恩怨,什么仇恨,什么生死,什么大义,都被抛到了一旁,眼中只剩下那个绝美的身影,带着如此深情地眼神,如此倾城的笑容,朝他缓缓地张开了双臂…

  而聂焰此刻只想把她拥在怀中,再也不要放开,即便只有一瞬,那也是万年时光一般。

  于是,在战斗之中的聂焰,突兀的停下了脚步,凌厉的吞灵焰长枪闪烁了几下,重新化为了一朵莲花般的火焰,最后也消失在了聂焰的手掌。

  原本聂焰扬起的剑也缓缓地垂下,甚至有那么一刻,他想放下手中的剑,如若不是心中有那么一丝清明,想着从小道界出师的日子里,无论走到任何地方,都是这一柄剑紧紧地跟随着自己,不离不弃的陪伴,心中有那么一丝不能化去的感情维系着他和这柄无名剑,聂焰说不定就真的放下了手中的剑。

  可就算如此,聂焰心中还是没有任何一丝警惕,有的只是无限的愉悦,有的只是满腔的柔情,好像在下一刻,只要能够抱住碗碗,即便天塌地陷也无所谓了。

  好像在下一刻能抱住碗碗,就拥有了无限美好的未来。

  聂焰的眼神越发的涣散,可是眉间嘴角无不是愉快的笑意,在失神的双眼之中,好像已经能够看见他牵着碗碗的手慢慢的归去,而归去的路途,一路鲜花盛放,草长莺飞,凤蝶飞舞。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也,聂焰此刻的心中竟然只有这样一句话。

  而他看见的还不只是这些,他仿佛看见了无数个日夜的相守,看见了最平凡简单的生活,看见了最温馨的相濡以沫,不担心时光匆匆,只因无论黑夜白天,都可厮守。

  多么美好,聂焰伸出手想要触碰这样的未来,也想要抱住近在眼前,又仿佛远在天边的碗碗,此刻的碗碗,还是冲着聂焰张开着双臂,聂焰的脑中那个念头越发的坚不可摧——抱住她,一切就好了。

  偏偏在这时,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聂焰的背部传来,如若不是本能的避开了一下,外加天地之力化为的力量还充斥在聂焰的身上,这一脚足以踢断聂焰的脊椎。

  ‘咚’的一声,那股巨力让聂焰不可抑制的朝着前方狠狠地扑去,然后差点双膝跪倒在地,如若不是及时的用无名剑支撑着身体,勉强单膝的跪住了,那双膝跪地对于聂焰来说,将是多大的耻辱?

  之前,那些美好的一切随着这一下剧痛完全的消失了,眼中还是这一片穷山恶水,还是这一带生机绝决,只有岩石的险峻崖顶,还是这些妖物围绕在他的身旁,不同的只是,原本着急的饕餮眼中流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尽管那一身青袍已经破碎

  ,原本有些仓皇应战的穷奇,此刻又重新变得不可一世,站在他的侧后方,再次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他。

  而碗碗呢?碗碗自然还在那岩石之上站着,原本清晰无比的脸又变得再次模糊起来,哪里是什么伸开双臂,想要拥抱他的样子?分明只是垂着双手,站在岩石之上。

  风吹动着碗碗的一身白袍,如瀑的黑发也纠缠其中,而聂焰第一次看见了碗碗身后六条并列的白色狐尾在轻轻的摆动,仿佛一切的美好悲伤,快乐痛苦都随着那白色狐尾的摆动而变得真实,且如同实质一般,刺向人心。

  聂焰猛地一低头,就算移开目光,也像抽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不知道是那一脚踢得太重,还是避开这等的诱惑,需要太大的力量,亦或只是心痛,总之,一缕鲜血从聂焰的嘴角缓缓的流出,他的神情痛苦,好像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

  与其说是这样,还不如说是聂焰一瞬间就明白了所有的事情——原来啊,天狐魅惑人心,最厉害的并不是她那一双如同秋水般的眼眸,而是她身后的狐尾,摆动之间,仿佛营造出了一方世界,一段时光。

  聂焰悄悄地握紧了拳头,而在他身后,穷奇哪还有之前斯文书生的形象,开始放肆的大笑,就连饕餮也不明就里的看了碗碗一眼,若有所思。

  “这份见面礼如何?放了我的族人,我天狐天沐从此将追随你们,若你们需要,我会跟你们回归那片世界,若你们不需要,这方大世界我会背负起历任天狐的责任,作为你们的接引员,配合你们里应外合,洞穿那片小世界。”

  碗碗这段话说的很是缓慢,所以显得一字一句清晰无比,传到了在场每一位妖物的耳中,自然也传到了聂焰的耳中。

  聂焰不敢抬头,亦不敢相信,明明自己已经逼迫到了穷奇,碗碗为何要出手破坏阻止自己?他想不通其中的缘由,可怜可笑的是,他也提不起心中的恨,就好像当年小树林中的一切,还历历在目,就好像刚才胡磊的解释,还犹在耳边。

  如若当年他还有恨的勇气,到了如今,聂焰却连一丝恨的勇气都没有了,他怕再误会碗碗,而若这一次再有误会,就不是蹉跎数十年的问题了,而是生死永隔,再也无法给彼此一个解释的机会。

  “沐儿,你干什么?”在场之中,还有一个人想不通碗碗会这样做,那就是她的哥哥胡磊,他震惊的看着碗碗,设想了千百种可能,就是不敢相信碗碗会在这种时刻出手,等同于亲手将聂焰送进地狱。

  聂焰本来就不欠他们狐族什么,甚至杀了石涛,从某一个层面上来说,还对他们狐族有恩,因为石涛生前几乎是半强迫式的控制了他们这一脉狐族,只为了得到天狐。

  有什么比自由更可贵?聂焰恰恰就是让他们解脱了的人,更别说聂焰此次肯来,是狐族欠了聂焰天大一个情,毕竟不管结果如何,聂焰肯来,就已经是搭上了自己的一条性命,从根本上来说,也是为了碗碗和狐族而来。

  胡磊是妖,但他并非是那种残酷冷血之妖,所以他此刻成为了除了聂焰以外,最不能理解碗碗行为的人,所以他大声的质问,难以相信。

  可他得到的依旧是碗碗平静且显得有些冷酷的回答:“我不能把族人的性命压在一个人类手上,即便我对他有些情义,但在刚才我还是想通了,我毕竟是妖族,是天狐,终归是要回归妖族的。而我的族人,相当于是我的根,我也不能失去你们,人类总说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在这种情况下,我只有舍了聂焰,来保护我的族人。”

  “另外,天命到底是不可抗拒的,身为妖族,身为天狐,就应做妖族天狐应做之事,你看他们都从另外一个世界来了,我还能逃避我的命运吗?”

  胡磊无言以对,只是难以置信的眼神还是看着碗碗,他一时间无法接受自己妹妹忽然的转变。

  聂焰闭上了双眼,从碗碗开口的那一刻起,他就感觉碗碗说的是真话,她的确会为了保全族人做任何事的,否则,也不会选择一次一次的和自己擦肩,只是…

  自己终归是不能被信任的吗?碗碗竟然说不想把族人的性命压在他的身上。

  “放了我的族人,见面礼已经送上,外加我的归顺,这个条件够不够?”说话间,碗碗轻轻挽了一下垂在自己耳边的秀发,白衣似雪,可眉眼间的神情更加的平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