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四十章 离去

第一百四十章 离去

  没有人会料到这般的突变,在碗碗的一番话下,满场尽是沉默无声。

  饕餮和穷奇对望了一眼,在这时,穷奇又彻底变回了正常的模样,他背着双手,向前踱了几步,而似乎是有默契一般的,随着他的踱步,在岩石之上的妖物之中又走出来两个人。

  一个是有些干瘦,但却显得有些阴沉凶狠的汉子,而另一个则是一个平淡无奇,眯着眼睛的白胖子。

  他们同时从岩石上一跃而下,来到了这片平地之上,四人互相交换的眼神一时好像拿不定主意,都没有开口。

  这四人如果在场不笨的,应该都能猜测到他们的身份了,四大凶兽,齐聚于此,好大的手笔!在这时,四人的沉默无声之中,穷奇忽然裂嘴冷笑一声,一个转身一脚忽然踩在了聂焰的头上。

  突如其来的攻击让聂焰猝不及防,可他现在似乎很麻木,如此充满侮辱性的一脚,他竟然没有反抗,巨大的力量让聂焰的身体无法支撑,头重重的磕向了地面,整个身体也被这一踩不得不趴了下来。

  原本还有一只手,握着插在岩石之中的无名之剑的剑柄,在此刻竟然也缓缓滑落,最后无力的垂在了地上。

  看聂焰这状态倒不像是被人一脚踩在了地上,反倒是自己好像很累的样子,主动地趴在了地上,他的神情还残留着一丝痛苦,轻轻合上了眼皮,好像是想要沉睡,紧抿的嘴角似乎有千言万语,却被他死死地封在了心里。

  胡磊有些不忍的别过了头,在他心里,聂焰一向都是意气风发,张狂爆裂,绝对不会屈服的一个人,如今妹妹的忽然叛变,竟然让聂焰成了这般模样。

  在场不忍的岂止是胡磊?碗碗的族人除了她以外,还有老族长和另外几只狐妖见过聂焰,没有见过聂焰的,也多多少少听闻过当年聂焰与族类天狐之事,这一群狐妖并非穷凶极恶的一脉狐妖,甚至身上沾染的对人类的杀孽都极少。

  狐妖多智,情感也最是接近于人类,这一脉狐妖偏向于善良,如今看到聂焰这模样,于心何忍?

  唯有碗碗神色始终平静,看见聂焰被穷奇这样踩在脚下,也只是稍微的流转了一下眼波,平静的望了一眼,如同看一个人吃饭喝水一般平常,接着,她收回了目光,只是望着平地之中的四人再一次问到:“是否可以给我一个答案呢?莫非天狐在妖族之中就没有丝毫地位了吗?”

  说话间,碗碗忽然回头,看了一眼在她身后挟持住她的那个壮硕汉子,只是一眼,那壮硕汉子的手就情不自禁的一松,而碗碗趁机挣脱了那双手,从岩石之上飘然而下,如同一个真正的仙子一般,轻轻的飘落在平地之上。

  到这时,那个擒住她的汉子才忽然反应过来,他所挟持的天狐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挣脱了他,到了岩石之下,他也是威名赫赫的一方大妖,真难以想象,天狐只是一眼就让他这样恍惚了一下,仔细想来,又不知道为什么恍惚?若是在战斗中…想到这里,身为大妖的壮硕汉子也忍不住流下了几滴冷汗。

  碗碗不出手则已,一出手震惊了全场,面对碗碗的询问,穷奇就这样踩着聂焰说到:“六尾天狐,就算放在上古,也没有哪个一妖族族群敢不重视,就算是在神兽或者我等凶兽面前,六尾天狐也可平起平坐,毫不逊色。可是…”

  说到这里,穷奇‘嘿嘿’的冷笑了一声,话锋一转:“你舍得你这英俊的小情人吗?况且他还不是一个绣花枕头,发起疯来咬人也是蛮疼的。”

  说话间,穷奇似乎有意无意的翻转了一下他的手掌,上面有着一道伤口,那是最初交手时,聂焰给他留下的伤口,更别提他另外一只手臂几乎是伤痕累累。

  “穷老大,你起止是被咬了一口,你刚才差点被这人给宰了,嘿嘿。”说话的声音充满了一种憨厚的味道,再一听,会让人觉得没有什么防备,但话里的意思尖酸刻薄,正是出于平地之中唯一一个胖子口中,他边说边笑,原本就不大的眼睛这样一笑,完全没有了踪影,却让人觉得更加的和蔼可亲一般。

  “混小子,你不开口没人当你是哑巴,你且退一边去,如果有什么看法,你再开口罢。”穷奇恼怒的瞪了那胖子一眼,然后却颇为玩味的看着碗碗。

  “也是,我也想问,天狐你可舍得这个人类?我们这一次来这世间的时间有限,却是从你族人的口中听到一些有趣的故事,就比如你和这小子情深款款,而天狐一族虽然厉害,但历代天狐都为女性,情感是你们天狐一族公开的秘密,在上古漫漫的岁月中,也不是没有天狐因情而生,因情而死,你这般忽然转变的态度,实在让人很疑惑啊。”说话的正是那个神情阴鹜凶狠的汉子,不是梼杌,又会是谁?

  显然,梼杌的疑点正是在场所有妖物的疑点,他的话一落音,所有的目光都全部望向了碗碗,碗碗却分外的平静,她好像早就料到会有此一问,只是开口说到:“之前我就已经说过,我没得选择,我对他当然还有情意,但你们只知其一,却知其二吗?从我和他分开以后,整整二十年,所见次数一只手都可以数的过来,特别是这最后十年,更是一次也未相见,有什么感情能抵得过时间的冲刷?再则,就是我之前说过的舍得问题,常伴我身边的是我的族人,况且我的族人对我有大恩在身,面对我的族人,这些情意算什么?我必须要做出选择。”

  碗碗的话合情合理,却除了聂焰以外,没有人知道碗碗在撒谎,这十年之间,他们分明见过一次,可这种细节,聂焰已经不会再去注意,碗碗的确是为了族人与他几斩情丝,撒一个小谎又算的了什么?

  望着头顶的青天悠悠,聂焰的脑中只是一片空白。

  碗碗却再度开口:“这就是上古四凶吗?怎么如此的拖泥带水?莫非我这几十个族人,还会让你们感觉到威胁吗?我有什么欺骗你们的必要?在这等武力之下,我是能反抗?还是能翻出什么浪花?我所要的只不过是我几十个族人的性命而已。”

  “嘿嘿。”其他三凶带笑不语,只是穷奇盯着碗碗若有深意的说到:“你那几十个族人,杀与不杀,对于我等来说都是区区小事,我们不放心的只是如何相信你的言语?你们狐族原本就狡猾多智,而天沐姑娘,你太过自谦了,谁敢小视一只天狐?就算打斗起来天狐没有什么战斗力,但若论起魅惑,我脚下的这小子不就说明了一切吗?”

  “我若能够依靠着魅惑反抗你们,你们能够挟持我到这里吗?想必你们也心知肚明,就算我是九尾天狐,也不可能瞬间魅惑在场的所有大妖,不要再拖泥带水了,其实信与不信,与你们来说,只是杀不杀我族人的一桩小事,根本没有任何损失。若论损失,最多只不过是我欺骗了你们,不肯归顺于你们,但在这些大妖之中,其中有好几个都擅长追踪灵魂气息,我若是欺骗了,你们也不怕找不回场子。”

  “天沐姑娘倒是看得清楚,我等这样拖泥带水,到底也是太过看重一只天狐是否愿意归顺我妖族,话已至此,放人吧。”穷其不再犹豫,天狐却是句句切中要害,他大手一挥,那些被禁锢的天狐族人分分被松开,然后从岩石上飘然而下,聚集到了碗碗的身旁,只是看着碗碗的目光多少有些陌生。

  可是胡磊却始终靠在岩石之旁,没有过去,碗碗平静的看向他的哥哥,说到:“哥哥,你还不过来?”

  “沐儿。”胡磊望着碗碗欲言又止,到了如今,他还是不太能确定妹妹这番改变,因为若论起天沐对聂焰的深情,只有他和老族长最是清楚,如今这样的转变,他如何能心安?碗碗的说辞骗得了在场所有的大妖,甚至骗得了聂焰,却骗不过他和老族长。

  “大哥。”碗碗并没有对胡磊废话半句,却是语气稍稍严厉了起来。

  胡磊抱歉的看了聂焰一眼,眼中是浓的化不开的内疚,而聂焰的眼神却是麻木而空洞的,似乎没有看见胡磊一般。

  胡磊只能冲着聂焰抱拳深深地一拜,顾不得得罪现场的大妖,这才慢慢的朝着碗碗走去。

  待到族人都聚集在身边以后,碗碗竟然就这样带着族人从这里离去,穷奇一扬眉,说到:“怎么?天沐姑娘也是要走吗?”

  而碗碗却也是淡淡的说到:“怎么?你们堂堂四十几只大妖,还杀不了眼前的这个人吗?更何况,你们担心什么呢?人已到此,他还能跑了不成?当初挟持我上山,也不过是为了让他上来,你们的底牌可不止是我,不还有一个蛇妖吗?我要护送我的族人离去,天下虽大,我想你们不是找不到我。”

  说罢,碗碗就这样带着族人淡然的离去,从始到终,再也没有看向聂焰一眼。

  可是蛇妖?聂焰麻木而空洞的眼眸忽然‘活’了起来,就像两座火山再次出现在了聂焰的眼底。


仐三说:
天哪,跟我预计的不一样,看来这结尾还要写几章,刚才小睡了一会儿,又赶紧爬起来码了一章,说了五更打底,那至少也得五更才能见你们吧?现在不欠账了,好吧,我再睡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