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赴死(上)

第一百四十三章 赴死(上)

  ‘咚’的一声,蛇尾与聂焰交错而过,但那情景只是天空中留下的两道残影,事实上,聂焰毫发无损,而一截巨大的蛇尾却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时间在那一秒仿佛静止了一瞬,穷奇看着空中的聂焰,喃喃的说到:“怎么可能,他还有灵魂力支撑着自己吗?”

  他们自然不可能知道天赐之子的真正秘密,如若聂焰还有灵魂力支撑着自己,那吞灵火焰的强势并不是只能维持一时的能力,或许他们就要从新考虑一下对待聂焰的战术。

  在必要的时候,只能强迫着一些较弱的大妖,去抵挡吞灵火焰,牺牲掉他们,其余人趁此斩杀掉聂焰。

  若非必要,穷奇是不想做出这样的牺牲的,可聂焰原本就是必杀之人,如今在看了他的能力以后,怎么可能再给他时间和空间成长?

  从穷奇的角度来说,是绝对不愿意牺牲掉任何一个大妖的,要知道在小世界那种地方,任何一个大妖都是弥足珍贵的,可如果事情逼迫他不得不如此,想到这里….穷奇眯起了眼睛,盯着聂焰在半空中的身影。

  而此时,如同喷泉一般的鲜血才从蛇妖的断尾之处喷射了出来,三十几丈的巨蛇,它的血量有多少可想而知,在那一瞬间,如同下了一场血雨。

  聂焰距离蛇妖是最近的,那些略微带着腥味的鲜血,劈头盖脸的朝着他喷射而来,瞬间就让聂焰全身都沾染上了蛇血,让他就像一个血人,而他此刻因为仇恨而起的冲天气势,更让他像从地狱中走来的修罗。

  穷奇的心念一动,就要与身旁的混沌细细的说一下自己的想法,毕竟,在场的大妖,都不是谁能完全强迫谁的,除非四大凶兽联手,逼迫一两个较弱的大妖,去引住聂焰绝大部分的力量。

  而混沌眯着一双小眼,看似憨厚的样子,却如同洞悉了穷奇的心事一般:“我最擅长从混沌模糊中看清力量的本质,如今支撑聂焰的并不是他的灵魂力,而只是一小部分灵魂力勾动了天地之力,他的身上另有秘密。但天地之力可不是吃素的,要利用天地之力,对一个人的灵魂要求实在是太苛刻了,就算是那神仙,要用天地之力也是有限,聂焰总不能是神仙吧?长此下去,他的灵魂一样会破碎!我等尚且观察观察,若能够兵不血刃….”

  不得不说,混沌的观察已经非常接近聂焰力量的本质,谁能想到,一个外貌普通的胖子会有这等的本事?但穷奇是一直知道的,他点点头,不再言语,而是背着双手继续观察着聂焰。

  而此时的聂焰状若疯狂,竟然把剑当做了砍刀般使用,一剑又一剑,狠狠地劈向那断尾之后稍许有些虚弱的蛇妖,他的动作快到了极致,一剑又一剑的挥落,渐渐带起残影!莫说有些虚弱的蛇妖,就算全盛时期的蛇妖,也根本无法抵抗此刻聂焰如此疯狂的攻击。

  每一剑快若极致,每一剑重若千钧。

  飘扬的黑发,凌厉疯狂的双眼,如同魔神一般的身影,全身浴血….这就是此刻的聂焰,只是望上一眼就让人胆寒,若说在战场上能拼杀出这般气势的,哪一个不是真正的杀神?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蛇妖都明白,聂焰其实完全可以轻松的杀掉这只蛇妖的,他此时疯狂的模样,根本就是在发泄心中的恨意!

  谁也不知道聂焰到底落下了几剑,只看见聂焰与蛇妖纠缠战斗之处,渐渐地包裹起了一层血雾,一片又一片或薄或厚的蛇肉在空中飞舞落下,让之前整个干净的平地变成了修罗战场一般恐怖!因为上面铺满了蛇妖的碎肉与鲜血。

  蛇妖的眼中终于闪过了一丝绝望,如若说之前它还有求生的欲望,到了现在,他只求能够速速死去,它不再反抗,而是完全绝望的趴伏在了地上,从断尾处往上十几米,它都已经完全没有了血肉,只剩下一截生生的白骨,偏偏又不能马上死去。

  这聂焰根本就不是在斩杀它,而是用了最残酷的凌迟,来追讨小龙镇当年的血仇!

  又过了片刻,聂焰终于发泄够了,近百米长的蛇妖,除去那一截蛇尾,身体的一半竟然都被削成了森森的白骨。

  聂焰从空中落下,单手握着无名之剑,在此时无论是他的头发,还是无名之剑的剑尖,都一滴一滴的滴落着鲜血,他缓缓的朝着蛇妖一步步走去:“当年,吞噬小龙镇几千条性命,无论老弱妇孺皆不放过,整个小龙镇唯我一个活口!如今,我来追讨血债,所以判你凌迟——处死!”

  蛇妖的双眼已经没有任何的情绪,只剩下一片空洞绝望,那个身影就是地狱中来的修罗,那个声音就像地狱中阎罗王的宣判,印在它眼中最后的景象,是一道飞过的剑光,最后,重重的落入了它最虚弱的七寸之处。

  最后的一股鲜血,喷发而出,蛇妖绝望而空洞的眼神,终于变成了一片沉寂的死灰色,聂焰的身体飞掠而上,蛇妖巨大的蛇头被他踩在脚下,他一把拔出插在蛇妖七寸上的那把无名之剑,全身染血的身体忽然伸开双臂,仰天长笑。

  这一声长笑中包含着多少痛苦,悲伤,和压抑….如今终是全部的发泄了出来,长笑过后,聂焰忽然朝着西北方跪倒:“爹,娘,孩儿不孝,过三十八年以后,才得以报爹娘之血仇,爹,娘,你们终于可以真正的安息了。”

  说话间,两行泪水从聂焰的眼中滑落,模糊的泪眼间,聂焰仿佛还能看到爹望着自己溺爱的笑容,娘看着自己宠爱的眼神,也能看见那一夜,爹奋不顾身的扑向蛇妖,而娘抱着自己凄楚的坐在树下,用无比坚强的意志支撑着自己的生命,陪伴自己度过那最无助的一晚….泪水冲刷着聂焰脸上的鲜血,就如同他流下了两行血泪,英雄亦是长情,而西北的方向,不正是当年小龙镇所在的方向吗?

  在这时,穷奇对着混沌悄悄地使了一个颜色,而混沌亦无声的望向了饕餮和梼杌,这是一场无声的交流,按照他们四大凶兽千百年岁月的共处,早已有了别人不可知的默契。

  聂焰沉溺在自己的悲伤当中,对这一切浑然不知,倒是穷奇干咳了一声,说到:“聂焰,你要我们交出蛇妖,我们也交出了,若说大仇,你也得报了。那么….”

  这话暗示的意味非常的明显,穷奇在说这话的时候,也暗暗动用了全身的防备,就怕聂焰突然暴起发难。

  聂焰自然是听见了穷奇的话语,无声的擦干了自己脸上两行血泪,他从蛇妖的尸体上跳了下来,一挥手,吞灵焰落下,瞬间湮没了蛇妖巨大的尸体。

  在吞灵焰之下,不用担心蛇妖的灵魂逃脱,望着熊熊的烈火,聂焰看着穷奇,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角还略带腥味的仇人的鲜血,说到:“聂某人自然记得,你们成全了我的心愿,我就会赴死,在这一点上,聂某人绝不违背自己的话。”

  吞灵焰快速地吞噬着蛇妖的躯体,而穷奇看着聂焰,脸色阴晴不定,他是真的不太敢相信聂焰在杀了蛇妖以后,就会慷慨赴死,总觉得这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收场吧?可他从聂焰的话中,一时间又挑不出任何的毛病。

  在这时,其余的三大凶兽朝着岩石的另一个方向走去,在那里,立着一个大妖,三哥凶兽从后左右呈包围之势,堵住了那个大妖,而他们之间看似没有说话,但那个大妖的脸色却在沉寂了片刻以后,渐渐变得难看起来。

  这一切的变化都被聂焰看在眼中,他根本就无所谓,反正都是必死,怎么死却是由他自己来选择。

  “怎么?穷奇你是不信我的话吗?你看我现在也不打算逃,也没有打算躲,说明了今天我就是赴死而来的。”说话间,聂焰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了一丝笑容,可那丝笑容那么的冰冷,看起来没有丝毫的温度。

  穷奇皱起了眉头,越发的觉得聂焰的话充满了不对劲的感觉,而在这时,那个被三凶堵住的大妖,终是面色难看的点了点头。

  也是在这时,蛇妖庞大的身躯已经被吞灵焰烧炙的干干净净,聂焰轻轻一挥手,那如海般的吞灵焰就朝着聂焰的身躯汇集了过去,吞噬了蛇妖的灵魂,此刻的吞灵焰显得更加活跃了一些,却硬生生的在聂焰的手上,变为了一朵火苗诡异的跃动着。

  难道这聂焰是真的打算束手就擒,舍身赴死吗?

  穷奇反而是搞不懂聂焰真实的想法了,而聂焰望着穷奇,眼神越发的平淡,明明是穷奇在岩石之上,居高临下,此时,却像是聂焰在俯瞰他一般,聂焰带着那丝淡笑开口了:“我聂焰今日赴死,无怨无悔,从踏上这片山之际,我就没有想过要活着离开。所以我对你们所说的话,不是欺骗。但,怎么死,却是我自己可以选择的,对吗?我怎么可以眼睁睁的看着你们来了,明知是为祸我人间,却视而不见,若无其事呢?”


仐三说:
今天就这一章,明天是要真正的收尾了,我预估是要三章,如果三章写不完,我也会负责将它收尾的。就是这样,还没有恢复过来的三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