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似歌

第一百四十七章 似歌

  聂焰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醒来,在那一刻,他分明就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已经脱离了身体,冲向了那十五条火龙,却是在一股白色能量的包围下,缓了一下。

  他的眼睛又能看见了,尽管是血色的一片,可还能看清楚其中的白色身影。

  那张他日思夜想的脸正看着他,虽然在流泪,可是神情很平静。

  “到这一刻,你永远不会信我了吧?”碗碗的手摸在聂焰的脸颊上,毕竟之前所有人都看见,是她抛下聂焰,看都不看他一眼,带着族人离开的。

  聂焰模糊的双眼看着碗碗,在这个时候,被碗碗短暂迷惑的大妖已经清醒了过来,随着穷奇的一句“怎么还没有死?”无数的大妖开始嘶吼‘死’‘死’‘死’!

  一片咆哮之声中,又再次朝着聂焰和碗碗冲来。

  聂焰很想对碗碗说一句话,最简单的一句话,三个字而已——我信你,可是他说不出来,被强留的生命,能在最后看见她一眼,已经是老天爷的厚赐,如何还能奢望更多。

  在着急之下,聂焰口中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

  碗碗用手为他擦去,用自己的脸贴着他的脸:“我欠族人的,我要还。只愿今生债,今生了。可是我与你不同,我不用还你什么,我只需要和你一起死。还记得吗?你生,我生,你死,我不独活。哪怕注定只能擦肩而过,知道你在世上好好的,我才能活着。”

  听了碗碗的话,聂焰心中有着千言万语,但此刻根本说不出来。

  他只能看着碗碗,用尽全身的力气看着碗碗,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

  在这时,碗碗轻轻的牵住了他的手,聂焰心中一喜,他几乎是用尽了全力的动了一下手指,但愿碗碗能够感觉到他手指这一动所包含的所有情意。

  碗碗应该是感受到了,热泪不停的滴落在他脸颊。

  可是此时,偷得的片刻时间,也已经到了极限,聂焰又开始感觉到了那股拉扯之力,原本清明的眼睛又开始变得空洞而模糊起来。

  在这一刻,他的眼中只有碗碗的身影,留在灵魂之中最深的烙印,终于变成了临死一刻,眼中最深的烙印。

  在一片模糊之中,他听见碗碗断断续续的声音:“知道为什么...我不惜...留住你吗?因为...我不...你最后一刻...还在为我心疼,我要你知道,我心似君心,今生来世都不负你。”

  在最后,似乎是回光返照一般,聂焰听清楚了碗碗所有的话语。

  他的灵魂在这一刻离开了身体,被拉扯一般的分成了十几份,冲向了火龙!

  ‘嗷吼’,得到了聂焰灵魂的支持,火龙如同被刺激了一般,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力量,聂焰最强大的不是灵魂力,而是灵魂!因为他是——天赐之子。

  如此强大的火龙,在片刻就吞噬了七个妖物,又不停的融合起来,一个一个的借着聂焰此刻灵魂的力量,如同收割一般的开始吞噬起剩下的妖物。

  灵魂虽然强大,但绝对不像灵魂力一般可以支撑那么久。

  更何况这是吞灵焰,原本就对灵魂有着烧灼吞噬的力量。

  聂焰的脑中只剩下了一股杀意,在这时如同收割般的杀戮,惹得穷奇为首的妖物彻底的疯狂了,他们开始不顾一切的攻击着火龙。

  聂焰能够感觉到他们的愤怒,也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冷的瞬间,一下子爆裂了开来。

  之前,被碗碗强行的留住了一刻,不然这爆裂早就会发生了,因为那绝大的力量原本就足以撕裂他。

  只剩下了一条手臂,一条握着无名之剑的手臂还残留在岩石之上,那是最后的一股意志支撑着,不愿意与陪着他战斗了二十几年的无名之剑分离。

  碗碗就这样抱着聂焰唯一剩下的一条手臂,眼中全是坚定之意,她看了一眼天空之中飞舞的火龙,轻声的说了一句:“原来,你在那里?”

  说话间,碗碗一手抱着聂焰的手臂,一手却是优雅的连续掐动了三个奇异的手诀,接着她的脸色一白,一团巨大的淡金色血液从她的口中喷出,她似乎有些失望,还是不够的样子。

  此时,所有的妖物都在疯狂的攻击着火龙,除了聂焰,没人注意到碗碗的动作。

  又是吞噬了六只妖物,聂焰感觉自己到了极限,终于灵魂也开始慢慢的模糊了....他却看见此刻的碗碗在朝着那一团精血不停的输送着自己的灵魂力,他甚至还知道那一团精血是碗碗身上全部的精血。

  就是因为她血脉特别的纯净,才会有如此的一团精血。

  ‘吼’,穷奇在这个时候彻底的疯狂了,想想都是他不能承受的代价,原本以为可以轻松杀死的聂焰,却在身死的一战,拖了整整十六个大妖陪葬!看样子他还要继续!

  所以,穷奇在这个时候不顾一切的露出了本体,那凶恶如虎,却身披着刺甲,火红的身影!

  在露出身体的一刻,穷奇的身体开始无限的变大,在火红天空的映照下,嘶吼着咬向了聂焰所化的火龙。

  “大哥,不要!”饕餮来不及阻止暴怒的穷奇,原本穷奇都是狠戾而暴戾的凶兽!

  就连灵魂也能感觉这一口咬下来时,那股无比的撕裂之痛,到了如今,是不能再多吞噬一个妖物了...十六个,算够了吗?

  聂焰的灵魂只剩下残魂了,之前支撑着战斗,就已经耗尽了他一大半的灵魂,好在灵魂的核心是一股意志,除非灵魂彻底的消散,否则灵魂核心是不会破碎的。

  但在此时,聂焰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灵魂核心的破碎之意。

  吞灵焰无法抗拒的本能终于开始蚕食他最后的灵魂。

  却也是在这个时候,火红的天空忽然变得一片蔚蓝,如同春风吹拂而过,还能听见百鸟的嘶鸣。

  聂焰痛苦的破碎消失了,却是在空气之中闻到一股甜香之意....

  “哥哥。”

  “大哥....”是他的弟弟妹妹在呼唤着他。

  他们欢呼跳跃着,只因为小龙镇外,那一片被他们开垦的田地长得无比的喜人。

  聂焰也笑,他看见自己好像年轻了许多,回到了15,6岁的那一年,身穿一身青袍,开心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妹妹。

  是回光返照吗?

  聂焰这样以为着,却看见一身白衣的碗碗朝着自己走来,还容不得自己说话,也不顾忌弟弟妹妹们在场,就一下子抱住了聂焰。

  “傻吗?连自己的灵魂也不留下。战斗真值得你如此吗?当真,一个念想都不肯留给我吗?”碗碗在聂焰的怀中,柔声的说到,语气似嗔似怨,却带着无限的柔情。

  是了,自己太狠了,聂焰忽然满腔的愧疚,发现无法表达,只能一下子伸手紧紧的抱住了碗碗。

  “我带你走。”碗碗抬头,看着聂焰。

  “这儿很好,为什么要走?”聂焰疑惑的看着碗碗。

  “这是我最美的梦,不可能一直留在其中。你需要一个地方,好好的修养着,知道吗?你一定要活过来,我不会允许这世间,聂焰的痕迹不再留存一丝一毫。”说话间,碗碗在聂焰的眼前化为了一股白色的能量。

  眼前的美梦陡然的破碎,聂焰又感觉到了那股破碎的疼痛,疯狂的妖物,火红的天空。

  而因为穷奇疯狂的露出了本体,天空开始扭曲,出现了一道裂缝,却就在这个时候,一股白色的温暖能量一下子包裹了聂焰的残魂,把他从火龙之中生生的拉了出来。

  天狐再一次的魅惑,确切的说,是迷惑了天地,在天地既定的轨道之中,拉回了聂焰。

  这只有天狐能够做到,献祭自己的精血,献祭自己的灵魂力量,用天地手中夺回一个必死的灵魂,这样逆天的术法,就算是号称魅惑天地,让天地跟随着自己情绪而走的天狐一生也只能做到一次,而且还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因为天地尽管被魅惑,却也是公平的。

  强留住一个人,自然是需要什么东西来换,碗碗用了自己来换!

  她说,聂焰生,她生。聂焰死,她不独活...她没有说出来的那一句却是,如果可以,她会让聂焰活着,自己魂飞魄散也再所不惜。

  深爱若此,自然无怨无悔。

  火龙消散了,在众妖的眼中重新变成了一股吞灵焰的本体,在迷茫的飘荡了一圈以后,进入了那股白色能量包裹着的残魂之中。

  在这个时候,愤怒之极的穷奇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暴喝了一声:“天狐!尔敢!你这是在背叛整个妖族!”

  无奈空间拉扯的力量在此刻根本是不容这些妖物抗拒的,穷奇连同众妖被疯狂的拉扯进了空间的漩涡当中,但在最后,不甘的穷奇忽然伸出了爪子,疯狂的一抓,那爪子竟然在天地之中无限的放大,一下子抓在了那股白色的能量之上!

  ‘唔’在岩石之上的碗碗痛苦的喷出了一口鲜血。

  天狐善术却不善战,她抵挡不了穷奇的那一抓,和她性命相连的白色能量被抓穿,再次伤到了聂焰的残魂,所幸只是匆忙之下的一抓,并没有抓碎聂焰的残魂。

  可是,却在聂焰的残魂之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因为这一抓包含着穷奇无尽不甘的意志,在最后一刻竟然失败了。

  这股不甘是上古凶兽的不甘,自然形成了一个诅咒般的爪印,留在了聂焰的灵魂之上。

  那股白色的能量飘荡回了碗碗的身边。

  在岩石之上,聂焰的血肉洒落了一地,却在这个时候,在血肉之中亮起了一道神秘的光芒,竟然以血肉隐隐形成了一道阵纹。

  接着,无数的阵纹开始出现,先是一股柔和的天地之力从白色的能量之中拉住了聂焰的残魂,接着用无尽的灵气包裹住了聂焰的残魂!

  阵法,在无尽的模糊之中,聂焰感受到了这是一个逆天的,原本应该消失的传送之阵。

  但是是不完全的,根本不能运载实物,只能运载像灵魂这种虚无。

  这原来就是明阳门所说的一线生机吗?在他完全的死亡以后,以他的血肉构筑了一道阵法,把他的残魂传送而走!

  阵法大亮,与碗碗短暂的相聚之后,竟然又是离别吗?

  却在这个时候,似乎是天地间出现了一股怜悯的意志,将他的少许意志附在了他的手臂之上,接着他的残魂就被明阳门的阵法传送而去。

  聂焰的残魂被传送走了。

  碗碗却似乎明白这是聂焰的机缘,只是在脸上流露出一丝凄楚的笑容。

  可是当她抱紧聂焰残存的手臂时,却惊喜的一笑,她感觉到了聂焰残存的意志。

  “走吧,我送你回家。我说过不独活,也支撑不了多久了....可送你回家,却总还是能做到的。”说话间,碗碗从岩石之上跃下,飘然而去。

  那一日,在这片穷山恶水最近的人间村落,传说中看见了天火映红了天空,在天火之中,有龙闪现,还有那凶恶无比的巨兽身影。

  看见的人都以为那是天龙在杀为祸人间的凶兽呢!这一传说,在附近的几个村落流传不已。

  就连那第二日,一个全身染血的绝美白衣女子背着一个包裹从村落附近路过,被几个村民看见的事情都被忽略了。

  比起天火,天空什么的,一个白衣女子算什么?

  七日之后。

  蜀地。

  罕见的又是一场大雪,一个还漆黑的凌晨,一个神秘女子送回了家主的手臂。

  双子聂焰——陨落!

  那把无名之剑却不知道去了哪里,唯一知道的恐怕只有送家主手臂回来的那个女子。

  三日后,聂家举家大丧。

  只装有手臂的空棺之中,有四个男女彻夜守孝,哭到晕厥过去几次。

  “如若大姐还在,说不定能够支撑我们一番吧。”想起了大哥最后的那一封书信,梅寒的双眼落下的再也不是泪,而是血。

  她的话自然引起了其他三小的共鸣。

  那相依为命的小龙镇岁月,如何能够遗忘?一直担心大哥会身死在外,却没有想到到最后只回来一只手臂。

  他们根本不知道的是。

  碗碗早已回来,在为聂焰选好的墓地之旁,自己动手挖掘了一个洞穴,连通聂焰的墓地。

  在聂焰下葬以后,她静静的守在棺椁之旁,破碎的灵魂再也支撑不住,这一次,碗碗用自己的魂飞魄散换来了聂焰的一丝残魂留存。

  她知道,聂焰残存在手臂上的意志,能够感受到她最后守在了他的身旁。

  天狐猝。

  最后的身体,化为了一只小小的白狐,魅惑天地的那能力化为了一颗类似于玉石的奇怪石头,就如一颗眼珠。

  十日后。

  水童大宅。

  童帝一夜白头,漫天大雪之中,桌上是一封字迹娟秀的书信。

  尽书聂焰最后一战,以及代替聂焰对他的告别之意。

  天明时,童帝烧毁了书信。

  一个人走出了童家,喃喃自语到:“一人独战四十几只上古大妖,身死之际,杀死十六只大妖吗?聂焰,你果然在这一生再不给我任何一个超越的机会。但我会随着你的足迹去探寻这个惊天的秘密!如果有轮回,如果再有下一世,你我相遇,又是那灾难爆发之际。你绝对不能再是主角,主角只能是我童帝,让我童帝去力挽狂澜,你就在家中喝酒看着罢!聂焰,我说到做到。”

  说话间,童帝叹息了一声。

  没人明白他为何一夜白头,只有他自己明白,他的人生因为聂焰的死失去了一个支撑的意义,从此是真的寂寞且愁苦了,白头又算什么?

  碗碗身死之际,聂焰残留的意志莫名回到了明阳门。

  所以,他并不知道。

  一年之后,他的坟墓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悄悄潜入,拿走了碗碗所化幼狐的狐皮,以及那一颗奇异的珠子。

  三日后。

  一个有些疯癫的身影,出现在了曾经的小龙镇,此时的小龙镇连一分旧时的模样也找不出来了,那个疯癫身影,却到:“情劫难度,都是痴中儿女。一生流逝,皆化为歌,吟过唱过便就罢了。所以,意义是何?听过就算了吧....”

  他的身影踏过夕阳之中的破败小龙镇,而身后似乎真的有一首在吟唱。

  焚身以火

  让火烧熔我

  燃烧我心

  喷出爱的颂歌

  奋不顾身

  投进爱的红火

  我不愿意

  让黄土地埋了我

  让我写下诗

  让千生都知道有个我

  让万世都知道有个你

  共享福祸

  焚心以火

  烫上爱的深烙

  燃烧的心

  黄土地埋不了我

  奋不顾身

  投进爱的红火

  我不愿意

  让黄土地埋了我

  让我写下诗

  让千生都知道有个我

  让万世都知道有个你

  共享福祸

  焚心以火

  烫上爱的深烙

  燃烧的心

  黄土地埋不了我


仐三说:
好了,聂少的拍摄工作完毕,已经离开剧组了。叶少回归!‘啪啪啪’打脸,三少你写糊涂了吗?我们是一个人演的。好吧,今天梦回卷终。假期的安排以及一些事情,晚上开单章给大家说一下。山海还剩下两到三卷,我保证非常精彩,但你们也偶尔继续这样纵容下我哈,我有的休息,就有的质量,没办法,脑子比别的作者笨。所以,最后几卷,还是会问大家要假期的,但绝对不过分就是了。好吧,今天也算五更,最后一章5000字,慢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