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章 穆言痴

第一章 穆言痴

  无尽的寂寞,无尽的黑暗,只留下一丝勉强的意识,知道自己还活着。

  渐渐的,在这种让人窒息的压抑当中,记忆开始散乱,精神接近崩溃。

  在这个时候,一道封印出现了。

  这样也好,封锁了所有的记忆,也就不会觉得痛苦和寂寞了。

  时间无尽,但在沉睡之中,哪里还有什么时间的概念?也不知晓外界发生的一切。

  只知道,在某个时刻,又被加了一道封印,封住了那已经恢复了大半的灵魂之中澎湃的灵魂力。

  接下来,又是沉睡。

  直到某一天,灵魂终于在迷糊之中被唤醒,面对的是一个已经死去的孩子,确切的说是刚刚才停止心跳的孩子。

  灵魂投入了他的身体,是那么的契合,但也在那一瞬间,唯一一丝的自我意识也消逝了,不,应该是沉眠了...从此以后,一切的前世,一切的恩怨,一切的情感,再也山水不相逢。

  只因为这个世界上,什么距离远的过时间?那是再也无法跨越的一切。

  我睁开了眼睛,周围是陌生的脸,我开始啼哭,模糊之中,我知道我是一个叫做叶涵的孩子。

  一切的记忆又开始翻动。

  时光如同一张张泛黄的照片,出现在脑中的每一处。

  父亲,母亲,陈重,周正...雷电夜初遇辛夷,接着是师父和正川哥....

  “啊!”我抱住了脑子,交错的记忆,让我错乱...我时而看见十五岁那一年,初遇碗碗的蓝天,时而看见六岁那一年,陈重和周正坐在我身旁的夕阳。

  我时而看见那一个清晨,碗碗清凉的眼眸,掏出一个纸包,里面是香甜的麦饼。

  时而看见身后一个身影,‘不屈不挠’的跟着我,回头,是她有些呆滞的眼神....

  “我是谁?”我忍不住嘶吼了一声,小小的洞穴之外风雪加交,我的手指深深的陷入坚硬的泥土之中,鲜血从指甲缝中流出,可是我感觉不到痛苦,一种自我认同的迷茫,让我更加的痛苦!我找不到方向,我究竟是聂焰,还是叶正凌?

  我大口的喘息,开始有了一种错乱的感觉,大颗的汗水密布在我的额头,甚至在瞬间就汗湿了我内里的衣衫。

  太过难受的感觉,让我忍不住一下一下的撞击着这个洞穴的洞壁。

  在这个时候,洞外响起了急切的脚步声,一个身影猛地冲进了洞穴之中,一把就抱住了我:“老三,老三!是你吗?你醒了吗?”

  我在极度的痛苦之中回头,看见的是一张英俊却又憔悴的脸,在那么一瞬间我对这张脸有那么一丝陌生,我忍不住一把推开了他,我不习惯一个陌生人那么靠近我。

  不知道为什么,我出手的力气竟然奇大,竟然把他一把推开了三四米,到了这个洞穴的边缘,重重的撞在了洞壁上,才堪堪的停下。

  这样的撞击原本不算什么?可是我却看见他无比受伤的眼神,和一丝掩藏很深的绝望。

  这样的眼神竟然让我的心也跟着抽痛了一下。

  “聂..聂焰?”他站了起来,试着这样叫了我一声。

  聂焰?我愣了一下,心中涌起一股亲切的感觉,是了,我不就是聂焰吗?

  不,不对!一幕幕不属于聂焰的往事又挤在我的脑海,让我更加的错乱,我看着眼前的人,忽然就想起了他是谁,心底的那股亲切感挥之不去,我几乎是无意识的叫了一声:“正川哥?”

  没想到只是那么轻轻的一声呼唤,却让他的眼中涌起了狂喜的表情,他小心翼翼的靠近我,说到:“老三?正凌?你是想起来了吗?”

  我想起来什么了?又是那种迷茫的痛苦,又是无比复杂,完全不相干交错的往事挤在我的脑中,让我的大脑胀痛不已,我再次忍不住的疯狂撞击着洞壁。

  正川哥又一次冲过来,紧紧的抱住了我!可是他如何挣扎的过我?

  小小的洞穴之中,我们如同在搏斗一般,他一次次的想要阻止我,却一次次的被我疯狂的给推开。

  最后一次,他又被我甩开,重重的落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一时间再无力气爬起来。

  而我竟然有一种痛快的感觉,自此再也没有人阻止我可以痛快的发泄一下痛苦,我疯狂的撞着自己的大脑,直到洞壁处已经被撞出了一个深深的凹陷,泥土滚落,我的额头上全部都是鲜血。

  正川哥再一次爬起来,想要阻止我...而裂开凹陷的泥土下,已经露出了一块坚硬的大石。

  我咬牙看着那一块大石,又一次毫不犹豫,重重的撞了上去!

  让我死吧....没有什么比这种错乱和对自己难以认同更加痛苦的事情了,当在这个世界上,你感觉自己不再是自己时,那是难以承受的心理负担。

  我情愿用死来摆脱这种痛苦,我甚至清楚的知道,如果没有死去,我接下来的后果也是会彻底的疯掉。

  冰冷的石头,传来了巨大的撞击感,我的大脑顿时一片眩晕,而这种眩晕到了这个时候竟然是一种享受,因为如此我就可以什么都不想了。

  正川哥再一次冲到了我的面前,一把扶住了我...我在眩晕之中哪里还有半丝的力气,只是迷茫的看着他,那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我根本无法形容。

  我缓缓的闭上了双眼,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之中,一朵小花在轻轻的摇摆,那是什么?那不是万魂花吗?万魂花是什么?怜生?我的记忆依旧在错乱之中,却在这个狂乱的时刻,我感觉到万魂花之中忽然出现了一道强大的意志,一下子窜入了我的脑中。

  如同一块重重的大石,压在了四处喷发的乱流之上,终于有一种渐渐稳定的功效。

  “什么都不要想,睡去吧。”一个威严的声音带着不可抗拒的意志,在我的脑海之中反复的回荡,如同强行的帮助我进入大脑空白的存思状态,我真的就渐渐的随着这个声音,慢慢的摒除了一切杂乱的记忆,沉睡了过去。

  睡眠是香甜的,如同蜷缩在母亲的怀抱。

  而在睡梦之中,是一片纯白,只有一个声音反复的在回荡:“轮回只是表象,本质皆一。如同花之不同花朵,树之不同树叶,万物之不同面貌,剥离一切表象,本质如一。”

  表象?我在睡梦之中也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有所悟,又似乎抓不住关键。

  但这声音却在反复的回荡,我在一片纯白之中仿佛看见了一颗颗种子破土发芽,然后演变成了一片花海,在其中花朵各异,但最后脑中只剩下一个字——花。

  我仿佛看见一片森林,各种不同的树木,高的,矮的,粗的,细的生长在一起,最后脑中只剩下一个字——树。

  我看见了红尘之中,形形色色的各种人,美的,丑的,老的,小的,他们不都是人吗?

  在我看见一切之后,那个声音终于变了,再次说到:“看清楚本质了吗?变是不同环境造成的必然结果,就如同树的高矮只是去适应它生存的环境,人的美丑来自于父母的传承,一切都是外因。外因不可改变本质,树还是树,人还是人。”

  我有些明白了。

  而在这个时候,不管是关于聂焰的记忆,还是关于叶正凌的记忆,再次出现在我的脑海,而我不再深陷其中,而是以一个旁观的我在看着,脑中再无那种杂乱之感。

  可我还是迷茫,我的身份应该定义为什么?聂焰还是叶正凌?

  “痴儿,还不醒来?不管用情之再深,经历再入心,那也是你本质所经历的一切!你莫非还不懂,不管经历了什么,遇见了谁,你始终还是你!如一的,唯一的你!不管是聂焰,还是叶正凌,那都只是你。”

  在最后,那个声音如同洪钟大吕一般的敲击在我的脑海,我猛然的醒悟,那都只是我!!

  “牢守一颗心,去找寻自己的本心所在。一切都不过皮相尔...”渐渐的,那个声音逐渐的淡去,而我的脑中之前平静了的往事,开始再次的一件件翻腾在我的脑海。

  我抱着一颗皆是的心,去看待一切。

  却又抱着一颗我自不动的心,去体验一切。

  慢慢的,灵魂开始变得清明,所有的往事开始按照一条时间线,渐渐的清明起来...从聂焰出生,到聂焰死去,从叶正凌出生,到叶正凌的现在。

  都只是我的经历,坦然的去接受就好。

  那种凌乱的感觉终于消失了,一切再次重新变得分明而清晰。

  那道强行入我脑海之中的意志终于渐渐的模糊,消失...在散去的前一刻,我却看见了一个貌似疯癫的身影,走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在一个宏伟的大墓之前,深深的跪拜而下:“我徒当有此劫,望墓主在关键时刻,点醒痴儿。否则,他每一世都用情太深,沉沦其中,怕是难以醒来。穆言痴在此三叩九拜,执最大之礼,许大愿在此谢过。”

  说话间,我看见那个身影一次次的叩首。

  不知为何,在梦中眼眶也止不住的发热。


  师父,你我师徒缘分已过千年,到了如今,我才知道你叫穆言痴吗?


仐三说:
回来了,谢谢大家给了我一个不算短的假期,仐三再次感谢。这一卷,看卷名,大家就知道,不会那么平静了。那就一起看看是怎么样一个乱世吧。这是今天的第一章,按照规矩,接下来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