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章 再出发

第二章 再出发

  随着火堆的重新升起,山洞渐渐的变得温暖了起来。

  ‘淅沥沥’的水声在我的耳边响起,一张带着温热的毛巾在擦拭着我脸上额头上的伤口,也擦去了我刚刚流出的泪水。

  我听见了热汤‘咕咚咚’的声音,闻得出汤中翻滚的大骨的香气,也闻见了烤肉的味道,但却并不呛人,因为堵在门口的大石掀开了一角,洞外的寒风吹散了洞中的浓烟。

  这是一种活着的味道,真好。

  我的心绪渐渐的平静,从开始就从未想到,在千百年前,就有人为我留下了一道契机,来解开今日的危机。

  说我情深,难免不遭情劫?但身在其中的众生,哪一个又没有请深的所托呢?

  这样想着,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眼前不是正川哥又是谁?

  之前,和我如同激烈搏斗一般的阻止我,现在在他脸上还有一团淤青,衣服也脏的不成样子,甚至还被撕裂了几处。

  他一向最爱干净,几乎是有洁癖的一个人,此时却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只是在专心的用一张湿热的布,在为我清理着身上的伤痕。

  之前,我因为全身要涂抹精血,几乎是赤裸着身体,在此刻身上也被套上了衣服,很是温暖。

  正川哥的脸色有些憔悴,我也不知道我是昏迷了几日,总之他的脸上已经胡子拉渣。

  而他的眼眶红得要命,也不知道是因为哭过,还是因为太过疲惫。

  温热的帕子又一次搭在了我的脖子上,正川哥正准备为我再次的擦拭,却猛然的看见我醒了过来。

  他的眼中先是一丝惊喜,接着却又有些惶恐,最后竟然是一抹怎么也掩饰不住的悲伤。

  “聂..聂前辈?”他试着叫了一声,手上的动作却是僵硬,即便强忍,我也看见一点泪光,在他的眼中闪现。

  我的喉咙很干,在整合了两段人生以后,有一种深深的疲惫感,可正川哥的难过却如同击打在我胸口,刚才我的那一种疯狂,恐怕是让他揪心的吧,想到这里,忍着难受,我也低声的叫了一声:“正川哥...”

  我的话刚落音,就看见正川哥的嘴唇颤抖,几乎是难以置信的看着我,我还来不及说下一句话,就感觉两点温热落在了我的脸上。

  一声不敢肯定,哽咽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你..你是老三?不,你...你还记得你是叶正凌吗?”

  我忍着干渴,一字一句的说到;“唐正川,叶正凌,一听不就是师兄弟吗?”

  “老三!”我还来不及反应,就听见正川哥忽然低吼了一声,放下了手中的帕子,一个大男人就这样蹲在我的面前,哭得声嘶力竭。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也有一种想要落泪的冲动,到最后,却也只是挣扎着起来,重重的拍了一下正川哥的肩膀。

  他哽咽着,平静了好久,只是说出了一句:“我以为我差点儿失去你了。而在这世间,我快要失去所有的人了。人生也许是要不停的失去,但那种痛苦,我真的...真的...”

  一切只是尽在不言中。

  火光跳跃在洞中,深寒的夜晚就要过去,远处的天际泛起了一丝青白,意味着又是新的一天等着我们去面对。

  在喝两碗大骨汤,吃了快两斤烤肉以后,我身体上的感觉好多了。

  从正川哥的口中我得知,我昏迷了快两天时间,在这其中,正川哥都没敢离开。

  后来,在我要醒之前,开始忍不住的说胡话,身体乱动,正川哥估计着我要醒了,又摸了一下我的身体,凉的厉害,就算火也带不起来温度,就想着出去弄点吃的回来。

  毕竟这样折腾了一番,不管我是聂焰也好,叶正凌也罢,也需要食物补充一下身体。

  没想到,回来以后,就看见了我醒来发疯一幕...而第二次昏迷我并没有昏迷多久,大概就是两个小时的样子就醒来了。

  在言谈之中,正川哥一直都透着一股感谢的意思,他没有想到在这一次之后,我还能以叶正凌的身份活着,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从此他的师弟会彻底的消失。

  在说到最后的时候,正川哥又不肯定的望着我说了一句:“老三啊,真的是老三吗?”

  这样的问题,他已经神经质的问了不下十遍以上,我每次都会说出一点儿往事让他安心。

  说着,说着,他的眼中就渐渐的透着一丝困意了,他迷迷糊糊的对我说到:“对了,老三,有个事情本来不想告诉你,你才好一点。这些天啊,我们过的看似安宁,我却总是在外出的时候,感觉到这山上有不同寻常的气息,很吓人的那种气场。”

  “老三呐,我们运气很好,一直躲在这里,那么几天,都没有人发现。”

  说话间,正川哥手中夹着的烟都快要掉下来了,我接过正川哥手中的烟,从行李中翻了一件衣服给他披上,轻声对他说到:“是了,我们运气真的很好,有天护佑着。所以,你安心的睡吧,睡到晚上,我们再出发,有很多的事情等着我们处理呢。”

  “嗯?睡?是啊,好想睡,但...但不能睡到晚上,我怕..怕危险。我就睡..睡一小会儿。”正川哥已经完全的迷糊了。

  我脸上带着一丝温暖的微笑,稍微有些强硬的把正川哥摁倒在了火堆的旁边,他一躺下再也抵挡不住浓浓的困意,一下子呼吸就变得沉稳而悠长的睡着了,甚至不到一分钟,竟然传来了微微的鼾声。

  看了一眼熟睡的正川哥,为了守着我,他已经是几天没有合眼,即便是修者,也算支撑到了一个极其疲劳的点,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我的心中有微微的暖意,人生在世,也许到最后什么都是一场空?回忆到最后,也就是在自己所爱也爱着自己的人身边,是最安心幸福的时刻吧?

  从正川哥手中接过的那一支烟,叼在了我的嘴上,浓浓的烟雾安抚着内心的伤痛。

  我已经彻底的融合了聂焰和叶正凌的记忆,度过了自己会崩溃,或者丧失一段人格的危机,但这并不代表着我的内心也跟随着平静了。

  我是聂焰,也是叶正凌,我只是用两个不同的身份过了两段不同的人生,中间休息了一下,这本质上还是我。

  所以,在继承了我上一段人生记忆的同时,我也继承了上一段人生的一切,包括痛苦,哀伤和思念。

  如若今生感情还能有所寄托,那么前世呢?从口中喷出的烟雾迷蒙了我的眼睛,在我的眼前,那个身穿白衣的身影还挥之不去,那几个小乞儿的模样还是清晰,那个疯癫的老道抱着我的脚步还犹在耳边,那慈爱的父母最后的决绝依旧震撼着我。

  只是,只是...我已经找不到他们了。

  而这种痛苦却没有办法和任何人言说,只因为之前我就明白,最远的距离是时间,人找不回当年的自己,亦找不回当年的他们。

  在我的心中,很多的情绪非常的复杂,就如今生我并没有刻骨铭心的爱过,却因为有了前生,像谈了一世的爱,已然刻骨铭心。

  这些情绪我必须还需要时间去消化,去面对...因为走过的路,不能回头,我只能朝着前方继续的走去。

  传说中,重要的人会再次相遇,那我期盼着在某一段路上,曾经爱过的人们再次的出现。

  想到这里,我的脸上有了自己也察觉不到的泪水,幸好在痛苦之中,也有一种巨大的安慰伴随着我。

  就比如想起前世的父母,就念着今生的父母依旧还在。

  前世的弟妹,就会想起今生的师兄,挚友....

  至于碗碗?我的眼前迷蒙了...我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在左右着我,我不会忘记她,却总也想起那个也许还身处在危险之中的辛夷。

  我要拿回一些东西!我想起了那一张白色的狐皮,还有我从小就戴在身上的那一条奇怪的链子,上面那颗像眼珠的石头。

  我没有想到那是碗碗最后留下的东西。

  而一想到现实,就有各种的事情被纷纷想起,要做的事情还很多,留给我喘息的时间却并不多。

  陷在回忆之中,却整理自己未来的路,是最容易耗费大量的时间的...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洞外的光线从模糊变得明亮,又从明亮变得模糊,正川哥忽然醒来,我才发现,我几乎已经坐了整个白天,却整理自己的各种情绪,去适应它们。

  “老三?”正川哥醒来,脸上依旧有抹不去的惶恐。

  直到我轻轻回应了一声‘我在’,他的神情才安心下来。

  接下来的繁琐不表,总之在吃饱,再次整理了以后,我们终于走出了那个小小的山洞,那个对于我来说,如同一场新生的山洞。

  而夜正黑,风正大...飘扬的雪不停。

  我站在洞外迈出了第一步,在那个瞬间,我有一些恍惚,仿佛看见了千百年后的叶正凌和千百年前的聂焰终于同时迈出了一步。


仐三说:
好吧,今天的两章完毕,这也算是一个小小的过度章节,接着情节就会展开的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