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章 出来吧

第三章 出来吧

  一路下山很是顺利,用的时间比起进山少了许多。

  但是走出连绵的山脉时,也已经是下午时分。

  正川哥似乎在经历了鬼市的事情以后,变得有些战战兢兢,一路上都在说着我们顺利,是运气好,老天保佑。

  我没有去戳穿正川哥这话,因为没有必要。

  从醒来以后,我的灵魂力就变得分外的强大,说是曾经的一倍也不为过,但是距离曾经聂焰时期的巅峰还差了许多。

  因为这种恢复绝对不可能一蹶而就,而是破除封印以后慢慢的开始恢复,这种感觉很不错,有一种每时每刻都在变强的感觉,而灵魂也时时刻刻受到了万魂花的滋养,即便是很微弱的,难以察觉的,但是是在我的灵魂之中,我还是能敏感的感受到。

  虽说距离巅峰还有距离,但就是这样的强大已经让我有了感应。

  我和正川哥能够一路下山来,如此的顺利,根本不是什么运气,我在距离我们不算太远的地方,至少感应到了5,6道强大的气场。

  这就说明是有5,6个强大的人在保护着我们,一直到我们下了山,这5,6道气场才慢慢的消失。

  这不见得是一件好事,鬼市是属于雪山一脉的地盘,我和正川哥还在他们的地盘当中,都需要特别的人来保护我们,说明事情严重到了一定的地步。

  而走到山下,他们的气场就消失了,也就说明一定是有什么制约着他们,让他们只能保护我们到这里了。

  虽然是下午,可此时的山下也异常的安静。

  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再走两里路,也就能看见一条公路,直通山下的那个北方小镇了。

  从早上就开始纷扬的大雪,到了现在,却是停了下来,天空阴霾的厉害,积雪混合着泥泞的路也不见得好走。

  “老三,这一次下山,先去什么地方?我们在山上也已经听说了那些妖物开始行动了,大肆的猎杀猎妖人,火聂家的情况不好,也不分明,暂时是回不去了。”越是靠近了出山口,正川哥就越是不安。

  他开始担心起前路,这也是人之常情,他希望我能有一个喘息的时间。

  这个问题已经不是他第一次问起,而是第三次提起了。

  前两次,我都以我要考虑一下而搪塞了过去,到了山下我知道是再也搪塞不过去了,只能对正川哥说到:“到了山下,我们就分道扬镳吧。如今,我也不知道什么地方才是最安全的,但这样老是躲藏着,被动的挨打也不可能是长久之计。我心中有想要做的事情,但正川哥,我不放心你的安全,你去望仙村等我。那里是我唯一能够想到的,比较安全的地方。”

  “什么?”正川哥听了我的决定,有些吃惊。从他的表情来看,他是根本没有打算要和我分开过。

  我只能沉默以对,这个决定是不会更改的,在我的计划内,我要做的事情十分的冒险,我不能带着正川哥一起去冒险。

  “老三,你和我回望仙村。你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恢复,到了比较好的状态时,再找到山海百妖录,然后...”这显然是正川哥的计划,比较的稳妥,他已经承受不起再失去我的代价了,而从大的方向来看,他的计划也没有什么错。

  而有些事情,就比如说我心中想做的事情,即便我不对他说,按照他对我的了解,也应该明白,我要做的事情肯定是冒险的。

  我沉默着,对正川哥的话不置可否,这样正川哥或许能够认为我是默认了他的话,心里会舒服一些。

  并不是我想这样对待他,只是到了现在,有些东西我无法和正川哥解释清楚,莫说现在我是融合了聂焰的记忆,就算没有融合聂焰的记忆,我也不可能躲起来,任由火聂家的在水深火热之中。

  我不敢去想象妖物的攻击会让火聂家损失了多少人,想起失踪的人,我就会想起千百年前的弟弟妹妹,我怎么能任由他们的后人处在如此的危险和未知当中,而我自己龟缩了起来?

  我不是一个铁血冷漠的枭雄,我一样的会冲动,就像千百年前的自己,常常的选择就是以身涉险。

  只不过在这一生,这种冲动是要在我认为值得的情况下。

  毕竟是不一样了,千百年前的我是天赐之子,在小道界学习术法,如同一个出身名门的天才少年,一路少有挫折。

  而千百年后的我,是一个破落门派,学艺不精,甚至所学‘不对口’,被赶下山门的小人物,一路所遇强敌,人生是被各种的人和事被动的推动着,自己却如同深陷迷雾在不听挣扎只求生存的叶正凌,如何能像千百年前那样意气风发?

  那高高在上的双子,无数人的偶像英雄,和今生对比起来是多么的不真实?

  却偏偏是这种不真实,打磨了我的心,让我懂得了挣扎的不易,退让的艰难,忍辱的厚重...或许不会再像当年那样飞扬如火。

  但本心之中,想要做的事情,依旧会不计代价,只是不会忘记了沉稳,也会多考虑别人的感受。

  其实,叶正凌也是如此做的吧,一个小人物的挣扎,一次次冒险,只不过显得太过微不足道,因为叶正凌还没有涅槃。

  有些蹒跚的脚步声就这样回荡在山脚,我和正川哥在谈论了这个话题以后,就不再言语,他有满腔的心事,而我还在适应着两个身份,这需要时间。

  只是走到了山道口的时候,我停住了脚步。

  按照进山的路线,再从这条小道下去,就是一条泥泞的大道,那大道不过1里路,就可以直通公路了。

  “哥,累了,点支烟吧。”我说话时,看了一眼阴霾的天空,铅灰色的蓝,很是压抑,我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山脚。

  “是不是身体还没有完全的适应?”正川哥有些紧张的看着我,但却是伸手在身上摸索,上山到现在,烟已经不多了,我们抽的很少来节省,但也估计没剩下多少。

  我笑着摇头:“感觉挺好的,就是要到大路了,想要休息一下。”

  “好!”正川哥一边心不在焉的回答了我一句,接着一脸的惊喜,从衣服的某个兜里终于摸出了剩下的小半包烟,笑着对我说到:“有没有中奖的感觉?”

  我和他相视一笑,在这个时候,师兄弟之间的那种感情反倒体会的最是真切。

  我们相互点燃了烟,淡蓝色的烟雾在空中飘散着,说些闲话,当烟抽到一半的时候,我望着正川哥说到:“哥,你要相信我永远都是你的师弟,是老三。”

  “你这话什么意思?”正川哥的眼中流露出疑惑,显然他对这个话题十分的敏感。

  “其实,也没有更多的意思。我要感谢老天,在我醒来以后,还是我。不是聂焰,严格的说来,也不算以前的叶正凌,因为...”我吐了一口烟,然后对正川哥说到:“你能理解吗?我毕竟继承了聂焰的全部记忆。”

  正川哥有些沉默,狠狠的吸了一口烟,俊美的脸上却是一种坚定:“多了一段记忆而已,不影响我们今生的情谊,对不对?”

  “就是这个意思。但以后...或许我做事的风格,做决定的态度,嗯,怎么说?”我说话间,慢慢的站了起来,似乎是在踌躇,而正川哥抽着烟,看着我,还在等待着我的答案。

  我绕了两步,站在了蹲着的正川哥身后的位置,忽然一下子蹲了下来,手搭在正川哥的肩膀上,望着他笑了一下,他疑惑不解,我的手却忽然的扬起,重重的落在了他的后颈。

  我是掌握好了力道的,毕竟从小练体,力气就不小,何况这一次又融合了大妖的精血,击晕一个人绝对不是问题,重要的是要拿捏力量不要让他受伤而已。

  “老三,你...”正川哥没想到我会给他来那么一下,反应已经够快,一下子就充满了疑问的问我。

  可他如何能抗击这种眩晕的感觉,终究只说出了三个字,身体就软软的倒下了,而我一把拉住了他。

  “哥,我刚才只是想告诉你,不管做事的方法多么不同,所决定事情的方向和以前比多么的大胆冒险,我还是老三,你的师弟。”我在他身边,低沉的说到,而昏迷的他是否能听见我的话,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只要他是正川哥,就一定能够理解我。

  这样想着,我把正川哥的行李绑在了他的身上,然后一把背起了他,一步一步沉稳的走下了山。

  小道过后,就是那条相对宽敞的大道。

  在之前,总会偶尔有一两辆镇子里特有的三轮开往这里,毕竟靠山吃山,总有进山淘山货的人。

  不过,今天却是分外的安静,道路两旁密密的灌木,和丛生的树木遮挡住了道路,偶尔一只惊鸟飞起,有一种荒凉的感觉。

  背着正川哥,走的并不累,我小心的绕过一滩稍微有些融化的积水,看见了在那边的树下有个稍微干燥的地方,走过去,把正川哥轻轻放了下来。

  “既然来了,还躲着做什么?出来,拿下我,领功不是更好?”望着空旷的路,我忽然大声的喊了一句。


仐三说:
今天的第一更,第二更会晚许多,大家不必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