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章 判,死刑

第四章 判,死刑

  空旷的路上回荡着我的声音,但四周的安静却越发的衬托得我像一个神经病那般,只是在自言自语的发疯一样。

  不出来?这倒是我意料之外的事情。

  看着依旧昏迷中的正川哥,我再次拿出了那小半包烟,珍惜的点上了一根,没办法,情绪莫名的有点兴奋,而香烟可以让我平静。

  对于正川哥,我心中有些抱歉,我并非一定想要打晕他,但如果让他知道,我们才刚刚下山,就遇见了如此的危险,他必定不会让我涉险,最起码,他是不可能一个人回那望仙村去的。

  看着正川哥依旧有些微微皱起的眉头,我在心中对他说了一声抱歉。

  然后口中的烟雾升腾,透过氤氲的烟雾,终于有7,8个身影从大道两边的树丛之中走了出来。

  我看着他们,之前在若不是在下山的路上感受到了他们的气息,我也不会贸然的打晕正川哥,如今看着这7,8个身影,我心中还是微微有些诧异。

  毋庸置疑,这些人身上的气息已经并非完全的人类了,而是和我以前遇见的那种妖化人是一样的。

  不同的只是,短短的时日,他们身上的气息便更加的强烈了。

  从前,他们混迹在普通人之中,和普通的人并没有什么多大的区别,而如今...我沉吟了一声,若一定要说有什么区别,那便是感觉比普通人强壮了许多,而且个头也分外的高大。

  那身材的感觉,倒不像是我华夏人,倒像是西方的人种,甚至更为健壮。

  他们的衣着普通,但在仔细看去,在袖口处都绣着一道红色的抓痕。

  我的肩膀有些微微发热,仿佛有一个灵魂在我的身体内兴奋的嘶吼,我并不意外他们能够找到我,继承了聂焰的记忆,我就知道了,肩膀上的那道印记,就是妖物留给我的‘礼物’,随着我的苏醒,它也在苏醒,随着我的强大,它也越发的‘显眼’。

  而它若是一直存在,我在妖物的眼中就如同一盏‘明灯’,他们总能感应到我。

  我意外的只是,只是粗略的一看,就能看见他们袖口的标志性的痕迹,说明我敏锐了许多。

  只是啊...我有些可惜的拿下了叼在口中的烟,只剩下小半包了,浪费是可耻的。

  我把它夹在了正川哥的手指之间,非常的稳当。

  然后一步一步走向了那7,8个围住我的身影,只是对视了一两秒就知道了彼此的目的,那就不必废话了。

  那7,8个人之中,为首的是一个分外高大的男人,怕是有两米的身高,站在那里就充满了威慑力,朝着他们一步步走去的我,倒显得像个小蚂蚁那般。

  看着我面无表情的朝着他们走去,那个为首的男人显然有些惊奇,他看着我,表情有些嘲弄,忽然朝着我比了一个拇指,然后倒转朝下,低声的说到:“我们老板说你是这个!如果不是靠着以前的力量偶尔的救你,踩死你,比踩死一只蚂蚁也多花不了多少力气。”

  “因为,我们的力量是稳定的,而且是越来越强的。”他忽然大喊了一声。

  我抬头,速度陡然的加快,朝着他冲了过去,中枢阵纹在这个时候毫不费力的开启,天地之力涌动,灌注四肢,风之阵纹。

  三百米的距离,就如同儿戏一般。

  而脊椎也传来了麻痒的感觉,陡然的一顿,接着如同无穷一般的力气一下子爆裂开来。

  继承了聂焰的一切以后,对于阵纹的开启可以说是毫不费力,而这种充满力量和速度的感觉让我的血液沸腾,可是比起记忆中的当年,还少了几分强悍。

  我的陡然提速,在那个高大的男子眼中无疑是一种挑衅,虽然我忽然爆发的速度让他稍微吃惊,但绝对不是他退缩的理由。

  他冷笑了一声,也朝着我冲刺而来。

  既然是复苏以后的第一战,那就要绝对男人的硬碰硬,这是猎妖人的风格,永远冲在最前方,永远是直接的碰撞,不管是身体,还是灵魂力!术法对于我们来说,只是一种花样罢了。

  ‘澎’的一声闷响,我感觉到了一股发泄的痛快!也感觉到了从拳头之上穿来的破碎感。

  这种程度就敢和我硬碰?我砸向那个大汉的感觉,就如同砸向一堆腐朽的木头,根本不值一提!

  “啊!”他的惨嚎声非常配合的响起,难以置信的捂着自己的拳头,随着惯性倒退了两步。

  可我的发泄还远远不够,如何能够给他喘息的时间?一下子就冲了过去,拳头如同雨点般的落在那个高大男人的身上,只是几秒之间,我就打出了十几拳。

  我的头顶传来了微热的感觉,只是这么十几拳,就忍不住喷血了?

  我一个扫腿,踢在了他的脸上,他就如同一个破布口袋一般朝着远处飞去。

  在这时,那些妖物如何能够旁观?只是我这样的表现,让他们感觉到不可思议,在这个时候,那个高大的男人重重的落地,喘息着吼到:“轻敌了,用圣液。”

  说话间,那几个人妖人,毫不犹豫的摸出了一瓶小小的试管,那试管之中晃荡着的,不就是我曾经见过两次的紫色液体?

  我眯起了眼睛,并没有阻止他们的动作,我需要发泄自身的力量,也想再一次的观察,这紫色的液体究竟会为他们带来什么样的改变?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力量?

  在灰暗的刺眼的天空下,那紫色的液体闪烁着妖异的光芒,滴落在了眼前人的口中。

  他们的神情虔诚而狂热,如同每一滴都是他们的神。

  紫色液体入口,这些人不到一秒就有了强烈的反应,似乎痛苦,又似乎癫狂沉沦在一种疯狂的迷幻之中,他们翻滚嘶吼,原本正常的脸庞开始兽化。

  我静静的看着,也好奇这些人究竟是什么妖藏在了他们的身体之中,如果出现一头猪妖,会不会比较搞笑?但我错了,不应该小瞧猪妖的,至少猪八戒是厉害的。

  我在胡思乱想着,而这些人的兽化已经接近完毕。

  没有什么我想象的猪妖,反倒清一色的是狼,鼠(黄鼠狼)一类的妖物,我也只是大概判断,毕竟这种半兽化的形象,完全不能具体的判断。

  而这也不奇怪,在妖物之中最多的不就是他们吗?

  “这才是真正的蚂蚁,真扫兴。”我看着他们淡淡的说了一句,一声低吼之下,一股灵魂力翻涌着涌向了中枢阵纹,更多的天地之力被我接引,已经超越了我之前能承受的极限,但如今的这种状态,这只是让我稍微的用了一点力罢了。

  兽化完的众妖人却没有急着动手,反倒是那个之前被我打出了内伤的高大男子看着我,怨毒的说到:“老板让我们留活口,而我对活口的理解是——只要还有一口气,就算是活口,如果我是你,情愿求死。”

  我扭动了一下脖子,非常享受这种力量充盈在身体之中的感觉,虽然我还需要一些恢复的时间,虽然还不是那种巅峰状态的充盈感。

  “你们,如果是人的样子,那你们能留一口气。可惜好好的人不当,要成这种人不人,妖不妖的模样。所以...”我盯着他们,脚下猛地一蹬,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不到30米的距离,就如同一条小沟,被我轻易的跨越。

  我还在空中,便借着风的力量,扭转了一下身体,一脚狠狠的踢在了那个高大男子的脸上,话语这才落下:“所以,我判你们死刑!以猎妖人的名义!”

  ‘澎’的一声闷响,这一脚让我感觉到了狠狠的发泄,看着那个刚刚兽化,所以得意洋洋的身体飞在空中的弧线,我从心底找到了某种熟悉的感觉。

  就是这个——猎妖的感觉!

  看着领头的男子被我一脚踢飞,那些兽化的妖人根本不敢耽误,干脆一群人朝着我冲了上来。

  就是这样,热血的厮杀,力与热的碰撞!

  我嘶吼了一声,硬碰硬的冲斗在这群妖人当中,他们的拳头打在我的身上,被绝对的力量所抵消,根本就没有力感。

  而我的一拳一脚,却如同重锤,每一下都能带出灿烂的血花。

  这些妖物,连接近化形的凶兽都不如,就试图来战斗?太不过瘾了!

  只是半分钟,看着倒了一地的他们,我有些意兴阑珊。

  可是...猎妖人不也沦落了吗?不,不能这样沉沦,从此,就由我带着他们从新崛起吧。

  我懒得再看这一群半死不活的妖人,转身走向了正川哥。

  但那为首的男子并不死心,大喊了一声:“用最后的手段,大...大家一起。”

  说话间,我感觉到一股妖力在我的身后翻腾,我想起了那个艺术家,也不是这样用妖力直接伤害灵魂吗?

  我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比起古妖,这样的用法真是太过粗糙了。

  ‘吼’,那7,8个人大吼了一声,一股铺天盖地的妖力朝着我席卷而来,我心中并没有完全的发泄,借着这个时候,我忽然转身,发出了一声声嘶力竭的狂吼。

  随着我的吼声,灵魂力如同爆发的江河一般倾斜而出,他们连让我动用灵魂力应用手诀的资格都没有!

  有的,只是这种最粗犷的发泄,最直接的碰撞。

  他们的妖力如同一条不起眼的小溪一般,一下子被我的灵魂力席卷在了其中,然后破碎,而灵魂里冲击着,继续朝着他们席卷而去,所过之处...这些妖人的灵魂纷纷被碾压至破碎。

  在这个时候,我早已经转身走向了正川哥。

  我夹在他手中的香烟依旧在燃烧着,我拿起来重新叼在了口中,深深的吸了一口。

  身后,那些妖人的气息全无。

  而我说过——死刑!


仐三说:
这章这个写法,是为了给大家一个痛快。因为大家都还记得,叶少曾经是多么的痛苦,压抑,在每一个危险面前,是怎么样的挣扎。他早就该给大家这样的一场战斗了。他私下和我说,三少,你这样写我比较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