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章 大楼,战(上)

第六章 大楼,战(上)

  我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么一幕。

  但我能理解,活着尽管再痛苦,活下去也是绝大多数人一种不能放弃的本能。

  可是,理解是一回事,做为理由,却太过于苍白了。

  我不想和眼前这个人讲什么大道理,只是摇下车窗,任由夜晚的风扑面,对于他的哭号,我只是说了一句:“只要你和你的家人活下去,别人是否能活下去,都不重要的,是吗?我想,活着应该你的权利,你可以去争取,但不要可恶到占用别人的生命,来成全自己。作恶者,永远都有一个看似不那么恶毒的理由去支撑自己,事实上这种理由经不起剖析,因为那是完全站在自己的角度,一个自私的笑话罢了。”

  我的这番话,让那个男人有些发呆,泪水和鼻涕还挂在脸上,看着我的目光也意味不明。

  我忽然有些疲惫,一个自私的人你如何能盼望轻描淡写几句话就去教会他什么叫做牺牲,什么叫做生命的意义?感觉就像扯淡!

  想到这里,我轻轻的闭上了双眼,有这个闲工夫不如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

  在看到了人性的丑陋时,你也应该必然相信,会看见人性的美好。

  而在灾难大义面前,无论丑陋的是多么丑陋,都永远不会成为主流,所有人性之中爆发的美好终将颠覆它,就如同战争时有汉奸,也有更多为了保卫疆土牺牲的生命。

  车子风驰电掣的行驶在路上。

  在经过了一个晚上以后,如果所料,跟在我所坐的车子后面的几辆车都渐渐失去了踪迹。

  那个领头的男人越发的绝望,原本是他开车,被人换下来以后,也不睡觉,只是一个人喃喃自语:“他们都逃了。”

  言下之意,应该是自己比较倒霉,被我抓到了这辆车上。

  我也不理他,其实一夜过去,多少会有些交谈,我大概也知道了一些关于这些妖人的事情,大致就是他们是一个比较庞大的组织,而组织的大多数还是人类。

  但是人类在组织之中的地位并不高,偶有高层的人类,地位也不可能高过那些重生者。

  所谓重生者就是那个组织真正的核心,简单点说,那个组织就是重生者的组织,人类只能是附庸,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人类挤入了高层,也像是某些历史中的朝代一样,不是某个种族的血统,永远不能是贵族。

  想到这里,我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什么重生者,分明就是妖。

  如此看来,野心不小,是想要颠覆这个世界吗?从此以后的大地,让人类永远的沦为附庸,妖族称雄,就是他们的最终目的吧?

  但至于他们要怎么做,如何达到这一切目的,我还理不出一个线索,只是模糊之中总想起还是聂焰时的经历,那个神秘的小世界,那个祭坛,那些种子一样的东西。

  好像已经很久远了,放在现在这个时代,如同梦幻一般不真实,可我知道那绝对是真实的!而且非常的可怕,因为到如今我一想起,也有些手冰冷,我忍不住握了握拳头,让自己冷静下来,而远处,东方的晨曦已经出现,照这个速度开下去,在今天晚上就能回到C城。

  孤身一人的战斗,愿老天爷站在我这一边。

  我表现的很平静,一路上该吃饭绝不耽误,该睡觉也会在车上小睡。

  跟着我的几个人不是没有逃跑的心思,但是畏惧让他们竟然在我离开去厕所的时候,都不敢有所行动。

  我无意和这些可怜的,出卖了自己底线的人纠缠,他们虽然知道的不算多,但起码明白自己‘服务’的对象已经不是人类了,还选择如此,活的太过卑鄙且自私了一点。

  和我预料的差不多,车子在晚上8点过一些的时候,终于到了C城,看着整个城市明亮的灯火,我有一种恍惚的感觉。

  明明一切是朝着希望的方向前进的,猎妖人的后裔眼看着就要组成一个有效的联盟,没有想到妖族比我预料的更加快的行动了,用血腥打破了这一切。

  一个人的战斗到底孤独了一些,可是我不会放弃,哪怕只有一丝丝希望。

  在到了这个城市不久以后,我就下了车,任由这些‘背叛者’离去,我不希望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尽管我身上有梼杌留下的诅咒,但我也相信,一时半会儿要确定我的位置,他们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不能预料我什么时候出现,他们也应该是难安的吧?尽管只是一个小小的‘恶意’报复,我也情愿如此。

  对于C城,我勉强还是熟悉的。

  在下车以后,我很快就挤入了最热闹的街道,消失在了人群当中。

  我的行李中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随意找了一家小旅馆,就放下了行李。

  我很悠闲的去买了一套黑色的运动服,又去那种所谓只有当地人才知道的夜市,买了一些管制刀具,被我用各种方式收好在了身上。

  没有什么大用,但如果有杀戮,它们会为我节省一些力量。

  我不担心什么现代的热武器,至少在彻底颠覆整个世界之前,或者在那些妖人已经觉得自己够强大,再不需要隐藏之前,他们是没有勇气来整个城市的中心来一场‘枪战’的。

  生活不是电影,这种事情至少在华夏的大地上没有那么容易发生。

  而现在的我,如果想用热武器杀死我也是可行的,但是简单的一两枪就想解决我,却是绝对不行的。

  “你们应该有足够的自信,等着我上门吧。”站在另外一栋摩天大厦的顶楼,我望着曾经是火聂家所属的那栋大厦,轻轻的自言自语了一声。

  说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的举起手中拿着一小瓶白酒,对着那栋大楼做了一个碰杯的举动,像是在内心在进行一场告别,却不知道是在对谁告别,可我能触摸那一丝真实的哀伤。

  冰凉的酒液入喉,却带起了一股股的火辣。

  我需要一些酒,但绝对不多喝,只要在这种要战斗之前的时间,能够燃烧起我的一些热血就够了。

  很可惜,在现代的城市,很难买到一把像样的开封的剑,即便有,我也找不到在哪里有的卖,我有些想念那把无名之剑了,但我要去哪里找到它呢?它应该是被碗碗藏起来了。

  只是,千百年后...隔着这么远的时空,想起碗碗,我的心还有些抽痛。

  但因为又以叶正凌的身份活了二十几年,这份爱恋与哀愁,又显得那么不真实。

  我没有任由自己胡思乱想,只是坐在天台的边缘,静静的等待着。

  渐渐的,整个城市的灯光开始慢慢的熄灭了...渐渐的,整个城市暗了下来,只有不夜的霓虹灯还在不知疲惫的闪烁。

  渐渐的,那些由车灯组成的车流光已经消失了,只有偶尔的,零散的一两辆车呼啸而过。

  渐渐的,原本被都市的灯光映照的不算起眼的月亮,终于分外的明亮皎洁了起来...我终于从天台的边缘跳了回来,落地时,最后看了一眼那栋属于火聂家的大楼,最顶层的两层楼,还有几缕零散的灯光。

  那些妖人在等待我的时候,心情是怎么样的呢?

  我只是大概的想了一下,便从天台利落的下了楼,心中有一种将要战斗的兴奋。

  我所在的摩天大楼和火聂家所属的大楼挨的很近,这当然只是目测如此,事实上要走过去的话,还是要穿过两条正街。

  因为对这一带的熟悉,我并没有选择从正街过去,而是选择了那种偏僻的巷弄绕了过去。

  既然是打上门去,我也不想做的偷鸡摸狗一般。

  我没有选择从大厦的正门进去,事实上从哪里也到不了顶楼的两层,反而大楼之中有无数的监控,如果那些妖人彻底的控制了这栋大厦,那么从我进入大厦的那一刻开始,我的一切行动,都会在他们的眼中。

  既然如此,我还不如做的光明正大一些,我选择了直接从地下车库进入,在那里有一个秘密的电梯,可以直通大厦。

  当然也有别的办法,我听tina提起过,却因为一切都发生的太过匆忙,所以我还不算是很了解。

  我只知道这栋大厦,是当年几乎倾注了衰落的火聂家的所有来建造的。

  为此特别派了几个天才的族人去学习建筑,有很多隐秘的秘密通道和防护在这栋大厦之中。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没有半分的轻松,甚至有一些沉重,那么那个做为tina最后的防备所在的巨大地下室被那些妖人发现了吗?

  如果没有发现...我没有想下去,至少现在在情况不明的时候,我不可能去主动暴露还有一个地下室。

  事实上,我已经靠近了这栋大楼,径直的朝着车库走去,而在靠近大楼的瞬间,我已经感觉到起码有几十道气场锁定了我。

  只是没有太过让我忌讳的罢了。

  我大致感觉了一下,那个地下停车场已经在眼前,守着停车场入口的那个岗亭还亮着灯,亭中两名保安在看着一个什么电视节目,电视的声音在这安静的夜里如此的清晰。

  我拉起了运动服的帽子,看了一眼那个地下停车场,稍微动用了一点儿风之力,一下子窜了进去。


仐三说:
起来了,三更不会少的。睡足了,速度也不会慢的,也会尽量给大家写的精彩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