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章 大楼,战(中)

第七章 大楼,战(中)

  我窜入的速度对于修者和那些妖人来说,绝对算不上快,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却绝对是很快的速度了。

  以至于我沿着坡道走下地下停车场的时候,那两个保安依旧什么都没有察觉,甚至随着电视播放声音还开心的笑了一两声。

  我无意惊动他们,只是普通人而已,甚至其中一个还稍许有些面熟,应该是火聂家还在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上班的人了。

  看来这些妖人和我,甚至说和整个修者圈子还保持着某一种‘默契’,就是不想太过惊动于普通人。

  包括攻破这里,普通人都毫不知情。

  这是一件好事...若闹到普通人都知道的地步,说明我们已经失败了。

  但这也是警钟,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们必须要在这件事情彻底的闹大之前,把它无声的解决了,这是猎妖人理所当然应该承担的责任。

  脚步声回荡在地下车库。

  我好笑的发现,在一些关键位置的摄像头都巧合的失灵了,熄灭了那启动时独有的红光。

  剩下的摄像头监控车库的大概不成问题,但留下的空挡,已经完全足够一个修者神不知鬼不觉的混进去了。

  和我预料的一样,如同一张张开的网,到底等我到来了。

  但我留给他们布置的时间绝对不多,但愿一切顺利。

  我在心中再次祈求了一句,身影一转,到了车库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在这角落背后有一条看似是死路的巷子,平日里一道铁门紧紧的锁着,对外宣传的是放置一些闲杂工具的小房间。

  事实上,铁门的背后是一片不算大的平地,是利用空间的设计,从车库之中分割出来的一部分。

  也就是通往秘密电梯的真正所在。

  这条路我非常的熟悉,这道铁门曾经也只有火聂家的人有钥匙可以出入,而且也是摄像头的死角。

  我若无其事的走向了那道铁门,一把不算太长的匕首从我的袖中滑落到了手中。

  我根本不担心铁门的问题,既然是守株待兔一般的等我到来,这铁门万万没有上锁的必要。

  我的手碰触在了冰冷的铁门上,轻轻一用力,这铁门便被轻易的推开,在安静的地下车库之中发出了一声不大的吱呀声。

  铁门后的那片空地是一片黑暗,我却知道在它前方十几米不到,就是那可以直通火聂家的电梯。

  我推开铁门,走了进去。

  在黑暗中传来了一两声若有似无的喘息,接着便是一声嚣张的冷笑声。

  我没有理会,继续的大步朝前走,在我身后却传来了重重的一声关门声,接着是锁扣无情锁死的声音,伴随着这个声音,在这个空地上原本就应该亮着的几盏灯,陡然的亮起。

  刺目的灯光中,一个黑影矫捷的朝着我扑了过来,不允许我有半点晃眼的反应,不允许我有半分喘息的空隙。

  我的眼睛还是不自觉的微眯了一下,这是人最基本的生理反应,可是这对我的灵魂力却没有任何的影响,在黑影扑过来的瞬间,我的右手掐动了一个手诀,灵魂力很简单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箭头,朝着那个黑影狠狠的撞击而去。

  “瞄!”一声惊惶的声音响彻在这个空地。

  我的眼睛终于适应了这强烈的灯光,而这个声音让我想起了曾经很不好的回应,一丝冷意蔓延在心里。

  那个身影已经被我的灵魂力狠狠的一撞,稍微懈怠了一下。就是趁着这个空档,我的速度陡然的提升,朝着那个身影冲了过去。

  匕首雪亮的光芒在灯光的映照下,如同一道闪烁的银芒,毫不犹豫的朝着那个身影的脖子抹去。

  但她似乎反应的很快,或许是出于本能,原本呆滞的身体,竟然在这一刻灵活的后退,做了一个人类绝对不可能做到的扭转,然后弹跳力惊人的竟然朝着上空的梁柱跃了过去。

  我冷笑了一声,双脚用力一蹬,在绝大的力量和风之力的配合下,身体几乎与她同时跃起,但却比她跳得更高,提前封堵了她的前路。

  在灯光之下,我看见了这时,起码有十几道影子朝着我无声的扑来,这只猫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前奏。

  但我却分外的冷静,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张带着面具的脸,无法见人的猫妖吗?我透过了面具上的空洞,看见了空洞之下她有些惊恐的双眼,我的情绪没有任何的波动,就在空中,已经伸出手,用她不能理解的速度,扯过了她的身体,刀光过处,一抹鲜红终于出现在了她的脖颈处!鲜血只是静默了半秒不到,就如同血花一般的开始喷涌。

  我轻轻的松开手,她的身体急速的下坠,我也任由着自己的身体下坠,让扑过来的几个身影,扑了个空。

  在我落地的瞬间,猫妖的身体也已经重重的落地,巨大的反震力,让她的面具滚落到了一旁。

  面具之下,是一张女孩子的脸,很平常,可是瞪大的眼睛,诡异的瞳孔,微张的嘴,锐利的犬牙,已经说明了她的身份——猫妖人。

  在那一刻,我想起了毛瑞,那个扭转我人生的猫妖,却来不及有任何的感慨,另外两个身影已经朝着我扑了过来。

  我不闪不避,而是选择了身体后仰,并且在那一瞬间,快速的扫出了一脚,踢飞了其中一个身影。

  而另外一个扑向我的身影,却被我一把抓住,在他的爪子落在我胸口的前一刹那,我的匕首已经无情的捅入了他的腹部。

  手上的温热提醒我,又是让人厌烦的鲜血。

  可是那是我不得不面对的人生和血腥....有时,只能用冷血和残酷来守护,这就是代价,这就是矛盾,是老天在告诉人们,没有绝对的正义和邪恶,有的只是内心坚守的信念,清楚的知道本心要做什么,那便做什么吧。

  我看着面具下那开始涣散的瞳孔,狠狠的一撞,那具身体就飞了出去。

  匕首我没有拔出来,按照它的质量,能杀死两只妖人,已经是超常发挥了。

  在挥出了一拳,又打飞了再一个身影时,一把新的匕首又出现在了我的手中...终于,可以微微的停顿一下,我发现我被十几个身高体型都不正常的男女包围了。

  确切的说,和我在山脚下遇见的一样,都是那种体型超出了正常范围内,高大到不正常的人。

  只能说好大的手笔,我伸手轻轻抹去了溅在脸上的一点血迹,感慨仅仅在地下车库,就舍得放出那么多的妖人来围堵杀死我吗?

  生死之战,不会给人任何犹豫的时间。

  只是这么短暂的停留了不到一秒,这些妖人就全部冲了过来,我叹息了一声,匕首真的不如无名之剑好用,也迎了上去。

  熟悉的猎妖感,又充盈在了心间,不同的是内心还是有一丝颤栗,我实在不太习惯这样去杀死那么多人形的家伙...但想想,这也是可憎的地方,妖物到底做了什么?是利用人来重新出现在这世间?还是说这些人原本就是潜藏的妖?

  他们和那些种子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

  我的心中闪过各种的念头,却丝毫不影响我的出手。

  在这个时候,猎妖人已经孱弱了不知道多少,同理,比起那个遥远时代的妖物,这些妖人也不知道弱了多少。

  对付他们,我不需要全神贯注,虽然这样的说法,说起来有些‘欺负’这些妖人的意思。

  不到四分钟的时间,我用了三把匕首,杀死了这十几个妖人。

  我有意的揭开他们的面具,在面具之下已经全部不是人类的脸,或多或少有了各种兽类的特征。

  我无意多看,也无意去分辨他们是什么妖物所化,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他们的尸体,就朝着电梯继续走去。

  我并非真正的冷血,我只是知道这样的妖人多杀一个,人类就会少死一些。

  从那些‘背叛者’的口中,我听到了一些说法,到现在还无法完全的证实,但只要其中一条是真的,他们就必须死。

  “‘重生者’要进化,需要人献祭。偶尔在‘人畜’不够的时候,我们这些手下也是要献祭一些鲜血的。”这就是那些‘背叛者’告诉我的一个事实,鲜血吗?我能感受到这些人生命力的波动连普通人都比不上。

  他们分明献祭的就是精血!只是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或者药物刺激了他们,让他们表现出了旺盛的精力,但代价却是生命力。

  “一个都不能留。”我小声的说到,额前带血的流海上滴落下来了一滴鲜血,即便如此,为何内心还有一丝悲哀。

  在电梯前有一道铁闸,在这个时候自然是锁上的。

  不过如今对于我来说,这已经不是什么问题,我动用了阵纹的力量,自然就这样拉开了它。

  电梯是锁住的,但曾经我的指纹能够打开这个电梯,我相信到了今天也一样能够打开它,毕竟这栋大楼也有一些高科技,我只是听tina说过,这电梯的指纹锁也算是一个核心了,暴力的破解删除,会让大楼的整个系统都崩溃。

  我相信这些妖人应该暂时不想看见这样的局面,这毕竟这关系到一些很平常的事情,比如大楼的照明啊,供电啊。

  他们还要维持表面的不变。

  也如我所料,我的指纹依旧有效,电梯启动了。


仐三说:
第二章,我加快速度,把第三章写出来。当然,算昨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