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章 大楼,战(下)

第八章 大楼,战(下)

  这是私人的电梯,只针对火聂家最上两层,所以下行的速度很快,快到我只来得及稍微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服,电梯的门便已在我面前打开。

  还是那熟悉的电梯,但我一眼望去,发现里面已经多了一个独特的标志,是用简笔的形式描绘出了一张脸。

  那一张脸一半是兽,一半是人,这是代表妖的意思吗?这也是在默默地宣告主权吗?

  我没有停留太久,而是一步跨入了电梯,不用我按钮,电梯便会自动的升上最顶层,如果是想去楼下那一层公司的话,才需要特别的摁动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电梯上行的速度很慢,整个电梯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我知道那是从我黑色的运动服上传来的味道,幸好是黑色,只能感觉到那种鲜血独特的粘腻感,但从衣服上还看不出太多。

  说实话,这种感觉让我很难受,但我没得选择,从身为猎妖人那一刻开始,杀戮好像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电梯依旧上行的缓慢,就像有一个人,在利用这段时间从头到脚的窥视我。

  这并不是我的臆想,在电梯的正中的上方,有一个明显的摄像头,我看着那个摄像头,摸出了一支烟点上,我不是太疲惫,可杀了这么多妖人,我内心感觉疲惫。

  我无所谓的看着那个摄像头,尽管我需要去想象那摄像头的背后到底是谁,但我不愿意就这样被他居高临下的窥视着,这样盯着摄像头,同样平静冷淡的望着他,也是我的一种态度。

  尽管我可以毁去摄像头,但我不愿意逃避。

  就在这样对峙的气氛中,电梯上行了一半,在电梯之中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叶正凌,为什么要选择一条必死的路?当然,选择是你的,从很久之前我就已经没有了干涉你的资格,只因为我们站在了对立的两面。既然你那么想一路杀上来,那我就在你的书房等着你,请你就真正的一路杀过来吧。”

  我低下头,皱起了眉头,在此刻,却是不愿意面对那冰冷的摄像头了。

  是陈重的声音,尽管在心中早已一百次的与他划清界线,但如何就能划清心里的感情?

  没有人比我还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就是石涛留给我的诅咒,注定要生死相向的两个人,却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一起度过了童年与少年最纯真的时候,还有什么比这更痛苦的?

  的确如他所说,他临死前最后的诅咒,让我陷入了无尽的痛苦。

  在陈重说完话以后,电梯的速度已经恢复了正常。

  他的确残酷,根本不会给我丝毫缓解痛苦的余地,好像低头只是一瞬间以后,电梯就传来了‘叮’的一声。

  我抬头,却诧异的发现电梯停在了接近顶层的下一层,那是曾经公司所在的地方,两层是有楼梯相连的,显然,是陈重动手脚阻止了我,他是真的要我一路杀上去。

  在这种时候,一把短短的匕首显然是不合用了,我一声只有自己能够听见的轻声叹息以后,我从后背抽出了一把厚重的砍刀,这算是我买的一把最大的武器。

  它并不锋利,我看重的只是它够沉重。

  拿着它,便有一种大开杀戒的感觉,其实我并不喜欢,所以把它一直绑在背上,黑色的运动服掩盖了它,但陈重好像就想看见我一路这么杀戮上去。

  沉重的砍刀被我握紧在了手中,电梯门徐徐的打开,我看见有数不清的身影朝着我涌来。

  我举起了右手,一个手诀快速地变换了三次,我的灵魂力在这一刻终于痛快的释放出了大半,形成了一柄厚厚的重锤,朝着拥堵在电梯前的妖人们狠狠地砸去!

  与此同时,我的整个人也冲了出去,砍刀落处,一声闷响,一个妖人的脑袋已经被砸破….

  战斗从来都不是一件愉悦的事情,它充满了暴力,血腥,以及死亡的元素,可是战斗从一开始到现在的万年间,从未有过停息。

  我的心中烧着一股异样的兴奋,我的血液有着不同以往的炙热温度,我的眼眶发烫,开始一路的杀戮….

  可就如我所想,战斗并不是一件愉悦的事情,所以我也并不愉悦,我只是生理本能的适合战斗,但在内心,却一直不停地支撑自己,叶正凌,你知道是为什么而战就好。

  这也是聂焰在曾经的屠杀中支撑自己的办法。

  整个公司的一层都充满了刺鼻的血腥味,在我的身后,是一条用长长的血迹铺就的路。

  十分钟,一场战斗就将这里彻底的变为地狱,在我的身后,并不是每一个妖人都死亡了,但重伤的呻吟声让这里显得更加的绝望。

  我的那把厚重砍刀被我拖在地上,和地面摩擦发出了特有的冰冷金属音,我需要节省体力,所以,才没有闲心去仔细的杀光每一个妖人。

  我脱掉了身上的黑色外套,用它擦了一把脸上的鲜血,然后扔掉了那黑色外套,我毫不犹豫的朝着顶层走去。

  由于身体的炙热,中枢阵纹的完全洞开,我裸露的手臂上,阵纹所组成的纹身是那样的艳丽,每一条血红色的线条都充满了某种暗合天地的奇特美感,可它却是用来杀戮的工具!

  ‘咚’,是我的脚步踏上二楼的声音,我的呼吸依旧平稳,之前的那些战斗,远远没有达到我的极限。

  在我的记忆中,从阶梯上来二楼,会有一个巨大的双开门,在双开门后,是一间小厅。

  此时,那扇巨大的双开门洞开着,门的背后,是深深的黑暗。

  我就这样拖着那把厚重的却已经变形的砍刀,就这样毫不犹豫的走入了那一扇门中。

  好像陈重特别喜欢那种强光刺激的游戏,在我走入门中以后,原本黑暗的小厅,一下子光明大作,但却没有任何危险的气息,一切非常的安静。

  我下意识的挡了一下眼睛,在完全适应光明以后,我发现在这个小厅的两侧,分两排贴墙站着四个男人。

  他们穿着好似华夏明代的贵族服饰,只是稍稍做了一点现代的改良,却不是那么搭配,显得有些诡异。

  毫无疑问的,他们都戴着面具,面具之后,那八道冰冷的眼神毫无客气的在我身上扫过。

  “老板在书房等着你,有胆你就直接进去吧。”其中一个男子用略带嘲讽的语气对我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句。

  我能感觉到这四个男子的强大,和那些之前我遇上的妖人完全不同。

  我很干脆的扔了手中的砍刀,在这个时候,它已经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了,如果要和他们战斗,绝对不是之前那种层次的战斗,用砍刀能伤到他们,那才是一个笑话。

  “明智的决定。”开口的人,是另外一个男人,好像在他眼中,我丢掉砍刀是一种服软的行为。

  我懒得和他争辩,随意在T恤上擦了擦染血的手,接着径直朝着屋内走去。

  那四个男人显然没想到我是如此的冷漠,淡然,也是故意开始刁难我,在我越来越靠近他们的时候,他们开始故意的散发出自身的气场,朝着我压迫而来。

  这种气场的压迫,自然不会有生命的危险,可事实上,若我承受不住,当场跪下都有可能,他们是想让我出丑。

  我冷哼了一声,不再压抑自己的灵魂气息,如海的灵魂力顿时蔓延在这间小厅中,在海的中心,万魂花轻轻地摇摆,这是我和万魂花融合以后,它第一次展露自己的气息。

  那是一种生的气息,却也是一种魂魄中王者的气息。

  它由万千的雄魂滋养,生长在曾经杀戮的大地上,有什么魂魄能够压过万魂花?

  所以,配合着我如海的灵魂力,万魂花迎上了那四个男人的气场,只是瞬间就碾压了过去。

  这一下,让其中三个男人倒退了好几步,要贴着墙才能勉强的站稳,其中一个明显稍微弱点的男人,直接跪在了我的面前。

  他们如何还敢用气场来挑衅我?收了气场,便不会再被碾压。

  我并不会把这种胜利看在眼里,而是继续朝着小亭之内走去,只是和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我忍不住开口说到:“妖人,就不要探寻我华夏的服饰文化了,我明朝堂堂汉服,就算要改,也轮不到你们这些妖人把它改的不伦不类!”

  “你….”显然,这四个男子之中的那个朝我跪下的男人,再也忍不住了,新仇旧恨般的耻辱,让他毫不犹豫的朝着我出手了。

  我的眼光一冷,真是可惜,原本还打算给陈重一个面子,不在这里杀戮的,也不计较他的出尔反尔,到了二楼便主动休战,估计是舍不得那些比较厉害的妖人。

  但如果要送上门来,我倒不介意杀他几个得力干将。

  但在这时,另外一个男人反应较快,一把拉住了那个冲动的想向我出手的男人。


仐三说:
你们看我的更新时间也知道,今天的两章肯定早不了了,身体倒也还熬得住,主要是大脑需要休息。但反正有,我不会对着大家赖账的,我是好人,什么时候休息好了,什么时候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