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章 威胁的筹码

第十章 威胁的筹码

  我的这句话自然充满了自己不愿意面对的心痛。

  年轻时的天真,成长的阵痛,不得不决裂的心痛,各种复杂的情感都交织在眼前的这个人身上。

  那一句两肋插刀,并不是一句话而已,曾经,是真的愿意。

  我以为不管此刻的陈重是人也好,是饕餮也好,他应该有共鸣的。

  但我抬头,看见的却是他已经冰冷下来的眼眸,他说:“老三,你不应该这样说的。之前,我就说过,你应该把曾经和现在划分清楚。”

  我放下了酒瓶。

  “就像之前的你,是我兄弟,我那些岁月对你也付出了最真挚的情感,从来没有对不起你。如今,你我是敌人,所以...”陈重说到这里,也放下了酒瓶,然后站了起来。

  在我的记忆之中,我们三人里,陈重不算高的,但此刻他站起来,却高大的让我感觉到压迫。

  已经彻底的变了吗?

  我的神情渐渐的平静冰冷了下来,可我深知他远比我平静,比我更冷酷,我内心沉痛,表面只是强装的而已。

  如果一次决裂就可以埋葬所有的感情,那倒是好事了!我有心理准备要面对完全不同的陈重,但接受起来依旧艰难。

  “从你上楼到现在,杀了我67个核心成员。”陈重望着窗外,话锋一转,开始说起这个。

  “你说,如果我和你的感情已经只是停留在曾经了,那么我对你的容忍还剩下多少呢?每一个核心成员都是宝贵的。”陈重看着我,之前的那些微微暖意已经完全的散尽。

  而我看着他,只能说到:“杀上来,是你的要求,我只不过照做。不用提什么容忍这个词语,也不用说什么停留在过去,如果这样的说辞能让你好受一点,觉得自己理所当然,那么我今天接受了。”

  说完这句话,我不容陈重继续说下去了,两个撕破脸的人如果再说什么往日感情,就是好笑了。

  刚才的温情要说是一场祭奠,那么我们已经将它埋葬。

  “说吧,什么目的,什么要求?才这样容忍着我杀那么多人,而不马上要了我的命。”这就是我打断陈重的话,我并不是无的放矢,之前在山下,那些人就叫嚷着要抓活的,是我到这里的最大依仗。

  而我的判断没有错,这个要抓活的,并不是什么陈重对我的私人感情,刚才已经证明,他已经没有对任何人类的私人感情了。

  所以,我一来这里,他没有下最重的杀手,只能说是有什么目的。

  “你是必须要死的,你心里明白是为什么?现在不杀你,只是想要你说出山海百妖录的所在,然后再杀你。”陈重说这话的时候,理所当然,身上忽然流露出了一种霸气,那种睥睨天下,唯我独尊的上位者的霸道。

  这种气势,我非常的熟悉,想起了千百年前的那个石涛,他的样子和眼前的陈重反复的重叠,我的心更冷了一些,嘴上却是嘲笑:“你认为这可能吗?”

  陈重却并不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再次坐了下来,望着我说到:“以前的你,我没有手下留情过,是必须死的。因为,不想给你任何成为那个人的机会,你也想不起山海百妖录的所在。也许是天意,你终究还是成为了他....我族中的人算到了你的改变。既然如此,肯定会让你交出山海百妖录,如今你是世上唯一知道它下落的人。接着,再杀死你,这才是理所当然的。”

  “好笑,那不如直接杀了我。”我的话其实是在挑衅,看似无害的坐在这里,但是我全身的肌肉紧绷,已经随时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不,杀了你,山海百妖录也是在的。我族不想留一点儿隐患在这世上。以前的你不知情,倒也罢了,但现在的你知道,这肯定是要逼问一声的。”说话间,陈重忽然站了起来,全身的气势爆发,连桌上的酒瓶都有微微的震颤。

  而我也第一时间站了起来,和陈重对峙,只要下一秒,一个不对的眼神,我都会立刻出手。

  “老三。”陈重却莫名其妙的叫了我一声。

  “闭嘴吧。请叫我叶正凌。”我从牙缝之中挤出了这几个字。

  “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而我肯定你会交出山海百妖录的。你不听听原因?”陈重的眼神在这个时候变得有些奇怪。

  我的心中陡然升起不好的预感,但在此刻竟然无可奈何。

  陈重有些讽刺的笑了一声,竟然从书桌前离开了,来到了书房的沙发区。

  在沙发斜对着的地方,有一台大电视,他竟然拿起茶几上的遥控,摁开了电视,然后看着我说到:“叶正凌,为何不坐过来,一起欣赏一下?”

  我瞄了一眼电视,上面是某个电视台正在播放着一个娱乐节目,就算不用脑子想,也知道陈重的目的绝对不是让我和他一起悠闲的看一个电视,但我还是走了过去。

  他坐了下来,拿起沙发旁边的座机电话,对着电话简单的吩咐了一句:“把东西拿过来。”

  我也疑惑的坐下了,心中那不安的感觉越来越重。

  不到一分钟,一个陈重的手下走进了房间,放下了一张光碟,便离开了。

  陈重看了我一眼,似笑非笑的拿起那张光碟,走到了电视面前,打开电视下的DVD,把光碟放了进去,然后看着我说到:“我保证,你真的会有兴趣。”

  我没有来的手指有些冰凉。

  而此刻的电视,一片蓝屏,明显已经进入了读碟的程序,在等待了十几秒以后,一个不太清晰的画面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画面中的背影,我一眼就认了出来,依旧是在这里,火聂家属于我的书房。

  但拍摄的角度却很奇怪,一直对着书房的一个角落,隐约能看见书房里有人,却是看不清楚,就像是一个摄像头固定拍摄的角落。

  “你能稍等一下?”在这样的画面之中,忽然出现了陈重突兀的声音,接着是晃动的视角变化。

  在这个过程中,陈重忽然继续似笑非笑的对我说了一句:“我想到这接下来的画面,你可能会感兴趣。所以,把安装在这里的监控设备全部打开了,接下来,你会看得很清楚。”

  说话的时候,陈重摁了一下暂停键,在说完以后,才继续播放起光碟。

  如他所说,这个时候的画面清楚多了,定格在了书房之中坐在书桌两面的两个人身上,想必这是所有的监控设备全开了以后,剪辑的最好的效果。

  我只是看了一眼,全身就冰凉,下一刻我哪里还忍得住,一下子窜了出去,血迹未干的手一把抓住了陈重的衣领,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到:“你对他做了什么?!你怎么做的出来?!”

  陈重的手轻描淡写的搭在了我的手上,下一个用力掰开我的手,力量竟然不比我小,他说到:“为什么还是那么冲动?以前打架,你说,有多少次是为你的冲动,连累的我和他也一起挨揍?我记得我还因此受伤住院过。”

  他说的非常平静,就像毫无感情的陈述句,我的手却剧烈的颤抖起来。

  还是这样的毛病,在强烈的情感之下,不能彻底的保持冷静。

  陈重说的是实话,以前最能惹事的绝对是我,而他和周正做为我的兄弟,哪有让我一个人面对的道理?他的确是因为帮我打架,住过院....往事不能回忆,一想就是刻骨铭心的疼痛,而画面中的那个他,身份已经揭晓,竟然是周正,他怎么找上了陈重?

  我以为从我的生命发生了转折以后,我和周正的交集就会因此分开,他该留在普通人的世界里继续安稳的过着,至少避过这场劫难。

  我想这些事情的严重性周正不懂,但作为秦海念一定是懂的。

  这段时间风起云涌,秦海念一定也多多少少听说了一些什么,为什么还让和她在一起的周正出现?

  “为何不看完再说?”陈重轻轻的推开了我。

  我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刚才激动的情绪,变得面无表情,走在之前的位置上,继续坐了下来。

  又被陈重不知道什么时候摁了暂停的光碟开始继续播放。

  我看清楚了,那是一个黄昏,夕阳的红光映照在整个办公室,也映照在了陈重和周正的脸上。

  在镜头中的陈重已经是现在这般模样,而周正我也已经又很久没有见到他了,看着镜头中的他,我很难和记忆中的他重叠起来。

  在记忆中,周正总是喜欢一些所谓名牌的衣服,因为洁癖整理的很干净的模样,甚至连鞋子上都不允许有一点儿灰尘,永远有跟得上时代的发型,整理的一丝不苟。

  但在光碟中的周正,却是穿着一身粗布的衣服,看那样式是一种简单的民族服饰的便装,头发已经很干脆的理成了板寸。

  他瘦了许多,所以整张脸显得有些憔悴,理的不是太干净的胡须,更增加了这种感觉。

  不过,整个人却并没有显得没有精神,反倒是多了一种我说不出来的气质,是一种更加成熟的沧桑,还有一种经过了磨砺以后的干练淡定。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周正会这样坐在沉重的面前。


仐三说:
挨骂了,我还是快闪吧。昨天的更新已经补完了。剩下的时间熬着不睡觉,到晚上试试正常的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