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一章 触碰的底线

第十一章 触碰的底线

  有些昏暗的房间,稍许模糊的画面,到底只是摄像头拍摄出来的效果,不能要求太清晰。

  只是画面中的周正那稍显忧伤的神情,同样也拉扯着我的神经,他不该介入这些事情里来的,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周正不是多话的人,所以画面开始了半分钟,依旧是一片沉默,甚至连表情都如同定格一般。

  我意外的在冷静之后,没有了那种焦躁,而是整个人陷入了某种回忆当中,事实上我们三人当中,话最多的是陈重,在兄弟之间最爱表达感情的也是陈重,我和周正都曾以为,如果我们以后有了自己的家庭,生活的重心唯一还会偏向于兄弟的人都只是陈重。

  谁会想到这个结果?

  我微微垂下眼帘,遮挡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在已经完全绝情的人面前表达感情,是一件悲哀又愚蠢的事情。

  也在这个时候,画面终于有了变化,是画面中的陈重打开了抽屉,拿出了一包现在市面上基本已经绝种的香烟。

  那个香烟不贵,却是我们最初学抽烟时,所接触的香烟。

  如今想要买到它,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抽烟吗?”从电视中传来的陈重的声音,多少有些不真实。

  周正原本想要拒绝,抬头看了一眼陈重手中的包装,不禁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接过了陈重手中的香烟,任由陈重用一个精美的打火机给他点上。

  画面中传来周正吸烟的声音,陈重没有吸,只是看着周正,深邃的双眼掩盖了所有的情绪。

  “翡翠烟,很呛口。那个时候也才二块五一包...你有点儿小气了,我以为你至少会有中华烟来招呼我。”终于,周正开口了,他话虽然是那么说,但是却在说话的时候,狠狠的抽了两口他口中的便宜烟,样子有些沉醉。

  那样说起来的确不好抽,非常的呛口,烟劲儿很大,不是那种老烟枪根本‘欣赏’不了如此烈的香烟。

  只不过因为它经济实惠,伴随了我们很长一段少年时光。

  周正的经济条件不错,什么好烟没有抽过?一根区区的翡翠,如何能让他沉醉?让他沉醉的可能只是往昔的记忆。

  面对周正的话,陈重笑了,淡淡的:“如果我真的小气,才会用中华招待你。你知道现在要弄到一两包翡翠是有多难吗?”

  周正没有接口陈重的话,而是伸展了一下身体,才对陈重说到:“我旷工已经很久了,回来,工作丢了,也无所谓,想过一种全新的生活了。”

  “需要我帮忙吗?”陈重没有开玩笑的样子。

  “不需要,你知道我极端,当发现世界不是我想的那样子时,探索这个世界,比金钱啊什么的重要多了,我越来越不看重物质生活了,曾经的一切对于我来说,像是做梦。”周正拒绝了陈重的好意。

  “探索这个世界?”陈重微微低头,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又打开了抽屉摸索了一阵,从里面拿出了一支精致的笔,一个本子,快速在上面书写了什么,然后扯下那张纸递给了周正。

  周正疑惑的接过。

  陈重把玩着手中的笔,像是不经意的说到:“五十万,就算暂时不需要做什么,也可以走很多地方。探索世界,是要多走多看的。我听说华夏还是有很多地方有神秘事件的,可以去看看,出国去看也可以,我这边有关系...”

  周正的脸色变得怪异,把手中的支票轻轻的放在了桌上,然后推到了陈重的面前。

  陈重的脸色稍微变了一下,接着说到:“不用跟我客气,曾经我们三个一块钱也是会分成三份用,如果是钱的事情...”说到这里,陈重忽然停顿了一下,语气也陡然加重了:“我可以不遗余力的帮你,甚至要我付出全部的金钱都可以。”

  电视的画面播放到这里,陈重忽然看了我一眼,我微微转头不看他,可我知道,这句话是陈重对周正的一种‘警告’,也在告知他,他的某一种底线。

  可是,周正不接受!

  他说:“我不会因为钱的事情,郑重其事的找上门来,那或许只是一个电话,一条短信的问题。而且,陈重,你在装糊涂吗?探索世界,不是什么旅游节目,也不是搞什么野外生存。这些日子,我也知道了很多。”

  “哈哈,也晒的更黑了一点儿。”陈重打着哈哈。

  但我的心却不停的往下沉,我知道从周正不接受开始,事情就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不过,那种奇怪的冷静却是包围着我,让我能够安静的继续看下去,而不是一脚踢翻了电视,然后像之前那样去抓陈重的衣领。

  陈重瞥了我一眼,站起身来,走到书桌前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而电视之中,他和周正的对话还在继续。

  面对陈重轻描淡写打哈哈的态度,周正之前原本放松了一些的神情,忽然再次变得有些严肃起来,而在严肃之中他有一些迷茫,或许是已经弄不懂眼前陈重的意思,所以他选择了直说:“陈重,我不和你开玩笑。我探索世界什么的,也不需要什么狗屁钱,我是想过一种全新的生活,世俗的一切都想抛开。原本,我是准备至少过两年,再回世俗的世界,在我确定了老三没事以后。”

  “唔。”陈重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听?

  我懂周正这句话的意思,我和他分别的时候,我正伤重,确切的说是无比接近死亡。

  从那次以后,我们没有再见过,就算联系也只有屈指可数的一次,那还不是直接的联系周正,而是联系的秦海念,但周正知道我的消息,我很奇怪。

  陈重的态度多少让周正有些灰心,但周正还是不甘心的继续说到:“既然回来了,我也处理了一些世俗中的事情。我还特别回了一趟厂矿区...那里,像是被遗忘的一角,我们的城市每天都在发生着变化,但是厂矿区却已经很多年没变。”

  “当然,也不是完全的没有改变!在那里多了一个大型仓库,可那不是一个好地方。曾经就不是好地方,还记得小时候,几乎颠覆了我们人生的那场经历吗?”周正说到这里,放在书桌上的手,紧紧的捏了一下,似乎到现在还没有遗忘那场阴影。

  陈重扬扬眉,也没有接口。

  “除了那个地方,其它的地方都还一样。只是也和曾经不一样了,就像我们曾经老去捉青蛙的田还在,没人种了,变成了荒地...我们常常去游泳的那条河,以前清的可以看见河底,现在水有些浑,听说还是治理以后才这样的。之前,快变成臭水沟了。”

  “竹林子还在,那是我们结拜的地方....很奇怪,那片竹子林还在。”周正没有说下去了,而是定定的看着陈重。

  陈重含糊的说到:“唔,那我什么时候去看看。”

  “不用等啊,我拍了一张照片,你可以现在就看。”周正忽然的从身上摸出了一个手机,这个年代要照相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这应该是他身上唯一能感觉到现代化一点儿的东西,他说着,就要递给陈重。

  陈重用手挡开了:“还是亲眼去看看,比较好。”

  “那你也不妨先看一眼。”周正很固执的想要陈重看。

  陈重皱眉,终于是有了一丝不耐烦,推攘的力气大了一些,手机‘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两个人都楞了一秒。

  在这个时候,陈重忽然走过来,摁下了暂停,扔了一包东西在我的面前,淡淡的说到:“没有理由给周正抽了,不给你抽。看见桌上的啤酒了吗?万年不变的口味...”

  我不说话,老XX啤酒,厂矿区的人爱喝,从80年代到现在,的确是万年不变的口味。

  在我面前的是一包翡翠,我拆开抽了,不可控制的和周正一样沉醉,往日的味道。

  曾经梦想着江湖,梦想着闯荡...回头却发现,最留恋的竟然是往昔自以为被困住的岁月,人生最纠结的地方就在于,在最好的岁月中,你没有那份明悟的心境,当你在老了以后,有了那份明悟的心境,岁月却已经匆匆的过去了。

  只留下了一件让你更痛苦的礼物,那就是回忆。

  “为什么要快进?”画面没有什么看头,重点是他们的对话,在陈重的快进之下,自然是听不到了。

  陈重把遥控器随手的扔在了沙发上:“你我都是时间宝贵的人,就不要浪费所谓情怀去看什么了,我想你也是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结果吧?”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唯一不变的只是旧物以及旧时的味道吗?

  而在画面之中,陈重握住了站起来的周正的手腕,一字一句的说到:“我给了你一个最后的底线,那就是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叶正凌还有我之间的事情。你什么都不要管,什么都不要插手,我保证你这一辈子会过得很好。”

  在画面中的周正,神情是如此绝望且难以置信,那表情我很熟悉,如同我在forest吧看见陈重时。

  “可你真的不该来插手!我什么都知道,从你离开那个地方开始,我就知道你的行踪...周正,我没有打算利用你的,可你也万万不该一再的去试探着触碰我的底线,真的,你不该。”


仐三说:
我的书情节自然是主线,如果一分为二,情感是另一条主线。从这一卷的开始,就要去掌控一种想要表达的,最复杂的情感,不仅仅涉及到个体,也涉及到群体。可却不知道能不能掌控好,去说出心中的所想。尽力而为吧。写东西,总还是想要有点儿理想,这是一直想要坚持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