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四章 复杂的情况

第十四章 复杂的情况

  我没有心情去打量门外的来人。

  我的心情甚至有些焦躁,如果是身体上的伤害,就算我现在把陈重的手脚折断,他也是可以恢复的。

  如若是灵魂上的...我不敢去想。

  也许,我不该这样行事,因为就算我暂时制住了陈重,且利用他达到了目的,再放过他。那么下次呢?我们依然是敌人!总有一天也许会生死相向?我在顾虑什么?

  有的人,在千百个好中,就只能记住一点坏,而有的人却可能在千百个坏中,也放不下那一点好。

  我还是无法完全的突破心中的感情关,我很矛盾,接着懊恼,烦躁。

  但事实上的情况,却容不得我去这样犹豫,那个无比高大的身影此时已经走到了铁栅栏之前,沉默无声的脱下了外衣,露出了一身非常不正常的肌肉。

  说是不正常,倒不是因为他肌肉本身多么的怪异,而是他的那声肌肉上竟然隐隐的覆盖着一层未成形的鳞甲。

  他冷漠的看了一眼正在打斗中的我,然后从旁边不知道谁的手上接过了两副铁拳套,慢条斯理的戴在了手上。

  “呼延力,你最好快一点。”注意他的不止是铁栅栏外面那些妖人,还有陈重,他那幅慢条斯理的样子,显然惹恼了陈重。

  “闭嘴,你虽然地位在我之上,不代表你可以命令我。再你成长起来以前,你还只是一只小饕餮而已。”呼延力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情绪也未见得多么激动,那声音浑厚而低沉,可话里的意思却不是那么客气。

  按照以前陈重的性格,肯定会愤怒的,就算是普通人的陈重也有着要命的自尊,不允许别人对他有半分的侮辱,除了我和老周可以肆无忌惮的和他说任何话,开任何玩笑。

  可奇怪的是,陈重只是一咬牙,忍了下来。

  看来这些岁月,改变的不仅仅是我,连陈重也在这样的环境下屈服了,改变了,那他是否觉得这样就开心快乐了?

  这个问题很抽象,但门外的呼延力却很真实,在他带上了拳套以后,在他周围的妖人全部都让开了几步,他拉开了架子,然后戴着拳套的拳头忽然就重重的砸在了铁栅栏上。

  地面一阵剧烈的震动,是整层楼都震动了一下,这是多么惊人的力量?

  而那号称坚固合金的铁栅栏竟然在呼延力的一拳之下就扭曲变形了,还容不得我吃惊,呼延力的第二拳又快速的打在了铁栅栏上。

  陈重的眼中终于传来了一丝疲惫,他煎熬了那么久,终于是等到了希望。

  我知道我不能再犹豫了,又是一拳重重的打飞了陈重,我的手开始掐动起手诀,天地之力不能吸收,但是灵魂力却还是可以运用的。

  陈重的漩涡既然吞噬天地之力都到了一个隐约饱和的程度,他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力量来吞噬这灵魂力了,何况是我的灵魂力,如此的蓬勃!

  随着手诀的掐动,灵魂力开始聚集,在我手中逐渐的形成了一柄类似于大锤的东西!其实,在灵魂力的碰撞中,这样的形态并不太好,是完全的力与力的碰撞,如果凝结成长剑之类的,可以直接撕裂对方的灵魂!

  这套手诀的强悍之处就在于它用灵魂力凝结的东西,都具有那东西的特质,而不是虚有其形。

  像大锤这种东西,一般是用在灵魂力同样浑厚的人身上,直接角力!那种锋锐的武器则是用在一般的灵魂上,能够更快的杀伤!只因为,大锤要够厉害,才能直接碾压对方的灵魂,如若不然,只能造成震荡的效果。

  陈重典型不算灵魂力足够强大的人,可这算这样我的心中还是踌躇不已,我不敢凝集的太过强大,但弱一些,没有效果又怎么办?毕竟他灵魂方面再普通,也是一只饕餮。

  打击门的震荡声还在不停的传来,我一咬牙也只有赌了,这一次朝着陈重冲过去的时候,那柄灵魂力凝结的大锤也重重的脱身,旋转着朝着陈重狠狠的砸去。

  陈重在下一刻就感觉到了危险,但也已经避无可避,只得直愣愣的撞在了那柄大锤上。

  一切仿佛都安静了下来,灵魂力的大锤消失在陈重的身体里,然后撞击过后的灵魂力碎片消散在空中,陈重的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你...的灵魂力,不是控制阵纹吗?”

  他是想说,我的灵魂力不应该都用在了阵纹之上吗?他这个判断也是有道理的,按照他的理由,我如果能够这样去打败他,一早就可以这样做了,为何拖到现在才如此?

  我当然不会解释说,我不忍心,我怕你的灵魂创伤,虽然我不知道这些妖人是以怎么样的形式生活在这世界上的,他们的灵魂是人还是妖?但我舍不得去伤害那个和我有着共同记忆的陈重的灵魂!

  心中是如此想,可是我手上的动作却不慢,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陈重,然后一闭眼,一咬牙,生生的折断了陈重的手腕,踩断了他双腿的骨头。

  陈重发出了一声闷哼,整个人有些迷迷糊糊。

  我有些不想,但是却忍不住去检查了一下陈重的灵魂状态,只是处在剧烈的震荡不清醒中,实际上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我抓住了这样的陈重,略微有些喘息的看着铁栅栏后的众人,说到:“停手吧,我觉得我们隔着栅栏谈话也不错。”

  我这样说了,那呼延力果然停手了,他一样的戴着面具,我看不到他是何模样,但是我感受到了他那不屑的目光:“停手?首先,你高估了一只幼小饕餮的价值,他并不是唯一的饕餮,成长起来还需要时间。你没有制住他倒也罢了,做为一只饕餮,他值得在这个位置上。可是,你制住他了,在我的眼中,他就已经‘死’了,这样的他价值不如你大,你认为我会停手?被制住的饕餮不需要顾忌。”

  “第二,你也高估你自己了,一只幼小的饕餮,战斗力和古时的大妖都不能相比。打不过你,我自然会带着人逃跑。但我有八成的把握能抓住你,你觉得我会如何选择呢?”

  我的心一下子变得冰冷了起来,我一直以为制住了陈重,我就有了筹码,可我万万没有想到,在这里还有一个根本不会顾忌陈重身份的人在!不,确切的说,他顾忌的是还完好无损,在其位的陈重。

  被我制住的陈重,他那意思,恨不得当弃子抛弃,最好马上死了才好。

  就应了一句话,如果他们的组织真的有更强大的高层,肯定不会为了一个死去的陈重为难一员活着的大将。

  我听见了陈重在我耳边闷哼了一声,充满了痛苦,显然被人这样的嘲弄,看不起深深的伤害了他,他毕竟没有完全的成长起来,那个人也说的对,他的战斗力连我记忆之中的大妖都比不过,我和他之间的战斗只是难在情感上而已。

  而从另外一个侧面,也反应了这个组织恐怕也不是上下一心,派系斗争也残酷吧?曾经,我恍惚记得妖人也分为了几股势力,如果是整合了,这样的情况难免。

  一瞬间,我脑中的想法千回百转,陈重在这个时候非但不是我的筹码,反而成了一种累赘。

  我看见在外的妖人莫名的站成了三个部分,显然不是每个人都支持这个呼延力,但呼延力绝对是这里强势到极点的人物,很多妖人不敢说话。

  “这里的老板,这只没有用的饕餮死了,你们都看见了!被他在人世的朋友也是敌人叶正凌打死了...而我呼延力知道叶正凌对我们组织的重要,也一心想要救回陈重,看看有没有希望拯救饕餮,所以强行破门,这就是真相,听见了吗?”

  “哼哼,你们也该知道,死人不会说话,不会维护支撑你们。而一个活着的我却是不同的。”

  说完这话,呼延力再次举起了拳头,在残忍的笑声中,又一次的拳头重重的落在老了铁栅栏上。

  铁栅栏随着这一次的攻击,再一次的扭曲变形了许多,看这样子,最多再支撑上一分钟都是了不得的事情了。

  我没有办法,只有放下了手中的陈重,如果要战,那就只有拼命的战了,趁着这个空隙,我不如好好的调整一下自己,我开始尽量的放松自己的每一个关节和肌肉,这个呼延力光是那一身怪力,就是大敌了。

  何况,在我进来这里的过程中,一路看见的妖人,没一个是轻易可以杀死的弱者。

  “陈重,你可混的不怎么样?就这样,你还付出了出卖老周的代价。”我一边活动着身体,一边不无讽刺的对陈重说了一句,我心中自然有没发泄的怒气,但那属于私人情感上的,没有办法真正的发泄。

  “我会变强的,我会的。我是最有天赋的饕餮...”陈重的意识还不是很清醒,他的言语却透着不甘。

  变强?有命再说这些事情吧。

  我的身心都紧张到了极点,只要一旦开打,这绝对是一场我今生所面对的最残酷的战斗。

  可是呼延力还没有完全的打开铁栅栏时,我的眼睛猛地瞪大,一拳重重的挥出,打向的却不是呼延力而是我身后的那扇巨大窗户!


仐三说:
今天的两更完毕。解释一句,任何事情如果都理智冰冷,那么世间的很多事情就简单了。但一旦参杂感情,那就是最解释不清,也最复杂的。觉得叶正凌矛盾,没逻辑,是因为没有代入人物感情。就假如一个对你真正重要如亲人的朋友,即便恨,难道真的就不会有一丝丝心软?何况陈重也有感情放不下,也没有真正开始手段决绝狠毒,比如杀了谁。叶正凌是果断的,知道利用陈重,不果断的在于,他果断不了给陈重造成不可逆的伤势。人之常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