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六章 一个不杀的理由

第十六章 一个不杀的理由

  精神力攻击的高手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不用我说,这飞机上的人也应该清楚,她如果直接攻击这飞机的驾驶员的话,这飞机就等着坠机吧。

  但这只是一种可能性,要做到还是困难的,除非是人类之中精神力的高手。

  妖族,我始终不相信有多厉害的,关于精神力的高手存在,至少刚才给我的那一击不算什么,只是引起了我的警惕。

  我这一喊,估计把直升机上的人给惊到了,我的话刚一落音,直升机就开始陡然的加速,并且拔高,晃的在绳梯上的我头晕目眩。

  但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一下子拉开了距离,也就要安全的多了,不管是人还是妖的精神力攻击,都是随着距离而减弱的。

  在安静的夜空之中,直升飞机的桨声非常的刺耳,我一只手抓着绳梯,一只手卖力的固定好陈重,落空的脚也终于踩到了绳梯的阶梯,这让我稍微松了一口气,回头看,火聂家的楼已经远在三十米开外的下方。

  可是,在这漆黑的夜中,还是能看见那扇破碎的窗口,吞灵焰燃烧的颜色,让它分外的显眼,只不过离开了我的灵魂力支撑,吞灵焰也弱小了下来。

  借着这点光亮,我看见在窗口处站着两个身影,一个高大,一个娇小而纤细。

  高大的那个自然是呼延力,至于矮小的那个一定是对我发动精神力攻击的人,看体型就知道是个女人。

  “你准备就一直在那挂着吗?朋友!我觉得那样其实不太舒服。”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沉思,我一抬头,是那个啰嗦的外国人又伸出了一个脑袋来看我。

  “马上就上来。”我这才想起自己还挂在直升飞机的下方,这感觉是真的不舒服,就是这高空的风都吹的人呼吸不畅。

  我抬头,一个冷漠的女人正站在直升飞机的舱门处,双手抱胸的望着我,看她的样子,我只能判断她没有恐高症,竟然没有帮忙的觉悟。

  我扛着陈重,想要爬上去,是一件非常费力的事情,看见我的目光落在她身上,那个女人竟然只是再看了我一眼,就走入了机舱,我想要爆粗口,但是连对方是谁我都不知道,现在怎么好得罪?就在我试图要自己爬上去的时候,在机舱的门口,出现了两个强壮的汉子,在他们的帮助下,我终于被拉了上去。

  “谢谢。”我喘息着说了一句,实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以这种方式逃了出来,并不是一无所获,我把我曾经的兄弟给‘挟持’来了。

  想到这里,我自嘲的一笑,把陈重放在了地上,然后靠着机舱喘气。

  而陈重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反而是那两个强壮的汉子对于我的感谢,也算礼貌的回应了一声,便去到了稍微后方的位置。

  我这个时候终于平静了一些,打量起这个直升机来,不算大型的直升机,但是也不是那种民用的小型直升机,应该是有一定装载能力的中型直升机,严格的说来,属于军用装备,如果是普通人就算再有钱,也搞不到这样的装备,必须要有一定的权势和人脉吧?

  我更加好奇这直升飞机究竟是属于哪一方的势力了,而在目光的范围内,在机舱稍微后方的位置,相对坐了六个男人,都是穿着一身迷彩服,一看样子就不是那种没有实战经验的菜鸟,充满了铁与血的刚毅,但他们是实打实的华夏人,并非外国人。

  至于前方,除了驾驶位和副驾驶位以外,还有一排座位,那个冷漠的女人已经做到了那排座位上,看样子也是不打算与我交谈了。

  倒是之前那个一直啰嗦的外国哥们儿,不辞辛苦的从前方翻了过来,朝着我走来,然后被驾驶员一阵抱怨,可是在直升飞机这么大的噪音环境下,我也听不清楚具体抱怨的是什么。

  此时,机舱的门已经关上了,在浓重的夜色之中,我也不知道直升机究竟是要往哪儿开?倒是那个外国哥们儿走到了我的面前,很有兴趣的打量起我来。

  我同样也很有兴趣的打量着他,金发碧眼,是个典型的西方人,至于是不是帅哥,我欣赏不出来,在我眼里,事实上都很难区分他们的长相。

  他扔给了我一个耳机,应该是专用的直升机对话耳机,示意我戴上。

  正好我也满腹的疑问,正想找人交流一下,显然没有专业工具的话,这个想法就比较不现实,我没有办法在这里扯着嗓子吼,也会听不清楚别人说话。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说话了。他们也戴着耳机,哦,我是说,我们对话的内容显然就不是那么保密了。”那个哥们儿开口了,中文说的不错,虽然带着口音,但是绝对不影响交谈。

  “我没有什么好保密的。”我说话间,伸出了手:“你好,叶正凌。”

  不管从任何的角度来说,都是他们救了我,保持礼貌是必须的,即便那个女人冷漠了点儿,但我不至于因为这个生气。

  “嘿,我当然知道你是叶正凌。你可以叫我达伦,我是英国人。”他握了一下我的手,态度非常的友好,但接着却是看了陈重一眼,严肃的对我说到:“这个家伙,简直是魔气冲天,你为什么要带上他?猎魔人的直觉告诉我,他很危险。”

  说话的时候,达伦伸手就想要去抓住陈重,大概是为了检查陈重的情况吧?

  我却下意识的就抓住了达伦的手,他吃惊的看着我,我有些抱歉,说到:“不好意思,我和他之间有些特殊的情况,也是一言难尽。可是如果这一次我没有带着他一同逃出来,我的冒险也就没有了意义。”

  “特殊?”达伦是个开朗的人,对于我过激的反应,没有太过介意,反倒是注意到了话里的其它重点,然后用一种暧昧的目光看着我,接着夸张的拍了一下脑门,说到:“真是看不出来,怪不得你拼着性命也要救他出来。放心,我很开放,并且为你们感动。唯一一点就是,他魔气冲天,不是人类。”

  说话间,达伦的脸色严肃了起来,我已经欲哭无泪,但不得不解释一句:“他不是魔,是妖!但在他成为妖之前,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真是不可思议。”简单的一句包含了很多信息,仔细一想,的确不可思议,和妖一起长大,并且是好朋友?

  在这个时候,该有的寒暄已经差不多了,我刚想问达伦他们究竟是什么实力,前方那个冷漠的女人开口了:“达伦,你最好坐过来,少一些废话。飞机上并不是交谈的地方,事实上,麻烦的事情很多,我不想听你在那里废话。”

  达伦似乎很怕那个冷漠的女人,对我抱歉的一笑,又夸张的,悄悄的对着那个女人的背影比划了一下拳头,这才离去,并且在离去之前还不忘对我说了一句:“很高兴认识你,虽然之前就已经听过你的名字。记住我吧,猎魔人达伦,来自英国。”

  我友好的冲他笑笑,也弄不清楚西方的猎魔人和华夏的猎妖人有什么具体的区别?他们的手段又是什么?

  少了达伦热情的废话,飞机上又陷入了一片沉默,陈重在我脚下,还是一声不吭,我也有些头疼,我把他带出来了,目的自然也是想要知道一些我想要知道的内幕消息,但之后呢?我要怎么处理他?

  杀了他?我有些痛苦的皱起了眉头。

  放了他?我也犹豫,毕竟陈重的身份是饕餮,我这样做,显然是会为以后埋下不少麻烦的。

  我有些追忆还是聂焰的时候,父母双亡,在小道界中修习,几乎和红尘俗世没有太多的因果牵挂,生命中唯一的最重,便是包括碗碗在内的乞儿,所以可以一生行事听凭内心,可以潇洒而狂放。

  而到了今生,仿佛所有的因果都落在了叶正凌这个身份上,从小就长在人群密集的厂矿区,感觉是一路成长,一路的去不停缠绕着一切的因果,行事哪里还能像聂焰的时候?太多的牵挂,太多的顾虑,而路又究竟在何方?怎么走才是正确的?

  我陷入了自己的愁绪,而在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陈重忽然扭动了几下,碰了几下我的脚。

  我不动声色的取下耳机看着他,看着被我亲手打残的他,心中不知作何感想,换成以前,根本无法想象这样的事情吧。

  而陈重却用眼神示意我,把他扶起来。

  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还是依言造做了,因为在这里,也不担心他翻起什么浪花来。

  我把他扶在了我的旁边,而这样,他正好就可以在我耳边说话:“叶正凌,是不是很苦恼怎么处理我?就像我很苦恼怎么处理周正一样?当他失去了利用的价值,我是该放走他?还是该杀了他?”

  他提起老周,我的神色就难看了一些,带他走,很大一个目的也是我不能放弃老周的生命。

  “是,然后呢?你有什么想法?”在这个时候,我必须要和他交谈,或者说是谈判,没有任何的选择。

  “我们应该在这种非常的时刻做一次交易,你认为呢?”陈重在我耳边小声的说到,因为骨折的关系,他的声音中还有一丝痛楚。

  我转头看着他,昏暗的机舱中,同样看不透他眼眸的深处,到底在想些什么?我苦笑,知道自己只能答应,也知道自己需要一个理由。

  一个不杀他的理由。


仐三说:
今天的两更完毕,他们的身份大家猜的还不够准确,往之前我挖的坑儿,仔细的去想一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