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七章 秘密地的故人(上)

第十七章 秘密地的故人(上)

  直升飞机一直在飞行,按照它的速度应该要飞出市区了。

  至于陈重和我的交流,我不知道直升飞机上的人注意到没有?但,我能肯定的是,他们并不在意,至少在机舱里坐着的四名士兵一样的人,是看见我和陈重一直在耳语的,可是连上前来询问的意思都没有。

  对于陈重,我要求的很简单,就是要知道老周的情况下落以及火聂家的线索。

  而陈重却是在犹豫了一下之后,对我提出了一个怪异的问题:“叶正凌,以我对你的了解,如果有人要你将我交出去,你是不会同意的吧?”

  是的,尽管对于陈重怎么处理,我很纠结,但我也绝不会让他落在别人的手里,除非是我非常信任的人或者势力,但在这世间经历了那么多,我能信任的人有几个?至于信任的势力,望仙村肯定算一个,如果是陈承一的雪山一脉...

  但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对陈重的问题给了肯定的答案。

  “那好,我的要求只有一个。如果等一下直升飞机停下来了,不管我被带到哪里,有人来要人,你把我交出去。而且,你要答应过,这件事情一年之内不能说出去。这个条件不能让步。”

  我看了陈重一眼,他这个要求的确怪异,我需要思考一下。

  偏偏有些事情是不能深思的,一旦深思就觉得有些可怕,陈重这样说,只能说明人类之中有叛徒,而我还必须三缄其口,不能说出这件事情。

  这样就说明,叛徒的身份不低,甚至事关重要。

  看见我的表情,陈重也猜到我可能注意到事情的关键了,他在我耳边说到:“我不说,你也不可能知道有叛徒。其实,这些与你暂时没有关系,甚至和猎妖人圈子也没有关系。该为这个头疼的暂时不是你,你看如何?”

  我搓了一下脸,心中已经有了定计,直接说到:“那你说吧,老周的下落,还有火聂家逃脱的那些人的线索。但你记得,如果老周真的死了,我不会原谅你的。”

  说到最后的时候,我的声音有些颤抖,我就是非常的担心。

  “老周自然没有死,为了万无一失,我就把他关在了C城一个你绝对找不到的地方。”陈重对我说到。

  “具体什么地方?”我沉声的问到。

  “XX街,XX小区7栋,房号1407。”陈重在我耳边报了一个地址。

  我看着陈重,做梦也没有想到,陈重竟然把老周藏在了民房,他以前是我们之中最没心计的一个,如今却如此的多计,藏在这种民房,谁想找到老周都犹如大海捞针吧?而他也悄悄的把这张底牌藏成了自己私人的底牌,为组织立功的底牌。

  “你真是好啊!”我从牙缝里蹦出这一句话,然后问到:“老周的伤势怎么样?你把他一个藏在那里,是绝对不可能的,肯定会有人看守吧?”

  “自然有我的心腹在看守,但直升飞机一停下,你有电话可以借我打个电话,我会立刻让我的人走。至于老周的情况也不算坏,伤筋动骨一百天,我那次下手重了一些,他现在也只能在床上躺着。”陈重倒是没有隐瞒的意思。

  我愤怒的看了陈重一眼,忽然说到:“幸好,我也把你揍的不轻。”

  “叶正凌,你...”陈重被我这一句话一激,终于是忍不住怒火,对我低吼了一声,可惜他四肢不能动弹,只能愤怒的望着我。

  而我却一把抓过他的衣领,一字一句的对他说到:“这是应该的,我们不再是兄弟了,并且是那种以后会不死不休的敌人,你应该比我明白!不要啰嗦了,火聂家的线索快点儿告诉我。至于放你,我会去做的。但前提是,我必须要接到周正,才会同意这个要求。”

  “我凭什么相信你?”陈重显然不满意我的回答。

  “因为你没的选择。”我丝毫没有松口的意思。

  陈重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才无奈的转过脸,又过了好一会儿才又在我耳边小声说到:“至于火聂家那些逃脱的人,到了哪里,我并不知道。我只能说,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话是真的,至于你相信不相信,我无能为力。”

  我盯着他,并不说话。

  而陈重却是严肃的,对着我只说了简短的一段话:“我们当日对火聂家的打击是雷厉风行的,自然有人出来拖延了一下时间。但那些人之中并没有修者,也拖延不了什么时间。而且,我们对大楼的周围监控是严密的,我不夸张的说,一只苍蝇飞过,我们也能察觉。”

  我的心里有些小小的激动,但脸上却故意做出怪异的表情,嘴上却是冷淡的说到:“说重点吧。”

  “重点就是那些人消失了。”陈重只是简单的回答了我一句。

  “你在开玩笑。”我的眼中流露出愤怒,心中却是若有所思。

  “我只知道没人见他们跑出那栋大楼,而大楼的监控也找不到他们出了任何一个角落,最后的画面只是从火聂家的总部出来,从安全出口逃生。我自然搜遍整个大楼,毕竟上百个大活人!可惜一无所获,一句话,他们就是消失了。”陈重丝毫没有心虚的意思,反而情绪有些激动。

  我皱着眉头,一筹莫展的样子。

  不过,在心中却是百转千回,大概猜测出了一点端倪,该不会真的躲在了地下?这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想起tina对地下那个建筑的重视,想起我之前所在的擂台那间房屋,那复杂的阵纹...看来,火聂家的大厦我是必须再回去一次,至于怎么去地下,办法我是知道的。

  之前,也有一探地下的决心,只不过那是猜测,我不敢轻易的暴露地下的所在,何况这个希望也不大,我很难想象tina她们是有时间去逃到地下的,如今按照陈重的说法,这反倒成了唯一的可能性。

  我和陈重的对话说到这里也就结束了,任由直升机继续开着,我们都沉默着。

  直到20几分钟以后,陈重又费劲的碰了碰我,问到:“叶正凌,你所要求的,我都做到了。那么我要求的事情呢?”

  “你的第二个答复很荒谬,我只能回答你,我至少要接到了老周才会给你一个答案。”我不敢暴露地下室的事情,只能故意这样说到。

  陈重却是一声冷笑,说到:“叶正凌,你是怕的连信用也不要了吗?你分明应该知道我没有说谎,如果真的说谎就不会编出一个如此荒谬的事来骗你了。你如果承认你怕了,怕我成长起来,你大可以直说。”

  其实,我心里是打算放了陈重的,我原本就是需要一个理由来释放我的纠结。

  他这句话给了我一个借坡下驴的理由,我佯装愤怒,最后还是忿忿不平的答应了,前提依旧是要接到老周再说。

  在那一刻,直升机已经飞到了漆黑的郊外,飞过了近郊的平原,连绵不断的丘陵开始出现,我看着一片漆黑,只是在心里对自己说到,这一次,即便是错,也让我自己来承担后果吧!就这么任性一次,当时偿还了二十几年牵绊的感情。

  得到了我的肯定之后,陈重也不再废话了,他知道我答应就不会反悔,而在这时,又是十几分钟的时间过去,直升机开始缓缓的下落,下方是一点儿灯火都没有的漆黑山脉。

  直到直升机快要接近的时候,下发才出现了一些灯光,打在一个不大的,却平整的停机坪上。

  “到了,你们不要下来吗?”达伦是个非常热情的人,当直升机一停下,他就忙着招呼我,他似乎对我非常的好奇,充满了探究。

  “等一下,我扶着他下去。”我只是这样说了一句。

  而等到所有人都下了飞机以后,我拿出电话,让陈重打了那个他之前承诺的电话,这才背着陈重,从直升机上跳了下来。

  这里就是一片荒山,除了一个孤零零的停机坪,我竟然看不到任何的建筑,达伦再次热情的走过来对我说到:“秘密都不会摆在地面上的,叶正凌,这里的一切我保证你都会吃惊的。”

  他的表情比较夸张,而其余的人早就沉默的走在了前方,沿着一条并不明显的小路,窜入了深山。

  前方也不知道是谁听见了达伦的言论,忍不住笑了几声,然后一个男声传来:“达伦,你想说的应该是秘密都不会摆在明面上吧?”

  “oh,我就是那个意思。你不能因此嘲笑我。”达伦大步的追了上去,也不忘示意我跟上。

  我背着陈重有些犹豫,如果这个地方真的是一个秘密,我应该带着陈重前往吗?

  却不想陈重冷笑了一声,说到:“应该是他们了,他们的存在可不是什么秘密。你大可不必犹豫,用不了多久,接应我的人自然就会来的,最多明天!”

  “看来你知道的比我多啊。”听陈重这么说了,我倒真的不再犹豫了,背着他,跟上了那群人的脚步。

  “没有关系,你现在是聂焰了,你也很快就会知道很多。事实上,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已经...”陈重忽然这样说了一句。

  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一僵,过往的记忆当然都是珍贵的,莫非陈重要告诉我是假的?

  但陈重很快揭过了这个话题,只是轻描淡写的说到:“秦博士这般架势,也是终于有了成果吗?”


仐三说:
今天小区停电了一些时段,说是紧急抢修什么。所以,今天的更新晚了。也就不写第二章了,怕一写就是凌晨,很多读者也会一直等着刷。会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