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章 思想

第二十章 思想

  邓冰走在前方,很快就推开了属于秦博士的那间房间。

  我跟了进去,这才发现这里并不是我想象的实验室,也不是办公室,而是像一个普通家庭的客厅,布置的温馨又简单。

  邓冰似乎很熟悉这里,一到了这里就开始四处房间去寻找秦博士,并且一边对我解释到:“这里主要的研究人员都住在这里,很少有能到地面上去的机会。因为太忙了,也因为涉及到一些机密的问题。”

  这句话听得我肃然起敬,不管有什么成果,就单单是这种牺牲奉献的精神,就值得人尊重了。

  秦博士显然不在屋子里,邓冰也不知道窜到哪个房间里去了,我只能坐在客厅里等着。

  不到两分钟,邓冰就从其中的一处房间窜了出来,对我说到,老师在他的小花园,在那边等你,走吧。

  在这地下还能有小花园?我心中充满了好奇,于是跟着邓冰穿过了两间房间,来到了一个类似于玻璃房的地方。

  这个玻璃房,有点儿像地面的温室大棚,但要精致的多,可惜的是,灯光不能代替阳光,到底在这里种不出花儿来。但,这个花园还是美的让我震惊,在这里竟然培育着各种蘑菇和苔藓,我从来没有想过蘑菇和苔藓竟然也有如此美丽的姿态,特别是一些蘑菇和苔藓还能微微的发光,漂浮的袍子如梦似幻,看得我目瞪口呆。

  “很美吗?地下也有不同的风景,这是我老师说的。”邓冰好像一直都以秦博士为骄傲,说起这个的时候有些得意。

  “的确很了不起。”我由衷的赞叹,因为阴暗的地下,原来也有不同的美景,但在这里我也没有见到秦博士,不由得疑惑。

  邓冰从来就不是一个啰嗦的人,带着我来到了玻璃房的边缘,然后直接打开了这里的一道玻璃门。

  一出门,我就听见了潺潺的水流声,这才注意到了在这玻璃房的外面竟然有一条地下暗河,在地下暗河的边缘有一个身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看样子好像是在这地下暗河之中钓鱼。

  想起记忆中那个身影,我知道那个人就应该是秦博士了。

  这一段的地貌非常的原始,不想我之前经过的地方,都有人工的痕迹,在这里只是简单的安了几个灯罢了。

  我朝着秦博士走去,邓冰跟在我的身后,忍不住说了一句:“我老师说,这一段地下暗河的地貌非常难得,尽管研究所需要扩张,还是把这里保留了下来。”

  看得出来,邓冰是非常崇拜秦博士,以秦博士为荣的,这种师生之间的情谊非常浓厚。

  “小冰儿,人带到了?”听见了邓冰的声音,一个略显有些苍老的声音插了进来,不正是前方像是在钓鱼的秦博士吗?

  “是的,老师,人已经带来了。”一和秦博士说话,邓冰的话语之中就充满了恭敬,惹得秦博士一阵皱眉,说到:“我是你老师,你可以和我放松自然的说话,师若父,算起来我是你的半个父亲,你也是我的半个女儿。你老是这样,我可是要责罚你了啊。”

  显然,秦博士对邓冰这样的语气并不满意,半是开玩笑,半是调侃的说到。

  哪知道邓冰一听,语气更加的恭敬:“老师,下次邓冰会改的。这一次我还有一个研究任务没有完成,老师,我是否可以先离开?”

  秦博士已经完全无奈了,只能对她说到:“那你先去吧,我等一下和这个小客人说完话以后,会去找你,看看你的研究任务。”

  “是。”邓冰再次认真恭敬的答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去。

  我有些无语,这算什么相处模式?明明一路上我能感觉到邓冰对这个老师是亲近且崇拜的啊,搞得像下属见到上司一样。

  看我的样子,秦博士也有些无语,对我招招手,说到:“过来吧,正凌。”

  秦博士知道我的名字,那是很正常的事情,想着他和师父的相熟,我的心中自然升起了一股亲切感,走过去,在他的身边坐下了,并不觉得陌生拘谨。

  在这黑暗的地下,几盏灯光就已经明亮的很了,他仔细的打量着我,忽然就笑了:“我和你只见过一次,但也还记得那次,你只是个小毛头儿,还记得你在师父怀里撒娇的事情吗?”

  我的脸一红,我当然不会忘记,那天我们从那个孤岛上险里逃生,正川哥还受伤,我一看见师父就冲了过去,师父把我一下子抱了起来....多么遥远的往事,却一下子炸开了心中的那股温暖,在山门上的种种,最后离别的撕心裂肺,心灰意冷。

  再之后的误会澄清,以及最后一次见到师父竟然是在那大墓之中。

  见我先是羞涩,后是沉默,秦博士也不打断我,而是耐心的从身旁的桶里捻起了一团特别的苔藓,有些黑黑的,然后挂在鱼钩上。

  我这才从回应中清醒过来,抱歉的望着秦博士一笑,他却是不以为意,一甩吊杆,开始继续钓鱼。

  “秦博士...”我开口了。

  “以我和你师父的关系,你可以叫我一声秦叔。”秦博士打断了我的话。

  我也没有客气,直接问到:“秦叔,这苔藓还可以钓鱼吗?”其实,我有满肚子的疑问,只是才和秦博士接触,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借着钓鱼来拉开话题。

  “当然,就算在地面上,苔藓也一样是可以钓鱼的,但看你要钓什么鱼?这地下暗河里的鱼儿是很有趣的,而最近我老是想掉一种暗河里独有的黑鱼,很美的一种鱼,明明是黑色的,却黑的半透明的感觉,有一种金属玉石感,它们最爱的就是这种苔藓。不过,数量太稀少,钓不钓的到要看运气。”秦博士笑着对我解释到。

  “这世上还有这种鱼?”我简直闻所未闻。

  “当然,修筑这地下研究所的时候,稀奇古怪的生物那就多了去了。这地下也是一个未知的世界,有着自己独特的生态系统。如果把地球比作一个苹果,那我们只是生活在苹果皮儿上,对地下的未知也是理所当然的。”秦博士的语气中透着一种科学家特有的严谨。

  我沉吟了一声,发现有些时候世事就是那么‘幽默’,我是一个修者,在别人眼里是一个完全的‘唯心’主意者,但我却是相信科学的,相信现代的军事,医疗一切的一切。

  而秦博士是一个科学家,在别人眼里,他应该是一个绝对的‘唯物主义’,他却和我那身为修者的师父是好朋友,研究的是妖怪。

  有些时候,你分辨不清楚科学和玄学到底是背道而驰,还是终有一天会重叠,就如同牛顿也好,甚至爱因斯坦也罢,到了老年都开始研究那虚无缥缈的神学,难道是他们聪明的大脑发现了其中的那么一丝巧合和共鸣吗?

  “在想什么?”见我沉默了,秦博士不由得追问了一句。

  “我只是在想,秦叔,你是科学家。你相信我师父那一套吗?阵法,多么飘渺虚无的事情啊...你是不是因为亲眼见了妖怪,所以才觉得玄学是可信的。”我心中是有这个疑问,在这个时候就毫不犹豫的问了出来。

  “呵呵,小家伙!阵法真的虚无缥缈吗?你学过物理吧?如果运用杠杆,你是不是可以撬动更重的物体?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一个简单的布阵?如果要运用电流,是不是要设置各种电路,然后就会起到不同的作用,你看看电路图,像不像阵法?我根本就不否定阵法这种东西的存在,我只是没有办法去证明天地间更加虚无缥缈的力量存在,就比如五行之力的原始形态,而不是以火,以水这种明确的形式来表达的原始形态的存在。”秦博士望着我微笑着说到。

  我看着他。

  他却对我说到:“这是一种开明的科学态度。科学并不是否定除了已证明的一切以外的事物!真正的科学应该包容接纳,大胆的假设任何可能,严谨的求证这个可能。如果真的是唯科学主义,那也未免不是一种偏激。是另一种‘迷信’。”

  短短的一番对话,我从内心感觉到对这个秦博士的佩服,他能成为顶尖的科研人员,看来并不是什么巧合啊,人脉啊,老资格啊,我看见的是一颗真正研究的心。

  “也许有一天,科学会踏上研究玄学的路。论起对人的精神,肉体,意志更深层次的了解,其实玄学有很多不可解释的地方,我认为玄学走在了前列。把人体比作宇宙本身的说法,是一个我常常在深思的问题。”秦博士说着,眼光也变得深邃起来。

  我不是一个懂得太精研科学的人,勉强算是一个大学生,对各个学科的理解,也堪堪是入门的水平,我更在意的是我另外一个身份——猎妖人,既然秦博士如此说,我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不由得开口问到:“既然如此,秦博士,你对妖怪这种存在怎么看?会不会觉得太匪夷所思,在科学之外了?”


仐三说:
这一章夹带着太多的私货,所谓私货就是作者个人的理念以及想法,其实我在学习写作,看见说写作之中作者应该是上帝视角,要做到公正的诉说描写,自己的思想最好不要直白的表达,强加给读者。我赞同,可是还是忍不住去写。我不会强加给大家什么想法,但也写出来,大家讨论一番,也是很有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