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二章 心性

第二十二章 心性

  面对秦博士善意的回答,我从内心感激他,之前他和我说过他不能轻举妄动背后的利害关系。

  如今却毫不犹豫的答应我,可能所要面对的压力不止一点。

  而且,我还没有且不能告诉他的是,来接陈重的,非常可能是一个表面也属于国家势力的人,地位应该不会低,因为这个人极有可能是一个奸细。

  这些会带来更大的压力,我只能说愧对他了。

  “其实,还有很多想和你这个后辈说说的。你如今面对什么压力,我也知道,可惜爱莫能助。曾经,因为我的研究,和你师父密切的合作过,不然我也得不到一些生物样本...我只能说,你如果需要科学方面的一些支持,我会帮助你。”秦博士见我沉默,以为我是心事太重想到猎妖方面的事情了,毕竟如今时局如此乱,他也收到了消息,只能这样安慰我。

  他根本不知道我心中所想的是奸细的事情。

  我望着秦博士,其实心中是有一个比较大的疑问想要问询的,可我还未开口,秦博士的手已经重重的拍到了我肩膀上:“其实,你也不必那么大的压力,你们绝对不可能是孤军奋战。从国家这个层面来讲,也不允许妖人这样作乱。只是也是因为是国家的层面,要考虑的因素比你还多,所以行动之间顾忌更加的多,但一定是有专人来处理的。另外,我听说,修者自有修者的圈子,和国家之间也有某种平衡,他们不问世事,但这样的事情,不仅是你们猎妖人该站出来顶住压力,修者圈子一定也会有所行动。”

  我吃惊的看着秦博士,没想到他对修者和猎妖人的事情了解这么多,不过想到他和我师父的关系,以及看待玄学的态度,这也是无可厚非的。

  只是国家的层面吗?我内心苦笑,想起陈重那充满了把握的话语,怕是这一方面的势力,我不敢完全的相信。

  而时间很紧,我还惦记着老周和火聂家人的事情,不敢过多的耽误,心中想要问秦博士的话这时也再不犹豫:“秦叔,我一直都很在意一个问题,这也是我亲身经历之中最震撼最疑惑的问题,你说为什么一个好好的普通人,会变成各种各样的妖人?这和我曾经理解的形式已经完全的不一样,也是困扰在我心中最大的迷。如果秦叔能在这方面能够给我提供一个方向,我真的会很感激。”

  其实,在我心中,岂能没有妄想?我还想着如果有了一个方向,说不定陈重可以变回以前的陈重,很多妖人也能变回普通人,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说起这个,秦博士的面色也严肃了起来,他对我说到:“如今妖怪出现的形式,的确是让人吃惊的。其实,在我这里有一个活体的例子...曾经,你师父也提出过这个问题。可是,我现在...真的对这种改变也感觉到一筹莫展。如今这个研究所的重点项目就是这个,因为妖人的行动让国家层面也有了压力!不过,事情也不是完全的绝望,如今有一个关键性的试验,可能过些日子能得到一个比较明了的方向。到时候,我会想办法告诉你。”

  “那就谢谢秦叔了。”我又一次郑重的感谢,但也疑惑的看着秦博士:“你说的活体例子?”

  “其实活体例子就多了,如今这个世道,你知道要找到活体很容易的。但我这里这个确实最早的一个活体例子,你还记得你小时候的经历吗?那个岛上的人...”秦博士说到这里,就不再多言了。

  我一下子恍然大悟,当然知道他所说的是谁,应该就是曾经那个岛上追的我和正川哥狼狈逃命,我生平第一个所见的化妖之人。

  我只是没想到那个人还活着。

  “别想太多,他是自愿试验的。他想堂堂正正的当人,而不是这种半人不妖的形态,可怜的是,我辜负了他的信任,这么多年了,还没有找到任何解决的办法。”秦博士说到这里一声叹息。

  我只能安慰到:“人类的每一点进步都需要几代甚至数代人的累积,我才惭愧的是,玄学的传承只能结果,没有前因,且条件苛刻,不能带着人类整个族群前进一大步,也许它所强调的方向有所不同吧?但只要我们还在前进着,这方向总有一天能够明了,宇宙很大,我们还在起点。”

  “是啊,这句话说的深得我心。若是有空,我们应该再深谈一次。你师父走了,我总是感觉到寂寞,没想到他的弟子却能缓解我这一种寂寞,那就是走在太前方,需要人共鸣和理解的寂寞。其实你师父所学的玄学也带给我了很大的帮助。为什么?因为搞科研的人,特别是有这方面天分的人,更讲究心性,首先,要耐得住寂寞,其二,要守得住欲望的诱惑。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心要正。在生物学方面,我现在算是领头人,但我绝对不是天才...你是否知道,曾经在这方面是有一个绝顶天才的,可惜他太偏执了,一心想要完成他老师的遗愿,接着竟然是想要改造人类。”说到这里,秦博士唏嘘不已。

  “改造人类?”这个说法,听得我头大,总是想起妖人,这算不算是一种改造?换个说法来说,如果这个被秦博士都称之为科学方面的天才还在的话,是不是妖人之谜,他能解开?

  “是的,而且我可以告诉你,他成功了。但他的心已经完全走偏了,他认为只要人类能够被改造,阻碍在他面前的一切,就包括人命,道德什么都可以舍弃,他认为那是要为科学做出的牺牲。甚至说,他连自己的亲人都舍弃了。”秦博士无限唏嘘。

  “还有这样的人?他已经成功了,那...”我能够想象这种偏激,而且让这样的人成功了,是可怕的。有的人是迷信精英论的,那就是只要能够带动社会,大部分他们认为无用的人可以去死,剩下少部分的精英就可以了。

  显然,秦博士口中的那人,已经偏激到这个程度了。

  “他叫杨晟,他已经死了。他的研究触动了修者圈子,涉及到了一些修者眼中的天道不允,而且也实在太过偏激,所以....我叹息他的才能,同时也不齿他的为人,可也会可怜他到最后身死的那一刻,放弃了亲人和朋友,是否会后悔?我越发感觉到心性的重要,这一点,我要感谢你师父。”秦博士郑重的说到。

  想必我师父应该是给秦博士谈及了一些道家修心的理论,对他影响颇大,这一点我也感觉很高兴。

  其实人,总是会本能的为美好,善良而开心,为何不想去承认人之初,性本善呢?难道就因为自私的蒙蔽,以为自己就是恶吗?静下心来,也要看看内心到底向往,追寻的是什么?难不成还能是恶?

  这些我已经想远了,而偏偏有无数的事情缠身,我已经不能和秦博士再深聊下去了。

  从这里出去是有近路的,秦博士并不忌讳的带着我从近路出去,来到地面,并安排了一架直升飞机给我。

  “如果顺利,三天之内我就能回来,最迟也不会超过一个星期。秦叔,如果我不能回来,我所带来的那个人,你...你就想办法关着他一辈子吧。算是我的恳求!总之,千万不要把他交给前来要人的势力。”我自然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只能对秦博士这样叮嘱到。

  我想不出来怎样处理陈重,其实如果我死了,杀了他岂不是更干脆,但我说不出这样的话。

  秦博士其实是有疑问的,但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终究没有开口询问我什么,只是给了我一个不算承诺的承诺:“顶住一点儿压力,也许我能做到。关上一辈子,我不知道,尽量吧。因为,从你的言谈间,我知道你带来的这个人恐怕相当的重要。”

  当直升飞机降落在C城边缘的时候,我满腹的心事。

  因为时间匆忙,虽然未能和秦博士深入的谈一次,但我也能知道,他对我能够提供的帮助也仅限于此了。

  厚脸皮的说一句,其实我认为那个地下研究所是一个安全的所在,可以暂时庇护火聂家的所有人,如今看来我这种想法绝对是一个笑话。

  如果是我一个人,天高水远,倒也无所谓和妖人们周旋,带着一群普通人呢?

  那要不要还是让他们继续藏在火聂家的那个地下?这个想法一冒出头就被我给掐断了,不说别的,地下贮备的资源总是有限的,他们躲得了一时,总不能躲上一辈子,说不定他们就在日思夜想的盼着我,我必须想办法。

  但在这之前,首先就是要把老周接出来,至于接出来如何安排,我也是一筹莫展。

  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无根,也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以后是如此的沉重,要背负的是那么多。


仐三说:
今天这一章要连接起来道士的一些东西了,也是必须的,也是我在写道士的时候,就已经预设好的情节。既然乱世开了,一切就都要铺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