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四章 周正,秦海念

第二十四章 周正,秦海念

  我的手已经被秦海念处理过了,纱布包扎着伤口,现在已经不算太疼了。

  简陋的小屋中飘荡着大骨汤的香气,秦海念在厨房里忙里忙外,我和老周在随意的交谈着。

  我有一种时光逆转的恍惚,可惜心境已经回不到当初那种自然随意的安宁。却又倍加珍惜这种,仿佛是偷来的安宁时光。

  “她比以前能干多了,以前不管什么事情,她永远只会做一样补汤,那就是月母鸡汤。”我给老周点上了一支烟,塞进了他的嘴里,看着秦海念忙碌的身影,忍不住笑着说了一句。

  “是啊,其实相处久了,发现海念真的很不错。这个世界太浮躁了,我在深山里跟着她生活了这半年,心里忽然才感觉到了宁静叫什么?你知道吗?在以前,我总是会狠狠怀念我们的少年时光,不管做什么,心总是满的,充实的。后来,长大了,心总是空着一块,具体缺什么也不知道,慢慢的,人就浮躁了。城市的灯红酒绿也好,不停的换女朋友也罢,心里空着的那一块总是空着。”老周说话很少有这么‘文艺’的时候,但我知道,这是他真实的表达。

  烟雾在屋子里飘荡,我沉默着。

  半年,已经足以改变太多的人和事。而我绝对不能否认的是那一种心境,就是少年时,混在一起的岁月,无论怎么样,心总是满的那种感觉。

  也许文字与语言都不能表达,这是一种只能意会的东西。

  大骨汤已经熬好了,秦海念细心的撇去了汤面上的沫子,端着一碗颜色清亮的汤开始一口一口的喂老周。

  从一开始的玩笑话,觉得他们会在一起,到了如今,已经变成了真实。

  如果这样对待自己,不顾危险,把自己一路背回来的女人都不娶,老周也就太过分,就算是兄弟我也不会站在他的那一边。

  窗外,冬天阴霾的天气,有一种异样的光亮,我叼着烟,看着窗外,耳中还听着秦海念夸张的表达,比如看见了我,心中就安心了,就算那些人上门来也不怕之类的话。

  我笑笑,其实比起她来,我对老周做的微不足道。

  说起来,老周执意要找陈重这件事情,秦海念是反对的。

  在那个深山的寨子里,老周破例的被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蛊师收为了弟子,日子过得还算安宁。

  其实,这真的是破例,如果男人不是对蛊特别有天分,一般都是传承的巫一脉。这话不绝对,但是玩蛊的男人总是比女人少的。

  老周在这个世俗红尘学的什么?学的是医术,这和蛊术从某一个方面来说,是有些关系的,而老周若是没有两把刷子,怎么又可能年纪轻轻的就成为大学里的讲师呢?

  加上老周比起普通人,灵魂方面要强大一些,蛊术多少也有这方面的应用,就比如和蛊虫的沟通,还有有的蛊并不局限于蛊虫,甚至涉及到灵魂层面,利用阴魂下蛊,老周也是可以学习下来的。

  真的不错,原本老周的空洞就来自于他内心的不安分,用一种偏激来表达对这个世界的好奇,这种接触到了另一层面的生活,是真的适合他。

  可是,老周却是牵挂我和陈重。

  在修者的圈子里,消息不会是完全闭塞的,更何况秦海念所在的祖巫十八寨,也算是一个修者圈子里比较大的势力了,所以一些新消息便也纷纷扰扰的传到了老周和秦海念的耳中。

  本来按照他们的地位,这些消息也不是他们能够得知的,关键的问题在于老周的师父是一个地位了得的人,又偏偏知道老周秦海念和我以及陈重的关系。

  很不巧的是,这段时日里,世间流传的消息,大多数与我有关。

  “其实,我也是分辨不了真假的。毕竟修者圈子里传消息一般都是靠人言。所以,我一再的忍耐,越是踏入了这个世界,越是觉得自己渺小,我不想给你添乱,也自认为自己现在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压制陈重,然后用拳头来说服他。”这是之前老周和我谈话时,袒露的一点心迹。

  但一切的改变,却来自一个人。

  一个叫做陈承一的人来到了祖巫十八寨,强行的带走了一个叫做孙强的人。

  这两个人曾经出现在了秦海念的一个关于荒村老村长的故事中,现在这个故事也变得无比真实,虽然我不熟悉那个叫做孙强的人,可是陈承一我已经不陌生,想必老周也见过他一面。

  至于孙强,我虽然陌生,也知道他是秦海念的偶像,是祖巫十八寨最要紧的一个传承人。

  可是,他变了,开始发狂了,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秦海念也只是听族中的长辈痛苦的评价了一句,孙强快不属于人类这一族了。

  这是多么严重又伤心的一个评价?于是陈承一去了一趟祖巫十八寨,带走了孙强。

  而有人问他要怎么处理孙强,陈承一的回答是:“强子是我的弟弟,我是他哥。不管他变成什么,我不会允许别人动他一根寒毛,但我也不允许他在外作恶,所以我会关他一辈子。这句话,是我曾经在一场大战时,和人说过的一句话,也是一个承诺,如今是要这么做了。”

  另外,陈承一还带来一个消息给寨子里的大巫,那就是世间很多的人已经妖变了,其中出现了疑似于上古凶兽的妖变,有一个名字就是陈重。

  联想起之前听说过的陈重,老周知道这个陈重就是自己的兄弟。

  其实,老周并不知道我的消息,唯一能肯定的就是我还活着,那是内心的一种感觉。

  可他再傻,也知道陈重要对付我。

  陈承一上山来,对孙强的事情刺激了老周,他忽然在迷茫和痛苦之中找到了一条明路一般,他也想这样对待陈重,下不了手就关他一辈子,也许这是唯一的处理办法。

  于是,老周冲动的下山了。

  他打了一个陈重以前的手机号,没想到真的找到了陈重...再之后,就发生了我看见的种种。

  而老周唯一没有想到的只是,他这番想法,受到了秦海念的强烈反对,秦海念认为老周现在的实力在陈重面前就是一个笑话,可是老周那段日子就像被‘猪油蒙了心’一般,坚持要这样做,于是瞒着所有人偷偷下山了。

  可老周再次没有想到,秦海念也跟着他偷偷的下山了。

  “我反对周正的做法,却不反对甚至理解他的想法。如果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成了这样,多等待一天都是煎熬,他以为自己得到了解决的办法,肯定是想去试试的。我不能阻止,只能跟着他了。”秦海念当时在说起这个的时候,是这般对我解释的。

  是的,不仅秦海念能够理解,我也能够理解。

  之后发生的事情不用重复的叙述,老周身陷险境,但毕竟蛊术之中有很多外人不能理解的东西,总之秦海念一直都知道老周的所在,也一直都在想办法营救老周。

  可惜的是,陈重从来没有放松警惕,派来看守老周的人不仅是他的心腹,甚至实力也不弱,反正不是秦海念能够对付的。

  而老周知道自己是没有生命危险的,他清楚自己被当做了陈重来威胁我的筹码,更讽刺的在于,他曾经想用来对付陈重的办法,变成了陈重想用来对付他的办法,看陈重的打算也是想要关他一辈子的样子。

  兄弟情到了后来,因为命运,成了彼此的负担和牵累,却又不愿意放手。

  原来在这红尘之中,我们都是一样。不管我和周正是人也好,陈重是妖也罢,都是看不透的俗人和俗妖。

  再后来的事情,就更加的简单,陈重的人莫名其妙的撤离,老周通过蛊术千方百计的联系了秦海念,而秦海念这个冒失的丫头,也就用自以为万无一失的‘伪装术’,扮成一个男人,就这样一路把老周背了回来。

  又到最后,直至遇见了我。

  事情说起来就是这样了,到了此刻,秦海念依旧还在庆幸,他们可以对我直接的说出一切,但我有了太多的秘密,却不能再对他们完全的说出来了。

  看着窗外的光,我只是想到了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于是开口问他们:“那么之后呢,之后有什么打算?我负责任的说,这座城市非常的不安全,老周又这模样,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养伤的。总是,要想一个解决的办法的。”

  说到这里,我皱起了眉头,不管他们之后要做什么选择,都必须是我要负担起来的事情,而且是绝对不能有一点点闪失的负担,我不能再失去任何一个人。


仐三说:
今天的第一章,这么晚,我都不好意思说。反正还有一章,我尽快,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