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五章 往事不再

第二十五章 往事不再

  我问出的这个问题,秦海念几乎不加考虑,脱口而出:“肯定是先回寨子,再做打算。”

  而老周却沉默了良久。

  我转身看着老周,他却开口对我说到:“按理说,我是应该先回寨子。因为命运虽然把我,你还有陈重又那么巧合的带到了另外一个不被世人所知的世界,可是在接触到了你和陈重以后,我才发现我可能会是你的负担,也拯救不了陈重。”

  “但是呢?”我坐到了老周的身旁。

  “但是,我回寨子,就算拼命学艺,也许也追不上你们的脚步。我只是在想,然后我就这样躲起来了吗?看着你们打生打死,最后可能这份的要生死相见,我就...”老周说到最后,声音有些颤抖。

  我不知道如何安慰他,只是手重重的拍在了他的肩膀上,然后说到:“未来的世事如何,谁都没有办法说个清楚?就像这半年,对于我们来说就像沧海桑田。海念说的对,你应该先回寨子,我不知道陈重怎么想,但对于我来说,知道你在一个地方,好好的活着,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老周捂着脸,不说话了。

  他受伤十分严重,来时我是看过的,被陈重打的好几处骨折,甚至有比较难搞的肋骨,他这个样子,必须要找个安全的地方,好好的呆着,在外奔波一天都不行,我还必须想一个稳妥的方式。

  看老周这样,我很干脆的唤过秦海念,借口让她帮我买包烟。

  实际上,我能感受到老周的痛苦,捂着脸,憋着气,实际上却是在痛哭...这种眼睁睁的看着最好的两个兄弟生死相向,自己却什么也不能做的心情,不是当事人,谁又能说完全体会呢?

  秦海念不疑有它,帮我出去买烟了。

  老周这样移开了手,露出了通红的眼睛,对我说了一声:“谢谢。”

  是个男人,都不愿意在女人面前哭,更何况是和自己在一起的女人呢?

  “不谢,我能理解。其实,我很羡慕你,兜兜转转还是和秦海念在一起了...而我,现在还不知道辛夷究竟在哪里?”我闷闷的说了一声,这个心事,除了陈重和周正,我不知道该对谁诉说,论起我和辛夷,恐怕只有他们两个最了解我们之间的感情。

  但我能对陈重说吗?显然不能!剩下唯一能诉说的人就只有老周了。

  “辛夷?你还没有找到她?”老周的脸上充满了震惊。

  他的表情无疑在我心中的焦虑之上,又浇了一把油,那担心牵挂烦躁的情绪终于如同烈火一般的燃烧而起,烧的我连坐都坐不安稳,只能站起来来回在屋子里踱步,又点上了一支烟,敷衍的对老周说到:“唔,忙完这一事,等一切稳定了,我就要去找辛夷。”

  其实,我要忙的事情很多,我都快步分不清楚我什么时候有空去找辛夷了,我痛恨自己,可以把辛夷排在那么多事情的后面,却又有理所当然,因为那么多事情的每一件都是我的责任。

  可老周是了解我的,他并没有评论什么,只是望着天花板对我说到:“辛夷,其实是一个很奇怪的女孩子。其它的方面,很单纯,就像一张白纸,连人情世故都不是太懂,不明白她的人会认为她一根筋。因为她任何事情都从自己的内心出发,从不掩饰什么,但是因为善良,所以不惹人讨厌。”

  我大口的抽烟,心情烦躁。

  “可是,在另外一个方面,我曾经和陈重讨论过,又觉得她很成熟。一个人再早熟,也得十三四岁的年纪才会真正的情窦初开,就像现代的社会,有小学生谈恋爱,那也只是一种下意识的模仿成人的行为。心性上,真的可能要感受到情,必须是得13,4岁的年纪。”老周说完,转头望着我。

  “她是我妹妹。”我咬咬牙,声音干涩,艰难的对老周说到,我知道他要说什么。

  “你是这样想,可是辛夷好像从年幼时,就对你已经情根深种,从小到大,她仿佛就一直在等,她的生命中好像等你就是最大的事情。而等来了你,却又不是为了得到你,只是为了陪伴你。这种感情,比爱情还要爱情。经常让我和陈重都感叹...你说她奇怪吗?明明在心性方面晚熟,在爱情方面,这么小的丫头,怎么就学会了,傻乎乎的跟着你?一直就这么跟到大,无论你怎么对待她,无论你在那个时候换了多少女朋友?”老周好像根本就听不进去我的话,只是自顾自的说到。

  我的心情更加烦躁,有些事情我无法对老周说,就好比做为聂焰的那些日子,不是对他保密,而是不想一下子让老周接受那么多,我只能说到:“辛夷对我很重要,可是,在我心底已经有了一个深爱过的女人。就像曾经,你说我换女朋友不比你少,那是因为无论对谁,我都觉得爱不起来,因为早就爱过了。然后感情就难再了。我知道你会问,是谁?你怎么不知道?如果你当我是兄弟,就先别问,只要相信我就是了。”

  “然后呢?所以,这样的你,更不可能去爱,去喜欢辛夷了?我倒觉得上辈子辛夷如果不是和你有什么纠缠,这辈子绝对不会这样,太奇怪了!或许,你是当局者迷,我还有陈重,甚至...海念,还有阿木和桑桑都是旁观者清吧。”老周肯定是相信我的话的,相信我有一个深爱的女人,他没问,所以只能这样感叹。

  他这么一说,我更加压抑不住烦躁的心情。

  我对辛夷是什么?纯粹的妹妹吗?好像是我懂事以来,就一直强加给自己的观点,直到自己去接受这个观点。所以,从来不考虑自己对她真正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总之,她的好我都心安理得的接受,她的跟随我也不觉得烦躁,不应该!好像自然的,天生的就该如此,我也该坦然的接受。

  但从另外一方面来说,在继承了聂焰的记忆以后,我心中真的明白那种炙热的爱是什么感觉,我对辛夷绝对不是!应该怎么去形容?就像在聂焰的时期,那么用心的爱过了碗碗而不能相守,已经耗尽了心力,当成为了叶正凌以后,已经下意识的因为碗碗,阻止这样去爱别人了。

  即便,我那个时候,根本不知道有个碗碗的存在?

  老周的说法不是没有根据,辛夷对我的感情来得奇怪又强烈,好像那种一见就已情根深种一般,好像是她的本能。

  可我该如何告诉老周,我根本就是一个没有前世的人,而和我有纠缠的女人,从始到终就只有一个碗碗,她已经真正的死去了,唯一留下了一个奇怪的珠子和一张狐皮,那辛夷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烦躁的快要咬断了口中的烟,恨不得下一刻就立即去找到辛夷,我虽然搞不懂自己的感情,也还在因为碗碗而心痛,可是我也明白,我的生命中绝对不能失去辛夷,绝对不能!

  所以,我决定了,在这一次找到路了火聂家的人,安顿好他们以后,我就要出发了,去到那个童帝口中神秘的地下城,去找到辛夷。

  我已经不想说这个话题了,一说起来,就像陷入自己感情的迷雾,这种自己的情绪都搞不清楚,难以把握的感觉让人非常的难受。既然老周提起了阿木和桑桑,我觉得也有必要让老周知道一些事情。

  但是,在说之前,我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因为不管从任何角度来说,阿木和桑桑也是我们很重要很重要的朋友。

  历时五年,那感情也不可能就像一个唾沫,吐出去了就算了。

  想到这里,我坐在了老周的身旁,从随身的衣服里摸出了一张照片,然后递到了老周的面前。

  这张照片一直跟随着我,这段日子不曾离身,因为它代表了我的一段岁月,和生命中很多重要的人,在去接受聂焰的记忆以前,我还曾经把它交给过正川哥,正川哥也看过,就是我们在酒吧里的那张合影。

  合影上的每个人如今看来,都是笑的那么快乐,可曾在合影的那一刹那,会想到这种未来呢?

  老周在看到照片的一刻,呼吸就变得粗重了起来,是我的一段岁月,何尝又不是他的一段岁月呢?他有些颤抖,想要拿起照片,无奈身体的原因,让他做到这个都略显困难,我把这个塞在了老周的手中,老周这样有些哽咽的问到:“阿木和桑桑还好吗?我这一次回去,发现forest吧,已经没有再开了...我...”

  老周的语不成调,我知道他此刻内心的激动,在困苦的日子,如果能再见到当日的好朋友,或者听到她们的消息,心情应该是激动的。

  我却无奈的头靠着墙说到:“我不否认阿木和桑桑是我们的好朋友。可是这该死的世道,人可能不是人,妖也难分辨就是妖。老周,我不想告诉你,但又必须很遗憾的告诉你,阿木和桑桑她们不是人,恐怕是妖。”

  “你说什么?”老周一下子震惊了,手中的照片也滑落下来。

  我沉默不语,关于阿木和桑桑,对于她们的身份我也略有猜测,看来也是我惹下来的因果吧。


仐三说:
这章很难写,所以写到现在。繁复的删改,发现自己还很难去写清楚现在叶少对辛夷的感情,也难写清楚辛夷那种状态的具体缘由,可是必须写,为之后的情节铺路。然后,终于被我给写出来了,大致应该能让大家看懂,并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