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六章 行动(上)

第二十六章 行动(上)

  我走出房门的时候,脑中还是老周通红的双眼,他不肯接受这个事实,但却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

  只因为那是我告诉他的。

  一个人最怕的就是颠覆自己记忆里原本坚定相信着的一切,就好比有一部电影《楚门的世界》就深刻的刻画了这种痛苦,原本自己以为的美好记忆,美满生活,只是一个供认观看的剧本。

  阿木和桑桑的身份不至于带给老周这种强烈的感受,但同样的也打破了一些曾经的美好,原来她们一直都是对我抱着杀意的妖。

  在阴差阳错之下,我们成了朋友。

  她们不知我是她们的‘仇人’,我也不知道她们就是为了报复我而来。

  阴霾了太久的天色,终于在下午时下起了细雨,我身上穿着一件不是那么合适的,秦博士翻找出来给我的风衣,走在街上,多少内心有些凄惶的感觉,我的人生要被颠覆多少次,才是最终的真实?我自己也不知道。

  只是还记得那个冬天的夜里,那冲天而起的蓝色蝴蝶,在那杀人的树妖前,翩翩起舞,如若没有烦忧的两个身影。

  我越发的肯定,那一蓝一黄两只蝴蝶就是阿木和桑桑。

  真的沧海桑田,想起她们的风姿,有谁会预料到,她们曾经是古树之前,两只单纯的连外面的世界都不知道的蝴蝶?

  我让秦海念先照顾着老周,暂时不要外出,在我的劝说下,老周也是愿意回寨子的,我必须想给稳妥的办法送他回去。

  陈重被暂时踢出了妖物的组织,难保他手下有妖人叛变,说出了我们三人这一层关系,那么老周就危险了。

  我的脑子就像一刻不停的在谋划着一切,在有些冷清的雨中街道,走到了一家租车行。

  秦博士能够帮助我的有限,但一些金钱上的帮助,他还是能给予的,所以这时在我身上有了一张里面数额不小的银行卡。

  我在这家租车行,租下了两辆中巴车。

  没有办法,这已经是租车行能够提供的载人数最大的车子了,而且只有两辆!既然是逃亡,顾忌不了那么多,挤一挤也就勉强用了吧。

  拖人将两辆小吧开入了火聂家那栋大楼的地下停车库放着,反正也是对外的,就算是我准备的一切了。

  是的,我没有多余的计划,在很多方面能力也有限,唯一能做到的准备也只有那么多,剩下的是运气加冒险。

  此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因为雨天的关系,就算周末也不太热闹。

  我随便进了一家咖啡馆,静静的等待着,也算是最后让自己的心情调整平复一下。

  我没有打算晚上行动,其实在安静的夜里,反而给了那些妖人最大的自由活动空间,做为一个暂时孤立无援的人,我需要利用一些妖人忌讳的环境,就比如说天时地利。

  这里的天时,自然指的是这个城市最热闹的时间,地利就是指人流量最大的地方。

  他们再嚣张,也不敢在这样的环境下,公然的动手,只要给我一些时间缓冲,我能想办法去拦截他们的追踪了。

  我的手指轻轻的在桌面上敲着,一遍又一遍的完善着自己内心的计划,而这个城市最热闹的时候,应该就是接近晚饭时间的五六点钟。

  在咖啡馆消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在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我结账离开了。

  轻车熟路的走到了火聂家所在的地方,我把头上的帽檐又压得更低了一些,只是踏上这条街,我就能感觉到一种紧张的气氛,还有数十道不同寻常的气场,即便很难想象我会那么快杀个回马枪,但他们一样加强了这个地方的布置。

  选择了一条人烟稀少的后巷,我在计划着用一个稳妥的办法混进车库。

  我上次的出现,一定让这些妖人注意到了地下车库的一些漏洞,但是一夜的时间,他们能够做什么?最多也就是多安排一些人手在地下车库罢了,偏偏这个事情是我最不担心的,毕竟人不会像机器那样,第一时间就把消息散播出去。

  我默默的在这条人少稀少的后巷等待着,大约十分钟以后,才有一辆大概是想走近路的车开进了后巷。

  我没有犹豫,在这有些凉的雨中一下子站在了街道的中央。

  那辆车的司机大概没有想到路上会突然窜出来一个人,手忙脚乱的刹车,即便我留够了足够的距离,那车子也差点儿撞到了我身上。

  “这车技够烂的,这算不算是天算不如人算?”我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抬头却是看见那个司机有些慌乱的脸,反应过来了,想要快速的倒车调头。

  我岂能给他这个机会,速度极快的窜到了车子的旁边,打开车门一下子坐上了车。

  那司机想要大叫,被我一下子捂住了嘴,然后我从身上套出了一个证件样的东西,随便在他眼前晃了一下,严肃的说到:“我是便衣,现在正在调查一桩案子,需要你的配合。事情不复杂,只需要你把车开入那栋大厦的地下车库就好。希望你能够好好的配合,这桩案子非常重大,如果因为你的原因...”

  接下来,我没有说话了,而是深深的看着那个司机,稍微释放了一点自身的气场。

  修者的气场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多少带点压迫性的,而在适当不过分的压迫下,人们首先选择的肯定不是反抗,而是一种本能的相信。

  “好,好好,警察同志,我一定配合。”那司机的反应很让我满意,没有想到在电影里随意学到的一招,也是非常管用的。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到:“不用那么紧张,只是把车开入地下车库而已。接着,你就可以离开了。”

  听说那么简单,那个司机松了一口气,脸上竟然还出现一丝兴奋,大概是想着,自己的人生竟然也会出现那么刺激的事情,可以配合警察办案之类的。

  我压低了帽檐,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而那司机很快就调转车头,朝着那个地下车库快速的开去。

  到了门岗,我心中一动,发现门岗里坐着的三人,其中一人不再是普通的保安,而是一个真正的妖人。

  但我的内心很平静,甚至朝着门岗看了一眼,凭借那个普通的妖人想要察觉到我的气息是不可能的,而如今的我戴着帽子,贴着满脸的胡子,外加一副宽边的黑色眼镜,就算熟悉我的人都不可能一眼认出我来。

  这是我在离开咖啡厅之前,特意到咖啡厅的厕所去稍微改变了一下自己的样貌,以至于在结账的时候,那个服务生莫名其妙,以为我是叫了我的朋友来结账。

  看了我一两个小时的人,尚且没有发现破绽,我对这简单的化妆很有成就感,至于帖脸上的胡子,是我随手在街边小店买的,要找到这种东西并不难。

  或许是我这样坦然的看了妖人一眼,又或许是因为他的确没有认出来,总之我们被很简单的放行了。

  一进入地下车库,我就感觉到这里起码有三十个以上的妖人在巡逻,可是对于我来说,这绝对不是问题,我很淡然的指挥着那个司机把车停在了一个我觉得较为理想的位置,就独自下了车。

  这里是一个死角,我笃定这些妖人还没有来得及加装监控设备,毕竟要加装监控设备要改变整个地下车库的一些监控结构,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也是火聂家的设计者一早就设计好的一个东西,就是要改变他设计好的任何细节,都不可能是简单的改变,必须动到一些大结构,让改变变得很困难。

  “这家伙倒是一个人才,也不知道这次火聂家的灾难,他到底有没有活下来?”我心中这样想着,人已经快速的离去,在离去的时候,顺便把身上穿着的那件不太合适,有些过肥的风衣扔到了一个角落。

  穿着风衣是不方便行动的,电影里耍帅是例外。

  这一次我的目标只是一座普通的电梯,但却比去通往火聂家的秘密电梯艰难多了,因为去到那里的一路都没有监控,而去到普通的电梯,却必须要设计好路线,一个不小心,都会被监控拍到,更何况也地下车库里,一直有妖人在不听的巡逻。

  我躲在一辆大型的suv后,精心的计算着路线,然后抓紧着每一个无人的机会,一点点的朝着目标前行。

  这需要极大的耐心和极快的速度,好在有了风之阵纹,这两点我还不缺。

  我原本打算的是,一旦被发现,就毫不犹豫的动手杀了这些妖人,但是细想下来,我也不愿意把事情闹大,毕竟是车来车往的车库,又是下午热闹的时间,我不想普通人卷进来,或者看见一些什么,一旦要动用相关部门的力量去‘擦屁股’,说明事件的影响力不可避免的就会大一些,这对需要时间的人类是不利的,妖人巴不得通过我们来彻底揭露这个事实,让他们的行动再无所顾忌。

  第二则是,我要救火聂家的人出去,这就注定了一开始最好不要闹出什么动静来,否则逃亡的时候会困难许多。

  所以,我倾注了极大的耐心,一点点的靠近电梯,原本五分钟不大的路程被我却走了半个小时,原本并不算难以应付的场面,却让我紧张的出了一身的冷汗。

  终于,我靠近了那普通的电梯。


仐三说:
补昨天的第一章,时差是什么,就是一个轮回,把我又轮到了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