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七章 行动(下)

第二十七章 行动(下)

  在车库有四个通往楼上的电梯,这一个电梯是在最角落的一座,也是我之前就订好的目标。

  事实上其它三座电梯都是很普通的电梯,只有这一座电梯才是真正能够通往地下的电梯。

  如果是在平日里,这座电梯因为在角落的关系,用到它的人不多。

  但是今天周末,火聂家的大厦又处在一个相对繁华的地方,车来车往不说,就连地下车库的车位也不多了,所以就连这一座电梯都变得忙碌起来。

  我不可能和普通人同坐一个电梯,不方便我下手,所以只有静静的等待着。

  可是我如今所处的位置不太好,并不是能够完全的遮挡自己,所以这种等待让我非常的焦急,尤其是在那边有五人一组的妖人又巡逻了过来的时候。

  在这个时候,恰巧电梯又到了,之前等待的三人正准备上电梯,我在心里计算了一下时间,我是等不到下一轮电梯,那五个妖人就会走到这里来了,按照我所处的位置,他们稍加留心就能发现我的存在,我不敢指望我的伪装能够完全的让我蒙混过关,所以也只能在这个时候窜了出去,若无其事的上了电梯。

  对于我的突然出现,原本在电梯里的三个人诧异了一下,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自然也不会多问。

  我自然知道这座电梯也是有摄像头的,只能稍微找了一个背对摄像头的位置,很自然的站着,但愿那些妖人在火聂家的总部暂时不会注意到我。

  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来停车的,只需要上到一楼就会下电梯。

  我分明看见了电梯外还有等待上电梯的两人,但是我趁着那些人出去的当口,飞快的关上了电梯的门。

  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情,很有可能会被发现,但我却不得不这样做,老实说,这个电梯是有密码的,密码就是这些密密麻麻的电梯楼层摁键,不用担心会被普通人的误按出密码,因为有几个数字是重复的,一个人要误按出来这种密码的可能性几乎是千万分之一。

  我的手指飞快的在楼层摁键上动着,一组熟悉的密码被我飞快的摁动了出来,随着密码的正确,电梯的楼层摁键下的钢板忽然打开了,露出了里面隐藏的秘密摁键。

  秘密摁键就只有两个,一个负四,一个负五。

  负四楼就是我之前曾经去过的地方,那一场火聂家立威的擂台赛就是在那里打的,负五楼我却没有去过,听TINA说过,那是火聂家真正秘密所在的中枢。

  就算我现在打开了秘密摁键,我也去不了负五楼,因为还要输入一次密码。

  我安然的等待着,电梯开始下行,而对外的状态则是此电梯不可使用,已经坏了的样子。

  在此时,我也不担心摄像头了,在我输入了密码之后,摄像头会自动切换,播发一段大概十分钟左右的,空无一人的电梯间画面。

  我唯一担心的是,我在摁动密码的时候,摄像头是正常摄像的,这过程大概有两秒到四秒的时间,这是唯一让人担心的时间差,我只能赌火聂家有几百个摄像头(可能不止),在随时监控着这个大厦的任何情况,可能这短短的时间,妖人们并没有注意到我。

  电梯的速度很快,几乎不到半分钟,就已经下行到了负四楼,我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紧张心情,走出了电梯。

  电梯之外是一截空无一人的走廊,地下的灯光把走廊照的有些昏黄晃眼,我在心中感谢着那个天才的设计者,这地下之所以没有被发现,是因为这栋大楼,别人都以为只有负二层,其中的负三就已经是土地,谁会想到土地之下还有建筑呢?

  我的脚步声回荡在走廊之中,就算这样的设计再巧妙,也不一定能够保证火聂家逃脱的人就一定在这里面,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我大步的走着,如果是别人来,只要一条路线走错了,就会永远的困在这里。

  因为这里不仅是按照迷宫设计的,走错了路线,还会启动阵法,这也就是如果火聂家的人躲在地下,会暂时安全的原因。

  就算被妖人们发现了,一时半会儿他们也是攻不破这里的。

  我无法形容一个人孤独的走在地下的感觉,特别是在没有一点声音存在的情况下,心里就会越发的觉得绝望,在转过最后一条巷子之后,我就会看见带着门的走廊,所有可以住人的地方都集中在这一片,如果这里没有的话,我的心忽然慌乱起来....在想着,如果没有的话,就要想办法到负五楼去看看了。

  在这样恍惚的心思下,又加上整个地下一直是我孤身一人在行走,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情况,在这个时候,竟然冷不丁的从一旁跳出了一个人,来我还来不及出声的情况下,举着手中的棒子,狠狠的朝着我脑袋砸来。

  在这种仓促的情况下,又加上是狭窄的巷子,想要完全的躲开已经是完全的不可能了,我只能一个侧身,躲开了头部的要害,但是木棍却也重重的落在了我的手臂上。

  好在这个用棍的人不是什么修者,只是一个厉害一点儿的普通人,这点伤害对于我来说,完全的可以忽略。

  看见人出现了,我的心中自然满是惊喜,也没有想要伤害他的意思,只是一步上前抓住了他的棍子,那人见势不对,松开棍子转身就想要跑,却被早有防备的我一下子抓住了衣领,把他拖了回来。

  入眼,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但是我根本就不在意,火聂家在总部的也有好几百人,我不可能每一个人都记得的。

  “你是火聂家的人吗?”我大声的问到。

  却不想这个小子却非常的倔强,咬紧了嘴都不愿意说,只不过他的目光始终有些不对劲儿,似乎有意无意的朝着右边的一个角落瞟去,那里也有一个门洞,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果然是有人埋伏在那里,此时蹑手蹑脚的好像要离开的样子。

  我心中有点儿好笑,又有些无奈,如果真的妖人下来了,这点儿埋伏对于他们来说,一点用都没有。

  想到这里,我一把扯下了脸上的胡子,揭开了帽子,扔掉了伪装用的宽边眼镜,在那小子从绝望变得惊奇,又从惊奇变得激动的眼神下,说到:“我是叶正凌,火聂家的家主。你是不是火聂家的人?如果不是,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的语气中有点调侃的意思,其实心中已经笃定这小子绝对是火聂家的人,只有火聂家的人见到我才会那么的激动。想必,在那场擂台战以后,TINA已经没有对火聂家的人隐瞒我的身份了,这些火聂家的人最起码都应该见过我的照片。

  面对我的问题,这个小子竟然傻愣愣的忘了回答,在哆嗦了好几秒以后,忽然冲着巷道里喊了一声:“出来,都出来啊!咱们家主来了!!苏灵姐说过的很厉害的家主来了...呜...”

  喊到最后,那小子竟然忍不住哽咽了,一个大男人竟然当着我的面就开始掉眼泪。

  我心中也流动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身为聂焰时的种种浮现在心间,那个时候的弟弟妹妹,始终没有完成的告别,如今在我眼前的,大多是他们的后人啊...大浪淘沙,能伴随着火聂家到了今天的,只能是我那一生的弟弟妹妹的直系后人。

  在之前,火聂家的人对我再好,再崇拜,我都没有多大的归属感,甚至觉得他们的狂热像是被刻意洗脑了一般。

  到了今天,我才知道,这并不是什么洗脑,是一种强大的感情支撑着我那一生的弟弟妹妹,把这种感情和崇拜这样传了一代又一代,而我也终于对火聂家有了强烈的感情和归属感。

  还会想起在那一生,每一次从火聂家骑着那一匹黄骠马儿离开时,身后那一道道不舍与留恋的目光。

  我是再也不能见到他们了,一种想哭的哽咽堵塞在我的心头,那么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们这些后人不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我将庇护他们,即便是奉上我的生命。

  想到这里,我想拍拍我眼前小子的肩膀,却不想他竟然腿一软,就要朝着我跪下:“家..家主,我不是故意要打你的。”

  他一边说,一边哭,却被我强行的拉起,这才发现,这张青涩稚嫩的脸蛋,怕是没有到二十岁。

  随着他的一声喊,这一条巷道里竟然涌出了十几个人,全部都激动的朝着我围绕了过来,窄窄的巷道,如果能够容纳十几个人的围绕,而我只是见到了火聂家的人,危机还远远的没有解除,我大声的说到:“先别激动,带着我去找到所有火聂家的人,我要带着你们离开这里。从此以后,只要有我在,火聂家的人一个都不会死,因为我将守护着你们,除非我倒下为止。”


仐三说:
既然时差轮回到了早上,那么等一会儿,我就把今天的章节也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