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八章 真正的归来

第二十八章 真正的归来

  在场的人自然为我的话所感动,也自然的认为我这一段话是在鼓励人心,让大家坚持下去而已。

  没有人知道我说出这番话的心境,只是欢呼着,拥簇着我朝着火聂家认藏身的地方走去。

  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时光相隔太久的寂寞,可是时光却已然无法回头,我还得继续走下去。

  火聂家的人就藏身在之前TINA安排家族大聚的那个会场,当我跨步走进那个会场的时候,还来不及看清楚躲藏在里面的火聂家人,一个身影就朝着我扑了过来,接着我就听见了一声哽咽的

  ‘少爷’。

  我不用低头,也是知道扑过来的这个身影是苏灵,这让我想起了千百年前的苏展,仔细对比,还能发现苏灵在脸型和眉目间与他的几分相似,这也许就是血脉传承的奇异之处吧?

  怀中的苏灵很激动,想起苏展,我也用力拥抱了一下苏灵,没人能知道我此刻的难过,这一拥抱,就像在千百年以后拥抱苏展一般。

  我责备自己,到死都没有和他们真正的告别。

  抬头,看见的却是TINA在看着我微笑,眼中却泛着泪光,很难想象兰石那个冲动的小子,会有这么一个后人,就如同当初的梅寒。

  我放开了怀中的苏灵,走到了兰萱的面前,在她惊愕的眼神之中,给了她一个重重的拥抱,我对TINA说到:“我回来了,这一次是真的回来了。谢谢你们守护了我千百年之久。”

  我这一番话,TINA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一下子从我的怀中挣脱了出来,眼泪夺眶而出,捂着嘴,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我却不管不顾的一把揽住了她,说到:“不要这样,不要对我客客气气的。我已经知道了你们的身份,不仅仅是什么附属家族,还是我弟弟妹妹们的后人。”

  我这句话一说,兰萱再次挣脱了我,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下子冲上了高台,一向沉稳如她,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边流泪一边大声的宣布:“大家听我说,家主回来了。这一次,他真正的苏醒了,是我们期待了千百年的那个家主终于回来了,他已经是完整的他了。”

  TINA这番话显得有些语无伦次,但是在场的众人哪个会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现场一下子沉默的可怕,沉默的连我都不适应这种气氛,我以为所有的人会高兴,会振奋,会欢呼,但我没有想到在静默了几秒之后,我听见的却是一阵阵哭声的爆发。

  在这哭声之中,我非常的恍惚,好像梦回大宋的初年,那个如同寨子一般的火聂家。

  不管是我的弟弟妹妹,还是二傻,还是每一个熟悉的人都在,我也有一种眼泪涌动的感觉...传承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也许故人不在,但某种情怀还在,传承从来都不是冰冷冷的教导,再说一门技能,一种思想,它一样在传承一种情怀。

  我低估了火聂家千百年来对我那种深厚的感情,以及已经深入了骨髓的崇拜和依赖,所以才未想到我这一次的真正回归,得到的是一片哽咽的哭声。

  此时,TINA已经重新到了我的面前,哭泣着:“家主,你不会怪我吧?这么唐突的宣布了你的回归,我实在是忍耐不住,在这地下的日子太压抑了。”

  我拍拍TINA的肩膀,一言不发,而苏灵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说到:“少爷,真的会忍不住这种激动的。从小我就知道,聂家主如果真的回归,他就会知道我们不是附属家族,而是他亲人遗留下来的后人。这一点,我们都心知肚明,却在曾经不曾和你提起一个字,我们需要你的庇护和支撑,更需要的是你的回归,来弥补千百年前我们的祖先到临终都未曾放下的遗憾。”

  说完这句话,苏灵又忍不住哽咽了。

  我抬头,喉咙就像堵着一块什么东西,酸涩的难受,我很难忘记最后的那个夜晚,如同有预感一般的他们,为我缝衣的梅寒,在院子中迷茫找我的兰石,为我熬汤的苏展,以及在屋顶上一直望着我,希望能看见我归来身影的竹风....这一切就如同发生在昨天,而今,我却面对的是他们的一群后人。

  千百年了,不可能还有在天之灵,我不知道用什么来告慰他们到临终也不曾放下的遗憾,因为我们没有最后的道别,只有在小龙镇最初的相遇。

  我的眼睛红到发疼,但眼泪却怎么也难以滚落,就如同这痛苦怎么也难以宣泄一般。

  苏灵轻轻的挽着我的手,对我说到:“四位先祖留有遗言,说到,如果有一天大哥回归,请务必告诉他,他们从未怪过他,到最后都没有告别。只是沉痛,再见时,大哥竟无全尸,留下的只有一截手臂。原本以为这种痛会贯穿着整个余生,而火聂家亦无望,因为核心猎妖人都一个个离开,也做好了受到妖物报复,追随大哥而去的决心。但,有一日,家门来一疯道,称是大哥的师父,在火聂家留宿三日,住的就是大哥的房间。他的一身本事,容不得他们不信他是大哥的师父,因为也曾模糊听大哥提起曾经的修行之地。就是这老道告知先祖们,他与大哥从小道界一别,就注定再无相见,但聂焰总归是要回来的,也许先祖们此生无见了,但务必守住火聂家,因为所有的后人会亲自见证聂焰的回归,若此生还有牵挂,可以祖训传与后人,聂焰定当知道。”

  我沉默的听着,脑中不停闪动的是旧时他们的容颜,童年时,少年时,青年时...从那么小就相遇,相伴二十余载,可惜我没能和你们一起走到老。

  这样想着,眼中的泪水终于滚落,而TINA在我耳边却是轻轻说到:“四位先祖都留下了同一句遗言,让我们后人告知于你,若有来生,小龙镇旧址若还能相遇,依旧视你为长兄,期待相伴一生,并且此生无悔与你相遇。”

  听到这句话,我终于痛苦的低呼了一声,然后任由泪水倾泻而出。

  今生,恐怕也无法相遇了,我不知道我是否有来生?但如若有,定然与你们再续前缘。

  我无法形容心中的难过,但火聂家还在,还有那么多火聂家的人需要守护,痛苦从来都是绵长的,特别是关系到心中刻骨铭心的感情时...但我不能沉沦其中,痛苦和遗憾存在于每个人的人生之中,我又哪能去完全的宣泄。

  眼泪流出以后,已经好受了一些,我擦干眼泪,强行忍住了心中的痛苦,一跃而上高台,望着在场还在哭泣的人,低声的说到:“所有火聂家的人,叶正凌回来了,聂焰也回来了....”

  想要说的话就太多,在我短暂的安抚大家以后,也大概了解了一下火聂家现在的情况。

  妖人的打击主要是针对火聂家总部的,所以损失最惨重的是火聂家总部,不但失去了总部的基地,还有许多遗留的秘密资料也被妖人们得到了。

  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关键的是人的损失,如今我看见的,躲在地下的有将近200人,但这已经是火聂家总部损失了一半人以后,剩下的数字。

  想到弟妹们留下的后人,竟然死去了快200人,我的心就如同被刀子剜着一般难受,我握紧的拳头藏在裤兜里,我不敢太过的情绪激动,还要支撑着所有人,而与妖人的战斗也注定不死不休了。

  其实要不是最后,TINA果断的做出躲入地下的决定,火聂家死去的人会更多,因为当时的情形注定他们是逃不出这栋大厦的。

  要感谢的是火聂家的一些人,在这个时候果断的做出了赴死的决定,才为TINA带人躲入地下,争取了一定的时间。

  在这里也必须感谢为火聂家设计这栋大楼的人,如果不是各种机关密道巧妙,将近两百人能够顺利躲入密道,几乎是不可以想象的事情。

  这就是火聂家总部的情况,而火聂家一个偌大的家族,不单单是只有总部的,还有许多火聂家的人在华夏的各地有各自的任务,TINA告诉我:“这些人其中直系的火聂家人大概也就有100多人。因为其他更多的人只是为火聂家服务,并不清楚火聂家是一个猎妖人家族,这一次事变,他们随时可以脱身,倒也不用担心。那些在外的直系族人应该也是安全的,因为在妖人攻击的那一天,我直接动用了紧急的讯息,给所有在外的火聂家直系发出了最危险的代码,在这种时候,他们知道应该怎么做的。”

  听到族人安全,我的心稍微安心了一些,但这血海深仇,我却是一定要讨要回来的。

  地下的日子并不好过,因为妖人的攻击简直在所有的猎妖人家族估算以外,又来得突然,展现出来的实力也非常强大,可以说是打得所有猎妖人家族都措手不及。

  就连TINA这种沉稳,细心,甚至会各种考虑后路的人,都有些仓促。

  TINA是一个充满了危机意识的人,这个地下她曾经视为火聂家最后的退路,在有意无意间也在这里储备了一些物资,就比如说吃穿用度的东西。

  但领着将近两百个人,这种不是特别去储备的物资又能坚持多久呢?何况是暗无天日的地下,与外界也无法联系的情况下。

  想着,就觉得火聂家的人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非常不易了。


仐三说:
好了,今天的第一章来了,等一下还有一章,不会太晚。